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家三口都愣在了原地,离得最近的宋忻最先反应过来,尖叫声几乎要掀开整个屋顶。
      
      “小硕!”
      
      她看着满头是血迹的陈硕,一时间手忙脚乱。
      
      “……妈,妈!都是血!都是血!”陈硕颤抖着声线,脑袋上的血顺势落进他的眼中,又痛又刺。巨大的晕眩感传来,出于本能的求生欲让他张开大喊,“快、快帮我止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对!医药箱!快点叫救护车!”陈凯生反应过来,对着已经被吓傻的两名佣人吼道,“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哐!”
      
      实木椅子忽然被喻怀宁狠力踹倒在地面,他环视一圈,眸中闪过危险的光芒,冷声警告,“我看谁敢给他拿医药箱!这家里的每一样东西,他们都没资格用!”
      
      “喻怀宁,我和你拼了!”旁边就响起陈硕恨极了的嘶吼声。
      
      短短片刻,他满心的恐慌都转变成了滔天的恨意。从小到大,他就没受过这样的耻辱!他一定要让这个贱种血债血偿!
      
      陈硕拿起桌上的刀叉,就直冲而去。
      
      喻怀宁侧身躲过,顺手钳制住他的手腕。锋利的刀光闪入双眸,使得他的眸色更沉。他懒得和陈硕多费口舌,干脆利落地将对方推开。
      
      后者被伤口的晕眩感所挟持,应声倒地,这回是彻底爬不起来了。
      
      宋忻又气又急,心疼不已地将自家儿子扶入怀中,“小硕!”
      
      陈硕惨痛吱唔,仍是不死心地喘着粗气,“……喻、喻怀宁!我要告你!你这是故意伤人!等着坐牢吧!”
      
      喻怀宁听见这句话,玩味勾唇,“哦?告我?”
      
      话音刚落,几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就疾步走了进来,“陈硕是哪位?”
      
      宋忻和陈凯生听见自家儿子的名字,不约而同地一愣。
      
      不等他们回话,为首的民/警就走了过来。他对着满头是血的陈硕,拿出自己的证件,毫不留情地沉声道,“陈硕,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买凶伤人,请跟我们回局一趟。”
      
      宋忻扶着的手骤然一颤,心里的不安感彻底得到了验证。她努力稳住心神,装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极力反驳,“警/察同志,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儿子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这位夫人,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民/警早已经看清了宋忻眼底的颤抖心虚,冷硬地补充上一句,“人证物证俱在,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公民。”
      
      宋忻这辈子就没和执法人员打过交道,又怎么受得住对方的威压?短短几句,她就恐惧地僵住了面色。
      
      为首的民/警一声令下,“带走!”
      
      陈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懵了,直到双手被人按住,他才后知后觉地扯着嗓子喊道,“爸!妈!救我!我不要进局子!肯定是喻怀宁这个贱种在背后搞鬼!”
      
      说这话时,他的视线依旧恶狠狠地盯着喻怀宁,目光里似乎要杀人。
      
      陈凯生回过神来,急忙忙地迈开步子,可有人抢先一步拦住他的去路。
      
      喻怀宁的唇侧带着冷意,似笑非笑道,“姨父,别急啊,我这儿还有账要和你算呢。”
      
      “喻怀宁!是你干得好事!”陈凯生明白过来,脸色涨得通红。他的体内怒意和酒意交织,扬起手掌,“我今天就替你死去的爸妈好好教训你!”
      
      原本漠然围观的时峥,忽然动身,抢先一步钳制住他的手腕。男人落在镜片下的桃花眼忽然闪过一丝锋锐,出口警告,“陈先生,请注意分寸。”
      
      男人看起来斯文谦和,可手上的力道又重又紧。
      
      陈凯生挣脱不得,凶狠地瞪了过去“你又是谁!滚开!”
      
      喻怀宁看见男人的相护,眼里的寒霜稍融,他不紧不慢道,“小叔叔,你这样温和待人可不行。”
      
      “哦?”时峥对上他的双眸,忽然心有所动,“那你想怎么做?”
      
      喻怀宁垂眸一扫,弯腰捡起地上的碎酒瓶。他手握着瓶颈,将危险而锋利的破裂口对向陈凯生的脖子,他知道对方懦弱的本性,故意明晃晃地威胁道,“……你说,这东西要扎入脖颈的话,会怎么样?”
      
      时铮松手,配合着青年的意图,出口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温度,“恐怕会当场没命。”
      
      陈凯生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冷寒,僵着身子后退。他被身后的椅子绊倒,猝不及防摔倒在地。地上残留的瓶渣刺入他的掌心,顿时鲜血直流。原本就是一时激起的勇气和怒意,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你、你敢?”
      
      “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有什么不敢的?”喻怀宁瞧见陈凯生狼狈的脸色,嗤笑一声。他走近揪住后者的衣领,眉梢微挑,“对了,公司的事情我已经交给喻老爷子处理了。你挪用公款的事情,也瞒不了几天了。”
      
      陈凯生瞪大眼睛,一时间连呼吸都凝住了。
      
      怎么会?
      
      这些年来,他一直小心谨慎,就连喻氏夫妇在世前也没察觉!这个从没插手过公司事务的蠢货,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原以为公司濒临破产后,这事会就此掩埋过去。可现在……这事如果被捅出来,他就完完全全没了活路!
      
      陈凯生越想越怕,后背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不自觉地向妻子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夫妻一场,宋忻自然是知道他做下的勾当。此刻,她心中的焦灼感并不比对方少。她看向青年,余光涉及到他身侧的时铮,忽然惊慌地意识到一点——
      
      这男人是青年的小叔叔?那不就是喻家本家的人!
      
      原以为姐姐、姐夫去世,青年没了依仗,做事又不带脑子,早晚会被他们设计赶出家门。可没想到对方突然性格大变,甚至还抱上了喻家的大腿!
      
      以喻家本家的权势,只要喻怀宁铁了心想要整治他们。他们一家三口,哪里又能逃得过去?
      
      儿子前脚才被抓走,丈夫后脚就要吃官司。
      
      这接二连三的祸事,她又怎么承受得住?!
      
      宋忻连滚带爬扑在喻怀宁的脚边,瞬间哭得泪如雨下,“怀宁啊,是小姨错了。是我们被猪油蒙了心,一时走岔了路!就当是看着你爸妈的面子上,给我们一家留条活路吧!前两天的葬礼,小姨帮着你跑前跑后的,是真心实意为了……”
      
      “够了。”喻怀宁盯着她堪比奥斯卡的精湛演技,嘲讽道,“小姨,你别想拿我爸妈做挡箭牌。你愿意主动操持葬礼事宜,难道不是别有所图?”
      
      宋忻没想到他突然将话题落在这个点上,心中咯噔一瞬,“什么?”
      
      “借着葬礼的名义,从我手中拿走了五十万。同样借着葬礼的名义,将吊唁宾客的慰问金都放进自己的口袋。”
      
      这些直白的话语,引得宋忻心脏狂跳,她勉强维持住哀凄的神色,实际上后背已经慌到发汗。她从小看着青年长大,自然明白他是无可救药的榆木脑袋,所以才敢借着这场葬礼肆意敛财,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
      
      可没想到,对方早已经洞察了这一切!
      
      “小姨,你拿着这笔阴钱,难道就不怕我爸妈泉下有知,在阎王爷面前告你的状?”喻怀宁垂眸,嘴角含着讥讽的冷意,一字一句刺入她的心间,“这死后,会不会要下十八层地狱啊?”
      
      宋忻早年间在农村生活,最信奉这些牛鬼蛇神。果不其然,她被喻怀宁阴狠的诅咒所攻破,脸色瞬间惨白,吓软身子瘫坐在地上。
      
      “有些事情,你们既然敢做,就得承担后果。”喻怀宁的态度冷酷而坚决,不给一点挽回的余地,“……立刻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时铮压住眸底的那点嫌恶,声音藏着几分独有的冷意,补充道,“宋女士,奉劝你早点准备好赎金和赔偿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恰时,桌上的手机响起震动。喻怀宁眸色微凝,不知所谓地低喃一声,“合伙人穆姐?”
      
      原本还沉浸在无措中的宋忻骤然回神,起身一把夺过桌上的手机,急切接通,“喂,穆姐!我……”
      
      还没等她出声,电话那头就响起了焦急的啼哭声,“小忻啊,我们放出去的钱都被人卷跑了!现在借钱人都联系不到了,这事我又不敢报警……”
      
      “你我大半辈子的积蓄都赔进去了!这下子可怎么办啊!”
      
      “……”
      
      宋忻如遭电击,双腿一软,再次倒在地上。手机摔在一旁,哭诉声还在源源不断地传来,可她显然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前些日子,她跟着同乡的好友做起了‘生意’,瞒着丈夫投入了七八十万。原本借贷人承诺过,只要一星期就连本带利地还钱,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连人带钱一起跑了!
      
      陈凯生察觉出不对劲,接听起电话。几秒后,怒火中烧的他直接给了妻子响亮的一巴掌,“你都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面对丈夫的斥责,宋忻捂着迅速红胀的脸,终于痛哭出声。
      
      此时此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要是当初能好好对待青年,要是没那么财迷心窍,又哪里会沦落到现在这个悔无可悔的地步!
      
      喻怀宁看着这场‘自己人打自己人’的闹剧,眼中没有半分同情。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
      
      这样的下场,完全是他们自找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听!这啪啪啪的打脸声!看!这持续帅气的鱼鱼!
    --
    【感谢】土拨鼠*1的地雷;雨冉*10、伊然雪洛*10、Meatball*2、土拨鼠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