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01 11:17: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你叫什么名字 ...

  •   周围的宫女一片骚动,有好奇翠翠是怎样搭上沈家这两位公子的,也有看她笑话的,也有在暗中默默观察这两位公子的。一时间各怀心思。
      “这……”翠翠毕竟也刚来宫中不久,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些。早听说宫中规矩深似海,一个字没说对,便会遭到杀身之祸。这会儿翠翠小脸通红,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沈以歌微微向前,凑到翠翠耳边:“给你点提示,夸我,我哥高兴,我也高兴。夸我哥,我哥高兴,我不高兴,懂?”
      翠翠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微微欠身以示明白。沈以琛在远处默默地看了半天了,这会儿看见沈以歌都快贴人家小姑娘脸上了,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了。
      两步向前,伸手像捉小鸡子似的,捉住了沈以歌的后勃颈,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你离人家小姑娘远点儿。”沈以歌也一脸的坏笑着看着沈以琛:“别介啊,哥,我就是想光明正大的要那把银鬼。”
      “敖?怎么个光明正大法?”沈以琛嘴角微扬,就静静地看着这小子出阴招儿。
      沈以歌拿羽扇戳了戳翠翠。翠翠浑身颤抖着,汗珠一滴接一滴的从脸上落下来。被沈以歌这么一戳,翠翠猛的跪到了地上。“以歌公子长得如此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一看便知长大之后又是沈家一位猛将,以琛公子风度之下更多了一份温柔之气,想必私下更是以为好哥哥,更会体人心思。奴婢刚进宫不久,不知道该如何讨公子欢心,上次看见公子一人孤苦伶仃的在花园,一时便想起了家中年纪相仿的弟弟,一时思念之心无处可藏,便顺口说出。本是无心之言,本无可以搭话之意,能让公子记住实为荣幸,今奴婢口拙,头脑简单,听不懂两位公子的弦外之音,希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可以原谅奴婢的寡闻浅识。”
      二人让翠翠的行为震愣住了,现在的皇宫里这么可怕了,不就是让夸个人吗,搞这么大动静?
      “呦,这是干什么呢,这么热闹?”舒妃从御花园另一角往这边走来。众宫女看清来者,纷纷下跪:“舒妃娘娘万福金安。”这舒妃是当年舒广将军的女儿,也算当年皇上的父亲指腹为婚的儿媳,所以在这宫中自然是横行霸道的了。舒妃娘娘被人搀扶着,小指上的金质装饰物在阳光下晃得人眼模糊不清,发饰更是类型各样,打扮的活像一枝花孔雀一样。
      定睛看清来者,舒妃微笑示意:“这翠翠是我下的宫女,可否是冲撞了两位公子。公子若是为此生气,那我把这宫女的舌头割下来送给二位公子也算是便宜了她这条小命了。”
      翠翠听后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沈以琛二人都微微蹙眉。沈以琛看着翠翠:“也是没有的事,这位姑娘去年帮了我一忙,今日我本想客套两句,却不想宫里规矩竟如此之多。罢了,本就没有什么冲撞可言。”抬头转向舒妃,作了一礼:“也请舒妃娘娘不要为难她。”
      舒妃将撇到耳前的几缕头发挽到耳后:“那是自然,公子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自不会为难她,请公子放心。”沈以琛点头示意。
      舒妃这刚站了没一会儿就感觉有些累了,“那公子如若没什么事情,臣妾这边就不打扰公子的雅兴了。”沈以琛欠身作揖,以示回礼。
      舒妃向旁边的公公递了个眼色,旁边的人便向翠翠一行人走去。“还愣在这儿干什么,不嫌丢人现眼吗,快点给我滚回去干活。”说到最后那人还不解气,又在翠翠身上踢了一脚。
      “你这……”沈以歌从刚才就气不打一处来,向前一步抬腿一个空中飞旋,把那人也踹到在地上。“哎呦。”只听见那公公惨叫一声。舒妃见势眉头紧锁,:“公子何必如此,无缘无故打我家的下人可为何意?”
      “那你这下人为何出手如此歹毒?”沈以歌气得捏紧了拳头。
      “我家丫头惹得大家伙都心情不好,我教育我自家的丫头可还需向你报备?”舒妃从小便是被宠大的,哪曾受过如此屈辱。
      “我……”沈以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沈以琛伸手拦在了后面。“舍弟年幼不懂事,冲撞了娘娘,还请娘娘不要介意。上次在边漠巡视时,发现了一批上等的田玉发簪,在中原可还未曾见过,不知娘娘可会喜欢,如若喜欢,我明天将派人送到娘娘那里去。”
      虽说舒妃发饰不少,可谁不知道边漠的发饰可是不可多得的阿。想着被诸位妹妹争风吃醋的样子,舒妃紧锁的眉头渐渐舒缓,“那就麻烦公子了。”“嗯……”沈以歌在后面想要挣脱开沈以琛的束缚,奈何还是弱了几分。待到舒妃走后,沈以琛才放开沈以歌。
      “哥,你这是干嘛,我就是看那人不顺眼,你为什么要拦住我。”
      沈以琛平了平沈以歌头顶的头发,“还没看出来吗,这世道变了,刚刚你若是把那人踢坏了,受罪的就是那个宫女,再者说,这世上以后或许就再无此人了。”
      沈以歌听后微微愣住了,心中的无名之火愈加旺盛。看着沈以歌这样,沈以琛笑了笑,“行了行了,先去看看李钰那小子,你不也好久没看到李染了吗,先去找找,你要是真想学剑,我可以教你。”
      沈以琛抬头看了看沈以琛:“真的?”
      “真的。”沈以琛叹了口气,“比翡翠还真。”
      沈以琛半推半搡着沈以歌,“行了行了,快走吧,以后在这宫中啊,就少说话,少得罪人,少牵连人,就算可以了。开心点儿,等会儿就让你看看你哥是怎么把你李哥打趴到地上的。”
      二人就这样无忧无虑的接着并肩向前走去,却不知这样的日子可还有多少。
      二人也从未想过,也不曾想到过,此时的尚书房中更是另一阵的血雨腥风,五味杂陈。
      (小剧场:小时候的李逸在树下习剑,头顶却被一颗石子砸中。李逸这火气刚上来,转身向宫墙上看去。却看见宫墙之上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正悠闲自在的晃着腿,清风吹过他的发丝,发丝随着风儿有旋律的律动着。“你这剑法,不对。”“怎么不对,我这可是有老师专门教的。”“那,这个老师也不行。”“你别在上面胡说,有本事下来练练真功夫。”李逸拿着的剑直指向少年,稚嫩的小脸上多了几分认真的神色。“呵。”宫墙之上的少年轻笑一声,然后一跃而下,落在地上之时竟无丝毫声响。少年缓缓走到李逸身后,此时看着这个少年,比李逸高出半头,行为动作间透露出一种高傲。少年抬手握住李逸的手腕,开始挥舞李逸刚刚练习的那套剑法,一切都像行云流水一般。待到李逸瓶颈之处,少年带着李逸的手腕微微一勾而不是直锋而出,突然顺利的完成了刚才的动作让李逸眼前微微一亮。一套剑法下来,李逸便记得差不多了。“这些是习剑之人的基本功,不过书上的那些和真正的习剑之人有一定的出入,所以懂不懂行一眼就能看出来。”李逸默默回忆着刚才少年手把手教自己的场景,脑子里兴奋的浮想联翩。“喂,”少年看着李逸走神,便叫了他一声。“啊?”李逸回神应了一声。少年吐气,“算了,还是告诉你一声,换个老师吧,这个老师不懂剑行。”李逸听着,低声应着。少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快步离开。身边带过一阵风,把李逸从回味中拉了出来,眼看着人就要走远了,李逸急得小脸通红,“喂!”李逸鼓足勇气大声叫了他一声。少年闻声停下脚步。“我想问问你…你叫什么名字?”这次轮到少年微微愣住了,半分钟的时间两人都不曾说话,只有风儿徐徐吹过。不一会儿,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微微低头,说了一句:“沈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