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现场的众人表面上都已信了林夫人的话,沈定溪找不到可以帮助她的人。
      
      她的嘴唇已经冻得黑紫,却并无一人向她赠衣,人人都当她是蛇蝎毒虫。
      
      林夫人见她一副沉静表情,并不出言反驳,双眸暗了暗。
      
      “让开!都让开!薛大人来了!”人群外围传来一阵声响,众人撤开,走进来一位穿绯衣官府的青年男子和一位青衣少年人。
      
      有小娘子带着激动,低声喊道:“是林宥!”
      
      沈定溪朝少年人看去。如记忆里的一样,少年人姿容俊秀,风姿过人,怪不得原主会一见倾心。
      
      林宥正同自己母亲说话,他微微弯着腰,姿态恭敬,对林夫人耐心无比,教养极好。
      
      林夫人说完看向沈定溪,林宥也随之望向这边,眼光清隽温和,目光专注。
      
      沈定溪对上她的眼眸,心中一动,突然有些预感……
      
      果然,林宥立即转头向林夫人说了句什么,就迈步向她走来,边走边解下身上斗篷,而后蹲了下来,给她披上。
      
      身上传来一股暖意,也遮住了那些让人不适的目光。
      
      沈定溪轻声说了句“谢谢。”
      
      林宥点点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我过几日就要离开此地了,今生与你不会再见面,望你以后珍重,不要再做无谓傻事。”
      
      他没等沈定溪回答,就又走回了神色阴沉的林夫人身边,说了些什么之后就转身离去,撇下此地少女们的一地期盼。
      
      果然是谦谦君子,没有出恶语,也没有嫌恶之色,只是平静的说出事实,告诉沈定溪,两人之间的仙凡之别。
      
      沈定溪不是原主,闻言并没有感到绝望,只觉松了一口气。她穿越过来面对着这个烂摊子,越早断了纠葛越好,此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周围的夫人们神色不明,有些小娘子面上现出愤愤之色。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林菁听到好友朝颜的冷语,“不过是一个孤女,你家竟能容忍她到现在!林宥郎君真是太心软了,这可全是她的把戏,菁娘你就这样看着呀!”
      
      朝颜喜欢自己的哥哥,不过城中很多小娘子都喜欢自己的哥哥。林菁并不在意她的埋怨,只是双眼直直看着沈定溪,神情有些难辨。
      
      【滴……触发任务!】
      
      脑海中突然传来机械合成音,沈定溪微微一怔。
      
      【请选择以下三个任务中的任意两个完成。
      
      按完成顺序,选取先完成的两个任务发放奖励,完成之后,第三个任务自动作废。若完成数不足两个,则不发放奖励。任务到期自动作废。
      
      任务一,友情支援。
      
      请宿主在此后的两天时间里上交给系统十枚中品灵石。
      
      任务奖励:一张系统电子书库五折优惠券!】
      
      【任务二,欢喜冤家。
      
      在此后三个月内让林家回心转意,履行婚约。
      
      任务奖励:本系统电子书库任意一本电子书!】
      
      【任务三,拜师学艺。
      
      请在此后的五天时间内拜一位境界在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为师!
      
      任务奖励:一枚极品品质的空白玉简。】
      
      语音播报后,沈定溪的眼前还映出一个面板,上面写着文字叙述。
      
      沈定溪扫了一眼任务和奖励,看到第一个任务不由气笑了,怎样系统都不吃亏是吧!
      
      再看第二和第三个任务,默然无语,目前看来这三个任务她都看不到完成的曙光。
      
      正想着,突然听到外界有人同她说话。
      
      “你的兄姐沈欣年和沈和薰还在后面,马上就到。”那名身穿绯衣官府的青年男子不知何时走到了近前,对她说道。
      
      自来到登江府,兄妹三个的一应事务都是他全权负责的。他是登江府吏目薛城薛大人,掌管邢狱和官署事务。
      
      他说完,看沈定溪脸色苍白,手一直捂着胸口,就皱着眉轻声问:“需要我用术法为你查看吗?”
      
      他也是修士,可以帮她稍稍治疗。
      
      沈定溪可不能死在这,若是跳河没死,救上来后死了,那他才叫冤枉。
      
      沈定溪的肺部早先有十分沉重的感觉,稍微提一提气便觉得疼痛难忍。但静静坐了这么一会,感觉轻松了许多。
      
      她扶住地面慢慢站起,有些惊讶自己好的太快了,她可是一个已经溺水而亡的人。
      
      沈定溪裹着斗篷站直身子,对薛城摇了摇头,心里想到一开始身体里感受到的那股暖流,应当是那名救她的女子所为。
      
      薛城的一众手下赶来,将围观的人劝走,大家看没什么热闹可瞧,也都配合的离去了。现场只剩下林夫人和她的女儿林菁,还有地上跪着的小丫鬟。
      
      沈定溪跟着薛城也要离开,经过林夫人身边,两人听到林夫人极厌恶的说:“沈二娘,望你以后不要再耍这种把戏!前天你搅乱了林家宴席,今天你又使出一招苦肉计。事不过三,林家不会一直容忍你!你虽是孤女,但还有一对堂兄姐,自己掂量掂量后果。”
      
      当着薛大人的面,林夫人可谓是不客气极了,话语里有着浓浓的威胁。
      
      沈定溪虽然孤苦无依,但登江府一众官员还要听从上面的意思力保他们三人性命。因为牵扯大案,如果相关当事者出了事,登江府府衙一众官员就有做替罪羊的风险。
      
      薛城脸色沉下,转头看看林夫人,又看了一眼一旁的林菁,冷声道:“来之前我已经查明,沈定溪拦住林菁询问林宥去向之后,有小娘子突然叫走林菁,正是出于您的点拨。夫人要叫自己的女儿为何转这么大一个弯子?”
      
      他继续道:“再有沈定溪已经对我说了,丫鬟为了看住野炊的器物留在原地,林菁走开后就故意以林宥的名义诱哄沈定溪接近河边,而后将她推下去。这件事又是出于谁的指示!”
      
      沈定溪并没有和薛城说这一点,但明显大家都是聪明人。
      
      薛城看着林菁冷哼一声,林菁确实是被人叫走的,但她对自己母亲的打算一无所知吗!
      
      林夫人面沉如水,林菁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沈定溪前天刚搅乱了林家的宴席,谁又会在这种关头告诉她林宥即将离家,要与同窗来城郊游玩告别的消息?
      
      这些纵然全是林夫人所做,但林菁不会没有察觉,尤其她还是谋划中的一环。
      
      不过薛城并没有点出这一点,而是说:“你将自己的女儿支开,只是为了给丫鬟制造行凶的机会。若是我将丫鬟带回去审讯,用上搜魂诀探查真相,你觉得最后的嫌疑会指向谁。”
      
      地上的丫鬟一听此言脸色一变,但随即镇定下来,眼神沉静,并没有吓得跪地求饶。果然不是普通的丫鬟。
      
      林夫人冷笑,“先不管薛大人怀疑的毫无根据!就说朝廷那部不示常人的修士律法中,明文规定不许对未确定罪行的凡人动用搜神诀。薛大人作为一府吏目,不会不懂,你要知法犯法吗!”
      
      “夫人您真是……天真。”薛城轻笑一声,“搜神诀会让凡人痴呆,必不能滥用。但你知道我大行国所有路府里有多少刑事天才吗?流传出的刑讯手段可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一些经过改良后的搜神决我还是会的,能问出些我想要的东西,必不会让任何人瞧出施术的端倪。”
      
      林夫人语结,再听薛城沉沉道:“沈定溪三人是知府大人要力保下的,不管你府上那位真人许了你如何的好处,再有伸手,别怪我们对林家不客气。”
      
      他道:“还有,告诉那位真人,早日离开登江府,不要再做什么小动作。除非他想朝廷再向鎏画宗发难!”
      
      林夫人无言,薛城大发神威后毫不恋战,就要带着沈定溪离开。
      
      这时沈定溪突然对着林夫人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林夫人,林宥是修士,林家必有库藏的灵石吧!”
      
      林夫人以为她要讥讽她,冷哼一声,正要反讥,沈定溪又来一句,“你想正式解除婚约吗?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林夫人随即冷笑,“你又要玩什么花招?”
      
      沈定溪自说自话,“再这样纠缠下去,是是非非很烦人啊!你要担心我拿婚书搞风搞雨,我又要担心你来害我性命!不如干脆断个彻底!”
      
      她扬起下巴看向林夫人,嘴角还勾起一丝笑意,“你拿来一百枚中品灵石,我将婚书还给你,这桩婚事就此作罢!”
      
      林夫人将那抹笑意当成是嘲讽,恨恨道:“一百枚中品灵石?你值吗?”
      
      沈定溪的语气冷了些,“难道堂堂林家大郎的婚书竟还不值一百枚中品灵石?”
      
      “你……”林夫子气急,但随即忍住,“我儿将要去寻仙问道,以后要找仙侣也不必要什么俗世婚书,不要以为你拿着那个东西就可以要挟林家。”
      
      “那我就去告林家!”沈定溪说的有些急,胸口痛了起来,她急忙抚了抚胸口,放慢了语气,“我要告你们林家不守承诺,公然悔婚,还有暗中设计谋害孤女。我可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闹得人尽皆知就好。不知你们林家的脸面值不值一百灵石?”
      
      林夫人微微色变,薛城用惊奇地目光看向沈定溪。
      
      一旁的林菁轻轻拉了拉林夫人的衣袖,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担忧。
      
      林夫人是大房夫人,上面还有一个林家老太爷,林大老爷已经过世,但有林宥在,无人敢动摇长房的地位。
      
      自己家闹一闹,人们暗中说些闲话,老太爷不管。若是此事闹个没完,又闹到公堂之上,林家明着掉了脸面,老太爷必会申斥。
      
      到时再有其他人兴风作浪,恐怕会让林宥拜师离家的事起了波澜。
      
      这女子今日没死成,竟然还敢来要挟,真是可恨!
      
      林夫人心中恨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求包养!
    快快让蠢作者都知道你们想说些什么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