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哄猫 ...

  •   看着手里那包生肉,柳纷云隐约能猜到莲衣要带她去见谁。
      
      但真正到了小巷深处,看见数只毛色各异的猫从藏身的地方钻出,嚷着笑着给莲衣行礼时,柳纷云还是大吃一惊。
      
      数了一下竟有七只猫,她愕然看向莲衣,“这、这地方还有别人知道吗?”
      
      “嗨呀,那些人族哪怕知道了,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一只狸花猫舔着爪子笑道,“只有莲衣大人知道我们都藏在哪,莲衣大人不下命令,我们就躲在大街小巷里,藏得可好了!”
      
      “就是就是。”它身边的一只胖橘应和,“好歹我们也是妖族,要能那么容易被捉到,还不如别开灵智了!”
      
      莲衣取过布包,给它们分食牛肉。猫妖的体质比猫好得多,即便是生肉,这些猫妖也能放心地吃下去。
      
      “这位是柳纷云,我的新婚夫君。”等猫妖们吃完牛肉,莲衣介绍起柳纷云,“我已和她定过血契,以后你们见她如见我。”
      
      正在看猫的柳纷云轻咦一声,装作不知道血契的存在。
      
      破案了,她原以为是什么人恶意给她们定了血契,没想到居然是莲衣主动的。
      
      “噢噢!难怪今天莲衣大人的气息比以前浓,原来是这样啊!”狸花猫恍然大悟,忽跳到柳纷云身旁的小台子上,伸头朝柳纷云的耳根看了看,“啊,看到印记了,柳大人好呀~”
      
      “柳大人好!”其余猫妖齐声。
      
      柳纷云摸了摸并无异样的耳朵,将狸花猫上下打量一番。
      
      系统能辨别妖的实力,柳纷云看完系统扫描得出的数据,发现这只狸花猫体内的妖气是最浓的,人语也说得很流利,应该是这些猫妖的首领。
      
      “她唤作弦梨花,擅长藏匿和寻药。”莲衣又为柳纷云介绍狸花猫,“你若要找稀世的天材地宝,大可问她。”
      
      弦梨花马上竖起小耳朵,晃悠起虎皮纹的猫尾巴。
      
      看得柳纷云手痒,下意识伸手想去摸猫脑袋。
      
      “莲衣好感度降低5点,宿主住手。”
      
      指尖刚触碰到一撮猫毛,系统冰冷的机械女声让她立即缩回手。
      
      弦梨花也吓得后仰了一下,等柳纷云把手收回去,她才松了口气,向柳纷云做了个磕头的动作,收起笑容,低声道:“柳大人自重!”
      
      其他六只猫妖也跟着叩首,齐声:“柳大人自重!”
      
      柳纷云:……
      
      她向猫妖们还了礼,再看莲衣的好感度,依然是55点,没有涨回去。
      
      柳纷云并不是很了解“病娇”这个属性,穿越前也只是听班上追番的男生闲聊过,知道病娇的占有欲特别强,一旦确定了恋人,就不允许恋人再与别人接触。
      
      她没想到只是对狸花猫做了个摸头的动作,就让莲衣的好感度一下子降了5点。
      
      “好了,梨花挑两个机灵些的小家伙,这阵子去窥天居住下,不要被络冰轮发现。”莲衣却什么表情也没表现出来,不紧不慢地吩咐弦梨花,“散罢。”
      
      “领命。”弦梨花跃回同伴身边,叫了两只三花猫跟自己离开,其余猫妖则钻入大街小巷,一瞬间就看不见影子了。
      
      “她们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信得过的手下。”猫妖们走后,莲衣才道,“随叫随到,忠诚不渝。你既是我的夫君,对她们而言已是主上,莫要因为喜好而让她们为难。”
      
      “我明白了,没有下次。”柳纷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连连点头,后悔极了。
      
      好感度掉起来容易,要想让它涨回去,可就难了。这几天她得想方设法跟莲衣待在一起,早点摸清这只猫的性子才好。
      
      眼见着夜幕降临,二人才携手回去。
      
      到了下车的地方,却没找到车,柳纷云吃了一惊:“咱们的车呢?!”
      
      “我让车夫先回府了,我们慢慢走回去。”莲衣环上她的颈子,拨了拨留下印记的那只耳朵,“血契的事,方才你也听清了罢?你已能用我的法术了,但不要乱用,更不要拿去伤人。”
      
      她朝柳纷云耳中呵了口气,声音柔而魅:“用法术时,切记避开旁人,不然在旁人眼里,你也是妖了。”
      
      柳纷云昨晚已被系统科普过了,听完这话,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莲衣的同类。
      
      就像是被吸血鬼咬了一口之后,也变成吸血鬼的人类那样。
      
      “你的手下,知道我是……”走了一段路,柳纷云有意压低声音问,“女人吗?”
      
      莲衣笑道:“妖族能靠气味辨别男女。”
      
      那就是知道了。
      
      柳纷云点头,又问:“窥天居是什么地方?大祭司的住处?”
      
      她只是随口一猜,谁知竟猜中了。
      
      “络冰轮既然能在我府中安排眼线,她的窥天居自然也有我的眼线。”莲衣边走边没好气道,“她将我视作眼中钉,处处与我作对,我又何必给她好脸色。”
      
      “你们究竟是何时结下梁子的?”柳纷云皱起眉,“按理说,大祭司和圣女各司其职,工作的殿宇也隔得很远,一般来说不会敌对。”
      
      莲衣脚步一顿。
      
      “自我夺舍刹阑依之后。”她淡淡道,“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你无需插手。”
      
      听出她的不悦,柳纷云连忙摆手:“我并不熟悉这些事,绝无插手的意思!”
      
      她只是个学医的,完全不想被卷入谁人的勾心斗角里。
      
      莲衣唇角一扬,“那便好。”
      
      莲衣到底体弱,稍微走了一段路,便捂着心口呼吸急促。
      
      柳纷云见状,停住脚步,走到她面前。
      
      “我来背殿下吧?”她试探着问。
      
      许是走累了,莲衣没有拒绝,很快伏在她背上,往她耳根亲了一口,亲得柳纷云打了个激灵,只觉耳根迅速烫了起来。
      
      “阿云待我真好。”莲衣笑道。
      
      听到夸奖,柳纷云下意识瞅了眼好感度,依然是55点,没动。
      
      “夸都夸了,能意思意思涨个一两点也好啊……”柳纷云在心里碎碎念。
      
      待回到公主府,她们都累了。
      
      莲衣的好感度降了5点,对待柳纷云的态度也没白天那么热情,更没有再提取悦相关的事,用过饭和药,再泡了药浴,便早早歇下。
      
      和她分明躺在一张榻上,柳纷云却觉得她们之间的距离远了,听着莲衣的呼吸声,她抚了抚心口,感到空落落的,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在作怪。
      
      “睡不着么?”莲衣突然问。
      
      柳纷云沉默片刻,翻过身与她对视。
      
      “我在想事情。”她严肃道。
      
      “什么事情?”
      
      “怎样才能哄殿下高兴。”柳纷云飞快地说完,大着胆子往莲衣脸上亲了一口,而后又飞快地躲进被窝,蒙上头。
      
      她这“以身作饵”颇有效果,没一会儿,莲衣果然掀开她的被子,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口,而后吻过去。
      
      柳纷云一点也没挣扎,任她肆意占有。
      
      说来也奇怪,自从多了个血契印记,她好像不太排斥这种事了,原先多少对此有抵触心理。
      
      “你呀,真是讨妖喜欢。”
      
      待一切都安静下来,莲衣又钻到她怀中,将她温软的身子搂住,浅浅一笑:“睡罢,我已高兴了。”
      
      柳纷云一看好感度:55点。
      
      这是哄她用的假高兴?
      
      没等柳纷云郁闷完,好感度数值突然变成了65点,足足涨了10点!
      
      柳纷云大喜,蹭了蹭怀中猫妖的脸,安心地合上眼,道:“嗯,我睡了。”
      
      看来这个取悦的办法果然有用。
      
      下次她还想试试。
      
      -
      
      睡前分明已心满意足,可当夜,柳纷云却做了个怪梦。
      
      她站在满地的尸体上,那些尸体皆染尽鲜血,穿着类似于道袍的服装,肢体残破不堪,像是遭遇了野兽的啃噬。
      
      勉强辨认出这些尸体都是除妖师,柳纷云变了脸色,下意识低头,发现自己的双手指尖均生出锋利的指甲,踏在尸体上的双脚,也变成了白毛覆盖的兽爪。
      
      她的衣袖破破烂烂,裙摆也是,且染了许多血,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一位穿着帝王服饰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将她护在身后。
      
      柳纷云一眼认出此人是烛煌国的君上,不等她细想,只听君上沉声道:“闹剧便到这里罢。既然此妖并无危害我族的心思,大祭司也无需这般紧逼,白白折损人手。”
      
      大祭司?!
      
      柳纷云愕然看去,果见大祭司络冰轮站在对面,一身祭司袍被冬月的寒风吹得猎猎作响。
      
      “君上!”络冰轮又惊又怒,“可她夺舍了臣的爱徒,您的爱女!”
      
      君上背对着柳纷云,柳纷云看不见他的神情,只听他叹了口气,道:“阑依病逝是命,此妖若能代阑依长大,代她多看看这个世界……放她一命也不是不可。”
      
      络冰轮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良久,只听她咬牙切齿道:“臣领命。但臣自继任大祭司之后,已发誓与妖族势不两立。誓言不可违背,请君上允许臣解除与七公主的师徒关系!”
      
      ……
      
      从这个怪梦中惊醒后,柳纷云下意识看向莲衣。
      
      “宿主不用怕,刚才的梦是血契妖族的记忆。”系统适时解释,“宿主和莲衣已经定下血契,能够通过梦境来窥探莲衣的记忆。”
      
      “如果妖族愿意的话,可以将自己的记忆通过梦境来共享给宿主。”
      
      柳纷云思索片刻,“共享记忆的前提,是不是要足够的好感度?”
      
      “是的,宿主。”
      
      柳纷云看向怀中睡熟的猫妖,忍不住抚了抚她的猫耳朵。
      
      依照系统的意思,她会做这个梦,是因为让莲衣高兴了,觉得该将自己的过往告诉她,用以避免一些误会。
      
      这算是莲衣信任她的表现吗?
      
      柳纷云思索时,摸猫耳朵的动作未停。莲衣痒得低唔一声,猫耳朵一折,收回发间变作人耳。
      
      “不许摸耳朵……”莲衣喃喃,不一会儿又沉沉睡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柳纷云:awsl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