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吃醋 ...

  •   冷冽的声音吓了束烟一个激灵,他扭头看过去,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完他才想起闭紧嘴巴。
      他跟玄清说话了!
      
      玄清闭眼靠在椅背上,语气平淡:“接你。”
      
      束烟:“……”
      
      车里的气氛莫名变得有点尴尬。
      束烟抱着他的烤鸡,贴着车窗装作看风景的样子。
      
      “你喜欢那条蛇妖?”
      这误会可太严重了。束烟忘了不能跟玄清说话,反驳道:“怎么可能,我和陆清只是朋友。”
      
      “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不告诉你,”束烟一顿,“我哪里没告诉你,我不是让顾斐跟你说了吗。”
      
      “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
      
      束烟莫名觉得有些心虚。
      搞什么……
      弄得好像抓奸一样。
      
      他把手里的烤鸡袋子揉得皱皱巴巴,非常不爽。
      还问为什么,他都生气这么多天了。
      
      “我生气了。”
      “啊?”突然的抢白让束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某个人还义正言辞地强调一遍。
      “我生气了。”
      
      束烟:“……”
      你看我信吗。
      玄清的眼神清澈依旧,全然看不出怒气。
      要说生气,谁都不会相信。
      
      偏偏他还很认真:“以后不准跟蛇妖单独出去。”
      
      束烟:“……”
      束烟:“我们明明有四只妖怪。”
      
      玄清侧头看他,忽然坐到他的身边。
      
      束烟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是他紧贴车门,早就退无可退。正当他忐忑时,玄清忽然揽住他的肩,使两人紧紧靠在一起。
      “以后不准再跟蛇妖这样。”
      
      束烟上车前,和陆清一直是这样亲密的姿势。
      
      “凭什么,朋友之间勾肩搭背不是很正常吗。”束烟用胳膊挤他,嘴里叽叽咕咕,“你放开我,你还生气,你凭什么生气……”
      
      玄清确实没有真的生气。
      他这么说,不过是知道这种时候应该生气。他的小说阅读并没有停止,每本小说中,主角遇上恋人和别人单独出去时,都会生气。
      
      但现在,因为束烟的抗拒,玄清心里真的生出了一点不舒服。
      对于修行无情道的修士而言,他的内心应该空空荡荡,一丝情绪都不存在。所以哪怕这突兀出现的不舒服极其微小,也足够玄清做出意料之外的事了。
      
      “唔!?”
      突如其来的吻吓出了束烟的耳朵和尾巴,但这只是开始,玄清的力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重。
      
      想起还在前座的司机,束烟不由挣扎起来:“你……等等……”
      
      玄清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被情绪操控的他,只想好好惩罚不听话的小狐妖。
      
      “嗯!”
      束烟突然痛呼出声,他想变回原形逃避这羞人的状况,可玄清竟然捏住他的下巴阻止了他的变化,推拒间玄清的齿列磕破了他的嘴唇。
      
      玄清终于停下,眼睛亮得吓人:“不准和蛇妖做这种事。”
      破口渗出的血液凝成圆亮的血珠,挂在束烟唇上摇摇欲坠。玄清再度低头,轻柔地舔去了那颗血珠。
      
      束烟:“!!!”
      骤然温柔的莫名态度让束烟无所适从,他的心脏疯狂鼓动,几乎激烈到冲出胸腔。但他逃无可逃,只能慌乱地抬起手臂挡在面前。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跟别人接吻!”挡住脸的同时,束烟还侧过了头,根本不敢直面现在的玄清。
      也是因此,他错过了玄清眼神骤然平静的一幕。
      
      “作为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我认为你有义务远离其他的闲杂人等。”
      
      束烟心里瞬间被失落占满。
      原来还是因为小崽子,亏他还以为……
      
      束烟一愣。
      他以为?他以为什么?以为玄清吃醋了吗?
      
      他终于看向玄清,后者清冽如镜的眼神,证明了他的异想天开。
      怎么可能呢。
      玄清连喜怒哀乐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吃醋。
      
      束烟顿时兴致全无,低落地抱紧怀里的袋子,扭身面对车窗,缩紧身体不再说话。
      顾斐说的设想虽好,可是,他真的能坚持到那一天吗?不需要玄清费什么力气,他自己的妄想就能让他节节败退。
      
      束烟沮丧到了极点,连玄清捏住了他的耳朵,都没什么反应。
      “束烟?”
      
      “我不想跟你说话。”
      
      “……”
      束烟生气了。
      玄清对自己得出的结论有些疑惑,但这不妨碍他以越发细致的手法揉捏束烟的耳根。
      
      仿佛垂死不动的狐耳渐渐一抖一抖,束烟在窗外不断闪烁的灯光下,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他果然,一点出息也没有。
      
      ……
      
      同样闪烁的灯光下,还有一场与束烟这边截然不同的对话正在发生。
      
      “怎么样,那只狐妖长得很和你的口味吧?”陆清懒洋洋地斜坐着,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
      
      低沉的男声响起:“身份弄清楚了吗?”
      
      “还没有。这狐妖看着傻乎乎的,嘴还挺严。不过,”陆清嗤笑一声,“就算他真的是跟着玄清的那只狐妖又怎么样?能睡了正道第一的人,不是更刺激吗?”
      
      “哼。身为妖族,向人类卑躬屈膝,真是耻辱。那群臭道士说着人妖平等,最后还不是处处都要压着我们妖族一头。”
      
      “所以说啊,这可是难得能削正道脸面的机会,你不想要吗?”陆清没骨头似的贴上对方,“给正道第一人戴绿帽子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玄清会杀了你,正道不会放任他。是他们自己提的法制,要是玄清打破了规则,现在的平衡就无法维系,正道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想要什么?”
      
      陆清笑:“我帮你把狐妖弄到手,你放我自由。有了那只狐妖,我这种姿色应该入不了你的眼了吧。”
      
      “确实我也腻了。”男人语气不屑,“不过现在,还是能勉强用一用。”
      
      陆清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皱眉之后还是抱紧了对方。
      
      妖族的等级制度异常严格,弱小的妖只能对强大的妖唯命是从。他被眼前这只熊妖霸占许久,直到接触现代社会,才发现他不必非要忍受屈居人下的屈辱。
      他喜欢现代社会,喜欢正道提出的人妖平等,他爱死了只要有钱就有地位的世界。进入娱乐圈一夜成名,是他能找到的最快的路。
      
      所以在这条道路上,他不允许有任何比他优秀的阻碍。
      哪怕是正道第一人的道侣,也不可以。
      
      ……
      
      回到家时,虽然束烟已经被撸耳朵撸得不再生气,但他还是不太想和玄清说话。
      只是烤鸡也不能白买。
      
      束烟犹豫地抬眼,却发现玄清缓缓低头,俨然就要亲他。
      在打击和堕落中沉沦的小狐妖,想起了玄清的又一个毛病。
      
      明明变回原形是他对玄清的抵抗,但从吃狗粮那天后,就成了玄清追着他亲。等他变回原形后,玄清又会把他揣进怀里,喂吃的喂喝的,还非要摁着他一起看电视,直到睡觉时间才会把他放出来。
      这样的行为,让束烟忍不住怀疑,其实怀了崽子的是玄清。
      
      要是变回原形,这烤鸡怕不是会被玄清当成喂他的道具。
      
      肚子还饱着的小狐妖打了个寒颤,“啪”地把烤鸡往玄清怀里一扔。
      “买多了,吃不完!”
      然后又揪住对方的领子狠吸一口灵气,变回原形冲进了卧室。
      
      装着烤鸡的袋子被小狐妖抠的破破烂烂,几乎成了渔网。玄清取出里面的盒子,打开后眼神微动。
      完整的一只鸡。
      
      束烟挂在门把手上,从门缝看到玄清吃了,才蹦跶下来跳到床上团了球。
      
      床上的狐狸球昏昏欲睡,然后突然警觉地睁眼。
      束烟:“!!!”
      
      玄清撑在他的上方,问:“你喜欢吃?”
      
      还在惊吓中的小狐狸,下意识地翘起尾巴盖脸。
      
      玄清再问一遍:“你喜欢吃?”
      
      小狐狸慢慢移下尾巴,露出眼睛:“……嘤。”
      跟玄清睡一起,真的太考验心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憨憨喜提【吃醋】技能。
    蛇蛇是个屑,但吃了兔兔的不是他_(:3JZ)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