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药师 ...

  •   这次莲衣有了经验,一上车先向柳纷云讨药,吃了药再吩咐启程。
      
      不晕车,莲衣便开始缠起柳纷云。
      
      “陪你自然可以,但我今日腿酸,走不动路,你得抱我。”她环住柳纷云的颈子,褐色发间生出的猫耳蹭在柳纷云下巴上,声音里带着娇媚。
      
      痒得柳纷云一缩脖子,顺势搂过她,在她背上抚了抚,“好啊,殿下想要什么样的抱抱?”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只猫似乎比昨天更粘人了。
      
      莲衣想了想,变回白猫,端庄地在她腿上卧成一团。
      
      柳纷云呆了两秒,忍不住抚上温热的猫毛。
      
      莲衣的妖身毛色纯白,光滑而柔软,如同上好的绸缎,并没有因为生病变得干燥,也没有掉毛。
      
      她抚毛时,莲衣懒洋洋地晃荡猫尾巴,慢慢地搭上她的胳膊,看得柳纷云几次想把她举起来,埋在猫毛里吸一口。
      
      但看着停留在60点纹丝不动的好感度,这样的念头刚起来,立即被她掐灭了。
      
      根据柳纷云多年云吸猫的经验,十只猫咪九只是傲娇,阴晴不定是常事,更何况她怀里这只猫还是个病娇,她要是想活得平安一点,乖乖听话就好。
      
      “唔……就这样抱着我去太医院罢。”享受完,莲衣才开口,“别担心,他们都认得这副模样的我,不会为难你。”
      
      柳纷云扯了扯嘴角,想起维持好感度的办法就是和莲衣朝夕相伴,不禁开始想象以后每日带着猫去太医院上班的情景。
      
      怕是要被同事当怪物看。
      
      不过光是她愿意娶猫妖为妻这件事,估计就够旁人嚼口舌了。
      
      赶在点卯之前,柳纷云到了太医院门口,抱着肚子叽咕响的大白猫,满面愁云。
      
      柳纷云是吃过早饭才出门,但莲衣没吃早饭就跟她来了,她要进入太医院工作,还得走很多流程,起码得一个时辰,饿过头要伤胃,她得先去给莲衣弄吃的。
      
      好在这儿和流织国一样,这个时辰就有内侍推着小车卖早食。
      
      柳纷云赶紧下车要了一碗羊肉泡馍,端着回到车内,见莲衣恢复了人形,忙喂给她吃。
      
      公主府中的厨子也会做羊肉泡馍,但莲衣还没有吃过外头的,单是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膻味,就忍不住皱紧眉头,推开碗,“我不吃这个,太膻了。”
      
      什么都没闻出来的柳纷云一头雾水,尝了一口,觉得腥膻味的确没处理好,马上跳下车,三口两口吃完泡馍,把碗还回去,又找另一家买来瘦肉粥,总算喂莲衣喝下半碗。
      
      柳纷云再度去还碗时,和一辆马车相对而过。
      
      感到一道目光扫在自己后背,带着敌意,柳纷云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
      
      窗帘被寒风吹起,大祭司络冰轮坐在车内,平静地与她对视。
      
      大祭司的马车很快远去,柳纷云还了碗,回去的路上想起昨天惨死的墨槐,莫名打了个寒颤,往掌心呼了口气,大步走向自家的马车,心绪翻涌。
      
      被大祭司安插在七公主府的眼线,应该不止墨槐一人,只是墨槐没经得住吓,这才早早送了性命。
      
      墨槐的死,想必大祭司已经知道了,不然也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她。
      
      莲衣并不知道她偶遇了大祭司,见她忧心忡忡地回来,还笑着与她开玩笑:“紧张什么?你有师父的亲笔信,医术又不差,进了太医院只管做事就好,不要想那么多。”
      
      柳纷云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又将药箱收拾一遍,检查完仪容仪表,觉得得体了,才对莲衣伸出手,“殿下来,该走了。”
      
      她抱着大白猫下车时,看到医师们背着药箱纷纷走来。
      
      柳纷云是新人,这些医师不认识她,但认得她怀中的大白猫,一个个都变了脸色,看向柳纷云的目光带着惊惧。
      
      “圣女晨安!七驸马晨安!”于是每个见到柳纷云的医师都向她们行礼。
      
      柳纷云独来独往惯了,最头疼这种礼节,趁着时辰还早,逃也似的跟这些医师进了太医院,在待客用的小厅静候。
      
      她抚着大白猫,等了没多久,便有负责新人登记的官员过来,核对完亲笔信的真伪,开始带着她走流程。
      
      这种入职流程,柳纷云在原主的记忆里见到过,十分复杂,但也许是因为她抱着莲衣——烛煌国的圣女大人,一些和祭祀相关的流程直接被省去了,也给她省下不少时间。
      
      师父的亲笔信里并没有说给什么官职,柳纷云不爱接触人,被官员问起时,便主动要求去药房抓药。
      
      看着对方松了口气的样子,柳纷云眉头微挑,却也没说什么,领了药师身份牌,将怀里的大白猫往上掂了掂,穿过长廊,走向太医院深处。
      
      “你不是医师么?不去坐诊,反倒钟情抓药?”看她高高兴兴拿着药师身份牌,莲衣很是惊讶。
      
      “不急,先站住脚跟再慢慢发展。”柳纷云笑道,她才不会承认是怕接触女病人的时候,会无意触发莲衣的病娇属性,“对了,药房里气味很重,殿下若是想看我抓药,可以戴上口罩。”
      
      莲衣昨天刚体验过口罩的神奇,顿时来了兴趣,白绒绒的爪子在她衣领上拨了拨,“我在府中待着也是无事,便陪你适应一阵子罢。”
      
      太医院的药房唤作“本草堂”,与七公主府的“百草堂”只差一字,柳纷云抱猫进去时,已有七八个药师在药柜之间走动,抓药称药,手法比七公主府中的药师不知熟了多少。
      
      怕这些人再向自己行礼,柳纷云赶紧把猫揣进袖中,只拿着身份牌去找总管画卯。
      
      “今日需抓五十张药方。”等柳纷云画卯完毕,药房总管开始给她派任务,“听闻七驸马在途中颠簸了数日,若是身子还未恢复过来,只需抓完一半即可。”
      
      柳纷云向他道了谢,去储物处放好药箱,把大白猫抱出来放到椅上,揉了揉猫脑袋,“殿下在这里等我吧。”
      
      莲衣却不情愿,不等柳纷云转身,她纵身跃起,稳稳地落在柳纷云肩头。
      
      肩头一沉,柳纷云吓了一大跳,赶紧托住差点滑下去的大白猫,“殿下这可难为我了。”
      
      说归说,柳纷云还是讨来一个空竹篓,铺上软布,把猫放进去。
      
      感觉莲衣在里面不高兴地晃来晃去,她暗自叹了口气。
      
      看来她要是想带猫上班,得做个舒适的猫包才行。
      
      柳纷云抓药已经很熟练了,戴上自己特制的手套,没一会儿就抓完了五张药方。
      
      她和药打交道久了,并不觉得药房里的气味浓,但莲衣不戴口罩就受不了,勉强撑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钻出竹篓,伸爪在柳纷云后颈拍了拍。
      
      “带我出去透气。”
      
      柳纷云忙道:“殿下稍等,我放好这些药就带你出去透气!”
      
      -
      
      络冰轮刚走到药房附近,便看到柳纷云怀抱一只大白猫,站在院中晒太阳。
      
      一人一妖和谐相处的画面,看得络冰轮不快地皱起眉,让左右弟子退下,独自上前道:“七驸马真是惬意得很,不去坐诊,倒在这儿偷闲遛病猫。”
      
      莲衣眯着眼睛晒太阳正舒服,一听到她的声音,立即弓起身子,一身猫毛炸开。
      
      不等柳纷云开口,她先怼了回去:“大祭司好生惬意,竟闲逛到太医院来了,今日祭司殿没有卷宗要处理么?”
      
      也许是平日里和她互怼习惯了,络冰轮倒并不生气,只是回敬她一个白眼,目光仍落在柳纷云身上。
      
      “柳公子是本座故交的首徒,本座只是代友人来督促她。”络冰轮道,“若是柳公子看不起我族的太医院,想回七公主府隐居,也未尝不可。”
      
      柳纷云听了一头雾水,她真没想到出来透口气还能被误解。
      
      她想了想,朝络冰轮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解释道:“有劳大祭司关心,我很喜欢这里,只是有一阵子没抓药,被药房中的气味熏着了,这才出来透口气……”
      
      她话音未落,怀中一轻,莲衣在她面前化出人形,挡在她与络冰轮之间。
      
      “夫君在路上颠簸数日,没那么快缓过来,今日又是第一天来太医院做事,怎么,只是稍作歇息,就碍着大祭司的眼了?”莲衣冷笑,看向柳纷云时,声音转柔,“夫君先去忙罢。”
      
      “可是……”
      
      “我昨夜已说过了,这等琐事只管交由我处理,无需夫君费心。”莲衣笑着握了握她的手,给她递了个眼神。
      
      柳纷云张了张口,怕再不走会惹恼她,要降低好感度,只得对络冰轮行了礼,匆匆返回药房。
      
      院中只剩下莲衣和络冰轮相对而立。
      
      “她的师父虞清月,是你什么人?”莲衣直接问。
      
      从他人口中听到熟悉的名字,络冰轮心中一颤。
      
      “故交。”她面色虽不改,却还是不自地皱了一下眉头。
      
      “我瞧你这神情,好像曾经被她欺负过似的。”莲衣却看出端倪,一双幽蓝眸顿时眯起,“总不会……是大祭司的旧相好罢?”
      
      她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哪知一贯强势的大祭司络冰轮,竟在这时怔愣了一下,回过神,才怒视她反驳:“你这病猫,嫁了人之后反倒越发口无遮拦!”
      
      “托大祭司的福,让我嫁了个好郎君,得以和她彻夜欢愉。”内心猜想被证实,莲衣笑得愈盛,“对了,我还没谢过大祭司呢,不知此物作谢礼如何?”
      
      她忽然信手一抛,将从墨槐腹中寻出来的身份信物丢在络冰轮脚下。
      
      没再理会络冰轮阴沉的脸色,莲衣自顾自变回猫,大摇大摆地进了药房。  
      

  •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嗨呀,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
    感谢投喂手榴的客官:晴初霜旦 1个
    感谢投喂雷的客官:九皇叔不黄 8个;州官要点灯 4个;十年黛色 3个;小狼、阿止、嗷呜、“护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客官:漠宇紫 81瓶;州官要点灯 223瓶;修仙不睡覺 37瓶;糖糖 46瓶;。。。 8瓶;车前子 2瓶;管悦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