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要秃 ...

  •   虽然反驳玄清时,束烟说了“勾肩搭背很正常”,但他到底是注意起了和剧情保持距离。经过玄清的那番折腾后,再跟陆清勾肩搭背,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陆清对此没说什么,热情依旧,反倒让束烟觉得有些愧疚。
      
      陆清目送束烟离开,才点开了手机上的最新消息。
      ——确实是顾斐名下的车。
      
      陆清勾勾唇角,愉快地吹了声口哨。
      他的自由,近在眼前了。
      
      “你又想干什么?”
      突然出现的质问泼了陆清一盆冷水。
      
      他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曲白。
      “偷偷跟踪我,你又想干什么呢?”陆清笑容盈盈,“杀人犯。”
      
      曲白脸上闪过狰狞的怒意,握紧双拳,“吃了天天的是你吧!只有蛇才能做到吃掉猎物却不留下痕迹!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要不留余力地污蔑我!”
      
      “接受不了现实也别把脏水泼给我。”陆清眼神一冷,“污蔑?我实话实说而已,既然我没吃那只兔子,那就只能是你。”
      
      曲白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找到证据。”
      
      “嗤,随便你。”陆清轻蔑地摆摆手,转身就走,“不是我就是不是我,我还怕你不成。”
      
      曲白忽然化作灰狼,低吼一声冲出了车库。
      
      束烟打开车门,一只灰色的爪子突然抓住门框。
      半人半妖的狼妖,面容狰狞地重重喘气,狰狞的獠牙让束烟下意识地把手曲成爪状。
      
      前座司机手中出现长剑,眼看就要出鞘。
      
      “小心点。”
      
      狼妖说完就走,司机不敢大意,依旧握着剑:“束前辈,我护送你上楼。”
      因为和玄清的关系,束烟担了个前辈的称呼。
      
      束烟摇头:“不用,他没有恶意。”
      
      司机意外:“刚才那狼妖不是威胁前辈了?”
      
      束烟一愣,解释道:“不是威胁,狼威胁人的方式不是这样。”
      他费解地挠了挠头:“他是来提醒我的。”
      
      小心点?
      小心什么?
      
      进门之后,束烟的思索被迫中断。玄清竟然没守在门口,等着逮住他让他变回原形再揣起来?
      他袋鼠妈妈当够了?
      
      因为前几天都是被玄清揣着,边看电视边吃饭,所以束烟自然而然地走向客厅,准备吃饭。
      然而经过厨房时,他脚步一顿,皱着鼻子闻了闻,警惕道:“你又做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焦糊味。
      
      “没有。”玄清面不改色,“今天吃外卖,你喜欢的烤鸡。”
      
      茶几上放着的确实是烤鸡店的打包盒,束烟狐疑地打开,嗅了嗅。
      没有糊味,一切正常。
      
      吃到嘴里烤鸡也没什么问题,束烟不由怀疑,难道是他的嗅觉出了问题?
      
      吃完一只鸡腿,束烟才相信玄清确实没搞幺蛾子。他瞅了眼静静看电视的玄清,把盒子推过去:“你也吃。”
      
      然而吃完后,束烟就后悔了。
      他还在开心今天终于不用舔玄清的手指,而是自己的时,玄清又摁住他,兜头亲了下来。
      
      几天下来,束烟哪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生无可恋地变回原形,又生无可恋地被揣进“袋鼠妈妈”的兜兜里。
      
      小狐狸不爽地踢踢后腿,把玄清的衣服撑得更开,然后自暴自弃地摊着坐好。
      什么毛病啊。
      这么喜欢往肚子里揣东西,把他肚子里的崽给他好了。
      
      衣服上支愣出两只小jiojio的轮廓,虽然每次去捏都会被踢,但玄清还是伸了手。
      
      束烟和玄清你来我往,连踢他好几下以后,终于不耐烦地出声:“嘤啊!”
      还看不看电视了!
      
      玄清终于停止这项骚扰,但转手又开始从头到脖子从脖子到头地撸毛。
      虽然这么多天下来,束烟早就被撸习惯了,而且也很舒服,可是玄清这个人越来越得寸进尺,撸着撸着手就往肚皮毛上去了。
      
      小动物的肚皮那是能给人随便摸的吗!
      束烟扭头就是一口,然后,没咬到。
      
      !!!
      束烟都惊了。
      玄清变了!他居然不给他咬了!
      撸了他这么久的毛毛,咬都不给咬!
      
      他追着玄清的手想补一口,却在看到玄清捏着的东西后,僵住。
      
      玄清手里,捏了一团,又白又密的,毛。
      
      虽然现在确实是狐狸掉毛的季节,但这么大一坨毛,薅下来的时候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坨都比上次那只虎妖从他尾巴上薅下来的多了!
      他掉毛已经掉得这么厉害了???
      他是不是要秃了!
      
      玄清刚刚薅的位置是在脖子,束烟低着头想看,可以狐狸的身体结构,必然是无法看到的。束烟急得整个身体都在努力往后仰,要不是还有玄清垫背,他能把自己整个弄得翻过去。
      
      这一团薅下来的毛确实多,红绳扎紧之后甚至蓬成了一个小毛球。
      玄清多看了两眼,才出声:“盐吃多了果然不……”
      
      “叽!”束烟一爪子拍飞小毛球,踩着玄清的胸口昂头咬住他的下巴。
      休想!
      他才不吃没味道的东西!
      
      玄清:“……”
      “知道了。”无情无欲的修士竟然发出叹息,“不给你吃奇怪的东西。”
      
      小狐狸气哼哼地磨完牙,跳出玄清的怀抱,躺倒一旁,开始自己薅自己。
      刚开始他还能耐心地整整齐齐地薅,但每次都是一薅一嘴毛,而且越薅越多,怎么也薅不完的情况下。
      
      束烟暴躁了。
      后腿上的毛被他薅得东倒西歪,还有一些没被扯出来但已经掉了的绒毛,坨成一坨一坨好像棉花一样。
      
      “叽啊啊!”
      束烟的毛厚实,新毛旧毛纠缠在一起,薅多了就跟人梳结住的头发一样,会痛。小狐狸彻底失去耐心,冲着自己的后腿发了通火,扭头看起了电视。
      
      玄清伸手:“我……”
      
      小狐狸警觉抬头,又猛地扭头看看自己乱七八糟的后腿,突然蹦下沙发,一路冲进卧室,并且“嘭”地一声踢上房门。
      丑!
      太丑了!
      他居然让玄清看到了他这么丑的样子!!!
      
      “……”
      玄清默默把梳毛套装塞回了储物戒指。
      然后开始收集衣服上沾的、束烟自己薅的、他冲进卧室时一路掉的毛,以及被拍飞的那个小毛球。
      
      束烟的掉毛情况,确实日益严重。

  • 作者有话要说:  束烟:我薅我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