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冷战 ...

  •   小狐狸啃了玄清一下巴的牙印和口水,啃到一半却被托住了屁.股。
      虽然这比光靠爪子挂住自己轻松了很多,但这不就是他咬得不疼不痒,随便咬的意思吗!
      
      蔑视!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束烟一点解气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更气了。
      
      他最后狠咬一口,“唰”地挣脱出来落到地上,昂头冲玄清一顿吼。
      “叽啊啊啊!”
      接着他就扭身冲进卧室,还用小jiojio踢上了房门。
      
      玄清擦了下巴上的口水,打开手机,下单了个全家桶。然后一挥手,把不管是桌上的、地上的还是袋子里的狗粮,通通毁尸灭迹。
      
      “束烟。”玄清进门的时候,没能第一眼在黑色的床单上找到小狐狸。走近之后,他才发现小狐狸把自己藏在了枕头下。
      “吃饭了。”
      
      小狐狸团成了球,毛茸茸的大尾巴把脑袋藏得一点都看不见。
      
      “我买了肯德基。”
      
      小狐狸一动不动,企图以此来彰显自己不想搭理玄清的决心,却不知道这样反倒是对玄清的一种勾引。
      玄清等了半晌,伸出手抱起了小狐狸。
      
      “嘤啊!”束烟扭来扭去,抗拒得不行。
      
      玄清怕捏坏束烟,没有太用力,结果差点就给小狐狸挣脱了出去。他眼神微动,拉开衣襟,把小狐狸放进去,揣好。
      
      衣服里束手束脚,只要玄清按住他的脑袋,他就没法出去。束烟气急败坏地“叽”他一声,死死咬住了他的手指。
      
      玄清由着他,就这么跟袋鼠妈妈揣宝宝似的,揣着束烟去了客厅。
      
      炸鸡喂到嘴边时,束烟还是没出息地屈服了。
      虽然他还是很生气,可是炸鸡实在太香了。
      
      他扒拉着,心想现在玄清总该放他出去了,可玄清依旧按着他,只把炸鸡又往前送了送。
      “吃吧。”
      
      束烟:“……”
      吃就吃!
      吃你一身渣!
      
      小狐狸坐在玄清衣服里,捧着鸡翅啃了起来。虽然撕咬的动作气势汹汹,但头顶的耳朵却时不时地抖一抖,显然吃得非常开心。
      
      玄清看了看手指上的那圈粉色齿痕,明明束烟可以咬开。他隔着衣服捏了捏束烟翘起的后脚,遭遇了一记无情的踢击。
      
      “啊啊!”束烟咆哮。
      烦死了!
      
      今天的玄清也没能和小狐狸分享全家桶,不过他并不在乎口腹之欲。束烟吃完后,他还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嘴和前爪。
      
      束烟无力反抗,只能从喉咙中挤出低呜。
      玄清是不是真的把他当狗了!
      
      陆清再次邀请束烟时,束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答应。
      接送司机是顾斐安排的,每天总是准时出现,完全不必操心。束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能给顾斐打电话。
      
      “喂,小狐狸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接到束烟的电话,顾斐显然心情很好,语气都打着飘。
      
      “顾斐,我今天要跟朋友出去玩,你不用让司机来接我了。”束烟躲在无人的休息室,时不时向门口张望。
      顾斐说了,最好不要暴露他和玄清以及他们的关系,一个是谈恋爱影响发展,还有一个是容易被黑。
      
      “嗯?你和其他练习生相处得不错啊。”顾斐听着放心,毕竟他师兄是个憨憨,照顾好小嫂子只能他们这些师兄妹多操心了。
      
      束烟笑:“陆清他很照顾我。”
      
      “哦哦那条蛇妖啊。”顾斐了然,“司机那我会打招呼,等会我把司机的号码发给你,你晚上还要回家不是。”
      
      “好,谢谢你啦。”
      
      “应该的应该的。”顾斐似乎有些忙,“还有事吗?没事我先挂了,我这边有个合同要谈。”
      
      “没……”束烟咬了咬唇,“等等。那个……你能不能帮我跟玄清说一声,我今天不回家吃饭了。”
      
      “咦,能是能,不过你怎么不自己跟他说?”
      
      束烟:“……”
      自从狗粮事件后,他已经单方面跟玄清冷战好几天,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
      
      “我马上要去上课了,不太方便,麻烦你了!”反正顾斐已经答应了,束烟扯了个理由飞快地挂了电话。
      被喜欢的人当成狗,谁都会生气吧。
      
      顾斐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合同都顾不上地,先给玄清打了电话。
      “师兄啊,你跟小狐狸吵架了?”
      
      玄清:“没有。”
      
      顾斐可不信他:“师兄你确定没有?小狐狸最近有吼你吗?”
      
      “没有。”
      不仅没有吼,连说话都没有。
      
      “那就奇了怪了。”顾斐纳闷,“怎么好好的,他连出去玩都要我来带话……”
      
      “出去玩?”
      
      “对啊,小狐狸刚跟我说他今天要跟朋友出去,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玄清:“……”
      
      “卧槽!”顾斐忽然拔高声音,“小狐狸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我记得陆清那条蛇妖长得不错,还很会照顾人,刚才小狐狸跟我提到他的时候可开心了!”
      
      玄清:“哦。”
      
      顾斐:“???”
      顾斐:“师兄你就一个‘哦’?你孩子他妈都要被人拐跑了喂!”
      
      玄清:“我知道了。”
      
      知道?你知道个什么了?
      顾斐还想再强调事情的严重性,玄清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候在一旁的英语老师上前:“玄清先生?”
      玄清点头:“继续。”
      
      玄清的学习能力异常可怕,经纪人资格证的相关课程早就结束,他主动提出了学习英语、法律等课程。
      
      束烟默默埋怨了玄清一阵,才终于离开休息室。
      然而路上,他却跟那只据说吃了朋友的狼妖打了个照面。
      
      这只名叫曲白的狼妖几乎浑身都湿透了,头发一缕一缕地黏在脸上,把他的眼神衬得格外阴沉。
      
      束烟脚步一顿,默默让开了路。
      曲白像是没看到束烟一样,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看到曲白,束烟总会想起狼妖大灰,他忍不住回头。
      与正面相对不同,曲白的背影看着感觉狼狈又落寞。
      
      才到练习室门口,束烟就听到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你们看到没有,曲白那个样子真是笑死我了!让他天天装高冷,这下是真的又高又冷了吧!”
      “要我说,他这种背后捅朋友刀子的垃圾早该滚出公司了,谁会要一个人渣当偶像啊!”
      “就是就是,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脸皮继续留下来练习!”
      
      “回来了?”
      陆清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他挽着袖子,手上衣服上都有水迹。
      察觉到束烟的目光,他解释道:“那几个混小子搞了个恶作剧,我刚替他们把地拖了。”
      
      练习生的年纪多半不大,小的只有十四五岁,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陆清作为妖怪活得肯定比他们长。再者陆清在练习生里一直是老大的角色,他叫其他人混小子倒也没什么问题。
      
      陆清揽住束烟往里走,同时冲那几个哈哈大笑的练习生骂道:“行了行了,搞个恶作剧还吹上了,都不嫌丢人!”
      
      “嘿嘿陆哥,你是没看到曲白刚才那个样子哎呦!”
      
      有人还在得意洋洋,陆清给了他一个暴栗:“都说了,不喜欢别去理就好,做这种事都不怕以后红了有人爆料你欺负人啊!”
      
      “陆哥说的是!”挨打的练习生捂着头,但又忍不住小声嘀咕,“可是曲白脸皮那么厚,天天都退出那么久了,他还有脸继续训练,真的很让人看不顺眼吗……”
      曲白吃了兔妖这事,当然不会告诉人类练习生。人类练习生中的版本,是曲白害得兔妖退出了练习生。
      
      话题渐渐转开,束烟却有点心不在焉。
      受到这样的作弄,不仅不反击,还独自躲到角落,这只狼妖真的有那么凶残,真的吃了兔妖吗?
      
      不过束烟跟曲白到底是陌生人,会多想这些,也源自因为大灰对狼妖这个种族的爱屋及乌。
      狼妖大灰对束烟有恩,于他而言是亦师亦友,亦父亦兄的存在,跟这么只狼妖生活过,他对狼妖自然会多几分好感。
      
      密集的训练之下,束烟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好香——”还没走近烤鸡店的门,束烟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
      
      陆清得意地揽着束烟往店里去,同时招呼另两个同为妖怪的练习生:“走走走,闻着香,吃起来更香。今天我请客!”
      
      “哈哈哈陆哥真大方,我们可不会跟你客气哦!”
      
      “我还怕你们吃穷我了?”陆清嗤声,“敞开了吃!”
      
      “陆哥威武!”
      另两只妖怪分别是鼠妖和刺猬精,修为很弱。
      
      烤鸡确实特别好吃,束烟吃了整整两只都有点意犹未尽。
      
      结账的时候,束烟忽然问:“能不能给我打包一只?”
      顾斐给他预支了三个月的练习生补贴,他还一分没有动过。
      
      陆清好奇地压低声音:“你给谁带啊?”
      
      束烟一愣,立刻否认:“没有!”
      然而他脸上迅速飞起的红云早就出卖了他。
      
      陆清坏笑着撞了撞他的肩:“透露一下呗,咱俩是朋友吧?”
      
      “真的没有,我就是想吃夜宵……”束烟瞪大眼睛企图证明自己没有撒谎,但终究还是抵不过陆清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神,小声嘀咕道,“给一个傻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出息,明明还在跟玄清冷战,但吃到好吃的后,还是忍不住想让他也尝尝。
      
      陆清挑了挑眉,没再追问,只道:“我们等会要打车,你怎么回去?”
      
      “司机会来接我。”
      
      陆清坚持把束烟送上了车,才去路口等出租。而束烟跟他们挥完手后,才发现车里还有个人。
      
      “玩得很开心?”
      

  • 作者有话要说:  玄清:我老婆跟我吵架了?没有。
    玄清:让我看看是谁拐走了我老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