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薛城虽然实际年龄快到五十岁了,但他是修士,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他本人长的俊秀,乃是府衙官员婚恋市场上最受欢迎的未婚郎君。
      
      薛城出身大家,为人努力勤奋,不依靠家族的恩荫,是自己一路考学走到了现在的地步。
      
      他年纪青青就成为了一府的吏目,还是知府大人的心腹,实际权力在整个京西南路排在前十之内。以后再历练些年,不知有怎样的前程。
      
      世俗中的官员分为修道士和凡人两种,正如官学里有天清院和普通的文院一样。
      
      对于修士来说,五十几岁确实是年纪青青。
      
      这些年在地方上,薛城不知经历了多少美人明里暗里投怀送抱。虽然他无心情爱,但也听多见多。以他的经验看沈定溪定有此意。
      
      他心里先是有些鄙夷,但又忍不住分析,沈定溪家世不行,又纠缠于情爱,自己肯定娶不了她。若是招惹,以后可就甩不掉了。
      
      薛城的神色清冷了些,并不急着答话。沈定溪停顿之后,见他没有客套,就干脆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薛大人,现在我又有一事要麻烦你了,真是汗颜。不过,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们定有回报。”
      
      薛城心里想着,果然!借着请他帮忙的事拉近关系,这招是不少女子爱用的。
      
      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直接问道:“什么事?”
      
      沈定溪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冷淡,但无暇顾及,连忙回道:“我想问问你府中可有金丹期以上的修士?”
      
      薛城惊讶了,“你问这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问若是有的话,不知他们可要收徒?”
      
      薛城:……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沈定溪说:“整个府衙,可以透漏的人中,只有两人的修为在金丹期以上,巡检冷文鸣炼的是攻击术法,修为在金丹中期。还有就是我。除此之外,知府大人和通判大人,以及一些资质很老的官员,他们是不会收徒的,我……和冷文鸣也不会收。”
      
      薛城的脸冷了下来,似乎要挥袖而去。沈定溪看着薛城的神色,早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想不出所以然。
      
      一旁的沈和薰突然插话,“薛大人不要误会,你再看我家二娘,她对谁说话都是那副样子,是天生的,可不是你想的那意思。”
      
      薛城猛地看向沈和薰,就见她紧紧抿着嘴,眼中有强忍的笑意看着他。
      
      再回头看沈定溪,此时仍旧一副疑惑模样的来回看着他们。
      
      她因为疑惑,双眉轻蹙,眼睛也睁得大大的,带着水润光泽,似乎藏有无限情谊。
      
      肌肤如玉,下巴尖尖,小脸还微微带些肉,惹人怜爱。
      
      这幅模样真是可爱美丽极了。
      
      薛城一下子哑了……
      
      经过几人轮番解释,薛城终于相信沈定溪是单纯的想问能不能拜一位师父。
      
      沈定溪抽了抽嘴角,她前世虽然也有一副好相貌,但也没好到这种程度。
      
      经过刚才的一幕,薛城只觉脸面尽失。他听着沈欣年和沈和薰议论,凡人能不能修炼的事,突然想到一个人。
      
      无暇再顾忌其他,只想了结此事赶紧离开,薛城连忙对沈定溪说:“登江府近日来了一位数筹派强者,开元真人。他要在此地建书院久居,据说他创建了一门功法,号称是为凡人所创。你是凡人之身,要拜师的话也只有他有可能收你为徒了。”
      
      这个消息着实令人惊讶,若是真的,可真是及时雨。
      
      送走薛城后,沈欣年十分疑惑,“从未听说什么让凡人修炼的功法,也没有听说过这位开元真人的大名。别是骗子。”
      
      沈和薰有些兴奋,“修炼的事我不懂,但既然是薛城这样说,必不是捕风捉影,他可是吏目,门路比我们多多了。”
      
      她语带憧憬地说:“要是真的就太好了,我也要拜师!”
      
      沈定溪则在认真思索这件事,“若是真的,这功法必会在俗世掀起大波澜。现在无声无息的,是否有什么隐情?”
      
      沈欣年两人顿了一下,情绪稍稍冷却,沈和薰问哥哥:“从前我只听你说过什么明熙宗、季行书院什么的,薛大人口中的数筹派是什么门派?”
      
      沈定溪同样疑惑地看着他,沈欣年就为两人讲古。
      
      这数筹派在五百年前,可是声名显赫,威震四方,只是现在没落已久,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派。
      
      “你们知道修道伊始,要吸纳天地灵气,总要进行什么步骤吗?”
      
      沈和薰答道:“是用构建法稳定灵台,这样可以更高效率的沟通天地,吸纳灵气,为以后的修炼打下根基。当初我不相信自己没有天赋,还曾经偷用哥哥你的三角构建法,练了数月,什么都没有练出来。”
      
      另两人笑了出来,沈欣年回忆说:“后来家里人知道后,你被父亲训斥一顿,他还将构建法收没了。”
      
      说起父亲二字,气氛为之一静,沈定溪连忙转移注意,“那构建法与数筹派有什么关系?”
      
      沈欣年勉强笑笑,“据说远古的人感应天地靠的是苦苦参悟,以凡人之躯应对种种极端考验,最终万分之一的人能存活下来得到顿悟。以现在的标准评判,这些人也只不过是刚刚踏上大道之路,有很一大部分的人顿悟之后再无进益,只是比常人多活几十年。”
      
      他道:“但也有少数的天才能活到几百年,以当时的条件,这是极难得的了。就这样一代一代慢慢发展,进展缓慢。修士悟道总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言。直到一千多年前,一位修士入了那时的数筹派。”
      
      “这位修士尊号玉成真人,他有惊世才华和惊世的天赋,竟然根据看起来很简单的三角和圆形的一些计算创建出了一套术法。修士们根据这套书法,稳固灵台,可效率惊人的吸纳天地灵气,修真界因此大大发展了起来。”
      
      说完这些,他闭口不言,两人听得津津有味,此时都敦促地看着他。
      
      沈欣年有些心软,他看了看房间周围,几步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屋子里顿时一片昏暗。
      
      沈定溪两人埋怨,“大哥,你干什么?”
      
      “哥,你讲故事啊,那玉成真人最后怎样了?”
      
      沈欣年“嘘”了一声,“你们小点声,再讲些可以,但要避着人。”
      
      说完他静静站着感应了一下,没发现周围有人躲藏。
      
      沈欣年是练气期五阶修为,神识还不能外放,只能稍稍感应些人迹。
      
      两人见他这般郑重其事,明白之后可能涉及到隐秘,遂相互对视一眼,更来了些精神。
      
      沈欣年继续说道:“修道界繁荣昌盛,但内斗不断,除了中洲这里最先发展,另外几大陆也相继开始,纷争了好多年。六百年前,前朝还未灭亡,前朝最后一位宰相得了构建法,率先突破化神期。他逼迫那时的皇帝退位,将自己家的一位后辈推上了至尊之位,统一中洲,建立了如今的大行国。”
      
      沈欣年接受过修士的正统教育,这些修真发展史他是必学的,虽然没有任何凡俗国家承认先祖是篡位而来,但修士们编纂教材才不会顾忌凡间帝王的颜面。
      
      他继续道:“那位宰相自己创建教派,乃是如今的国教通天教,他就是上一任教主,十几年前飞升失败逝去了。”
      
      这与沈定溪和沈和薰学习的凡间书籍不一样,多了这些仙道的事迹,也更加的□□裸。
      
      凡间的史书平铺直叙,将高祖的继位认定为顺理成章。
      
      说完铺垫,沈欣年接着说数筹派的事,“玉成真人创建出如此术法,甚至影响了天下的走向,数道因此大为昌盛。一直到五百年前大行建国前几年,玉成真人死于利益纷争,此后数筹派再无建树。一直到今日,天下各道大行其是,诗书乐画禅鬼剑心……数道却没落下去,甚至无人听闻。”
      
      听到这里,沈和薰失望极了,沈定溪却双眼明亮。
      
      数道,不就是算术一道吗!这可是跟她专业对口极了。
      
      研究理论计算机的,数学也要非常精通。
      
      沈定溪说:“算术可是一门有极大发展的学科,哦不,道科!前途远大,我一定要让开元真人收我为徒。”
      
      沈和薰两人惊呆了,哪里听到数筹派有前途?不是正好相反吗。
      
      不理两人的惊讶,沈定溪坚定了信念:此事有大作为,系统发布这样一个任务确实有很大深意啊!
      
      ……………………
      
      薛城离开三人的住处,坐在自己办公的桌前沉思良久。
      
      登江府的巡检冷文鸣手扶着腰间的佩刀刀柄走进来。
      
      “找我有何要事?你今日的公事都办完了?”冷文鸣问。
      
      薛城点点头,看向他,随后思索了一下就在两人周围结了屏障,隔绝声音。
      
      他问道:“你相信那位开元真人说的话吗!可以让凡人修炼的术法。”
      
      冷文鸣不防是这个问题,他首先深深看了薛城一眼,才答道:“我不太相信,凡人没有天赋,又怎么能修炼术法,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
      
      薛城用平静的声音反驳,“一千年前,若是玉成真人像你这样想,也不会有后来的构建法了。”
      
      冷文鸣:“……你既有了看法,为何还要问我。”
      
      薛城顿了一顿,声音放缓,“只是问问看,你觉得为何知府大人也不信?”
      
      冷文鸣有些不耐烦,“那是因为宣大人也如我一般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构建法是利用已有的东西,但让凡人修炼是无中生有,这不是一回事。”
      
      冷文鸣想到薛城家族的情况,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缓了缓,“我知道你是非常想让你那个侄子修炼,若是没有害处,也可以试试,万一开元的术法真的成了呢。只是要小心一些,这是一个新术法,若是有什么缺陷,后悔就晚了。”
      
      薛城出自东南豪族薛氏,这一任的族长乃是他的哥哥薛昭。
      
      薛昭有一子,名薛嶬,年十六。自小便精通推演之术,曾被钦天监监正评断为天命之子。
      
      但他是个凡人。
      
      他以凡人之躯承受着这种天赋,身体脆弱不堪,眼看要命不长矣。
      
      薛家上下无人不叹,若是嶬郎君能有修道天赋该多好,他没有了性命之忧,薛家还能更胜一步。但上天给了他偏爱,却又舍不得他在凡间多留,真是令人惋惜。
      
      说到薛嶬,薛城的眉微微皱起,“他的身子确实经不起什么了,就算术法没有什么大的缺陷,哥哥也不敢轻易让他尝试。很多成熟的术法强劲霸道一些,修士们修炼起来都会有危险,更不要提这种直接作用于根基的尝试了。”
      
      冷文鸣凝眉看他,“别兜圈子了,说罢!你今日来找我到底要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9 13:31:31~2020-10-01 16:3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HO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