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林深见鹿》傅嘉铭壹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26 22:45: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嗨,我哥们来了 ...

  •   早晨,其实也就将近五点,武夏被灯光刺醒,有气无力的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说是灯光刺醒的,其实倒不如说是活活被尿憋醒的。现在的灯光是如此的强烈,可昨天晚上的灯光确实那么的微弱,真怀疑着灯光的强弱也是随时被人操纵的。
      武夏提上了滑到小腿间的内裤,看了看习惯性支起的帐篷,很快的爬下了床,双脚在地上打摸到了鞋子之后飞快的跑向了厕所。顷泻了水源得到了瞬间的释放,仿佛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晃动着屁股抖擞了几下,提上了内裤从厕所里面跑了出来。风吹汗毛,凉飕飕的,有一种飞翔的感觉。
      寝室里边依然的是打呼、放屁、磨牙一个个接踵而至,睡得个比个深沉而且姿态各异,肉体横陈。
      武夏坐在床上颇具意致的看着秦乔。
      秦--乔。这不就是活脱脱的现世小乔吗,我他妈要是曹操飞吧这丫给收了不成。
      秦乔猛的睁开了眼睛,吓得武夏哆嗦了一下。
      “醒了?”
      “嗯”
      “走去教室去,你先洗脸,我等你。”
      “好”秦乔纵身跳下了床。
      两个人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吹着只属于早晨的凉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闻着葡萄长廊上缠绕的紫藤兰散发的阵阵花香,听着丝丝入扣的朗朗读书声,惬意极了。
      教室,到了。门,开着。还没有人。
      武夏进去了打开了灯,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坐下,而是转过身,趴在窗台上,看景色。武夏感觉他自己好悠闲,简直忘了自己本应该是要干什么的。
      窗外,一棵小树,其实不太小,只是不大而已。绿油油的,而不浓,是那种,清新的黄绿色,枝桠上窝了两只小鸟,在唧唧的的叫,好似在谈恋爱,倒是刺激了尚还处在单身状态的武夏,毫不留情的武夏转回过的身子。
      一阵风吹过,一丝凉,一阵心事。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人也在教室里边。赶紧坐了下来。打开抽屉,从烟盒子里抽出了两支烟,向秦乔走去。
      武夏把自己点好的香烟塞到了秦乔的嘴里。
      秦乔歪着嘴角笑了。
      “你怎么断定我抽烟?而且不介意你用点燃过的。”
      “因为腐眼看人基啊,哈哈给你开玩笑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介意。至于吸烟,哪个男人不吸烟?你见过哪里不吸烟的男的晚上睡觉把屁股底下还压个打火机。”
      “你真骚。”秦乔把手拍武夏的肩膀上。
      很快,教室里来了第一个人,是沈蔷。
      秦乔立马把手从武夏的肩膀上撤了回来。
      沈蔷闻着点呛人的烟味,连声的咳了几下向秦乔翻了一个白眼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武夏立马跑去把教室里所有的窗户都给打开了。空荡荡的教室渐次满了,这一尴尬的气氛终于消失殆尽。
      铃声即将响起的时候,班主任来了,他在班里寻摸了一周,站在了讲台上脑袋抬得高高的,不知道是自信还是在满心的傲骨,总之脑袋高高的仰着活像一只大公鸡。
      一批同学飞似的跑到了教室门口,被班主任拦了下来,当然接下都能够预料到的,他们在很苦逼的接受着新班主任的思想道德教育,把简简单单的一个迟到搞得像是作奸犯科了一样。武夏几欲想听见新班主任在说什么?可太远了,听不见。武夏拿出了历史笔记趁着着教室里浓烈的读书声也读了起来。
      而在此时此刻,网吧里的汤琳仍然在叼着烟打英雄联盟。不经意的瞟了一下时间 ,已经五点半了,连忙退了游戏,拉起皮箱子往外面跑。
      早晨五点多的时刻,一切仿佛还来不及苏醒,除了少数买早餐的商贩。
      这丫撒着脚丫子站在是空荡旷无人的大街上,有种举目无亲的感觉。
      汤琳忍不住咆哮了一声:“擦,连车毛都没有,还让老娘上毛学啊。”
      她来回张望,看着一个绿色的taxi朝着汤琳的方向驶了过来。
      在汤琳手脚并用的招呼下车总算是停了下来,司机要开车窗不耐烦的对汤琳说:“姑娘,我要换班了,你等下一个吧。”
      说完,这个绿家伙毫不客气的走了。
      汤琳拉起了扔在路边上的皮箱气冲冲的。
      “丫的,姐自己走到学校去,气得我腰子疼。”
      然后又冲着粉红的皮箱说:“亲爱的箱箱,咱们马上就要见小虾米了,想起来就激动。”
      说完这家伙就抽着香烟大步流星的拉着皮箱走了。
      教室里读书的声音愈发大了,提高了好几个分贝貌似是为了做样子做给班主任看。
      班主任走到武夏的书桌边,停了下来。手搭在了武夏的书上,严厉带着调侃的说:“你是不是很好奇啊,一个劲的往外看,也想当个典型试试?。”武夏摇了摇头。
      “我可对这个不上瘾。”
      武夏连忙的低了下去头,拿出了英语书。不远处的马尾辫抿着嘴笑了起来。秦乔也探着脑袋向武夏这边看了过来。班主任的一个回头,所有一切不正常的举动瞬间一切都变得正常了。书还没有读一句就听见了哨子声,吹得好是急促。同学们都慌忙的出教室了。武夏带着一脸不知所措和茫然无助眼神毫无所知也跟着大部队出去了,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武夏总相信,通常情况下从众是没错的。拥挤的楼梯,还有时有时无的脚臭味和尘土气息弄得有点喘不过来气了。
      体育场上乌压压的站了好多的人,武夏几乎一个也不认识,连自己的班级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武夏看见了秦乔和那个地标性质的胖子,确定那一定就是自己的班级了。武夏找了个适合自己身高的地方站了进去。
      一年级,二年级的同学们已经开始陆续的在操场上跑了。三年级的前几个班级也开始跑了。
      自己的班级也跑了,武夏也就跟着跑了。班级跑的很整齐,以至于能听见齐齐的踏步声。 当跑到第二圈的时候,队伍里的这片有了一丝骚动。乱乱的。
      后面的王超龙推了武夏一下。他说:“是不是你丫的钱掉了?”
      “你丫”武夏恶狠狠地把王超龙往后面推了一把,他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这家伙怎么不识好人心。”
      “是我的我也不会要,我他妈的就不是哪弯腰捡钱的主。”
      “行,你土豪,你牛逼。”说着给了武夏重重的一拳。
      “我擦你丫的。”
      秦乔和班长雷枫松眼看形式不妙就组织同学赶紧把他俩给拉开了。
      看着拽着他胳膊的不肯松手的秦乔。
      “还是你对我好。”
      “我也是插班生。”
      早操很快又跑起来了。这场不大不小的骚动,在没有被老师发现之前就这样堙没于夜色之下。
      教室里,武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实是自己的钱丢的,还好,只是十元,不多。只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别人耍了一顿蛮横,倒是挺不好意思的。
      上午上数学课下课的时候,武夏那旁边的空位子终于坐满了。又来了个插班生。武夏有点高兴,原来插班的不止他一个,武夏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这个人不是他人,是汤琳,武夏以前高中的同伴同学,武夏的蓝颜,武夏的小铁。
      第一眼看见汤琳,武夏惊呆了。也郁闷了。
      现在汤琳本应该在紫云高中的,在他们的母校。那个曾经属于他们的地方,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人生处处充满着意外与惊喜,汤琳的到来给武夏带来了猝不及防的感动。
      武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大脑突然间短路了。
      “你?”武夏竟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你想问,我怎么来了?想你了呗。你凭空消失了几个月,没有人让我打手痒了来找沙包了呗。”说着汤琳张开了臂膀和武夏拥抱在一起。
      武夏破涕为笑,一边想办法鼻涕蹭到汤琳身上,一边流氓的说。
      “你丫,能松开我吗,你前面的两个家伙咯死我了。”
      “你大爷的。”
      汤琳朝武夏的肚子来了一个脚。武夏疼的蹲在了地上,喊叫了起来。不过这叫声很快被同学们的哄笑生淹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