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美瞳 ...

  •   束烟紧张地挺直了脊背,下一秒却再度炸毛。
      玄清的手放在了他的尾巴上!
      
      而玄清这时还问他:“怎么了?”
      
      明明把手放到他的尾巴上这个姿势很别扭,居然还在问怎么了。束烟发觉,玄清跟他印象中的样子,好像有点不一样。
      
      不过他没来得及问,顾斐就溜溜哒哒地进来了。
      
      玄清姿势的别扭之处在于,从正面看,就像是他搂着束烟一样。
      
      顾斐“哦吼”一声,大喇喇地坐到小几左边,撑着脸抛了个媚眼。
      “这位美人,小生顾斐,敢问芳名?”
      
      束烟的长相那是真的没愧对狐妖这个种族,除了不解风情的玄清,落在任何人眼里都是祸国殃民的水准。
      
      在玄清山头下住了那么多年,束烟当然知道眼前这人是玄清的师弟顾斐。
      虽然以前就听说过,顾斐是个油嘴滑舌的风流性子,但真的直面对方的轻佻时,他还是不由往后缩了缩。
      
      这一缩,撞到了玄清半边的身子。
      
      “束烟。”玄清忽然回答了顾斐的问题,并且警告,“别吓他。”
      狐狸尾巴上的毛毛炸得更开了。
      
      束烟诧异地扭头:“你怎么会知道?”
      他并没有告诉过玄清自己的名字。
      
      “听到的。”
      他曾经修炼的地方,不知为什么,方圆百里都是动物绝迹,后来突然来了只小狐妖,他便多关注了点。
      然后他就听到,不知从哪找来的狼妖叫小狐妖“束烟”,还问他是不是真的要留下。
      
      束烟只能以为,自己是在醉酒之后说出了名字。他的脸上又开始发烧,僵着腰板跟玄清保持距离。
      
      顾斐看得兴致盎然,又探过头来凑近了些:“哎呀,你的美瞳有点滑片,这东西对眼睛不好,摘了吧。”
      乌黑的圆片微微偏离,漏出了一丝细细的金色。
      
      失去妖力后,束烟既变不回原形,也没法变出完美的人形,只能像和玄清纠缠那一晚一样,保持半人半妖的姿态。
      这是他三百年没离开深山的原因之一。
      
      后来碰巧遇上黄琅,黄琅又为他找来能掩藏妖化部分的障眼符纸,他才终于走出深山。但黄琅找来的符纸,得贴在想要掩饰的东西上才能起效,符纸没法贴到眼睛上去,所以束烟同样妖化的眼睛只能用美瞳来隐藏。
      
      束烟抬了抬手,又茫然抬头:“我不会。”
      黑色的美瞳是黄琅说要带他见老板之后,才给他戴上的,之前他反倒对别人说他原本的眼睛是美瞳。黄琅并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取下这名为美瞳的东西。
      
      顾斐歪着头:“师兄啊,你帮帮小狐狸呗?”
      
      玄清:“美瞳是什么?”
      
      顾斐忍不住叹气:“师兄啊……”
      这都一年了,还跟现代社会脱着节呢。
      
      “美瞳就是放进眼睛里,让眼睛换个颜色或者更好看的镜片。”
      
      玄清虽然跟社会脱节,但理解能力是没问题的。他只微微动了动手指,束烟眼里的两只美瞳就自动脱落下来,露出了金色的眼珠和因紧张聚成细细一条的竖瞳。
      
      浅浅的金光裹着镜片缓缓落到玄清手心。
      “美瞳?”金光碾碎镜片,“名不副实。”
      
      即便方才已经窥见边角,此时顾斐眼中还是闪过了惊讶。
      “金色的眼睛,在狐妖里也很少见呢。”
      
      狐妖多美人,顾斐好美人,他认识的狐妖多了去,但却从未见过金眼的狐妖。倒是被狐妖供奉着的九尾狐神像,据说是用金色的琥珀做成了眼睛。
      束烟在狐妖中也是绝对的大美人,再加上这么特殊的眼睛,顾斐一时竟然有些心痒。
      
      不过当玄清的视线移过来时,他及时地收住了自己的花花肠子,并且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声“畜生”。
      这可是他师兄的孩子他妈!
      
      过了美瞳的插曲,玄清直言不讳:“他说他没生过孩子。”
      
      嗯嗯嗯?
      顾斐诧异:“可是有孩子这事不是天道说的吗?”
      
      “的确如此,所以我想问问你的看法。”
      
      顾斐心说这他能怎么看,本来玄清告诉他孩子他妈是公狐狸的时候,他就震惊过一回了,这孩子不见了他也管不了啊。
      
      “这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是天道骗了你,二是……师兄你弄错了人。”小狐妖对玄清的喜欢根本藏不住,说第二个可能的时候,顾斐有点于心不忍。
      让美人难过,可不是他顾斐的作风啊。
      
      “都不可能。”玄清否定得果断,“我取了天道一缕本源,若是它欺骗于我,毁了这本源,它便会彻底溃散。与我行云雨之事的,也只有束烟。”
      
      顾斐嘴角一抽:“师兄厉害啊,你都能搞天道了哈。”
      
      玄清不以为意:“如今的天道衰弱至极,你也可以做到。”
      
      顾斐可不敢当真。
      师兄的嘴,骗人的鬼。
      
      想当初年轻的时候,他去玄清去过的秘境历练,玄清说秘境里没什么危险,他就乐颠乐颠轻松愉快地去了。
      结果,却是他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要不是同行的小师妹医术了得,愣是给他吊住了一口气,现在早就没他这个人了。
      
      顾斐忽地一拍手:“对呀!这事该找小师妹,咱们三个男人谈生不生孩子的,能有个屁的结果!”
      
      跟着玄清等在电梯前后,束烟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栋大厦的顶端。从窗外望去,周围全是鳞次栉比的高楼。
      看房间里的样子,他还以为这是一座山中道观。
      
      顾斐忽然问:“小狐狸,你被那黄鼠狼骗了是不是?跟我说说他是怎么骗你的,执法局需要你的口供。”
      
      先前找他收罚款的那家伙,是和政府合作管理修真者、妖怪之流的执法者。按现在的律法,黄鼠狼精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所以他就顺手把黄鼠狼精也交给了对方。
      
      身为受害妖的束烟,原本是要被带去做口供笔录的,但对方听说这是玄清的人,就只说让他问来口供就好。
      在灵气几乎绝迹的如今,所有人的修为都在缓慢倒退,只有玄清依旧保持着巅峰时期的战力,是以哪怕是正道修士都对他心存敬畏,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不过玄清他们是不敢惹,罚他的款倒是很下得去手。
      
      束烟一愣,小声道:“他说带我去找工作,但是等见了他说的老板,我才知道他说的工作是、是……”
      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差点被坑到失身这种事,他有点说不出来。
      
      刚进屋的时候,他还觉得对方和蔼亲切,和他记忆里那些苛刻的地主老财不一样。被黏糊糊地摸手的时候,他也只觉得别扭,黄琅说这是正常的他就信了。
      
      直到后来,对方联合黄琅逼着他喝酒。
      在玄清那栽了跟斗后,他就对酒这种东西长了心眼,并且发誓绝不再碰。对方见他一直不从就要强来,一来二去就动起了手。
      
      他的身手是比一般人矫健,但他失去了妖力,黄琅却没有,能跑到门口,已经是趁其不备的极限。在此之前,他的挣扎已经把屋里搅得天翻地覆,连障眼的符纸都在中途损坏,暴露了妖怪的身份。
      如果没有玄清的突然出现,他跑掉的可能性很小。
      
      “是什么?”
      
      玄清的发问,让束烟更加不好开口了,他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顾斐自责粗心大意,居然让美人为难,代而回答:“那黄鼠狼是把小狐狸骗去给人非礼的。”
      他纳闷道:“不过小狐狸你怎么找他介绍工作,找妖怪管理局不是更靠谱吗?”
      
      束烟茫然:“妖怪管理局是什么?”
      
      顾斐是真的诧异了:“你登记户口了吗?”
      妖怪管理局,由修真者、妖族和当今政府共同设立,是专门用来给妖怪登记造册、协助其融入现代社会的机构。
      
      束烟更迷茫了:“户口?”
      
      “你不是……刚从山里出来的吧?”
      
      束烟还真是。
      “我失去了妖力,没法把耳朵和尾巴变没。我怕被……你们抓了去,就不敢出来。前不久遇上黄琅,有了他找来的障眼符,我才敢出来。”
      
      “失去妖力?”顾斐望向玄清。
      
      一直盯着束烟尾巴的玄清,这会也抬起了视线。
      
      失去妖力在如今并不罕见,但失去妖力是个缓慢的过程,并且伴随着这个过程,妖怪会逐渐退化直至变回没有灵智的普通动物。再之后,就是生老病死。
      要是束烟也在这个过程中,那可不太妙啊。
      
      “多少年了?”
      
      束烟瞅了瞅玄清,小声道:“三百年。”
      
      失去妖力这件事其实很巧。从玄清那逃走后的第二天,他的妖力就荡然无存,而他的模样,也永远定格在了现在半人半妖的姿态上。
      他怀疑过是不是玄清做了手脚,细想之后却又觉得没必要。
      以玄清的修为,一剑就能劈死他,对付他不必弄得这么弯弯绕绕。
      
      “三百年?!”顾斐简直是在尖叫了。
      
      目前记录在案,因为失去妖力而变回普通动物的妖怪,历时最长的也不过撑了一百年。而且那只妖怪没出事前,可是统治一方的大妖。
      可眼前这小狐妖,怎么看都不可能是那种级别的大妖。比那大妖还强过三倍,更是无稽之谈。
      
      玄清也皱起眉头。
      他和那只大妖交过手,也观察过束烟不少时间。他更清楚地知道,同样的情况下,束烟绝不可能比那大妖撑得还久。
      
      顾斐咽了咽口水:“你现在还剩多少妖力?”
      
      束烟很奇怪:“一点都没有,从三百年前就一点都没有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些人看着高冷,实际上在偷偷观察~(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