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撒娇 ...

  •   嫁给流织国六皇子这件事,本来与莲衣并没有什么关系,且最初君上定好的人,是四公主刹萧曼。
      
      如果不是因为络冰轮收到了故友的亲笔信,晓得前来联姻的六皇子是故友首徒,劝君上改了最终人选,这会儿柳纷云也不会成为七驸马。
      
      盯着大白猫消失在药房门口,络冰轮捏紧广袖,俯身拾起身份信物,看到“墨槐”二字,心一沉。
      
      莲衣虽常年抱病,化妖后的破坏力并不小,络冰轮原以为六皇子会死在大婚当夜,谁知这小子竟好端端地活了下来,甚至还得到了莲衣的认可,被允许抱着她的妖身走动。
      
      念及此,络冰轮面露冷笑。
      
      她巴不得能借柳纷云的死与流织国开战,如此,便可入城将虞清月掳来,让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寄来一封亲笔信,分明写着“大祭司亲启”,内容却只字不提她。
      
      但她想归想,并没有派墨槐去公主府。这孩子虽机灵,却不适合做眼线。
      
      听弟子们的脚步声在身后停下,络冰轮甩开杂念。
      
      “回去将墨槐的遗物寻出来。”她淡漠地吩咐身后弟子,“彻查清楚,一件也别放过。”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造次。
      
      -
      
      回到药房后,柳纷云一直担心外面的情况,甚至怕莲衣会跟大祭司打起来。
      
      担心归担心,她手上动作不停,看着药方飞速取药称药,刚抓完第二张药方,便觉腿上一热。
      
      柳纷云低头,看到一只大白猫正在蹭自己裤脚,松了一口气,蹲下去道:“辛苦殿下了,大祭司她……已走了吗?”
      
      莲衣点点头,仰起脑袋看她。
      
      这个动作让柳纷云下意识伸手,刚想挠毛绒绒的下巴,莲衣却嫌弃地躲到一旁。
      
      “你的手一股药味,讨厌死了。”
      
      虽是抱怨,莲衣说完还是跳到她膝上,与她碰了碰额头,“你继续忙你的,我去院子里再晒会儿太阳。”
      
      在烛煌国,冬月里的暖阳是极其少见的,莲衣把晒太阳当作享受,自然不会错过每一次出太阳的机会。
      
      柳纷云看着纹丝不动的好感度,很想陪她一起去晒太阳,这么一想,手中动作便快起来。
      
      她师承流织国太医院的天字医师虞清月,因着虞清月是药房学徒出身,柳纷云在流织国时,不但要学诊脉,还得学抓药,有什么病痛自己给自己诊断,诊断完事就去写方子抓药。
      
      她身边的药师虽各忙各的,但柳纷云抓药的速度太快,几乎一抓就是精准重量,称的时间也比他们短,等到正午,总管让休息时,这些药师看柳纷云的目光已经变了。
      
      “这药……真能往后宫送吗?”内侍来拿药包期间,一名药师小声嘀咕。
      
      “管他的,要出了事,也跟我们没关系。”他的同伴满不在乎。
      
      这些药师和总管很熟,嘀咕时没有避开总管。
      
      “七驸马既是那位天字医师的首徒,又主动要求来本草堂,倘若连抓药也能出错,便是败坏那位大人的名声。”总管捋了捋他的卷须,“且看着吧。”
      
      柳纷云其实还挺在乎新同事的看法,洗手期间借助系统听了一会儿,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唇角轻扬。
      
      宫中水深,哪怕是太医院也不例外。她初来乍到,须得藏锋,但又不能太过平庸,先来药房试试水,看来是正确的选择。
      
      柳纷云走出本草堂的大门,一眼就看到院中的树上趴着一只大白猫,雪白的尾巴从树枝上垂下,末端微翘。
      
      她忍不住去捋了一下猫尾巴,半睡半醒的莲衣立即浑身一颤,继而一爪子挠下来。
      
      柳纷云笑着避开,对上莲衣的目光,她张开双臂,做了个“接住”的姿势。
      
      莲衣一蹬树枝,扑进柳纷云怀里时,故意往她胸口拍了一爪子。
      
      “不许偷偷碰我尾巴!”
      
      “好好好。”柳纷云抱住她,笑着往外走。
      
      宫中有供官员用餐的百膳殿,不过大臣们大都有内侍送饭过去,太医院虽也有送饭内侍,但柳纷云惦记着怀里病殃殃的猫,觉得还是亲自去给她挑吃食比较好。
      
      看着她挑的一桌素菜,莲衣又没了胃口。为了这副人身能好受些,她才不情不愿地变回人形,淑了口,接过柳纷云递来的筷子。
      
      无视莲衣怨念的目光,柳纷云笑着往她碗里夹了一个鱼丸,“这个清淡,殿下可以尝尝。”
      
      “夫君喂我。”莲衣没动筷子,扑闪着眼睫道。
      
      柳纷云便一转筷子,将鱼丸送入那张微启的小口之中。
      
      “好吃吗?”
      
      “好吃。”莲衣嫣然一笑,也夹了个鱼丸喂她。
      
      国中的圣女成了亲,大小官员都是知道这事的,却没想到只是短短两三日,圣女竟和新婚驸马关系这么好了。
      
      还在百膳殿这种公共场所喂饭调笑!
      
      并非所有来百膳殿吃饭的官员都有家室,有好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时已经酸得吃饭都不香了。
      
      一顿午饭在诡异的气氛里吃完,莲衣吃得舒心,柳纷云却紧张不已。
      
      她发现自己给莲衣投喂时,好感度数值一直在发生波动。
      
      莲衣不爱吃菜,但吃到特别厌恶的菜,好感度数值就会降低1点,吃到可以接受的菜,好感度会稍微上升几个小数点。
      
      虽然这些波动的数值最后都会恢复到60点,但已足够让她摸清莲衣的喜好。
      
      黄昏回家时,莲衣趴在自己防震的专座上,打了个哈欠,“今天过得太无趣了,明日你自己去罢。”
      
      她本以为今日可以过得有意思些,哪晓得柳纷云一门心思全在抓药上,一日下来话都不和她说几句,药房气味还重,她是断然不想去第二回了。
      
      还不如留在家里看书呢。
      
      莲衣哪里知道,她随口说的话把柳纷云吓坏了。
      
      以为自己得罪了莲衣,柳纷云不敢回应,看了眼一动不动的好感度,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不放心地问系统:“我该怎么回答才好?”
      
      系统沉默两秒:“……宿主,本系统只提供资料库、特殊事件教学等非情感类的辅助功能。”
      
      柳纷云嘴角一抽搐,看来是指望不上系统了。
      
      “殿下今日可有哪里不满意?”她小心翼翼地问莲衣。
      
      莲衣正要说“哪里都不满意”,抬眸见柳纷云像受惊鹌鹑一样缩着脖子,忍不住笑起来,化出人身,凑过去捏住她的下巴。
      
      “夫君不妨猜一猜?”
      
      柳纷云:“……”
      
      她猜不出,除了刚到太医院的时候,她们和大祭司发生了点冲突,这只猫分明一整天都高高兴兴,天知道她居然会觉得无趣!
      
      莲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柳纷云的窘迫,忽俯下脸,贴上她的唇。
      
      “唔!?”柳纷云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换气,便被莲衣抵在车厢上,口里被占了个遍。
      
      “最能让妖族觉得有趣的,到底还是像这样。”欺负完她,莲衣坐在她膝上,眯起幽蓝眸笑,“夫君让我无趣了一整日,不晓得夜里能否稍微给我些期待?”
      
      柳纷云表面仍保持微笑,内心已和系统炸了毛。
      
      “妖族怎么这样渴望啊?!难道除了那个,别的事他们都会觉得无聊吗?”
      
      系统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打开资料库看了些数据,才接过话:“并不,根据数据统计,大部分妖族和人族的喜好没有太大的差别。”
      
      “那莲衣她……”
      
      “她是个例。”系统道,“一般来说,这和妖族的过往经历有关系。而猫妖莲衣……大概因为她还没与人或妖那个过,所以会对此产生浓厚兴趣和需求。”
      
      柳纷云:???
      
      她人都听傻了,再面对莲衣时,脸上的微笑已僵。
      
      “那、那明日殿下当真不去了?”柳纷云结结巴巴问。
      
      莲衣眨眨眼,“夫君若是还怕生,我勉强再陪你去一次。”
      
      “我怕!”柳纷云忙点头,立马进入戏精模式,“你们这儿的医师药师长得都人高马大,瞧着颇有压力,你、你再陪我一日好不好?”
      
      她虽扮作男子,一双眸子此时泛着微红,汪着水,瞧着像是受了委屈的多情姑娘。
      
      看得莲衣心痒,抚上她的脸,手指用力一捏,疼得柳纷云低唔一声,看起来更委屈了。
      
      “好罢,怕生的小可怜。”莲衣笑道,忽然吩咐车夫,“先去东市,买些东西再回府。”
      
      “是。”车夫应下,将车头调转,去往东市。
      
      “殿下要买什么?”柳纷云茫然。
      
      “闲逛而已,想买什么便买什么。”莲衣挽住她的胳膊,“我陪了夫君一整日,现下该换夫君陪我了。”
      
      -
      
      内城虽也有街市,但莲衣更喜欢去外城。
      
      此时已是收摊的时间,二人走在路上,时不时能看到店铺老板喝令奴仆收拾商品。
      
      外城住的大都是普通百姓,土生土长的狄族人,平日里吆喝时,用的也是狄族的语言。柳纷云听不懂,好奇地开了系统的翻译功能,越听越觉得滑稽。
      
      “火神饶恕,我简直不敢相信今天收拾得这么慢!”
      
      “小家伙,你那和该死的木鳖果一样没滋味的酒,今天卖出去多少瓶啦?”
      
      “三瓶!糟糕透了!我向火神发誓,过了冬月非进新酒不可!”
      
      “……”
      
      “狄族百姓平时都是用这种话来交流的?”听得柳纷云一头雾水,忍不住问莲衣。
      
      莲衣点头,“普及到整个人界的语言,对这些本土的住民来说太难掌握,一般只有需要离开烛煌国的商人和官员,才会特意去学习通用语言。”
      
      柳纷云听明白了,这就相当于是后世的普通话和方言并存局面。
      
      不过这会儿还是战国时期,等到哪个国家统一诸国,通用语言或许就能普及到这些百姓了。
      
      余晖映在二人身上,冬月的阳光慵懒,天色很快暗下去。
      
      莲衣既是七公主,又是烛煌国唯一的圣女,衣食住行皆没有什么可缺的。但柳纷云却见她买了一包生的碎牛肉,交到自己手里。
      
      “带你去看几个小家伙。”与她茫然的目光对上,莲衣只是笑了笑,拉过她走入一处深巷。
      

  •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猫猫养了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