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21 10:04: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俩,谁好看 ...

  •   二人骑马跟在沈安的车子后面,看遍了市集上的风光。一个在边漠待了大半年,一个被禁令待在府中不许出门。
      这一出门,二人便和那多年没出过门的二哈一样,恨不得撒开野子狂奔。奈何这家中还有老虎,值得眼巴巴的在后面跟着了。
      “奶奶,这是谁家的两位公子,长得可真是一个比一个俊俏。”一个约摸着十六七岁的少女跟着旁边的人说着悄悄话。
      “这俩?这可是当今将神沈将军的儿子,不仅俊俏,而且才华横溢,武艺高超呢,姑娘啊,这看看就算了,不过啊,这可不是我们能接触到的人啊。”
      这话是这样说着,可谁料到也被这耳尖的兄弟二人给听到了。
      “唉,哥,你说这我俩谁更好看?”沈以歌在前挑衅的问着。
      “呵,还用说吗?当然是你哥我了,毕竟你哥天生丽质,无人能敌。”沈以琛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那,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沈以歌向后一伸手,并没有回头,反手扣住沈以琛的手,然后放在沈以琛的大腿上。
      “她说我们不近人情,那我们今天还就去问问这个姑娘,咱俩谁更好看?”沈以歌嘴上说着,手又在沈以琛腿上反复摩擦着。
      沈以琛微微蹙眉,“你这说话就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呦,这不是您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了?”沈以歌说着又在沈以琛大腿上掐了一把。然后心满意足的收回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二人还没感觉到什么,旁边的人却都看在眼里,就像夫妻间的打情骂俏似的,让人脸红。
      “那,以歌说赌什么呢?”沈以琛流氓劲头上来了,凑到沈以歌脖颈间,微微吐气,少年阳刚磁性的声音传入沈以歌的耳朵中,令人微微悸动。
      沈以歌脸红,毕竟这才八岁的孩子,没有沈以琛见识高远。
      沈以歌咳嗽了两声以掩饰尴尬,“就赌你那把银鬼。”
      “好小子,你这是觊觎我那宝贝多久了?”沈以琛说着,下意识便把手放在了沈以歌的腿上,又揉了两把。
      沈以歌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毕竟是要人东西,正了正声接着说道:“你都已经有白羽了,银鬼你还不是整天供着。”
      “那能一样吗,银鬼那可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杀了一个头领的首级时皇上赐给我的第一把武器,那可是用西南天山上的银石锻造的,世上仅此一把,我这舍不得用,可不得供着。”
      沈以歌气的小脸通红:“白羽不也是皇叔给你的吗,据说剑柄上的可是在南海采集的珊瑚珠,不想给就不给,哪来这么多借口。”
      看着沈以歌生气,这沈以琛也是哭笑不得:“问我要东西就这态度?再说了,就我俩这聊天速度,看了吗,我们都出市集了。”
      沈以歌猛的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沈以琛,“我去,你太阴险了吧。”
      “哈哈哈哈。”沈以琛在后面笑得合不拢嘴,“想要我的银鬼,再等等吧。哈哈哈哈…咳咳咳…”沈以琛被沈以歌的傻气笑的肚子疼。
      沈以歌看智障一样的看着沈以琛:“行了行了,多大点儿事儿,不要就不要,别一会儿咬到嘴。”
      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句句都听在了沈父的心里。沈安听着,嘴角勾笑,岁月的痕迹让沈安显现出老态,但又勾勒了沈安锋利的的鬓角,给他增添了几分肃杀。听到后面,沈安眉头渐渐紧锁,显现出疲惫的神色。
      兄弟二人一路上都在争论银鬼的事情,这到最后,沈以琛说着:“小子,等你以后可以和哥哥一起并肩作战时,哥哥就亲手把银鬼送给你。”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二人最后终于算是达成了共识。
      就在二人斗嘴的同时,这一行人也来到了皇宫。宫殿华丽庄重,就单看宫殿大门都是那么的金碧辉煌,四周竟无人员流动,更加让人肃然起敬。二人换下了刚刚那副嬉笑的嘴脸,一个个高冷的不成样子。
      苏公公是皇上的贴身内监,此时正奉命在宫城门前等候着。见到人来,苏公公立马上前迎接。
      “沈将军,您这一路奔波辛苦了,昨晚听说将军在沈府昏倒了皇上着急的不成样子。就差出宫去找您了。奴才这千拦万劝才让皇上安心。这会儿,皇上为您准备了安神的汤药,正在尚书房等着沈将军。”苏公公比沈安大十多岁,是从小看着沈安与皇上长大的,说是公公,又算半个哥哥。
      沈安拉开车帘,“苏公公,劳烦您跑一趟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了,还望苏公公帮我把马匹和两个犬子先安顿好。”
      苏公公向沈安作揖,心领神会道:“那我就不推辞了,我已经替沈将军备好轿子。”沈公公一抬手势,便有几人抬着轿子走了过来,轿子通体玄黑色,扶手上雕刻着雄鹰的姿态,特别是鹰眼,看上去便给人一种犀利的感觉。
      沈安伸手在鹰头上抚摸着,微微的流露出几分苦笑的意味。
      “这是朕为你亲手设计的轿子,怎么样,好看吧,以后,朕要用这轿子…”少年时期李逸的声音渐渐充盈了沈安的头脑中,眼前的鹰雕逐渐模糊。
      “傻子。”沈安破涕为笑,在心中暗骂。
      擦了擦眼角将要决堤的泪水,沈安一个纵身,不轻不重的坐到了轿子上,回过身时,显然已经没了刚才的失态的样子。
      轿子已经调转了方向,“对了,沈将军。”
      轿子闻声停下,“沈贵妃一月前生了一个小阿哥,一会儿,我怕皇上不知道怎么和您说…这…”
      “小玥的孩子?”
      “是。还有几天满月,小阿哥刚出生时本想向您报喜讯的,当时您还在边漠打仗,皇上说怕扰你分心…”沈公公越说越心虚。
      “皇上子嗣稀少,这添了一个龙子,本是好事,再说,这沈贵妃可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为何不能与我汇报?”沈安说话的语气有些微颤,似乎是在压抑着心中的火气。
      “这…”苏公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安闭目,随即抬手示意:“罢了,多谢公公提醒,劳烦公公了。”轿子随即又向前走去。
      沈家两兄弟在后面听着,沈以歌在沈以琛手上写字交谈,这可是俩人的独门绝技,“心意相通”
      “沈玥,是姑姑吗?”
      “你说呢,傻子。”
      “呦,你不傻,那你有没有觉得皇叔和父亲感情好像特别好。”
      “废话,你觉得呢傻子。”
      “唉,你还别给脸不要脸了。”
      “呦,胆子肥了,跟你哥怎么说话呢。”
      “我错了哥,我错了。”
      “回去给我写五百字检讨,以下犯上。”
      “我不。”
      “六百字。”
      “我不。”
      “七百字。”沈以琛说着,狠狠地在沈以歌手上捏了一把。
      “别忘了咱们家以下犯上的家规,小心我告发你。”沈以琛微微欠身,在沈以歌耳边低声说着。
      听到“家规”二字,沈以歌身子一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察觉到沈以歌的反应,沈以琛满意的拍了拍沈以歌的肩膀,嘴角微微上扬:“好孩子。”
      苏公公这时已经反身开到兄弟二人身旁。
      “沈贵妃喜得龙子,近几日会有满月宴请,两位少爷也许会在宫中住上几日。”苏公公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照呼了下人去安顿车马。
      沈以琛掏出了自己的羽扇,“李钰呢?”
      “太子啊,太子近日在东宫教七殿下习剑,旁人都不得入内。太子殿下早就和我说过,说您什么时候从边漠回来,可记得给他搜罗点儿边漠的好东西。”苏公公在一旁耐心的说着。
      这会儿沈以歌早就不耐烦了,可又不得不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板着脸下意识的捏了捏沈以琛的衣角。
      沈以琛会意,冲苏公公一笑:“就不劳烦公公了,我和以歌去东宫看看,苏公公要是有别的事情,就先去忙吧。”沈以琛扇着羽扇,活像谁家风度翩翩的公子,如果不曾上过战场,谁曾知道他会杀人如麻。
      “那就不打扰两位少爷的雅兴了。”苏公公识趣的退了下去。
      “唉,走了,去找你李哥玩儿了,还教人耍剑,都不知道每年被我打的找不到北的是谁,哈哈哈哈…”沈以琛说着,便拉着沈以歌大跨步的向前走去。艳阳高照,二人一高一矮,素衣高发,美的好不自然。
      适逢走过御花园,一群宫女正在园中修剪花枝。
      沈以琛吹了一声口哨,引得宫女们连连向这边看了过来。
      “姐姐们这是干嘛呢?”
      宫女们起身行礼,为首的宫女说道:“沈公子可是好久都没来了呢。”
      “那个…”沈以琛故作沉思,羽扇抵在头上,然后一指面前的宫女,“对,翠翠姐,对吧。”
      为首的宫女喜笑颜开,“沈公子真是好记性呢。”
      “那是当然,还记得去年舍弟在御花园迷了路,还是翠翠姐好心相助呢。”沈以琛笑起来如沐春风,看的对面的宫女们一个个脸红不已。
      翠翠目光看到旁边的沈以歌身上。“这七八岁的孩子啊,真是一天一个样子呢,去年还是个哭啼啼的孩子呢,今年就如此乖巧懂事了。”翠翠用手比划着,“都和我一样高了呢。”
      沈以歌被夸的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伸手不紧不慢的从沈以琛手中抽出了扇子,拿在手上敲着,上前走到翠翠的面前。“翠翠姐?”
      “嗯?”翠翠低头应着。
      沈以歌顺势用扇子抵在翠翠的下颚,让她抬起头与自己平视,“我俩,谁好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