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后,面色平静地问沈定溪:“你的话可当真,真的还了婚书,就此一刀两断?”
      
      沈定溪冷哼一声,“只是婚事作罢,林夫人你今天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林夫人笑了,一个孤女而已,难道还自认为能找她报了仇吗?
      
      本来她还担心对方玩什么花样,此时听她这样说话,心里反而放心了些。记仇才是正常,要是对方只一副财迷心窍的模样她反而不相信。
      
      一百枚灵石不算少,但林家大房还是能拿出来的。林夫人心里冷静了些,用一百枚灵石换儿子和林家以后的平静自由,倒是值得。
      
      只是便宜了这女子!林夫人忍不住讥讽:“真是小瞧了你!前几日还一副痴情模样,现在见势不妙就公然做起了生意。一百中品灵石就能让你露出这幅嘴脸,幸好一开始就没准备让你进门。”
      
      “呵呵!只是用一百中品灵石换回自己儿子的婚书,就能让夫人说出这种恶言,难道我真的要多了,让林夫人心疼了?”沈定溪半分不恼,反而用调侃的语气还击。
      
      听了这话,薛城在一旁努力克制着嘴角,不让自己露出笑意。
      
      怎么沈定溪口才一下子变得这么好,这是骂林夫人觉得自己儿子不值一百灵石,捎带着骂林夫人的嘴脸也好不到哪去。
      
      林菁本是小心站在母亲身边,不愿引起薛城的注意,此时听了这话也狠狠地瞪着沈定溪,这个无耻的女人竟敢暗骂自己的母亲!
      
      林夫人气的不轻,她抚住自己的胸口,旁边林菁吓得连忙扶住她。
      
      林夫人静了静气,而后再也不想看沈定溪一眼,直接转头对薛城说:“薛大人在此做个见证,一百枚灵石换回宥郎的婚书,以后林家与沈定溪再无婚约。等明天我会派人去府衙交换。”
      
      薛城巴不得沈定溪与林家都消停些,以后少生些事。
      
      听到此话,连忙表态,“好!此事你们两方商议妥当,灵石和婚书由我审查,没有问题后,婚约就此作罢!”
      
      林夫人得了保证,直接拉着女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薛城瞅了瞅沈定溪,才转身向一边的手下走去。
      
      沈定溪连忙跟上,这个世界总有刁民要害她!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府衙。
      
      此时已到了下午,野外的太阳照着人很温暖,她全身的衣服都快要晾干,身体感觉还算轻松。
      
      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病根?
      
      沈定溪怕薛城查出自己身上的暖流,所以一直未让其为自己治疗。
      
      在凡俗,凡是有修士经过什么路府,都有去当地官府登记。不过说是这样说,很少有散修愿意主动留下信息,说不定那位恩人也不愿如此,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她决定回去后,找凡间大夫看一看。
      
      这样打算好,薛城突然在一旁指着远处,提醒她,“你的堂兄和堂姐到了。”
      
      沈定溪看去,就见远处两匹高头大马奔驰而来,马儿跑到近前,少年少女从马上跳下向她跑来。
      
      “沈定溪!你个蠢货!”走在前面的娇俏少女满脸怒容,直接站在沈定溪面前冲她怒喊。
      
      沈定溪身子后仰,接受完精神洗礼,才好声好气地回道:“是是,真挺蠢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位少女就是她的堂姐沈和薰,两人是一年生的人。
      
      “什么叫没事!”沈和薰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她上来一把抱住沈定溪,哽咽着说:“你差点淹死……”
      
      沈定溪回抱她,拍了拍她的背,默默无言。记忆里两个人从没有这般亲密过,看来沈和薰是吓坏了。
      
      只是,她真正挂念的人已经不在了。
      
      此时,站在一旁的少年见两人情绪激动,不管旁人,就自己向薛城拱了拱手,“薛大人,见谅。”
      
      薛城点了点头,同他略略说了今日之事。
      
      这个少年就是沈定溪的堂兄沈欣年,他身材高大,容貌朗俊。本应是个风光霁月的郎君,但现在面容沉静,没有半分少年意气。
      
      薛城在心里叹了一叹,面上继续说道:“就是这样,一位不知名的女子将她救了上来,现在应没有什么大碍了。”
      
      沈欣年再次行礼,“多谢薛大人了。”
      
      薛城摆摆手,那边沈和薰也平稳了情绪,向他微欠身道了“万福”。
      
      四人而后一同返回,因考虑到沈定溪不能骑马,差役拉来一辆马车,沈定溪和沈和薰一同坐了进去,沈欣年和薛城则骑马跟在外面。
      
      林夫人坐在李家马车里远远看着一行人走远,良久之后转头看向自己身边坐着的女儿。
      
      林菁气质文雅,此时坐在那里,双手虚握放在双腿上,上身挺直,一派娴雅之色。
      
      林夫人对林菁投入的心力也不比林宥少多少,此时见女儿脸色虽然苍白但仍旧保持大家气派,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她想起刚才之事,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菁娘,今日之事你可有提前猜到?”
      
      林菁不安地抿了抿嘴,说:“女儿也是隐约猜到些,是不想坏了母亲的大事,不是有意要欺瞒母亲。”
      
      林夫人看林菁的神色,有些不满意,“我以往是怎么教你的!你既然猜到,又大着胆子配合,纵然害怕,也不要将面色显露人前。今日那薛城一诈,你就这幅样子,不是将把柄递到他面前吗?”
      
      林菁咬着牙,正了神色,脸上的怯意消退了不少。
      
      林夫人看的满意,这才放过她,“好,你记住,不管做了什么,不要让别人看出你的真正想法。”
      
      林菁深吸一口气,向母亲低头,“菁娘知道了。”
      
      说完,她试探着问:“母亲难道就这样与那沈定溪交换吗?有没有别的办法拿回婚书?”
      
      林菁从前了解过,一枚上品灵石可以兑换十枚中品灵石,一枚中品灵石可以兑换十枚下品灵石。
      
      若是在俗世,一枚下品灵石可以换得十两银子,一位城中普通成年男子一年的进账只够换到两三枚下品灵石。
      
      还是在一些隐秘的地方可以换得,若是没有门路,有钱也没处去换。
      
      哥哥林宥在府学的时候,除去府学下发的灵石,每过五日,还要从家中领取一枚中品灵石。她自己一月的月银是十五两,也只够买回一枚半的灵石。
      
      灵石这样珍贵,那沈定溪一下子就换去一百枚中品,就是林家,也要晋紧急筹集一下。
      
      从前一直读的是圣人之言,林菁从未想过会与母亲谈论这些,不过既然已经说开,母亲也没有让她避讳,她就大胆的提醒了一句。 
      
      “哼!沈定溪拿的容易,就看她有没有命用了。”林夫人说的狠厉,表情却很是平静,林菁不敢再问,转而说起哥哥的事。
      
      “母亲,哥哥可知今日之事是出自……出自母亲之手?”
      
      林夫人闭了闭眼,似有些倦色,“你哥哥修的是仙人之道,承的是仙缘,怎能让俗世的污秽之事脏了耳朵,他自是不知道。”
      
      说完,她看向林菁,出言警告:“你不要向他表露出半分,回去后注意言辞,且等过了这几日。”
      
      林菁被看的一惊,连忙说:“母亲,菁娘记住了。”
      
      等林夫人闭目养神,林菁看了她一眼,而后将双眸垂下,坐姿端正如玉女神像。
      
      ……………………
      
      沈定溪与沈和薰二人在马车上不便谈论什么,等回到了府衙的住处,兄妹三人告辞了薛城就一同进了房间。
      
      “那林夫人真是蛇蝎心肠,你以后还要去纠缠林宥吗!你要再去,我们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沈和薰听了沈定溪的一番叙述,不由暴怒,最后将火气对准沈定溪。
      
      沈欣年连忙劝阻,“你先冷静下来。”而后他叹了口气,转头对沈定溪说道:“二娘,林家不是良善之辈,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看两兄妹这样,沈定溪还算能理解。纵然原主的本意是好的,是为了能给三人有个依靠,但后来她陷入了情爱之中,任谁都劝不住,惹得亲人担忧万分。
      
      沈定溪正了正神色,语气郑重地说:“经过今天的事情,我想告诉你们,我对林家死了心,对那林宥死了心。你们尽管放心,今后我再也不会做出以前那样的纠缠之事。”
      
      至于系统给的第二个任务,她已经决定放弃,到了如今地步,怎么还有可能。再说她傻了吗,过去送人头?不是攻略别人,是让对方攻略啊!
      
      两兄妹听了沈定溪的话,静了一静,两人互相望望也没了刚才的火气,他们相信沈定溪的话,任谁要被未来夫家害命也会死心吧。
      
      沈和薰想,这样就好,沈定溪还没有傻到底。
      
      沈欣年点点头,却关注了另外一点,“你说薛大人几乎查明了真相,却只是出言威胁了林夫人一番?”
      
      沈定溪点了点头,沈欣年面色一沉,“你差点死掉,薛大人却只是威胁一番,连丫鬟都不曾押解,这是不愿为我们做主的意思。”
      
      沈和薰冷笑,“我们只是三个孤儿,与这里所有人都非亲非故,他们凭什么为我们得罪本地豪族。”
      
      沈欣年虽然经过大事沉稳了许多,但毕竟是少年,此时心中愤懑,说道:“林家这仇我们来日再报,既然登江府容不下我们,那我们不如离开这里,我不信我们养活不了自己。”
      
      沈和薰随即应和,“哥哥说的对,我们这么大了。我的琴艺出色,我可以加入琴社,挣些银钱,哥哥是个诗才,与人写些丹青笔墨,也能糊口,至于二娘……她身子还未好,以后再想。”
      
      沈和薰给了沈定溪颜面,没有说出她毫无用处的事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