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林深见鹿》傅嘉铭壹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04 10:35: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糟糕,是心动的声音 ...

  •   坐在学校的操场上,闻着夹杂白车轴草的草坪所散发出来的泥土味,武夏突然间鼻子一痒,打了一个喷嚏。瞅了瞅不小心残留手上的啼液,他赶紧把那些东西抹在了草坪上。
      起身,走向了不远处的合欢树,好哥们汤琳最喜欢的合欢树。
      
      “琳琳,本来那个学校挺好的,干嘛要转另外一间学校,要我说,你呀就趁早别上学。早点嫁人算了,上了也是白浪费钱。”
      “爸爸,您不要我上学,我就得被别人上了,给人家生孩子。您啊,自己的人生还没有安排明白呢,就开始对我指指点点了,我可不想像您这一辈子活的窝窝囊囊的。我怎么着也要混个高中毕业吧,都学了两年了还差这个最后的一哆嗦吗?我在家您不欢迎是吧,那好我走好了,反正咱俩谁也没待见过谁。”
      汤琳拉着皮箱,把家里的门摔得叮当响就出去了。留下汤建业自己对着汤琳远去的背影唉声叹气。
      不就是上一个学吗?干嘛要弄得这么的困难。汤琳拉着皮箱有气无力的走在大街上,十公分的高跟鞋走的她脚都痛了。汤琳把皮箱趟在了地上,坐在了上面,把高跟鞋脱了,扔进了路边的沟里。
      “走你的。”
      汤琳开心的笑了。汤琳一向是不喜欢穿高跟鞋的,想着今天要去新学校碰见武夏了,就琢磨着要打扮一下,可是与老汤头的一顿乱闹,搞得也完全没了兴致。光着脚丫子走在大街上,汤琳享受着这双脚被解放的愉悦。邻里街坊对着这个光脚的女生指指点点的的。可这妮子全然压根也没在意过这群几乎绝了经娘们们。即使是唾沫星子汇成了大江大河,她也要欢快的在里边游泳,这一直是汤琳的信条。
      公交车过来了。汤琳光着脚丫子就大步迈了进去,车里面的乘客奇怪的看着她,汤琳找了一个靠后的座位坐了下去,呼的一下拉开了车窗户,企图稀释一下整个车厢里各种液体交叉出来的味道。麻溜从包里掏出了墨镜戴在了眼睛上,没功夫理会那些带着面具的人丑恶加奇形怪状的脸庞,真他妈的是无聊透顶了。
      武夏走进二楼最右边教室的那一刻,答案终究没让他失望。教室不是最高层,寝室也不是最高层,不用每天爬太多的楼梯,想着心里就幸福。
      很快,武夏也感受到了那些早已设定好的各种格式来自于形形色色异样的眼光。武夏感觉全身都在发烫,都有点发痒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把火马上就要燃烧起来,他刻意的扭动了自己的身体,试图缓解这种境地。习惯处于风口浪尖的自己,这一刻竟是这么的不自在。
      突地安静的教室在稍后仿佛是在默数了“一,二,三”之后又陷入了小规模的糟杂。
      “插班生。”“插班生”,尼玛这些不是太过于响亮的词汇,毫不客气的挤进了武夏的耳朵里面。听得武夏恶心的耳膜都快要倒出来塞到他们的嘴里边了。
      此时,大概已经上课了吧,六点多了,一上课这种情况就能多少缓解一点了。班里,还有几个空位子,可能是谁还没有来吧,谁知道呢,反正今天以前他不属于这个集体,今天以后他就是集体里面的一员,虽然可能是集体汤锅里面的一颗老鼠屎,但是好歹也是里面的一部分。
      武夏在众人的注目下昂首挺胸的走到了最后一排后面面的空地上,站着,任凭被无数的眼神的围观,他依然面不改色。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当插班生了,输了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这佯装的无所谓,多少搞得有点废气劳神。
      突然感觉目光被转移了,脸似乎没有那么烫了,那份火辣的灼热渐次的消退了。武夏也跟着大家的眼神瞅向了那边。
      班级了竟然没有人说话了,“静”是个多么可怕的字眼,时刻包含着尴尬。只看见,一个马尾辫进来了,没有向新班主任打招呼。没有理会任何同学,在第二排的一个空位子下坐了下来,很牛逼,很霸气,一种敬佩之心从武夏的心里油然而生。
      连她的同学刘媛都赶紧给她让了位置,多少刘媛也是有点小心翼翼的。
      这不是马尾辨吗?是她。就是她。颇有“霸姐”之风范了。
      武夏的心里有点激动,不知怎的变得躁动不安。可能是矛盾了,接受不了下午温柔的马尾辫和现在霸气的巨大反差。
      武夏从王老师的眼神里读出来了一种不爽的意味,但是王老师并没有发作,虽然他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在心里暗暗的的思忖着,马尾辫没有被新班主任批评?这是为什么?难道清纯高雅的外表下,是一颗霸气的心,难不成马尾辫是一个如汤琳般强势的女生?呵呵,但愿不是,好不容易少了某些人在耳旁天天没事的瞎比比。现在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汤琳是谁?这个不允许你有丁点的好奇,这么个家伙,刚才已经出现了,就是那个在大庭广众之下,扔鞋子的那位主。现在估计会是在某个网吧喝着啤酒打游戏呢。
      接着,空位子的同学都慢慢的到来了,他们和她们都毫无意外的被新班主任狠狠的批评了一顿。王老师开始开班会。
      高三的第一个班会,王老师说了好多催人奋进的话,武夏看看他的新同学们听的都仿佛很认真,心里也都摩拳擦掌的。也是吧,每次的开学无论是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的刚开学作为学生身份的我们想必都充满了对新学期的期待和祝愿。
      他倒是没有那种闲情逸致听着老师给这些同学们灌输那些老生常谈鸡汤。
      鸡汤,喝太多有毒,毕竟里面加了太多的鸡精和味精。
      武夏一直在后面站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被安排座位,就是没有被新班主任提起,就是没有安排他做自我介绍。一直傻站在那里,像电线杆似的杵了好久,自己都感觉尴尬极了。一点都不符合武夏给自己设计的桥段,难不成是那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班主任讲到兴头时不知怎的,看见了武夏。脸色突然变了,他指了指第一排角落的一个位置示意让武夏坐下。接着就又开始兴致勃勃的开始给大家灌输新的鸡汤。
      原来是把武夏给忘了。武夏很乐意的走到到了那个座位不知道为何竟然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这是一单人座,没有同桌的。这是武夏在来学校之前向班主任要求的,没想到班主任还真的记得了武夏的这句随口一说的话。武夏的后桌一直是的空空的,一直没有人坐,直到放学依旧空着。是谁如此的大胆。到放学了还没有上学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放学了,到了那潮湿的寝室。糟杂的声音夹杂着不可言语味道,都是那么的让人犯恶心。
      一个胖子过来了,真的很胖,足有二百多斤。他奇怪的看了看武夏,仅仅只是一眼之后就吃着东西去干他自己的事去了。
      灯光微黄微黄的如月亮一样不能起到一点照明的效用,不过倒也是没有办法,虎落平阳就得被犬欺。武夏笨重的爬上了自己的床铺累的不想动了,但还得睡觉啊,床铺在慵懒的等着我去整理,武夏不情愿的整理了起来,要是不整理的话,恐怕就得找其他同学凑合一晚上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每个人都在整理自己的床铺,弄得寝室里漾满了土尘,仿佛仙境一样。
      突然,灯没了,灭了。全体处于黑暗之中。像是回到了万恶的旧社会一样。
      同学们都拿出了自己的照明工具----手机,整理着各自的床铺,并且边铺床边骂学校。骂得很难听,有多难听,基本上全学校领导的祖宗十八带都给骂了个遍。
      但武夏没有参与,他只顾想办法弄点光亮,好把床赶紧铺了,好早点睡觉。经过一天的折腾早该休息一下了,谁他妈的还有多余的力气来咒骂学校。武夏在只能趁着别人手机撒出来的光亮整理床铺。一束光打了过来,武夏抬起了头,那是一个肤白貌美,皮肤如雪的少年,大到极致的双眼,散发着光芒。
      武夏盯着这个帅家伙,欣赏着这个满身腱子肉且只穿着内裤的翩翩少年。不自觉的心跳加速了,糟糕这是心跳的声音。
      “嗨,哥们别看我,赶紧铺床铺啊,我弄完了看你这没光亮。”秦乔在武夏的眼前挥了挥手。
      武夏猛的一下回过了神,咽下了口水。
      “是啊,好多了,谢谢啊。手机刚离开教室的时候走得急,就忘了带过来了。”武夏说。
      王老师过来了,手里拿了个很亮的手电,在寝室一通乱照搞得一个个雪白的肉体四处逃窜。照到武夏的时候武夏赶紧把眼给眯了起来,那灯丫的太亮了。
      “小夏,早点睡觉。大家都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早自习,不要迟到。迟到了老规矩等着你们。”说完,看了武夏一眼就走了。
      老规矩是啥?不懂。
      秦乔把脑袋探了过来:“原来你在哪里上学啊?小夏。你是小夏没错吧?”
      “我啊原来上的是紫林中学,这不生病了在家闲待了几个月。”
      “怎么那么严重啊?”秦乔很好奇。
      “呵呵,没啥,一点小毛病,不至于搞死我,但是也不太爽啊那种病。”
      “不太爽?”秦乔意味深长的看着武夏,坏坏的笑了。
      “打住,别想歪了,我的某项功能可是很强大,咦,对了今天咱班那个上课走进来不甩咱班主任面子的那个女生是谁啊。”
      秦乔若有所思的发呆了片刻。
      “怎么,你感兴趣啊。”
      “我只是问问。”
      “她叫沈蔷”
      “啊,肾强?他爸身体是有多不好,才能给自己闺女起这种名字。”
      秦乔笑了,笑的像天上皎洁的月亮。
      “你啊,不去给小网站写三流的小黄文真是可惜了。”
      “兄弟,你倒是给我寻了一个好的谋生出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