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狗粮 ...

  •   到了睡觉的时候,束烟有心想偷溜去客房,奈何玄清火眼金睛,立刻看穿他的意图并且拉住他。
      “你答应了,一起睡。”
      
      我只是说了“嘤”,又没说“好”。
      束烟在心里叽叽咕咕地赖账,表面上却不敢说,只气哼哼地道:“放手,我自己走。”
      
      怀疑自己遭到食物虐待的小狐妖还在闹别扭,连胆子都大了不小。
      束烟上了床,裹上被子就转过身,只留给玄清一个背影。
      
      玄清默然地看着。
      今天的束烟,连耳朵和尾巴都没有。
      他问:“不变回原形?”
      
      “哼。”
      他才不要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亲来亲去!完全变成人形的小狐妖格外有骨气。
      
      玄清躺下的动作带起了微微的震动,束烟越发缩起身体,心里的小狐狸乱蹦不已,同时又很有些不爽。
      这算什么啊。
      他们是以什么关系睡在一张床的上?
      
      有些问题不能细想,一想束烟就觉得不舒服。
      他闷头睡觉,玄清也合上眼睛。
      
      然而两个小时之后,束烟“唰”地睁开眼睛,眼神异常清醒,完全没有睡着过的样子。
      束烟咬住被子磨牙。
      他睡不着!
      
      虽然耳朵也变成了人类的样子,可是他的听觉并没有因此退化,而且闭上眼睛之后,听觉还越发敏锐,越发清楚地听到了玄清的呼吸声!
      永不断绝的呼吸声时刻提醒着他玄清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和玄清同床共枕的现状,把他胸腔里的心跳声逼得重如擂鼓,这种吵闹的环境,他怎么睡得着!
      
      束烟捂住耳朵,隔绝得了呼吸声,却隔绝不了自己的心跳。他实在耐不住这种煎熬,一点一点挪出床沿,正要缓缓滚下。
      
      “你要去哪里?”
      玄清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他重重摔下床沿,脸接地板。
      
      束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才忍不住地带着哭腔出声:“呜……”
      他的鼻子。
      好痛!
      
      偷跑被抓了个现行,还出了这样的丑,束烟只想趴在地上装死装到天荒地老。但有人却不让他如愿,一把把他捞回了床上。
      “你想溜走,为什么?”
      
      就算只有窗外朦胧的月光,玄清的脸也出奇得好看。束烟呆了呆,才捂住鼻子哭唧唧道:“我睡相差我有什么办法,呜呜痛死我了……本来我一个人一张床刚刚好,谁让你非要跟我挤!”
      
      “……”
      玄清可以确定,小狐妖之前绝对没有睡着。
      
      束烟哼哼唧唧,一副痛得不行的样子,指望玄清能良心发现,说出一句“那还是分开睡”。
      
      然而玄清把他抱进了怀里。
      “那就这样睡。”
      
      束烟傻了。
      光是跟玄清躺一张床上就够他睡不着了,现在还抱在一起,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玄清已经安然闭上眼睛,束烟还在挣扎:“不是,等等等等!你给我睁眼!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放开我!”
      过近的距离几乎让小狐妖崩溃。
      
      “抱着就不会摔下去了。”不管是小说看出来的经验,还是对撒谎的小狐狸精的惩罚,玄清都不打算放手。
      
      “喂!你不准装睡!”
      眼看着“相拥而眠”要成定局,束烟只能采取最终手段,揪着玄清的领子,堵住他的嘴狠狠吸了一口。
      
      怀中的人骤然缩成小小一团,毛茸茸的触感扫过脸颊,玄清刚睁开眼,就被咬了口下巴。
      
      “叽啊!”
      束烟跳出他的手臂范围,跑到床的另一头嗷嗷两声,“噗”地蹲下蜷成圆圆的狐狸球,然后瞪着一双亮闪闪的金眼警惕地盯着他。
      
      圆滚滚的狐狸球,看上去手感也很好。
      但玄清刚有动作,束烟就立刻又“叽啊叽啊”地吼开了。
      
      和束烟对峙一阵,玄清终于还是躺了回去。
      他仅仅是侧头看着,小狐狸却仍不安心,金眼中的警惕怎么都不肯消退。
      
      玄清只能把脸转回去,闭上眼睛。
      束烟盯了大半夜的梢,才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被玄清按在床上亲嘴的时候,束烟是后悔的。
      但早上的后悔总也留不到晚上。每当入睡时,小狐妖还是会揪着玄清的领子狠狠吸他一口灵力,然后变回原形,跟玄清遥遥相隔地入睡。
      
      与玄清莫名其妙的较量不同,束烟跟陆清以及那些练习生倒是相处地越发融洽。陆清好玩又会照顾人,还是同类,束烟对他格外亲近。
      
      不过当陆清提出,晚上一起出去玩时,束烟选择了拒绝。
      虽然玄清总是莫名其妙地让他不爽,但他其实很珍惜和玄清的相处。
      
      陆清似乎非常遗憾束烟的拒绝,坚持着把他送到地下车库,还在问:“我说的那家烤鸡店真的特别好吃,你真的不去?”
      
      “不去啦,”束烟弯了弯眼睛,不太好意思地道,“有人等我吃饭。”
      
      低调的卡宴缓缓驶来。
      束烟道:“而且司机来接我啦,对不起。”
      
      陆清认出车标,眼中闪过亮光,面上却不动声色:“这样也没办法了,那行吧,今天就放过你,不过下次要答应我!”
      
      “嗯。”
      束烟冲着窗外的陆清挥手告别。
      
      他满心欢喜地回家,本以为会得到一桶热腾腾的炸鸡相迎,不想却只在餐桌上看到了一碗又一碗奇怪的东西。
      有棕色的颗粒,有湿乎乎的肉泥,还有干干扁扁的肉干。
      “这些又是什么东西?”
      
      玄清:“晚饭。”
      
      完全一致的态度,让束烟想起了被水煮鸡毒害的那晚。他一阵恶寒,抗议道:“我不吃,我要吃肯德基。”
      
      玄清道:“你尝尝,或许能合你的口味。”
      他又补充:“不是我做的。买过的人都说很好吃。我也试过,不难吃。”
      
      “真的?”一听说是买的,束烟倒是放心不少。
      
      “真的。”
      
      这些东西虽然看着奇奇怪怪,但都能闻到肉香,至少比那只只有腥味的鸡好。束烟狐疑地盛了一勺棕色颗粒,放进嘴里嚼了嚼。
      
      难吃是不难吃。
      但……
      束烟皱着眉头咽下,这玩意没有味道,而且不是肉!
      
      “尝尝这个。”
      玄清把肉泥放了过来。
      
      虽然玄清的“不难吃”没有骗人,但束烟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盯着那碗肉泥使劲闻了闻,香是很香,只是造型看着实在有点恶心。
      “这个你也吃过了?”
      
      玄清点头:“这是肉。”
      
      看在玄清试过毒的份上,束烟盛了一小勺。
      
      “……”
      他缓缓吐出舌尖:“呕。”
      
      是肉没错,但这玩意绞成泥后,口感简直恶心得飞起。
      而且,也没有味道。
      
      玄清又换了肉干过来。
      
      肉干看着干净清爽多了,然而束烟只是咬了咬,就“呸”掉了这玩意。
      
      玄清皱眉:“都不合口味?”
      
      束烟忍着怒气问他:“你干嘛老给我吃没有味道的东西?”
      
      “盐吃多了,会掉毛。”
      
      “哈?”
      
      玄清翻手拿出一堆红绳捆着的白毛,一撮一撮地铺了整整半桌。
      “这是你最近掉的毛。”
      
      束烟:“……”
      束烟麻木地看着桌上的毛毛大阵,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述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玄清……
      果然有毛病吧。
      为什么要收集他掉的毛啊!
      
      “你收集我掉的毛干什么?”小狐妖隐隐走在了崩溃边缘。
      
      玄清拿起一撮,轻轻捻着:“不能浪费。”
      
      束烟:“……”
      果然变态的思维他无法理解。
      
      束烟放弃思考,跳过这个问题:“这个季节的狐狸掉毛很正常。我是狐妖,我能吃盐。你再给我吃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带着小狐狸崽子自尽。”
      
      玄清动作一顿,问:“你喜欢吃什么?”
      
      “咸的甜的辣的。”
      
      “我知道了。”玄清起身走向厨房。
      
      束烟眼睁睁地看着,他拎起一个画着狗头的袋子,倒出半碗他刚刚尝过的棕色颗粒,然后开始,放盐,放糖,放辣椒。
      
      束烟:“………………”
      如果他没看错,刚才那个袋子上,写着“狗粮”两个字对吧?
      
      谁是狗啊!
      束烟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他舍弃了“特别好吃的烤鸡”,就是为了回家吃狗粮???
      
      玄清端着新鲜加料的狗粮,刚一转身,就被束烟亲了个正着。
      
      束烟“咻”地变回原形,一爪拍翻玄清手里的狗粮,然后用爪子挂住他的衣服,狠狠啃上了他的下巴。
      
      他不吃狗粮!
      他要吃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楼下的小孩闹了一下午,被吵得脑瓜子疼……
    小狐狸逐渐发现玄清的憨憨本质_(:3JZ)_
    抢救一下憨憨,他一开始搜索的确实是“狐狸为什么会掉毛”,但是搜素引擎自动联想了狗,并且后来憨憨发现狐狸也是犬科,然后他就走上了歪路。另外这章憨憨还是喂小狐狸狗粮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到狗粮广告说狗粮营养丰富,可以让毛发柔亮顺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