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18 22:3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进宫 ...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了沈以歌的脸上。
      “梁妈,什么时辰了?”沈以歌迷迷糊糊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头发睡得像个鸟窝一样。
      “少爷,我还真以为您每天都是勤学苦练呢,这太阳都晒屁股了,您还起不起。”沈以琛从早上睡醒后就一直翘着二郎腿坐在桌旁,手里撸着锦缎羽扇,旁边放着半壶已经凉了的茶水,整理边漠最近的贸易交往货币。
      “我这一天天的在家也没事儿,不睡觉还能干嘛?”沈以歌刚睡醒说话还奶声奶气的。
      “噢?我走时给你找的那几本入门基础剑法看完了?”沈以琛抬头挑眉一脸挑衅的样子。
      “那个?那个还用看吗,我早就看完了。”沈以歌漫不经心得说着。
      “小孩子家家的你可不要太狂。”沈以琛意味深长的笑着。想当初沈安也是让他看那几本书,上面剑法讲的很细,沈以琛看了一遍就觉得全部记住了,便去找沈安。
      当初用的都是木剑,记得那时候打的沈以琛浑身上下都是红的紫的,特别好看…
      说多了都是泪啊,还是怪自己太年轻。
      “咳咳。”沈以琛咳嗽了两声,“那有空得向您请教请教了?我是你哥,放心吧,我会让着你的,昂。”沈以琛又露出了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
      “随便。”沈以歌表示并不想理会他的挑衅。
      “叩叩。”敲门声想起,梁妈走了进来。“少爷,”梁妈微微叩身,“老爷让您去前堂用膳。”
      沈以琛又装出了一副端正的样子,看着桌上的数据,又伸手拿过茶杯,饮了一口,“嗯,知道了。”
      “那我再去叫小少爷。”
      “不用叫了,”梁妈抬头看到青翠色的屏风后有个人影晃动着。沈以歌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身翠青条纹的便衣,低头系着胸口处的那个衣扣。
      不知是衣扣大还是口小,那个扣子扣了半天还是没能扣进去。沈以歌微微蹙眉,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
      沈以琛见状无奈,起身告诉梁妈说他俩随后就到,让梁妈先退下了,然后走到沈以歌面前,俯下身子,拿开沈以歌那双白净的小手,慢慢的帮他把那几颗扣子都扣好了。
      在沈以琛给沈以歌系扣子时,沈以歌看到了沈以琛手腕处露出来的刀伤。这不是沈以歌第一次看到沈以琛身上的伤了。“这又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沈以琛动作一滞,看了看手腕内侧漏出来的一点伤口。“很久以前了,都不太记得了。大概…两个月?”沈以琛正儿八经的和沈以歌打着马虎眼。
      “胡说,”沈以歌说着就去撸沈以琛的袖子。“嘶。”袖子扔到了手臂上还没有好的伤口,疼的沈以琛快速的收回了手。
      沈以歌就静静得看着沈以琛,“编,再接着编,两个月的伤口还没结痂?”
      沈以琛说到底就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刚刚还疼的哎呀咧嘴的,一听沈以歌的话就心虚的摸了摸脸。“额,这个…”
      “不用跟我撒谎,这个家里现在就我没用,你完全不用跟我报备任何东西,我也帮不了你任何的忙,不能和你一起上战场,甚至自己都还不会做饭,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沈以歌一说起来就没完。
      “好好好,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我不该瞒着你,早上起来生什么闷气,先去吃饭,回来看看我写的反思,如何?”沈以琛在旁边讨好着。
      “写完了?什么时候写的?”沈以歌听后眸子中闪过微光。
      “昨晚在您睡着后秉烛夜游时写的,瞧当你哥多不容易。”沈以琛这是明摆着要糖。
      一听这个沈以歌就受不了,“我也没让你抓紧写啊。”
      “没有,可我怎么记得有人让我赶紧呢?难道是我自己记错了?可怜我昨晚通宵一夜费心费力又不讨好……”
      “哥,你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沈以歌在旁边摇着沈以琛的手。
      “对了,“沈以琛这才想起来沈安还在前堂等着。沈氏家规第三十四条,早上不按时用膳着,一天不得再用膳。
      沈以琛似乎想起了小时候被家规统治的时候。
      为了肚子的幸福,沈以琛决定先不和沈以歌逗了,毕竟沈以歌还在长身体,一天不吃饭可受不了。
      等到二人到达前堂,沈安早已经坐在位子闭目养神上了。沈以琛悄悄走到梁妈身旁。“什么时辰了?”
      梁妈也凑到沈以琛耳朵旁边,“还差一分钟就到用膳的时间了,先去坐下吧。”
      沈以琛松了一口气,便拉着沈以歌挨着沈安坐下了。
      沈安睁眼,脸上还是带着些许的疲惫,但依旧可以看到昔日将士英姿飒爽的影子。“来了?”
      “啊,嗯。”沈以琛不知道该怎么接过这个话题。
      “父亲,昨夜儿臣见您晕倒,甚是伤心。哥哥
      为了安慰我,于是哄我到很晚才睡着。今早起来,我说我以后也想像父亲一样,驰聘沙场,哥哥于是就问了我几句习剑的基础要点,等回过神来时,却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于是就急忙的赶到这里。”沈以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得说着。
      听得沈以琛甚是佩服,不愧是他沈以琛的弟弟,护哥技术绝对是一流的。
      “哦?年前的基本基础剑法都看完了?”沈安平静的问着。
      “是的,父亲,假如父亲想要验收成果,随时都可。”沈以歌站起身来,又向沈安作揖以示庄重。
      壮士,走好。沈以琛又一次被沈以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场震慑住了。
      “好,”沈安一脸微笑的看了看沈以琛,又看着沈以歌,“来,快坐下,一会儿我们要去皇宫上奏此次边漠近况,以歌要不要去?”
      “儿臣要去,儿臣也想去看看外面的风光。”
      “好,那先吃饭,”沈安说完便低下头吃饭,二人也随即拿起筷子吃饭。沈安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不只是疲惫,还是另有心事。
      三人行走在去往京城的路上,沈以琛骑马,沈安坐车。沈以歌坐不住,说想自己骑马,看看外面的风景。
      沈以歌连马都上不去更别说骑马了。几经争论,最后沈以歌还是和沈以琛一同骑马。
      沈以歌摸着马上的白色的鬃毛,喜欢得不得了。
      “这是哥的雪烈。”沈以琛说着,“每一名将侯,都能从皇宫的马棚中挑一匹马,不过啊,这马有好有坏,要自己看,你哥我一眼就看中了这匹白马。”
      “是因为看出它厉害?”沈以歌在旁边问着。
      “不,是因为它好看。”沈以琛说的一脸得意。话虽这么说,沈以琛也知道,雪烈与自己同生共死,好几次雪烈都让自己在战场中化险为夷,沈以琛摸了摸雪烈的头,表示自己没有选错。

  • 作者有话要说:  Emmm 上学去啦,有缘再见
    下次回来就可以见到男主了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