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昭至 ...

  •   陈昭至没直接“左转九十度”,而是先侧头往那方向看了一眼。
      
      正常来说,除了工作人员,所有人都要从正门进场。换句话说,打电话的这个人应该是内部人员,而且……她声音听起来也很耳熟。
      好像在哪里听过?
      陈昭至边想,眼神边聚焦在礼堂侧门。
      
      礼堂有五个门,一个正门,东西方向各两个侧门,相比于正门的气派,侧门就显得非常狭窄。
      临近陈昭至西边的两个侧门里,他准确地看到了西一门的那个女孩子。
      
      背靠着墙,一只腿伸直,依旧是清冷的面容和懒散的做派,好像是感受到主道上过来的炽热眼神,她抬头望过去,手指捏着的手机也在手里转了个头,以一个酷炫的姿势被她放进口袋里。
      
      ……好、好酷啊。
      张百新看呆了。
      
      大概是因为今天出活动,穆夕归的口红都比往日里艳丽了不少。她穿着学生会日常的工作装,剪裁质地良好的西装式外套勾勒出几分凌厉,平淡的眸子扫过来,主路上站着的人只觉得喉头一哽,压迫感扑面而来。
      
      张百新快给穆女王跪了,只拽拽陈昭至,说话都没了刚刚的神气:“小昭,她她她她……是不朝我俩招手呢?”
      
      陈昭至倒是对这强大的气场压迫没什么感觉,拍拍张百新的肩膀,让他回宿舍,自己则是往穆夕归的方向走过去。他倒是要看看,这人是要干嘛。
      今天这饭,估计是吃不上了。
      
      陈昭至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自己逃了活动观众,准备和兄弟出门嗨一把时被学生会大佬抓了个正着,应该是要把他提溜到观众席的位置,对了,肯定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数落他一顿,以儆效尤。
      
      非常完美的故事走向,既解释了穆夕归半路拦人的举动,又契合了学生会干部耍架子的做派。
      得益于老妈是个作家,陈昭至耳濡目染,自小就深谙套路。
      遇上这个难缠的主准没好事。
      
      陈昭至站定在穆夕归面前,女孩子茶色的眸子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跟上自己。
      瞧瞧,怎么说的来着,肯定是要被拉进礼堂教育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陈昭至往前迈的脚步突然就停了。
      
      既然深知故事套路,那他为什么还要跟进去找骂?难不成他陈昭至大学五年的名声都死在量化分数上了?凭什么要去?我就不去——
      
      “你在干嘛?”
      
      在干嘛?当然是告诉你!小爷!也是!有脾气的!
      你要干嘛就干嘛那不跟唤狗似的?
      
      穆夕归转头看他,手里拿着响铃的手机,接起:“刘主任您说。”
      
      陈昭至眼皮一跳。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穆夕归应了几句,视线在他身上顿了足足五秒,而后转开,对那边说道:“主任您放心,他很乖的。”
      
      陈昭至:“…………”
      你这是在形容我?
      你形容一个男的叫乖??
      你当养狗呢还是怎么的???
      
      说完这句话,穆夕归也挂了电话,走到陈昭至面前,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暴怒。
      她心平气和,说话还有点无奈:“与我无关,是刘主任要找你和我谈话。”
      
      -
      
      有什么话不能私下谈,非要把这未来的学生会会长喊到身边一起说?
      在陈昭至眼里,刘主任这叫多此一举。
      
      同样的,穆夕归也觉得非常奇怪。
      自己是下一届学生会长,和刘主任关系近些也属于正常,陈昭至是刘主任班里的学生,关系同样很近。
      可,能让刘主任同时找两人谈话的事情,穆夕归还真的想不到,想来想去,应该跟学校的新公告有关。
      
      从这届大三开始,实行量化分数与毕业证挂钩的政策,即量化不够标准,拿不到毕业证。
      听说B市医科大学要去争个什么“文明高素质学校”的荣誉,这政策大约就是证据。
      
      至于后面这位哥……
      穆夕归借着拐弯时看了他一眼,人倒是长得不错,就是看起来呆呆愣愣的,果然应了刘主任那句——人已经学傻了。
      
      孩子挺不容易的。穆夕归想。
      
      穆夕归走路带风,半路遇到学弟学妹的问好,也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陈昭至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缓缓跟着,一个左转、再一个右转,穆夕归站在后台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门前,拧开把手走了进去。
      学生干部大都在前面维持秩序,还有一小部分人在隔壁的总控室管理设备,这房间宽敞,里头却只有三个人。
      
      门一打开,三个人瞬间从椅子上弹起,朝着穆夕归点头:“学姐好。”
      穆夕归点点头,拍拍路过离自己最近的小学妹的肩膀,像是安抚:“辛苦了。”
      
      几个人纷纷说不辛苦。紧接着就是穆夕归询问现场进度,三个人坐在监控前面,把现场情况汇报了一遍。
      光听着他们汇报工作就非常无聊,陈昭至瞧着他们四个人在长桌的那头,自己找了个临近的位置坐下,和那边隔了少说八个椅子。
      
      男孩子跷二郎腿的姿势和女孩子不太一样,脚踝搭在另一只腿的大腿上,跷起的那只腿的膝盖贴着桌面,以一个非常大爷的姿势坐在那里。
      
      陈大爷掏出手机,看了眼张百新在宿舍发来的友好询问,打字回复: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张百新:【我好久都没看到你这么随意任人宰割了,还有点不习惯】
      
      陈昭至看了眼微垂着头、认真听着工作汇报的穆夕归,又淡淡收回视线:
      【可能,大概,是,老子比较怜香惜玉?】
      
      不管怎么样,被一个女孩子叫住,再结合进礼堂前的那通电话,穆夕归好像还帮自己解决了一个麻烦。
      
      张百新:【我看你他妈就是看上人家小姐姐了别装了你个狗东西】
      
      陈昭至:【我也很绝望好吧?我周五晚上出去吃个饭都能被现场抓包,天要亡我?】
      
      隔了好久张百新才回了消息:【我昨天要是说服老刘过来和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量给他学生会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拦你!!!】
      
      陈昭至捂了捂脸,长长叹了口气。
      果然精明能干的队友都是别人家的,慕了慕了。
      
      陈昭至:
      【所以老刘知道我们要出去吃饭的事儿了[微笑]??】
      【你是觉得他不知道周五学校有活动吗[微笑]】
      【我还纳闷她怎么能在礼堂拦我,是老刘通风报信的吧[微笑]】
      【你个内鬼!!!】
      【[微笑][微笑][微笑]】
      
      陈昭至陷入了短暂时间的自闭,要是他猜的没错,穆夕归在门口接的电话大概率是刘主任过来询问情况的。
      
      自闭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三个同届的学生跟穆夕归汇报完工作,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陈昭至双指捏着鼻梁,耳尖地听到那个女孩子的话,全程用了气音,声音很小但抵不过室内寂静。
      “学姐,那个帅哥是你男朋友?”
      
      另一个男生凑过去:“傻啊你,那是临床五班的陈昭至,上次知识竞赛的时候我见过他,他专业学的超棒。”
      
      听完学弟学妹们八卦的声音,穆夕归保持着往日不变的平静,视线沉着,不说话。
      
      三个同届的学生感受到身后坐着人扫过来的眼神,觉得这气氛不太好,对视后,迅速逃离战场。
      ——你感受到身后的冷意了吗?
      ——哇快走快走快走!!!
      ——霸气如我穆学姐,果然让我遇着一个能和学姐匹敌的人了……我就是那种自己不谈恋爱磕别人cp贼带劲的人。
      
      三个人刚把门推开,刘主任就走了进来,笑着说自己是不是来迟了。
      室内的学生就剩了陈昭至和穆夕归两个人。
      
      刘主任手上拿了一沓纸,最上面的一张被递给了陈昭至。
      A4纸的题目写着两个大大的字——“调令”。
      
      陈昭至傻了。
      一个破学生组织,还弄得这么正式?
      
      洋洋洒洒这么多字,陈昭至算是看明白了,大体意思就是把他从勤工俭学部调入了秘书部。
      看完内容,陈昭至又看到最后的签名。
      好嘛,这不就是他面前这个亲爱的班主任刘老头?
      
      陈昭至曾经和周围所有的人都说过,死也不进学生组织,前期是因为组织的事儿太耽误自己的时间,后期则是因为那个扣了他所有量化分数的学长陆岩。
      
      “什么意思?”陈昭至的手指搭在椅背上,动了动,问,“这是什么‘调令’?”
      
      刘主任把礼堂正在直播的活动页面声音调到最小,抬头看他:
      “你不要紧张,正常的人事调动而已。”
      
      人事调动?
      陈昭至脸上的笑容带着讥讽:“怎么就人事调动了?我又不是学生会的。”
      
      真是搞笑,还真把他当是个软柿子想捏就捏了?
      就算是老师也不能这样吧?
      
      没等刘主任说话,看完调令的穆夕归缓缓开口:“所以,你在勤工俭学处待了一年,不知道这个是隶属于学生会底下的部门?”
      
      陈昭至:“?”
      又把那张纸看了一遍,陈昭至最终给出答复,“我不去。”
      
      穆夕归也沉着稳重地开口,扯开话题:“主任,学生会好像没有秘书部吧?”
      
      刘主任笑:“今年学生会的改革文件你还没看吧?”
      穆夕归一时语塞。
      
      那份文件在十分钟前,的确从上届会长那里发给了穆夕归,只是碍于手边有事,穆夕归才耽误了。
      
      回答完穆夕归的问题,刘主任的眼神从穆夕归挪到陈昭至,从温和变得愤怒,更多的还是恨铁不成钢,刘主任哼了一声,对陈昭至的答案很不满意。
      陈昭至皱着眉给出理由:“参加这种学生组织,耽误我学习。”
      
      刘主任被陈昭至气得透红,一拍桌子:“你再读书,脑子都傻了!这要是不去,肯定拿不到毕业证!”
      陈昭至嗤笑一声。拿不到就拿不到呗,谁稀罕。
      
      反正来学医原本就是自己的意思,父母都是不太同意的,夫妻俩却都及其尊重孩子的意愿,陈昭至这才得以学了医。
      
      “你要是拿不到毕业证,以后打算怎么办?能进B市总院,不是你的梦想吗?”
      陈昭至随意地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那张调令,只是沉默。
      
      “你是个成年人,做事情要考虑后果,要是往年也就算了,今年赶巧学校改革,毕业时量化考核成绩要到标准线才行,昭至——”
      刘主任叹了口气,“你是我见过的学习上最出众的孩子,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情止步于此,挺可惜的。”
      
      话音刚落,刘主任手机响起,拉开门接电话去了。
      剩了穆夕归和陈昭至两人,气氛还有这么点尴尬。
      
      看得出来,陈昭至不是个乐意让别人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人,他有自己的意识和想法,不需要别人去帮他怎样。
      
      穆夕归耸耸肩:“这件事情,我也很意外。”
      她找了个椅子在陈昭至面前坐下,“看样子,你很不情愿?”
      
      陈昭至看着她,保持着站立姿势,把那张纸扔在了桌子上。
      
      “老师在这里我不好多说什么,趁他出去,我给你一个建议。”
      “九月份我们有三场大型活动,你先加入秘书部,我会帮你挣到你大一学年的丢掉的分数,一个月之后,我再找个理由把你踢出学生会。”
      
      “你考虑考虑?周一学生会全体大会,但在周日晚上,我们有个干部会议,就在主楼1102,你要是愿意,那我们——六点组织办公室见。”

  • 作者有话要说:  521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