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咬伤 ...

  •   来自心上人的羞辱格外伤人,束烟招架不住,甚至没出息地红了眼圈。
      
      玄清静待着束烟的回答,却不料小狐妖突然又开始反抗,竟是转身想逃。想问的答案还没问到,他当然不能让小狐妖得逞。他本就把小狐妖困在自己和墙壁自己,所以他就着最方便的姿势,直接把小狐妖抱在了怀里。
      
      这一抱,却似乎又抱得别有用心。
      玄清的手一上一下,分别落在了束烟的耳朵和尾巴上。
      
      耳朵和尾巴这两处地方,对小动物来说本就比别的地方敏感,更旷论动手的还是玄清。
      
      玄清手稍一用力,束烟就差点跳起来。
      “你!……”他的骂声正要出口,却被突然的开门声打断。
      
      “师兄啊,我回——”
      
      屏风的作用,本就是隔开室内与门口,束烟先前藏到了屏风之后,现在当然离门口更近。
      
      顾斐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他那师兄和小狐妖亲密地抱在一起。
      “哇哦。”他立刻关门,“打扰了!”
      
      “砰”的一声震醒了惊吓中的小狐狸。
      
      羞耻心暂时压倒了喜欢,他甚至恼怒地开始捶打玄清。
      “你干什么!放开我!”
      
      不带妖力的捶打不疼不痒,终于实实在在摸到尾巴和耳朵的玄清,又哪有那么容易就放手。
      他不仅不放,还抱得更紧了些,甚至还把鼻子埋进了狐耳的绒毛之中。
      
      这对束烟而言,就太过刺激了。
      
      温热的鼻息拂开细细的绒毛,落在敏感且薄的耳翼上,就足够让束烟腿软了,更不要说玄清的唇也似有似无地蹭到了。
      
      被挤在墙上的小狐妖,热血几乎都冲上了头顶,他艰难地维持着呼吸,抗拒地软弱无力。
      “呜……放开我……你这个、这个变态!……”
      
      那个时候,玄清也是这样,甚至还咬了他的耳朵。
      束烟越发不明白玄清的目的了,为什么要重复那时候做过的事,难道这也是羞辱吗?
      
      此时的玄清,却只觉得毛茸茸的触感比记忆中得更好。得到短暂的满足后,他才又提起正事。
      他终于放过狐耳,却又继续困着束烟,小狐妖被“羞辱”得站不稳,这时候也只能借着他的支撑站住。
      
      委屈的眼泪蓄在眼眶中要掉不掉,束烟气恼却又气势不足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束烟的泪眼让玄清有些困惑。但对于早已断情绝欲的修道者而言,困惑仅仅只是困惑而已,他无法理解束烟的情绪,自然也不会在意。
      不过他还是放下搭在狐耳上的手,一边用指尖擦过小狐妖潮湿的眼眶,一边神态自若地说着:“你给我生的孩子在哪里?”
      
      束烟又是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玄清说的“孩子”,是真的会跑会跳的那种。
      
      可是,玄清为什么要说他生的孩子?
      这位修为深不可测的修真界第一人,总不至于没常识到,以为做了那种事就会有孩子吧?
      
      束烟的问号冒了满头,但玄清的神态又很认真,他只能怯怯地问:“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没有。”玄清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停顿片刻后,才又道,“如果你责怪我生而不养,我向你道歉,现在我会负起责任。”
      
      束烟不明白,玄清为什么会问他要孩子。他是只公狐狸,怎么都不可能会生孩子。就算玄清真的想要个孩子,他也该去找女人才对。
      
      束烟心里一疼,暗暗握紧双拳道:“没有孩子。如果你想要孩子,你应该去找、去找……”
      
      到口的建议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倒是玄清似乎是误会了。
      “你把孩子给别人养了?”
      
      束烟愣是给他问的噎住了。
      什么叫他把孩子给别人养了?
      根本就没有孩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公的,我不会生孩子。”束烟低下头,“不是做了那种事……就会生孩子。如果你想要孩子,你应该去找女人或者女妖怪。”
      
      玄清没说话,束烟盯着两人挨得极近的脚尖:“东西我会还的,可以放我走了吗?”
      无论是玄清的目的,还是自己给出的建议,都让他难过得快要撑不下去。
      
      发生过那种事之后,再怎么样都会忍不住幻想,他在玄清眼里或许会有了那么一点点特殊。
      可是玄清找他,只是想要孩子。
      
      “你在骗我。”
      
      玄清的固执让束烟都有些急了。
      “我骗你做什么,我本来就是公狐狸,你都看过摸过,你难道不清楚吗?”他口不择言,一抬头却被托住了脸。
      
      “是我现在才来找你,你生气了。”玄清望进束烟的双眼,诚恳且认真地道,“对不起,我会好好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即便心里的动摇掀起了惊涛巨浪,但束烟到底没法给玄清变出一个孩子来。再怎么喜欢玄清,这样完全不讲理的纠缠也让他生出了恼意。
      
      “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束烟想扒开玄清的手,却没扒动。但就这样放手,似乎又很没面子,他就只能凶狠地收紧双手,企图掐痛玄清好让他放开。
      “我不会生,也从来没生过!”
      
      “不可能。”玄清完全不管掐进皮肉的尖利指甲,“天道不会骗我。”
      
      “我会不会生孩子跟天道有什么关系!”连“天道”这种虚无缈缥的东西都出来了,再厚的滤镜,都没法阻止束烟觉得玄清说话越来越扯淡,“没生就是没生,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去找,反正我这里没有!”
      
      玄清皱眉:“真的没有?”
      
      束烟不想再跟他车轱辘,呲牙咧嘴地往他手腕子上够:“放开我!”
      
      好不容易“吭哧”一口咬住玄清的手腕,玄清却又语出惊人:“是不是还没生?”
      
      束烟本来只是想磨磨牙泄愤的,听到这荒谬的疑问,顿时毫不留力地咬了个狠。
      反正再怎么用力,都不可能伤到玄清。
      
      然而温热的血液却涌进了他的口中。
      束烟浑身一僵,立刻松嘴,并且惊慌道:“你怎么回事!”
      
      鲜血滴滴答答地淌着,明明可以让伤口飞快愈合,可玄清并没有那么做,他只问束烟:“这三百年,你真的没生过孩子?”
      
      束烟没法理解,为什么玄清要放任他咬伤自己,为什么现在还在纠结孩子的事。
      
      “没有……”嘴里还残留着血液的味道,玄清的血液并不腥气,反而带着股淡淡的莲花香气。但这沁人的莲香,却使束烟失控了。
      他忽地掀起衣服,把肚皮拍得啪啪响,同时怒声道:“你自己看,这是有崽子的肚子吗!我们狐狸生崽子,最多两个月就够了!”
      
      但玄清的视线真落到坦露的地方时,束烟的声音又微微颤抖起来:“你是不是有病!”
      
      小狐妖的肚腹平坦至极,确实不像藏着个小家伙的样子。何况连神话传说中的哪吒都不过怀胎三年,小狐妖要真的怀胎三百年,那他们的孩子该是个怎样惊天动地的主?
      理智是这样告诉玄清的,但他有个孩子这件事,确实是天道透露的。
      
      小狐妖的暴怒好歹起了作用,玄清终于解释起缘由。
      “一年前,我本该飞升。”
      
      束烟一愣。
      
      “修道者境界圆满之后,经过八十一道雷劫即可飞升。但我熬过前面的八十道雷劫后,天道却不肯降下最后一道。我问其原因,它便告诉,是我尘缘未断,尚有一子流落人间。我生而不养,未尽父道,故而不得圆满。”
      “而我,只与你行过云雨之事。”
      
      见束烟呆呆的望着自己,玄清道:“玄清所言,字字属实。”
      
      玄清描述的和“天道”的交流,让束烟觉得十分困惑且玄幻。
      飞升的条件,还有当没当好爹这一条吗?
      
      不过不管有没有这个条件,孩子都是没有的。
      “可是我真的没生过。”那句“只与你行过云雨之事”,瓦解了小狐妖的怒气,甚至还让他生出了不合时宜的欢喜。
      
      束烟还傻乎乎地掀着衣服,直到发觉玄清盯着他的肚子若有所思,才放下衣服捂住肚皮:“公狐狸真的不会生孩子!”
      
      饶是玄清,此时也觉得事态陷入了僵局。
      “可否待我与师弟商量一番?”这意思是要束烟继续留下了。
      
      束烟已经完全忘了羞耻和恼怒,不仅答应了下来,并且还愧疚且关切地道:“你的手……”
      玄清一直没让他咬出来的伤口愈合,淌出来的鲜血已经让整个屋内都弥漫了淡淡的莲香。
      
      “还生气吗?”
      
      束烟呆了呆才反应过来,玄清放任他咬伤自己,是为了让他泄愤。
      虽然玄清的神色如常,显然并没有那种意思,但束烟还是觉得,自己被哄到了。
      
      小狐妖按捺住自己,一本正经地回答:“不生气了。”
      
      “嗯。”玄清淡淡应声,手腕上的伤口转瞬就已愈合。
      
      他引着束烟往里去,屋内是中式的装修,用来待客的是一张木榻,木榻中央放着一张小几。束烟坐到了小几右边,落后半步的玄清没去左边,反倒和束烟挤到了一起。
      
      “???”
      束烟小心翼翼地偷瞄玄清,后者却一脸理所当然。
      

  • 作者有话要说:  无情道下压着的是什么?
    是变态的灵魂。——by束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