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沈欣年听了有些疑虑,他自己还好,但沈和薰要加入琴社,就要给别人表演奏乐。
      
      虽然如今世风开明,但也是优伶之辈才做的事,他舍不得自己的妹妹沦落到这种地步。
      
      “你的琴是为修心之用,不得娱人。哥哥可是个修士,自有一些散修的门路找到进账,养活你们两个应是不难的。”
      
      “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太危险了。哥,你忘了从前长辈教导过你什么!没有足够的能力不能接触那些危险的人。”
      
      ……
      
      看着两兄妹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沈定溪突然觉得自己错的离谱,原主记忆里诗才出众的堂兄没有那么沉稳,而性子要强的堂姐也没有那么强悍。
      
      这还是两个孩子吧,从前长辈们保护的太好了。
      
      沈定溪:“不可!我们短时间内不能离开登江府半步。”
      
      沈和薰两人回头,惊讶不已,“为何?”
      
      “难道你还惦记着林宥!”
      
      趁他们还未愤怒起来,沈定溪解释道:“你们以为今日之事像表面上这样简单吗?”
      
      她道:“林夫人背后另有其人,我听薛大人的说法,是有一个什么真人谋划此事。你们想想,哪里来的真人要处心积虑的置我于死地!”
      
      沈和薰一瞬间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是鎏画宗!”
      
      沈定溪点点头,“我也是这样猜测!”
      
      她看沈欣年惊疑不定的神情,有意给他解释,“近日林宥突然被一位仙人看重要收做弟子,林宥已经从府学退学,不日就要跟去大宗门修道了!鎏画宗早就想要对我们斩草除根,只是先前有巡检司的人护送,他们无从下手,现在巡检司走了,我又……纠缠那林宥,所以这不就对上了吗。”
      
      沈欣年冷声道:“果然是那鎏画宗!所以,我们受登江府庇护,那真人还只能耍一些阴谋诡计,若是我们走出此地,恐怕他就直接出手了!”
      
      沈和薰也脸色难看,“什么收徒!恐怕是收买!林夫人为了她儿子的前程,就要……不对,那林宥不知此事吗?”
      
      沈定溪想了想今日见到的林宥,不确定地道:“应该没有参与。”
      
      沈和薰盯着她看了片刻,见她神色自然,似是客观的分析,就没再说什么,移开话题,“走出京西南路就要丢掉性命。留在登江府,若是我们小心谨慎,还能保住性命。”
      
      沈欣年已经平静下来,此时迟疑着说出了另一个办法,“既然这里前有狼后有虎,不如我们去投奔通州江家。”
      
      沈和薰嗤笑,“哥哥,入那江家还不如留在此地,至少沈定溪的舅舅不会害自己的外甥女,我们那位舅舅恐怕巴不得我们过得不好。再说,这种关头,他也不会接纳我们。”
      
      沈欣年眸子暗了下来,是啊,自己那位舅舅与母亲不是同一个娘所生,曾经闹过不好看的事。因为外祖偏袒舅舅,母亲自外祖母过世后就几乎没有与江家再有往来。
      
      当初在鎏华府出事,他们走投无路就向通州送去书信求救,可至今没有任何回音。
      
      沈定溪静静观察两人,心中对二人的性子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沈欣年虽然年长一岁,但天资不错,自小就被伯父精心培养,勤于修炼,精于读书。对俗世原本有些不屑理会。如今境况逼着他成长,可是没有那么快,他还有很多天真之处。
      
      沈和薰没有修道天赋,但性子倔强好胜,从前没少与沈定溪掐尖要强,如今沉淀下来,反而沉稳了许多。再加上她冰雪聪明,比沈欣年懂得些人□□理。
      
      见二人实在一筹莫展,沈定溪等他们静下来后说道:“我已经用婚书同林夫人卖了一百枚中品灵石,短期之内不用担心吃穿用度的问题。只要我们紧紧抱着官府的大腿,先保住命,以后总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沈和薰张大了嘴,“什么……你……将婚书卖了?卖给了林夫人?”
      
      沈欣年关注点不同,“柳暗花明又一村……二娘,敢问前句是什么?此句想来有前句吧?”
      
      沈定溪先回答沈和薰的话,“我用林家的名誉要挟,用婚书换了林夫人一百枚中品灵石。以后,婚事作罢,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沈和薰听得沉思,沈定溪又向沈欣年回复,“这句取自一首诗,与上一句连起来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刚说完,沈定溪的脑海突然传来一声提示音,随后系统弹出面板:
      
      【滴……此两句取自于著名宋代诗人陆游的诗:
      
      《游山西村》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沈欣年低头低声念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好诗,好诗!”
      
      说罢,他抬头看向沈定溪,正要向她索要全诗,却迎上了她怪异地眼神,一旁沈和薰也瞪着眼睛看他。
      
      沈和薰:“哥!都什么时候了,你吟诗的毛病又犯了!”
      
      沈欣年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听到二娘说换得一百枚灵石,心里一松,再听到好诗就没有忍住。”
      
      说完他强忍着急切,语气平缓地向沈定溪问:“二娘,那首诗全诗你可有?能不能告诉我?”
      
      沈和薰一把捂住双眼,不想再看他。
      
      沈定溪点头,直接将全诗背诵。
      
      她背完看了看面板,不知怎么,觉得系统在盯着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这诗可不是我作的,是一位叫做陆游的人所作。我无意中听来的。”
      
      沈欣年欣喜若狂,“这首诗妙极,那位叫陆游的人是大才!”
      
      话题就这样转弯,沈定溪见沈欣年这副模样,心中一动,说:“大哥,你从前就在鎏华府府学读书,这次来了登江府,不如再去考取府学,以你的天资定能进入天清院。”
      
      沈欣年闻言静默下来,他心中对朝廷乃至圣上是有怨恨之意的,不过冤有头债有主,他们最终的仇人乃是鎏画宗,圣上只是冷漠的圣上,一切为了利益。
      
      要为这样的朝廷效命吗?沈欣年曾经反反复复的思索。
      
      不过他们三人被巡检司护送的时候,就暗中约定过,现如今不要纠结于朝廷是否不仁,而是先活下来,以后再图报仇之事。
      
      沈欣年没有表现出内心的纠结,让自己尽量想着对目前有益的事,思索道:“这倒是可以,进入府学天清院,不用交束脩,还会每月发放灵石,倒是勉强供的起修炼。到时候我再找些进项,我们的生活就能维持住了。”
      
      当今世界,就算自身有好的天赋和辛勤努力,也不一定达到如何的高度,因为知识的流通非常受限。
      
      一些名门大族,家族底蕴非常强大,有强大的资源人脉,还有数不胜数的藏书,生在这样的家族,纵然是没有什么天赋,也已经得到了别人难以触及的资源。
      
      没有这种条件的人如何向上走?只有参与一些朝廷的考核,或是拜一位师父,这样才能接触到上层的知识。
      
      沈欣年一心想立起来,为两位妹妹遮风挡雨,只是刚才见了好诗,有些忘形。
      
      进了府学,不但可以维持生计,还能走正常的仕途,也有了报仇的机会。
      
      沈欣年内心下了决定,郑重了语气,对沈定溪说:“只是要先花费二娘的灵石了,二娘放心,每一笔我都记下,以后我还会还来。等你和沈和薰再大些,要出嫁了,这些灵石还是你的。我也会努力赚钱,给你们攒好嫁妆。”
      
      要出嫁?沈欣年心是好的,不过沈定溪还要先说明白,“出嫁这事先缓一缓,因为……我也要修道,今天开始就要试着找一位愿意收我为徒的师父拜师了!”
      
      此言一出,另外两人都是一副诧异的神色。
      
      “怎么可能?你忘了你并没有修道资质的吗?”
      
      修道飞升是天下人的梦想!只是凡人千千万,有修道资质的人不多,修道资质为上等的人更是凤毛菱角。
      
      沈定溪和沈和薰两人在小时候就被长辈断言:没有修道资质,只能做一世凡人。
      
      现在沈定溪说要拜师修道,可真的是匪夷所思了。
      
      沈定溪是如何想呢?她想的是若不选任务二,那就要选任务三了。
      
      任务二虽然操作起来艰难,但只要不要面子甚至敢于豁出命去,还是有一线机会。
      
      但任务三是干嘛的?难道只是个摆设吗?沈定溪不信,如果信任系统神通广大,去试一试,应该没有什么风险,大不了任务一也完不成,什么优惠券不要也罢!
      
      如此分析,她决心要试一试任务三。
      
      就在另外两人匪夷所思的神情中,沈定溪站起身来朝外走去,先是叫来仆从说明自己要请大夫的事,后又请其去帮忙叫来薛城薛大人。
      
      薛城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大夫向沈定溪说明病情。
      
      “因为救的及时,小娘子身上并无大碍,只是河水冰凉,有些着了凉气,吃上几服药调理调理便可。”
      
      大夫写完药方,收拾收拾药箱,被沈欣年送出门。
      
      沈欣年见了站在门口的薛城急忙将他迎了进来,薛城走进去,见沈定溪坐在椅上,沈和薰坐在一边陪伴。
      
      两人都要起身给他行礼,他连忙摆手,“不用,沈小娘子是病人,不必多礼。”
      
      沈定溪从善如流,坐正后又拉了拉身上的毯子盖好,沈和薰无视没有听到病人两个字,只当听从薛城的吩咐,立刻也稳稳的坐下。
      
      沈定溪语气诚恳地对薛城说:“薛大人,感谢你今日为我做主,还有多日来对我们兄妹三人的照料。”
      
      薛城看着沈定溪闪着温润光泽的眼眸,专注地看着自己,不由愣住:这沈小娘子不会……不会在失去林家的婚约后,又看上自己了吧!
      
      他再看看沈定溪的样子,越发觉得她的双眼脉脉含情,笑容真挚,似乎真的有那么些意思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