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04章】 ...

  •   短暂又轻微的三个字,可蓦然上扬的尾音恰好撞进了男人的耳中。时铮心底微怔,下意识地侧目看去。
      
      青年正偏头望着他,语气十分悠然,“按照辈分,我不应该喊你小叔叔吗?”
      
      时铮捕捉住他眼底闪露的兴味,心绪晃动了一瞬。
      
      金丝框边荡起的细碎光亮模糊了男人打量的眼色,他勾了勾唇,是从善如流的温和感,“是,但你我的年纪相差不了几岁,如果你觉得别扭,可以喊我的名字。”
      
      喻老爷子听见两人的互动,神色有了一瞬的古怪。
      
      恰时,一名佣人走了上来,轻声禀报,“老爷子,陈医生到了。”
      
      “老爷子身体不舒服?”时铮关切询问。
      
      喻老爷子默不作声给管家睇去一个眼神,后者领意,代替他回答道,“时铮先生不必担心,每周例行检查罢了,只是要花费一些时间。”
      
      话已至此,喻怀宁显然听懂了弦外之音。老爷子不愿花费过多的力气招待他们,变着法地让他们主动告辞。
      
      来喻家的目的已经达成,喻怀宁没有逗留的心思,“爷爷,身体检查要紧,那我改日再来看你。”
      
      时铮同样反应过来,“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扰了。”
      
      喻老爷子淡淡颔首,并未挽留。木管家走到两人的跟前,“时先生,小少爷我带你们出去。”
      
      “有劳。”
      
      喻怀宁慢悠悠地跟在最后,脑中忽然响起系统的紧急提示:【——叮!宿主请注意!随机技能点[未卜先知]已掉落,是否选择触发?】
      
      他的眸底溢出一抹疑惑。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掉落技能点了?
      
      未卜先知?
      
      喻怀宁想起这词的字面意思,果断选择触发。
      
      【——请注意!陈硕已花钱收买了‘街头混混’狼哥等人,请宿主合理规划出行路线,避免人身伤害。】
      
      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轻则小伤,重则住院,医药费用也是财资的一部分。这‘富豪’系统的核心,简单明了:先守财,再发财。
      
      喻怀宁领悟过来,记起出门前陈硕那道阴毒的目光,低垂的眼眸里饱含戏谑:原以为对方有多大的能耐,没想到只是借着混混的手对自己耍阴招?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
      
      “小少爷,你在想什么?”木管家的询问声响起。
      
      喻怀宁快速回神,“没什么。管家,怎么了?”
      
      “需要派人开车送你回家吗?”
      
      “不用了。”喻怀宁拒绝了他的表面客套,将目光落在了一处。他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时铮的跟前。两人的身高有些差距,他微微抬眸,轻而易举抛出自己的请求,“能开车顺路送我回去吗?”
      
      “小叔叔。”
      
      最后的称呼,显然是青年故意加上去的。
      
      时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对方,沉默几秒后,他轻推镜框,笑道,“好,我送你回去。”
      
      当着管家的面,他必须将这友善谦和的好人做到底。
      
      ……
      
      时铮驾驶着车子,跟着青年所设置的导航而去。二十多分钟后,轿车绕过柳市新建而成的CBD中心,停在了后方的一处的暗巷。破旧的巷子还没来得及拆迁,各种生活垃圾随地可见。
      
      喻怀宁按下车窗,恶臭和寒意同时扑来,惹得他不适蹙眉。
      
      【——系统,他们是这里吗?】
      
      【——是。】系统应了应,又迅速补充,【再次提醒!请宿主及时离开,避免不必要的人身伤害!】
      
      陈硕重金收买的街头混混,就住在这样落后肮脏的居住环境。难怪那些混混会财迷心窍,答应前者要把自己彻底打残……
      
      喻怀宁望着昏暗的巷子,微眯的双眸透着一抹狠厉。他向来不会坐以待毙,与其等那些混混带着麻烦找上门,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他顿了顿,收敛眼底的情绪,转头问话,“小叔叔,你的公司设在前面的CBD里吧?”
      
      “嗯。”
      
      喻怀宁将手搭在了车门把手上,又问,“这块区域有能及时赶来的公/安人员吗?”
      
      时铮早已发觉不对劲,语气中含着一丝犀利,“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
      
      喻怀宁没有直面回答,他看了一眼车仪表盘上的时间,故意将身子微微前倾,笑着叮嘱,“小叔叔,你在车里等我一下。另外,麻烦你再帮我报个警。”
      
      “什么?”
      
      “因为五分钟后,这巷子里会发生一起恶性斗殴事件。”喻怀宁边说边下了车。他微微弯腰看向车内的男人,又是一句漫不经心,“而且,受害者是我。”
      
      说罢,他就快速朝着暗巷内走去。
      
      喻怀宁转身离去的同时,时铮温润的眼色顷刻沉了下来。青年分明有事情瞒着他,而他居然无知无觉地成了计划中的一环?
      
      ……这人,还真是肆意妄为。
      
      时铮压住那点‘被利用’的微妙情绪,快速发出一条定位短信,紧跟着下了车。
      
      他当着木管家的面,答应青年送回家。如果这人在这儿出了危险,恐怕连他也会受到牵连。
      
      喻怀宁听见身后传来预料之内的脚步声,玩味勾唇。他没有回头,只是按照系统指示,慢悠悠地朝着某个角落走去。
      
      内侧的光线越发昏暗,忽然间,一阵嬉闹声传了出来。
      
      喻怀宁站定在原地,看着几个面色阴狠、还携刀带棒的混混走近。那群混混看着他,面色皆是一愣。
      
      “狼哥,这不就是……”一名混混反应过来,刚一开口,就被为首的人给喝住了,“我知道,你闭嘴!”
      
      被称为狼哥的混混朝地上呸了一口唾沫,指尖利索地玩弄着刀具,嗤笑道,“喻怀宁是吧!我们正打算去找你,你怎么反倒送上门了?”
      
      他顿住话,视线越过青年往后一瞄,“呦,怎么身边还跟着一个斯文人?”
      
      喻怀宁侧身,瞧见完全凛着面色的男人,故作苦恼,“小叔叔,我不是让你在车上等我吗?你要是不小心受伤了,到时候可别赖我。”
      
      “……管好你自己。”时峥声线微低。
      
      “我吗?当然能管好。”喻怀宁勾唇,应得顺口。他的余光早就瞄准了一个扎好的垃圾袋,话音刚落,就用力横脚一扫。
      
      垃圾袋顺势飞去,里头的垃圾早已变质恶臭,猛然受力后炸了开来,不偏不倚落在了一堆混混的身上。狼哥甩开脸上的香蕉皮,怒气直飙,爆出粗口。
      
      “喻怀宁!我艹你妈!”
      
      下一秒,反应过来的众人就挥着自己的武器,冲了过来。
      
      喻怀宁的眼色瞬间狠厉,出手解决的动作干净利索。在这种情况下,时铮完全没办法置身事外,只好动手防卫。
      
      双方的争斗不过一分钟,巷口就涌进来的一群制服民/警。时铮最先反应过来,顺势拉着喻怀宁的手往后撤退。
      
      前排的场面再混乱,也不用他们去管了。
      
      “时总,你没事吧?!”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紧张发问,他是时铮的私人保镖。
      
      “没事。”时铮语气平缓,丝毫没受到方才打斗的影响。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短促的轻笑,喻怀宁熟悉的声线传来,“小叔叔,你喊来的人比我想象中得更快。”
      
      时铮闻言,面色微变。他伸手摘下金丝眼镜,迷人的桃花眼中渐渐凝上一层寒冰。他斜睨向青年,“喻小少爷,你是不是该和我好好解释一下?”
      
      喻怀宁似笑非笑地盯着男人的神色,答非所问,“摘下眼镜的小叔叔,倒像是变了一个人。”
      
      饶有深意的话语惹得时铮呼吸微窒。
      
      “刚刚太危险了……”他停顿一秒,终是慢条斯理将眼镜戴了回去,语气重归温和,“你总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喻怀宁笑笑,原原本本地将陈硕一家子算计他的事情说出。
      
      父母不幸去世,在家里白吃白住了十年的小姨一家人,现在竟然想方设法要赶走他。
      
      时铮听完后,对青年多出几分复杂,“真的?”
      
      “陈硕给这些混混打了巨额费用,很容易查到源头。”喻怀宁看着后方已经被制服的混混们,眸中厉意又闪了一瞬。转身看向男人时,又装作无奈叹气,“小叔叔,他们不会轻易就被放出来吧?我怕他们再找我麻烦。”
      
      他们找你麻烦?明明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时铮在心底暗想,默不作声给一侧的保镖递去眼神。
      
      “时总,这事交给我来处理。这里环境不干净,你们先离开吧。”
      
      “嗯。”
      
      两人重新坐回车内,喻怀宁盯着男人重归沉稳的面色,忽喊,“小叔叔。”
      
      时铮察觉到他的注视,回应,“喻少爷,你现在一喊这三个字,我就觉得有问题。”
      
      喻怀宁轻笑,并不反驳这话。他慢悠悠地系上安全带,改口,“时总,你好人做到底,再帮我一个忙?作为答谢,我请你免费看一出好戏,如何?”
      
      经过刚才那一出,时铮彻底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眼前这位喻少爷,绝对不像传闻中的那么简单;相反的,年纪轻轻就颇有城府。
      
      时铮阅人无数,大多时候的交际都属于逢场作戏。可他不得不承认,在短短几小时之内,青年就成功地让他多了一些难以言状的关注。
      
      他沉默片刻,掩住心底的好奇,问,“你又要做什么?”
      
      ……
      
      晚上八点,喻家别墅。
      
      宋忻难得亲自下厨,此刻,一家三口正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享受着美酒美食。
      
      “阿硕,你真找人去收拾他了?”宋忻压低声音问道。
      
      “当然,我可是出了大价钱。”陈硕有些醉意,毫不避讳地说道,“让他们捆了那贱种,毒打一顿、划上几刀,再脱去衣服在雪地里头冻上几小时……”
      
      宋忻听见这番描述,心里总有些不踏实,“确定没问题吧?可别闹出人命来。”
      
      “妇人之仁!”陈凯生哼斥道,“别提他了!和他爸妈一样,死在外面更好!”昨晚在休息室,他身为长辈一个劲地给自己的侄子道歉?想起来就是一肚子火。
      
      “爸,喝酒喝酒。”陈硕碰杯。
      
      没等这酒下肚,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从客厅传了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值得小姨你们这么庆祝?”
      
      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去,就见喻怀宁带着一位陌生男人进了餐厅。宋忻见他安然无恙,下意识地发问,“怀宁,你怎么带人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我不能带人回来吗?”喻怀宁挑眉嗤笑。他走近,忽地将视线定在了陈硕额头的纱布上,沉声发话,“表哥,看来昨天的伤口还没让你长记性。”
      
      陈硕对上他骤然阴厉的目光,不自觉地绷紧了身子,心虚和紧张交织,“喻怀宁,你想……”
      
      “——哐!”
      
      不等他说完,喻怀宁突然迅速拿起桌上的红酒瓶,狠准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霎那间,鲜血四溅。
      
      刺目的红色混杂着瓶渣和酒液,弄得一地狼藉。
      
      喻怀宁收回手,冷笑追问,“这下子,够你长记性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暴力喻少,拿瓶砸人,一击见血。
    目睹这一切的时总:宝贝好带感!
    --
    【重点提醒】本文虚构,现实中暴力不可取哦~啾啾!随机抽本章留言送红包哦~
    --
    【感谢】伊然雪洛*27、濑名甜瓜*16、Meatball*9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