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终极反派?
      
      喻怀宁听见这四个字,眼中涌出一丝兴味。他将男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不由感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样的长相和身材都堪称无懈可击。
      
      喻怀宁爆发出浓烈的兴趣,暗中询问:系统,有更详细一些的资料吗?
      
      【——正在为宿主提取书中核心内容,整合需要一定时间,请稍等。】
      
      兴许是喻怀宁的注视太过直白,站在原地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轻推镜框,加深温雅的笑意,询问,“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喻怀宁收敛视线,“只是长得很好看。”
      
      青年的语调微微上扬,直白的称赞让男人不由一怔。还没等他回神,又听见对方自报姓名。
      
      “你好,我叫喻怀宁。”
      
      “时峥。”男人礼貌回应,他想起青年的姓氏,眉梢微蹙,“你和喻老爷子是……”
      
      “喻老爷子是我爷爷。”可他不一定认我这个亲孙子。
      
      喻怀宁漫不经心地略过这个话题。脑海里系统传来了大量的资料,他朝男人微微点头后,就转身坐在单人沙发上。
      
      ……
      
      这个穿书世界的故事经典又俗套。
      
      男主是喻家的长孙,只可惜出生时被人错抱,明明是天之骄子,却从小受尽苦难。直到二十多年后,回归喻家的他一朝翻身,开启了逆袭爽文路。
      
      作为书中世界的终极反派,时铮明面上是事业有成的海归精英,实际上是A国顶尖财阀的掌权者,势力几乎涵盖到了A国的每一个角落。半年前,他回到柳城,以‘时铮’的身份创立了一家金融公司。短短数月,就将公司的规模扩建到了全市第一,成功跻身柳城名流。
      
      前期的时铮一直隐藏蛰伏,直到后期才骤然发力。
      
      一众主角被他击得措手不及,连百年权贵的喻家都受到了波动。那时的喻老爷子年事已高,他的身子承受不起重大打击,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男主接管了动荡不安的喻家,并下定决心要为老爷子报仇。他联手书里的男配,快速开启了反击之路。毕竟自带主角光环,这番对峙的结局不言而喻。
      
      ……
      
      喻怀宁读完故事脉络,眉梢轻蹙,给出八个字的评价——不带逻辑、错漏百出。
      
      时铮作为终极反派,对付喻家的理由是什么?既然他在A国势力滔天,为什么要蛰伏等候时机?甚至连最后的失败都迅速得有些莫名其妙……
      
      系统听见他的心声,片刻后作出回复。
      
      【书中未说明相关答案,宿主可以自行查明隐藏内容。富豪系统的核心宗旨是辅助宿主快速赚钱、改变命运。另外,系统遵循‘人道主义原则’,不会限制宿主的任何行动。】
      
      “……”
      
      喻怀宁闻言,眉宇间透露出一丝无奈,摇头暗忖:算了,自己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标准炮灰,何必浪费时间去关心一个反派的结局?
      
      等等!
      
      喻怀宁眸色骤亮,脑中陡然涌现出一个胆大的想法。
      
      或许,自己可以……
      
      他微偏过头,目光再度睨向旁侧的男人。
      
      时铮察觉到他的注视,看了回去。
      
      青年像是变了一个人,带着钩刺的目光直冲他的心底。
      
      传闻中的喻怀宁,是嘴角贱不成器的纨绔少爷。可就在此刻,时峥觉得,这所谓的‘传闻’,似乎并不尽如实情。
      
      时铮藏在镜片底下的桃花眼闪露出一丝冷冽。
      
      气氛蓦然变得有些微妙的胶着。
      
      ——叩叩。
      
      敲门声打破了这场短暂的视线交流。接待人员的声音传来,“两位先生,喻老爷子请你们过去。”
      
      喻怀宁暂时收拢心思,露出一张单纯无害的笑脸,朝着男人示意,“走吧,时铮先生。”
      脸颊两侧显出浅浅的酒窝,不仅不突兀,还隐约带着点甜。
      
      时铮瞧见他前后的变化,压下心底的探究,维持着温润的姿态,“嗯。”
      
      ……
      
      紫京公馆的占地面积很大,依山傍水,环境很好。现住的几户人家都隔着远距离,彼此间几乎不会打扰。
      
      十五分钟后,喻家的接驳车停了下来。年迈的管家走近,和下车的两人打了个照面,“时先生,小少爷,请随我来。”
      
      喻怀宁听见这声称呼,眸中显出一丝讶异。
      
      他事先了解过,这名姓木的管家在喻家有些年头了。全家上下都会给他几分薄面。很多时候,他的意思就代表了喻老爷子的意思。
      
      既然对方能称自己一声‘小少爷’,想来喻老爷子还是承认原主这个亲孙子的?
      
      两人默不作声地跟在管家的身后,没多久就入了客厅。室内的暖气很足,一名精气神十足的老人正定坐在沙发上。茶几上立着一个液晶大屏,上方交织着密密麻麻的红绿两线,是今日的财经形势。
      
      “老爷子,人来了。”木管家发话。
      
      喻老爷子听见动静,移眼看了过来。即便年过七旬,可他双眸依旧如鹰眼一般,是久经权贵场后留下来的、不可磨灭的锐利。
      
      时铮礼貌点头,喊道,“喻老爷子。”
      
      喻怀宁对上老人的视线,迟疑了一秒,“喻老爷子。”
      
      喻老爷子听见后者的招呼,不悦地闷哼一声,开口就是斥责,“果然是那不孝子教出来的好儿子!”
      
      木管家给他递上一杯热茶,又瞥向喻怀宁,不轻不重地提点道,“小少爷自幼没见过你几面,想必是一时生疏,称呼错了。”
      
      喻怀宁反应过来,改口喊道,“爷爷。”
      
      喻老爷子膝下有两个儿子,长子喻卫国。而次子喻卫东,正是原主父亲。
      
      喻卫东毕业后归国,认识了原主母亲宋怡,成为了恋人。宋怡是农村出身,家境很一般。虽然她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了一名新秀画家,可这样的身份和权贵已久的喻家来说,简直是云泥之别。
      
      喻老爷子极力反对这段恋情,可喻卫东同样坚持,这一来二去就闹到断绝父子关系。
      
      喻卫东带着恋人离家创业,老爷子得知消息后,狠心百般阻挠,就想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不自量力,但后者就是铁了心不回头。父子间僵持了这么些年,直到半个月前的那场车祸,无情又决绝带走了喻卫东夫妇。
      
      ……
      
      两人被请坐到了沙发上。
      
      喻老爷子打量着喻怀宁的样貌,脸色依旧冷硬,“怀宁,你来做什么?”
      
      他曾派人打听过,这个孙子被父母宠得无法无天,说话更是不过脑子,凭着一张臭嘴就得罪了不少人。如今没了父母的依仗,这是打算回喻家投靠自己了?
      
      喻怀宁由着他打量,内心早已经编好一套说辞,“爷爷,我爸妈突然离世,他们手底下的小公司自然留给了我。但这公司的运营早就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我实在是搞不定……”
      
      喻老爷子瞧见他这不成器的模样,眼色不悦,“你想让我给你运转资金?”
      
      “不是。”喻怀宁假装没察觉出他的情绪,继续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公司处理了?”换句话的意思——要收购就收购,要宣布破产就破产,总之这个烂摊子他不想要。
      
      “你个没用的东西!”喻老爷子骤然暴怒,胸膛起伏得厉害,“你父亲打拼了这么些年,这公司到了你手上,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喻怀宁早就猜到了他的反应,立刻垂下眼帘,小声道,“……我是真的搞不定啊。”
      
      不是搞不定,而是没必要。
      
      喻怀宁利用系统查过公司的情况,即便躲过这次的财务危机,公司的发展前景依旧不大。他既然代替了原主,又有‘赚钱、改命’的任务在身,自然要为自己考虑。
      
      原主‘纨绔无能’的名声在外,如果他突然发力处理公司事务,势必会引起旁人的怀疑。所以,他打算借助喻老爷子的手来处理这事。
      
      次子突然去世,喻老爷子冷硬了二十几年的心终归还是出现了一丝裂纹,对于这个鲜少见面的小孙子,他向来就没报什么指望。
      
      “行了,我会派人处理公司的事情。”
      
      喻怀宁得到他的答复,立刻装出兴高采烈的模样,“谢谢爷爷。”
      
      喻老爷子看见他的神色,心里的不满蹭蹭上升。他的余光瞥见默不作声的时铮,这才稍微压住情绪,移眼问道,“……时先生,你突然登门拜访,有何贵干?”
      
      时铮见话题到了自己身上,从容放下手中的茶杯。他对上喻老爷子的双眸,语气谦逊有礼,“贺姨常年居住在国外,所以她特别叮嘱过我,要替她来拜访一下老爷子。”
      
      喻老爷子面色微变,点头沉声,“自从我大哥和侄子死后,嫂夫人就一直定居在国外,的确有许多年没见了。”
      
      丧夫又丧子,对方一直沉浸在痛苦里难以自拔,直到几年后才资助了时峥。两人定居在国外,这些年和喻家几乎没有联系。
      
      喻老爷子客套问话,“嫂夫人近来可好?”
      
      “嗯,身体安好。”
      
      大哥?贺姨?嫂夫人?
      
      喻怀宁听见两人的交谈,暗自整理着人物关系——喻老爷子原先有个亲兄长,已经去世了,而他的妻子贺铭后来资助了时铮?
      
      要照这么算起来,时铮也可以算是自己名义上的……
      
      喻怀宁盯着男人优越的侧脸,眸底闪过一丝揶揄,玩笑轻喊,“小叔叔?”

  •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超大声):小叔叔!
    时总(………):得想个办法堵住宝贝的嘴。
    --
    攻是领养的!受是穿书的!两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和法定叔侄关系】!小叔叔只是受叫着玩的,后面会改口~(另外,攻31岁,受年纪22岁,现实年纪28岁。)
    --
    【感谢】Meatball*71,雨冉*20的营养液~么么哒!随机抽本章留言送红包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