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昭至 ...

  •   对从小一路顺风顺水的陈昭至来说,大学里的量化考核负分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但量化分数都是由日常出大型活动观众才加分,有时还要早起,陈昭至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弃。
      
      搞什么量化分数,花里胡哨。
      
      对于学校的各种奖学金,陈昭至也略有耳闻,可直至大一学期末,他才得知奖学金评定的其中一项是量化考核。
      因而才有了最后量化成绩单出来时,陈昭至盯了那张纸半个小时的“神秘”事件。
      
      “你知道吗,咱班那个‘专排第一量化倒一’的大佬,盯着那表都抑郁了,笑死我。”
      “人家成绩好啊,你知道吗,听说他家里也贼有钱,但这人就是特低调那种,你仔细看你就知道,他哪双鞋子不是四位数?”
      
      一来二去的,这名号也就传开了,有的女生听说他家里财力雄厚,借着量化的名号过来加好友,陈昭至也挺服气的。
      
      欸不是——
      现在小姑娘都这么“热烈大方”?
      一上来就问要不要去看个电影,还是午夜场?
      是当他陈昭至是个傻子还是怎么的?
      
      当室友是个“超级无敌巨有钱”的相关言论传到张百新耳里时,他人还在宿舍,只一脸狐疑地问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陈昭至:
      “我咋听说你家里特有钱?小昭……”张百新蹲下来看着鞋架,皱着眉,“我也没仔细瞧过你这鞋子,这上头都是啥logo我咋都不认识?”
      
      陈昭至侧头,看着拎起自己鞋子细细观赏的张百新,硬是从这动作里感受到了这么一丝丝猥琐。
      问自己是不是有钱?
      
      陈昭至暗暗想了下,上次做投资的时候是没有熟人在的,也就是说,这事儿别人是不知道的。
      想通了这点后,他长出了一口气。
      
      不等张百新搜索栏的页面跳出来,陈昭至轻飘飘地说道:“假的。”
      张百新看着手机页面上四位数的鞋子,愣愣回头:“啊?”
      陈昭至面不改色地重复:“高A货。”
      
      张百新拍拍胸口,平复自己被吓到的心脏:“我说呢,咱俩同住一年,我咋不知道你家里这么有钱……没事没事,你穿A货我们也是兄弟。”
      陈昭至这才安心收回视线,接着看群消息。
      
      班长发了新一周的量化考核分数表,陈昭至按照序号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102分。
      
      坐在床上的人,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好像还成……?
      至少这次不垫底了。
      
      陈昭至看着102分,颇有种躺平心满意足的意味,舒服地出了口气,并且说着明儿周五晚上,要请张百新出去吃火锅。
      张百新一口应了下来。
      
      -
      
      医学院的课多到爆炸,这个学期的课程还稍微好一些,但是每天的课程也相当多,几乎从早到晚都在上课,对于陈昭至这种爱学习的好孩子来说,下午的课结束后,还要去图书馆坐上一两个小时。
      坐在靠边的图书馆看楼下的盈盈灯光,简直不要太爽。
      
      在得知当个图书馆管理有每个月想借多少本就借多少本书的特权后,陈昭至立马去勤工俭学处报了名。
      学医要看的书本来就多,加之陈昭至本人对这个专业感兴趣,自从加入勤工俭学处,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泡在图书馆。
      
      看着室友眼皮下的乌青,对陈昭至家庭条件略有怀疑的张百新突然明白了什么。
      瞧瞧,我家小昭不仅成绩好,还这么会体谅父母,实在是居家必备之良夫啊!!!
      对,一定要帮小昭找个好对象。
      这事儿就包他身上了。
      
      看书看到眼瞎的陈昭至,正翻着从图书馆借来的PDF格式专业书:“…………”
      所以这个人的死因到底是什么啊!!!?
      淹死的……不对,肺里没水,不是淹死的。脖子有裂痕,莫不是勒死的……?
      
      这本书怎么这么啰嗦为啥不直接一点!!
      
      张百新借着平板映在脸上的光,目睹了陈昭至表情变化的全过程。
      应该是从桌面点进了什么软件,原本冷冷淡淡的脸开始皱起眉来,手也扶上了下巴,一副思维走到了死胡同的样子,盯着平板看了许久,动也没动,倒是眉头皱得越来越深,看起来就是很苦恼的样子。
      
      张百新看看日历,想起明天是陈昭至请客吃饭的日子。
      啊,别是,在看自己的账户余额?
      
      张百新瞅着陈昭至这副模样,打心底里心疼这个哥们,思忖良久,犹犹豫豫地说:
      “小昭,我们换个地儿吃饭吧?”
      
      陈昭至抬头:“?”
      
      肯定不能说那家火锅店太贵了不能再让你花钱啊!!!张百新说:“想吃烧烤。”
      
      陈昭至并没有想这么多,点头应了。
      接着啃书上那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案例。
      
      实在是没有耐心,陈昭至直接翻到了这个章节的最后一页——
      哦,受害人是被殴打致死的。
      
      得到了答案,陈昭至长舒了一口气,暗叹还是自己专业知识不够,忽略了小细节,因而不能从书中的线索中推断出受害人的死亡原因。
      还是得好好努力啊。
      
      在床上看书坐了太久,陈昭至身子都僵硬,干脆下床简单活动了下身体,然后对上了张百新关切的眼神。
      
      陈昭至:“……”
      你他妈大晚上这眼神盯着我是想干啥?!
      
      张百新:“……”
      啊小昭的腹肌太完美了我也想拥有……啊我太英明了让小昭省钱了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情小昭才很开心的。
      
      把明天上课的教材准备好,宿舍的大灯一关,陈昭至上床休息。
      
      手机消息提示音却适时响起——
      【班长:明天下午五点半在礼堂,诗词大会初赛,观众@陈昭至,务必到场】
      
      陈昭至看着消息:“…………”
      脏话。
      
      -
      
      源于父母从小就放养式的教育,陈昭至对学校特别是大学的这种管制相当不爽。
      二十岁的年纪,学校里的孩子还未历经社会的毒打,陈昭至也是个脾气倔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恨极了管学生日常规范的学生会。
      
      和学生会结下梁子,还得追到大一学年。
      大一那会儿,赶上家里有事儿,陈昭至和老师请了假,回家三天,因而旷了三天的课。
      
      每节课都有学习部的过来点人数,三天时间下来,陈昭至正课出勤的量化总分被扣了个精光。返校后,他去找了学生会,彼时就是那个姓陆的学习部干事,一脸正色地告诉他:
      “你请假条丢了,不能消分。”
      
      陈昭至从口袋里把那团皱巴巴、黑色水笔写的字都磨成一团的纸拿出来,捋直,递到他陆岩面前:“没丢,在这。”
      只不过洗衣服的时候忘记拿出来,在洗衣机里被搅得不成样子,不过还能依稀看清楚“B市医科大学”这几个大字,这洗衣机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不行,”陆干事一副公事公办绝不徇私的样子,抬手推了推黑框厚厚镜片的眼镜,“学校有规定,没有请假条不给改量化。”
      
      陈昭至掏出手机:“那我给班主任打个电话,你跟他聊聊?”
      
      一听陈昭至要给刘主任打电话,陆岩的火气蹭蹭往上冒:“你别以为用老师来压我我就能给你消分!你想都不要想!就算是校长来找我,没有请假条你一分也别想消!”
      
      嚯,看给这孩子气的。
      这话说的相当嘚瑟。怎么,学生会的人了不起吗?就是看不上你们这一个个捧高踩低的样子。
      
      话都说这么绝了,陈昭至一句话再没多说,他自认是个脾气好的人,现在却怕在这学习部办公室再待上一分钟,他的拳头就会砸在这人的脸上。
      想了想,还是不准备同他计较,一句话没说就回了宿舍。
      
      至此,每每知道是学生会承办的活动,陈昭至再也没去过。
      
      发消息的这“诗词大会”的比赛,还真就是学生会承办,想到这里,陈昭至在群里连“收到”都懒得回复,直接把它忽略了过去。
      
      -
      
      周五是个大好的天,阳光灿烂风和日丽,是个出去浪的好日子。
      
      张百新和陈昭至一个班,自然看到了班群发的内容,看着班长在群里催促观众赶紧入场,他担忧地问:“你不去好吗?”
      在脑中调出类似活动作为观众不出席所扣的量化分数,又说,“扣十分呢。”
      
      身边的人斩钉截铁地说:“不去!什么破活动!!!”
      
      从宿舍楼到校门口那条最近的路要经过礼堂,老远就瞅见好多人在那里排队,看上去就很热闹。
      陈昭至淡淡瞥了一眼,像个过路人一样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然后,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一串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B市。
      
      对方应该知道自己是谁,一上来就很自然地说:
      “是我。”
      
      陈昭至心道老子怎么知道你是谁?
      不过他这段时间经常会被老爸和舅舅拉出去谈生意,万一是合伙人打过来的电话,直接问是谁反倒失了和气。
      
      懒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只听那边的女声传来:“你站住。”
      
      清澈的女声带着不可言说的威严,换了往常,陈昭至肯定直接挂了电话,今儿听那边说了这话,却乖乖巧巧地瞬间在原地停下。
      
      “左转九十度,我在礼堂侧门等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被小穆学姐支配的一天啊
    陈小昭(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惹不起惹不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