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你说谁给脸不要脸?
      
      陈硕的眼中腾生出怒意,忍痛从地上爬起来,他抡起拳头冲向喻怀宁,“妈的!你找死是吧!”
      
      喻怀宁迅速侧身,轻而易举躲过这击拳头。他绕到对方的身后,反用手肘巧力一击。
      
      陈硕体型微胖,没能及时稳住重心,再次朝地面扑去。他的额头狠狠磕在了桌角,顿时血流如注。这一下子,算是彻底扑腾不起来了。
      
      “——啊!”
      
      陈硕摸到血色,凄厉的惨叫声几乎要冲破屋顶。
      
      一对中年男女闻声赶来,正是陈硕的父母。宋忻看见儿子狼狈的受伤模样,吓了一跳,“小硕!你这是怎么了?”
      
      喻怀宁瞧见来人,漆黑的眸底忽然略过一丝暗芒。才刚刚重温过剧情的他可不会忘记——这一家三口可都是名副其实的白眼狼。
      
      宋忻是原主母亲的妹妹,十年前见姐姐和姐夫发家,就带着自己的丈夫和小儿子从老家投奔了过来。
      
      原主的母亲宋怡是个善良心软的人,见自己的妹妹穷困潦倒,答应让他们一家子暂时住了下来。
      
      可没想到,这一住就住成了‘钉子户’。这十年间,他们一家三口不仅吃住在喻家,就连宋忻丈夫的工作、陈硕的学校也是原主父母帮忙找的。喻氏夫妇顾着亲情,不好意思明面赶他们走。他们假装不知道,赖得理直气壮,简直是没皮没脸地到了一个境界!
      
      喻氏夫妇死后,他们先是有意无意地忽略原主,后来又变着法地激怒他。原主是个做事不过脑子的直性子,没几次就被他们彻底激怒,一气之下离了家。
      
      而这正是原主悲惨命运的真正开端。
      
      喻怀宁想起这事,不由在心里叹气——将房子‘让’给极品亲戚,自己跑到外面去住?简直是蠢透了。
      
      ……
      
      “妈!你看看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陈硕捂着额头上的伤口,咬牙切齿地说道。
      
      喻怀宁见对方恨得牙痒痒,漫不经心地发笑,完全没将他的告状放在心上。
      
      “喻怀宁!你这是什么态度?”陈硕怒火中烧地吼道,却不慎牵扯到伤口,瞬间就疼得呲牙咧嘴。
      
      宋忻见儿子流血呼痛,心中立刻对喻怀宁生出不满。她尽力压制情绪,故作大度地问话,“怀宁,你打你表哥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我没打他。”喻怀宁坐回沙发上,矢口否认,“是他自己没站稳,磕到了桌角。”
      
      她见喻怀宁一脸无动于衷的模样,眼色微变。短短几秒,出口的语气更显惋惜和温柔,“姐姐和姐夫突然去世,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小姨这段时间忙着葬礼的各项事宜,没能顾得上你的情绪,可你也不能拿你表哥撒气呀。”
      
      喻怀宁听见这滴水不漏的一番话,垂眸冷笑。
      
      这话说得,不仅把自己塑造得温柔大方,还将这事的责任全部扣在了喻怀宁的身上,认定了后者是因为自己的情绪不佳,才野蛮出手打人。
      
      难怪原主敌不过这一家子,就这舌灿莲花的能力,一般人早就着了道。
      
      “小姨,我知道你偏心自己的亲儿子。”喻怀宁挑明,直白的话语惹得宋忻一阵尴尬,“怀宁,你这话……”
      
      还没等她开口反驳,就被喻怀宁强势打断了,只听对方冷声开口,“你们怎么不问问陈硕,冲我说了什么不要脸的话?”
      
      青年眼波泛冷,微挑着眉头瞥来的一瞬间,无形中附带着强大的锐利气场,和平日里简直是判若两人!
      
      宋忻对上他的注视,当即吓得心头一跳,下意识地顺着对方的话追问,让出了主动权,“阿硕他、他说什么了?”
      
      “说我没了爸妈,以后要夹着尾巴做人。说我要是惹到他,就要将我赶出你们家。”喻怀宁冷笑,微眯的双眼中戾气更甚。他伸手轻叩茶几,好心提醒,“你们家?小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房子,你们才是住我家里的人。”
      
      没想到青年会突然提及这事,宋忻变了变脸色,不由和丈夫对视了一眼。
      
      陈凯生收到妻子的眼神提示,连忙开口转移话题,“怀宁啊,你表哥说话不过脑子,你别跟他一般计较。”
      
      “爸!”陈硕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陈凯生掐住他的手臂,压低声音斥道,“……你给我闭嘴!”
      
      喻怀宁将他们的反应收入眼底,在心头嗤笑。这一家子,还真是能屈能伸。
      
      “看来是我误会了。”他故作理解地点头,可出口的话就像利箭扎了过去,“……差点以为小姨你们也想要赶我出门。”
      
      仿佛心中的隐秘被人戳破,宋忻立刻拔高音量否认,“乱说!没有的事!”
      
      说完,她又觉得自己发紧的声线太过突兀,有些尴尬得脸颊发红。
      
      陈凯生同样觉得心虚,连忙转移话题,“好了好了,误会一场。阿硕的伤口不严重,血已经止住了,我们回家再处理吧。”
      
      宋忻不安感作祟,巴不得这事赶快翻篇。她瞪了儿子一眼,态度瞬间转变,“还不向你表弟道歉!”
      
      陈硕憋着一肚子火气,“凭什么要我道歉……”
      
      “你还敢顶嘴!”
      
      陈凯生配合着一来一回,实则夫妻两人都在暗中打量着青年的神色。
      
      喻怀宁懒得看这一家子的演戏,太阳穴持续性发疼,这具身子显然已经疲劳到了极点,他只想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因为原主无能,葬礼是由宋忻一手操办的。如果在这个节骨点上,他把这一家子赶出喻家,他们一定会怀恨在心、乱泼脏水,到时候自己免不了受到外人非议。
      
      这事不急在一时,等他休息够了再作打算。
      
      思及此处,喻怀宁干脆冷着脸色出了门,完全无视了他们一家三口。
      
      ……
      
      又是一夜大雪。
      
      次日一早,床上的青年捡起滑落在地的被子,靠在床头慢悠悠地醒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用透着慵懒的嗓音问道,“现在几点了?”
      
      话音刚落,一道冰冷的机械音就传入他的脑中。
      
      【——上午九点五十分。宿主,你要起床了吗?】
      
      “嗯。”喻怀宁起身,简单洗漱完毕。他走近衣帽间,看着落地镜里青年这张精致却稍显青涩的脸,眉梢微挑。
      
      经过一夜的休整,喻怀宁算是彻底接受了这个世界。有句话很俗套,但用在此刻正合适——来都来了,他自然要想尽办法改变原主的命运,活出一番自己的天地来。
      
      他利用系统查过了——除了那个濒临破产的小公司,这幢复式别墅也是原主父母给他留下的。另外,原主的银行卡中还有一百多万的零花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有钱人家即便到了破产边缘,也并非穷得揭不开锅。
      
      所以说,有钱真好。
      
      系统感知到他的心绪,突然开腔,【——叮,恭喜宿主成功激发富豪系统,目标先赚一个亿。】
      
      “……”喻怀宁失言了一瞬,才追问,“富豪系统?”
      
      【系统中心会根据剧情发展,给予宿主特殊的赚钱技能。我们的宗旨是——赚钱、改命两不误!】
      
      听完系统的讲解,喻怀宁玩味地笑开了。简单来说,他误打误撞多出了一道金手指系统,能在特定的时机帮他赚钱。
      
      喻怀宁曾是商界内的佼佼者,他原本就打算回到这个老本行。所以,对于系统提出的技能外挂,他接受得心安理得。毕竟,这年头谁不想多赚钱?
      
      楼下响起车鸣声。
      
      喻怀宁回神,随手打开衣柜。他瞧见衣柜里花花绿绿的衣服,又想起平日里原主自以为时尚的花俏穿搭,眼中露出嫌弃。
      
      这原主是花孔雀吗?再好看的皮囊也禁不住那么糟蹋。
      
      喻怀宁挑挑拣拣,好不容易才搭出一套合适的衣服,收敛思绪,开门下楼。
      
      ……
      
      餐厅内,宋忻和陈硕已经吃完早饭,母子两人正在喝茶闲聊,场面看上去惬意又温馨。
      
      喻怀宁看着桌上的残羹冷食,眼光微凝。一旁的佣人最先注意到他,连忙喊道,“少爷,你睡醒了?”
      
      宋忻闻声抬眼,看见青年的模样后,不免一怔。对方没了平日里的花哨,白色毛衣、黑色直裤外加驼色大衣,一套穿搭简单大方,衬着他的脸蛋更显干净迷人。
      
      她想起昨天在休息室内的不欢而散,连忙端出一副亲切温和的模样,“怀宁,你饿不饿,小姨下厨给你做点吃?”
      
      “不用麻烦了,我出去一趟。”喻怀宁看破她的伪装,淡声回绝。
      
      话音刚落,一道阴毒的目光忽地从旁射来,喻怀宁有所察觉,反睨回去。
      
      陈硕迅速避开他的视线,低头故作喝茶。
      
      喻怀宁瞥见他额头上的白色纱布,又想起方才那道恨意分明的视线,唇侧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快步出门。
      
      喻怀宁离开家,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乘客你好,请问去哪里?”
      
      “紫京公馆。”
      
      司机听见这个地名,暗戳戳地观察着后视镜里的青年。
      
      紫京公馆这四个字,完全是柳城顶尖权贵的象征。这个地段的别墅,可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里面住着的人,就算往上数个五六代,放在当年赫赫有名的权贵!
      
      这名青年居然打车去那个富贵地?
      
      司机压住心里的好奇,安全将喻怀宁送到了目的地。说是目的地,实则是紫京公馆的最外围。这个地方防卫森严,外来车辆一律不准再入内,来访者必须要通报过后,再派家车来接。
      
      喻怀宁下了车,径直走入气势恢宏的接待大楼。
      
      “您好,请问找谁?”接待人员礼仪得当。
      
      喻怀宁暗自心底确认,开口,“喻家,喻仁德老爷子。”
      
      旁边的安保听见这话,上下打量了喻怀宁一样,嘟囔道,“怎么又来一个要拜访喻老爷子的?”
      
      喻怀宁闻言,有些疑惑。
      
      “先生,请您出示身份证,我们需要核对您的身份,再向喻老爷子通报……”
      
      “好。”喻怀宁移回注意力,配合着接待人员的工作。一番确认后,后者才微笑着说道,“请你先去等候室休息一下,等得到喻老爷子的答复,我们再送你入内。”
      
      喻怀宁见识到了这复杂的流程,眉梢微挑,点了点头。
      
      接待人员将喻怀宁带入内侧的等候室,她停留在室门口,礼貌性地敲了敲门,“时先生,请问方便入内吗?”
      
      “可以。”
      
      里面传来冷冽悦耳的一声,简单两字就撞得耳尖发烫。
      
      喻怀宁一怔,就见接待人员主动替他打开门,做出‘请’的手势,“里面那位时先生也是来拜访喻老爷子的,请和他一起稍等。”
      
      “嗯。”喻怀宁微微颔首,迈步入内。
      
      休息室敞亮华贵,落地窗前站着一名身形卓越的男人。他听见进门的脚步声,微微侧过身,露出近乎无懈可击的俊脸。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仍掩盖不住底下那双勾人深邃的桃花眼。
      
      他对上喻怀宁的注视,微微点头示意,透着薄红的唇泛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温文尔雅。
      
      但不知怎么,在看他的第一眼起,喻怀宁便本能地感知到——在对方谦和温润的外表下,藏着令人生畏的强势和凌厉。
      
      喻怀宁有些分神,脑内忽然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叮!宿主请注意!本世界核心人物已出现,身份:终极反派。】

  • 作者有话要说:  时总:第一次见宝贝,我要表现得好点!
    鱼鱼:得了吧!你个终极大反派!
    时总:……
    -
    【感谢】雨冉、濑名甜瓜、伊然雪洛的地雷,以及土拨鼠的营养液,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抽本章留言随机送红包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