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林深见鹿》傅嘉铭壹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2-04 10:12: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又一次穿上了校服 ...

  •   夏季,热的有点风骚。
      武夏感到有人再拍摸自己的后背猛的一下打了一个激灵,看着满目慈祥的奶奶不耐烦的说:“奶奶,你能不能不要碰我,您想让我起床直接叫我就行,您这突然袭击也不怕把我吓得不行了,给咱家断了后代。”
      奶奶看着武夏背上红色的印记,看着这直叫唤的武夏气原本的脾气已经消磨掉了一半,脸上绽放出来了笑容。
      “你个小兔崽子,自己生活不检点,还喜欢对别人说三道四,我要是好好的能把你叫起来,我还用得着给你来这手?哪天也没见你给我按时按点的起床。你要是再不起床,我就然你爷爷来叫你来了。”
      “得了吧,得了吧,我还是自己麻溜的起来吧,我可不想年级轻轻的就让自己香飘四海,名扬万里。”说着武夏就拿起床单往自己身上遮挡,毕竟十七岁的年级已经再也不是在奶奶面前光着身子玩泥巴的年纪了,忸怩的在奶奶的面前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屋门,听着那几乎要刺破耳膜的蝉鸣,武夏恶狠狠地对满树的知了说“我□□大爷的。”
      只听见远处有扫帚摩擦地面的声音,武夏揉了揉目前还勉强惺忪的眼睛,定神看了看那个佝偻的背影。嗯,是的,那个驼背驼到快趴到地上那个老人是爷爷。
      “你家伙,大早上起来脾气就挺大的,树上的的知了惹你了,火气大多喝点菊花茶。”
      “爷爷,您年纪大了不嫌吵,可是我不一样,我嫌他吵闹,大早上的它就一直在树上哔哔叨,影响我睡觉。”
      “别了,你别嫌弃别人了,赶紧吃饭,吃完饭赶紧收拾一下你的行李,你也真是的,都马上要走了行李还不知道收拾。”
      爷爷专门停下手中的扫帚,看着武夏的头发一脸无奈。
      “头发赶紧抽空剪了,你见谁家学生顶着你这样的发型。”
      “好了好了,我家老掌柜啊,你也学的和那树上的知了差不多了,也不怕我烦你。我大早上招谁惹谁了,一顿乱嫌弃。”
      武夏嘴里叼着一个奶奶蒸的包子摇头晃脑的去自己的卧室里边收拾东西去了。其实去学校也就仅仅二十来天,并不需要带太多的东西去,无非就是几套要换的衣服罢了,武夏随手拿了几件扔在了皮箱里边,连折叠一下都懒得去折腾。
      坐在去往学校的公交车上,武夏看着窗外向后退去的一棵棵树,心里竟有点惆怅,是啊,要去一个新的环境上学,要认识新的老师和同学。至于老的学校被他们这一群不省心的孩子折腾的倒闭了,这件事想想都觉得蛋疼。想到这里武夏倒是非常怀念曾经紫林中学的那些老伙计们,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们,会不会也来到他今天要去的学校。
      唉,被公车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武夏搞得自己满身都是汗,满身的汗臭仿佛自己被一个壮汉□□了一样。武夏拖着他的行李走进了一个建筑群,一个自己陌生得一塌糊涂的建筑群,一个传说中叫做学校的建筑群。
      来不及欣赏这个新学校陌生的风景,反正普天之下的学校也基本都是一个样子,无非是排列组合、空间划分的极个别地方有点差异。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给自己的新班主任打个电话,来到这样一个近乎举目无亲的地方,寻找一个靠山还是至关重要的。
      嘟嘟嘟,来来回回打了几次新班主任的电话还是没有打通。
      突然被人卡的一下敲了一下脑袋,武夏顺口一句“我擦咧,看看是谁再开小爷我的玩笑,便顺手就把那个人搂在了怀里,准备把这个家伙撂倒。
      “你家伙轻点,我是你老师。”一阵急促的话语声从武夏的胸前传了过来。
      “哎呦喂,不好意思得罪了。”
      武夏赶紧把老师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尴尬到极致的表情手足不安的看着立在武夏眼前的这个老师,名字叫王普,是武夏在这新的学校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武夏上下打量着,不过是与他们年纪相仿的一个小伙子,个子矮矮的估摸不到165cm,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简直与女子无异。身上穿着一个浅绿色的短袖和深色牛仔裤,脚上等着一个趿拉板。若不说是老师,别人怕是也是以为是一个学生呢。
      “不好意,王老师,我以为是我的哪个不老实哥们调戏我呢,没伤者您吧?”武夏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
      “没伤到,没伤到,你小子也倒是灵动有余啊。”
      武夏在心里边冷笑了一声,不就是说我太过于生猛了吗?还有鱼?是不是还想有鸭?
      “走吧,把行李放到寝室里边,我带你去我家吃饭。”
      “那敢情多不好呢,第一次与老师谋面,就去蹭吃蹭喝。”
      “我做的卤面可是很好吃的呢,你不吃以后吃不吃得到可就不好说了啊。”
      “好吧,冲您的手艺,我也得去。”
      不远处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大小伙子载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慢慢的靠近了。白裙子女生看见班主任在前面就在远处提前跳下了自行车,往其他的方向走去了。
      “杨曦,你们两个可不是恋爱关系吧?”
      “不老师,您开什么玩笑呢,撬兄弟墙角的事我可不敢干。”
      “你哪位兄弟的家室?,你快告诉我,我好做好棒打鸳鸯的准备。”王老师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杨曦往后退了两步,笑着说:“这个呀,我可不能告诉我你,我要是把人家俩要是暴露了,您再拿出班主任的权威把人家拆散了,我可就是千古大罪人。”
      “您好啊,哥们,我叫武夏,武是武则天的武,夏是春夏秋冬的夏。你呢?”说着武夏就把手伸了出来做出要与杨曦握手的姿势。
      “我啊,我叫杨晨曦,杨树的杨,晨曦的晨,晨曦的曦,不过大家都习惯叫我杨曦。”
      王老师笑了。“你俩倒是自来熟,一点不客气,不用我在中间介绍,就自告奋勇的介绍了。”
      两只手愉快的搭在了一起,等王老师的这个第三只手要伸过来的时候,这两个人在已经向两边散开,只留下王老师一个人独自站在尴尬中。
      “可不是,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又不是相亲,还用着您在中间保媒拉线。”
      王老师领了领武夏的行李,找了一个比较轻的提在了手上。剩下的除了武夏手里的就剩一个比较重家伙了。
      杨曦提在手里约摸了一下武夏的那个包裹。
      “真重,里面是啥?”
      “黄金屋和颜如玉。”
      “真能白话,直接说书不就行了。哈哈哈”
      “我不这样说怎么显示我厚重的文化底蕴,你可提好了我的墨水,小心撒你一身不好清洗。”
      三个人一路说笑,时不时响起咯咯咯的笑声。
      在王老师家里一番酒菜之后,武夏满意的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王老师,周师母,我这也算是酒囊饭饱了,我想了想,我还有一些生活用品还没买,我就先告辞了。”
      “再待会吧,聊会天。”
      “不了,不了,混了一顿饭就够讨人嫌了,再耽误你们午休我可就罪大恶极了啊。不过倒是记住王老师的手艺了,改天我还来蹭饭,您们那不嫌弃就成。”
      “看你这孩子说的话,哪会嫌弃?留下来多久都可以的,你要是有啥事就先去忙吧,有啥生活和学习的问题找你王老师和我都可以,回去好好学习啊,考一个班级第一哦。”
      武夏赶紧晃了晃手,惊慌失措的说:“您可真抬举我,尿都快给我吓出来了。”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武夏立马捂住了嘴,转身就跑了,留下身后周师母银铃般的笑声。
      终于跑了下来,离开了这个差点闹出是非的境地。北方的夏季真是炎热,置身于太阳之下铁板烧之上,如果加点孜然,武夏觉得自己就是美味的烧烤。可能是天气太过于炎热加上跑楼梯跑的比较的着急,汗液像是要从身体里面蹦出来一样,蹭蹭蹭的想往外面冒,惹得不得不撩起上衣来擦脸上的汗。
      “擦一擦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武夏下意识的赶紧把衣服整理好,接过对面女生的湿巾,这家伙想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使劲的招呼着脸上的汗珠子,等武夏抬起头的时候姑娘已经走远了。
      白色的裙子,清澈且温柔又带点凌厉的嗓音,用发带束起的马尾,被风吹动的裙角像涟漪一样,彻底荡漾了武夏的心房。这一刻武夏仿佛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可惜的是,当武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留了一个已经远去了的白色倩影。
      武夏微笑着轻轻的说:“谢谢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