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孩子 ...

  •   束烟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踢那一脚他用足了力气,但对方居然纹丝不动。
      而且一阵天旋地转后,对方甚至还把他打横抱在了怀里!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对方和里面的黄鼠狼精是一伙的。
      他挥爪向上挠去,看清对方的脸后,却又仿佛被火烧一样飞快地缩回了手。
      
      玄清!?
      束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怎么他才刚刚出山,玄清就找上门了!
      
      玄清脸上多了个鞋印,看上去有点滑稽,但他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保持着百年如一日的冷漠。
      那双过于清澈的眼睛里,明明映着他的身影,却又什么都没有。
      
      束烟忽地张红脸,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
      然而修真界第一人的桎梏,又岂是可以轻易挣开的。
      
      玄清并非躲不开刚才那一脚。
      他的修为早已大成,世间罕有敌手。再者,这一脚看似凌厉,却无妖力加持,落在修道之人眼中,顶多只能算是三岁小孩的奋力一击。
      
      但到底为什么不躲,玄清自己也不太明白。
      他将视线从绒毛炸开的狐耳上收回,抱着挣扎不休的小狐妖就往外走。
      
      明明是无风的走廊,玄清的衣袍和长发却如羽翼般飞起,而他看似迈步行走的双脚,实则并未触及地面,而是踏于无形之上。
      
      从下方窥见男人线条分明的下颌,原本暴躁的小狐妖,忽地用手臂挡住脸,连视线都不敢再落到男人身上。
      
      顾斐这时也看清了,玄清抱着的人长着狐狸耳朵和尾巴,显然就是方才他看到的那只小狐妖。
      居然还真是他师兄要找的那只狐妖,难怪会这么老老实实地挨踹。
      
      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他师兄也会有这么着急的时候,一找人就要带走……?
      ???
      
      玄清衣袖翻飞地远去,顾斐这才发觉不妙,嘶声道:“师兄!罚款!——”
      违规使用法术的罚款金额高得吓人!今天这都第三次了!
      
      但缩地成寸的法术早就带着一人一妖远去到不见踪影,只有又一个锦囊从空中落下,砸了他个正着。
      顾斐叹着气收下灵石,然后狞笑着逮住了妄图偷溜的黄鼠狼精。
      敢拐骗他的小嫂子,很好很好。
      
      至于还有两个人类,则被他一人一掌拍晕,抹去了刚才的记忆。
      
      他还未想好如何处置黄鼠狼精,就听到一阵有力且极具规律的脚步声逼近。
      顾斐拎着化作原型的黄鼠狼,假笑着回头:“嗨~”
      
      来人西装革履,金丝边的眼镜反射着冽冽冷光:“违规三次,罚款三百万。微信还是支付宝?”
      
      ……
      
      极速的罡风把束烟吹得七荤八素,被放下后,他只记得抱着自己的尾巴心疼地理毛毛。
      
      直到有另一人的手摸上他的尾巴,他才猛地清醒过来,手脚并用地飞速爬开,躲到了屋内的屏风之后。
      “你你你想干什么!”
      
      踹了对方一脚,束烟本就心虚。再者三百年前,他还偷偷潜进这人的山头,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打不过对方。
      他已经失去妖力三百年了,谁都打不过。
      
      玄清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掌,狐尾光滑柔软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掌心,让他想起三百年前那一场如同幻境般的荒唐。
      
      束烟不知道他是罕见地出了神,玄清真人修行无情道,素来无情无欲无悲无喜,脸上神情百年不见一动,白白浪费了一张丰神俊秀的好皮囊。
      
      屋内的沉默压得束烟越发心虚,他衡量了下逃跑的可能。即便没了妖力,他的身手还是远比一般人矫健,可眼前的却更加不是一般人,逃跑的结果当然是百分之百的失败。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束烟只能老老实实认怂。
      
      “那个什么……三、三百年前……”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小狐妖的脸再度涨红,口齿都有些不清。
      他缩在屏风后,把自己藏得越发严实:“偷了你的东西是我的不对。那个灵器……我落在山里了,我改天就回去拿……还有灵石,我、我攒够了就统统还给你。”
      
      小狐妖把自己藏得只露出一只眼睛,却忘了自己还有一对非人的耳朵。
      被风吹乱的绒毛蓬松得仿佛自带了一圈光晕,雪白的颜色立在乌黑的发顶,格外醒目。
      
      玄清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捻。
      
      毛茸茸的。
      
      玄清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心念一错,人便已欺到束烟近前,手也真的捏上了狐妖的耳朵。
      
      束烟整只妖都呆住了。
      他无声地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倒是他的耳朵反应更快,扑棱两下就躲开了玄清的手。
      
      “你干什么啊!”束烟突然惊叫出声,捂住耳朵飞速后退,直至贴到了墙根。
      
      太近了!
      束烟差点连呼吸都忘了。
      
      今天那个叫什么“王先生”的人,逼着他喝酒,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三百年前,他潜进玄清山头,本意是为了盗取灵器灵石,好在灵气消散妖物精怪日渐衰弱凋亡的年代,多苟延残喘一会。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最后他却鬼迷心窍地贪了谗,喝了玄清放在外头的灵酒。
      灵气充裕的灵酒格外醉人,一口就醉得他不省人事。而后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却是和玄清在床上纠缠成了一团。
      
      那时候,他连完整的人形都维持不住,只能露着耳朵和尾巴维持半人半妖的姿态。而玄清也不知是为什么,格外在意他的耳朵和尾巴。
      这会又是被摸尾巴又是被捏耳朵,让他完完全全地想起了三百年前的那个夜晚。
      
      而玄清,却又一次地出了神。
      狐耳的手感好的出乎意料。绒毛细滑柔软,皮肉软薄温热,并且还很有些熟悉。
      
      他看向缩在墙根的小狐妖,忽地又来到他的近前。
      
      束烟被吓了个激灵,想从侧面逃开,玄清的手却撑到墙上,堵住了他的去路。
      
      玄清的脸上实在无法解读出什么,但他之前的举动,却让束烟觉得,这人是要跟他清算那晚的事。
      唯独这件事,束烟不敢和玄清对质。
      
      事情发生在醉酒之后,即便不问自取是错,他也大可质问玄清趁人之危。
      只是,他问心有愧。
      
      玄清真人丰神俊秀,爱慕者多如过江之鲫。
      他亦是其中一员。
      
      化身梁上君子之前,他已经在玄清的山头下,偷偷住了两百年。再者,玄清真人早已断情绝爱,狐妖又生来就会魅惑人心。
      所以,那晚的事,比起质疑玄清,他更怀疑是自己主动勾引。
      
      束烟只想把话题扯得离这件事远远的。
      
      “偷东西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束烟一直低着头,只是他到底是偷偷喜欢身前的男人五百年了。过近的距离,让他忍不住偷偷抬眼。
      
      结果,他和玄清对望了个正着。
      他一直在看他。
      
      这个认知让束烟的心跳更加狂烈地失序。
      他凝滞了一瞬,然后猛地弯腰低头:“对不起!”
      
      心慌意乱下,错估两者距离的小狐妖,一头撞在了玄清的胸口。
      
      他想抬头,却又害怕抬头之后会更加尴尬,再加上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他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继续道:“灵器我马上就拿回来还给你,至于灵石……我会去找的,我一定会如数奉还,如果你要利息我也会努力去攒。所以,所以,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当初那件事,对于修行无情道的玄清来说,大概是一生之耻。或许连他的修为都受到了影响,毕竟早在三百年前,束烟就听说三清门的玄清真人,飞升之日近在眼前。
      可是三百年后的现在,他仍被困在这滚滚俗世。
      
      所以束烟想不出,玄清找他还能是为了什么。
      
      玄清却无暇在意他的莽撞。他只觉得蹭到脖子上,并且因为主人的紧张而时不时扑棱两下的狐耳,让他有点痒。
      他想再捏捏那对可爱的狐耳,却又想起方才小狐妖的飞速后退。在再捏捏耳朵和继续蹭脖子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我不杀你。”
      
      暗自鼻头发酸的小狐妖心头一喜,正要抬头。
      
      “不过。”
      
      冷冽的声音吓得束烟又不敢再动。
      
      狐耳依旧乖乖蹭在脖子上,甚至还比之前贴得更紧,玄清声音中的冷意去了两分。
      “孩子呢?”
      
      “唉?”
      
      束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玄清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抬头,迷茫道:“什么?”
      
      “孩子。”
      
      这回束烟是听得清清楚楚了,但是他却也更加茫然了。
      
      玄清一脸正色,不像是也不可能开玩笑,那么他说这话的意思是……
      “你、你说什么啊!”束烟忽然脸蛋通红地炸了毛,连怕都顾不上地恼羞成怒,“那种东西怎么还得了!”
      
      束烟以为,玄清是在隐晦地提及那件事,至于“孩子”,当然是某样东西的代称。
      可是那种东西,他怎么可能还得出来。
      
      玄清根本就是在为难他。
      
      “哪种东西?”
      
      束烟以为玄清是在装傻。
      这让他感到了难以承受的羞辱。
      
      即便这三百年来,他偶尔会带着小小的窃喜,回想当初的事。可是更多的时候,他却是懊悔的。
      
      他也不想的。
      不想在那种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和玄清发生关系。
      
      玄清于他,是暴雪过后的暖阳,是花瓣尖上的晨露,是寂静之夜的月光。他喜欢他,却又从未痴心妄想过玷污这样一个风光月霁的仙人,所以他才会守在他的山头下,却又只偷偷地看了他两百年。
      如果玄清要跟他算那晚的账,要惩罚他,直说就是了,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地羞辱他。
      

  • 作者有话要说:  攻没有欺负小狐狸的意思,甚至还想rua,他就是真的憨憨。
    无情道,大家理解一下(doge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