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01 11:05: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喜欢以歌 ...

  •   两个人又聊了很久,待到黄昏时刻,沈家当主沈安一队人才赶到京城。沈家两公子闻声出门迎接。
      “父亲。”沈以歌微微欠身以示问候。
      沈安下车走到沈以歌身边,摸着沈以歌的头,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我儿长大了不少。”
      一听此话沈以歌的小尾巴又翘起了几分。“那父亲有没有想过儿臣?”
      沈安不知是因为刚从边漠返回身心疲惫还是如何,看起来满脸疲惫。“当然有想,以歌在家可有听话?”
      “那是当然,梁妈还教儿臣识了许多字。”沈以歌抬头看着沈安,略带桃花的眼睛微微一弯,仿佛连眼角都带上了笑意。
      沈安看的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又清醒了过来。
      “梁妈说别家的孩子这个岁数都应该去私塾上课了,却不知道父亲可曾为我找好老师。父亲常年征战沙场,都不知是否还记得儿臣的年纪。”沈以歌低着头,略带抱怨的奶声奶气的说着。
      沈安又摸了摸沈以歌的头,强撑着挤出一个微笑,“父亲怎么会忘了以歌呢,以歌一月之前的生辰,听说是皇上陪以歌一起过的。父亲在边漠打仗,没能赶回来,我……”沈安的话还不曾说完,便两眼一黑,不省人事了。
      “父亲!父亲!”二人见状急忙向前。沈以琛一个箭步而上,顺手扶住了沈安。
      家仆见状也急忙走上前查看情况。
      梁妈在一旁着急。“别都在这里看着了,快去请大夫来!”
      沈以歌见此情形也慌了神,“父亲,父亲。”沈以歌在沈安身旁轻轻摇晃着他的手,然后抬眼看着沈以琛,“哥,父亲怎么了?”
      沈以琛摸了摸沈安的脉搏,静下心来冲沈以歌一笑:“父亲会没事的,许是太累了,我们先回房。”然后将沈安扶回了房中。
      待到大夫来了之后,梁妈还在一旁掩着面默默得落泪,沈以歌面向床边,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沈以琛看着梁妈,轻声安慰道:“行了,梁妈,你看着大夫也来了,您要不就先回去休息吧,别哭了昂。”梁妈在一旁抹着眼泪:“我没事儿,先让大夫给老爷看看,我就在旁边看看,不给你们添麻烦,我就想知道个老爷的平安的话。”
      沈以琛无奈,招大夫进来。大夫叫人都去屏风外等着,多给病人一些空气。梁妈带着仆人退下,沈以琛则是推了推沈以歌无果后,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环拥着沈以歌连拖带拽的走到屏风后面等着。
      大夫也并未多说什么,麻利的替沈安把脉,观察沈安的脸色……
      不久后,大夫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跪在沈以琛面前:“沈老爷并无大碍,只是近期日夜操劳过多,休息太少,我已经为老爷抓好了药方,等下便可让人去熬药,休息几日就会好了。”
      “麻烦大夫了。”沈以歌闭着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梁妈也在一旁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沈以歌则是跑进屏风内查看沈安的情况。
      “梁妈,让人带大夫去钱库结账。”梁妈微微欠身,带着大夫出去了。沈以琛面色微白,定了定神然后在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梁妈不久变回来了,脸上看上去轻松了不少。见沈以琛在外面,便苦笑着说道:“我从小便在沈府侍奉老爷,每次老爷出边漠都会凯旋而归,神采奕奕,本以为老爷就是战无不胜的神,谁可曾知这人也是会老的啊。”
      沈以琛并未睁眼,却是问梁妈,“梁妈,您觉得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老爷?”梁妈笑了笑,“老爷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人,当年沈夫人病弱,又到了论嫁的年纪,宫中一直传闻说沈夫人活不过那年,谁知就在那年老爷娶了沈夫人,然后明年就生下了你。当时的老爷可是一代战神,只要老爷所处的军队,战无不胜。每每凯旋归来,都是皇上亲自接见,那晚都会在皇宫开办迎风酒席,在皇宫一喝就是一夜。”梁妈的记忆追溯到很久以前。
      “可他又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梁妈说道。
      “后来边漠边上的蛮人大肆泛滥,京城岌岌可危。皇上一度失去重心,失心乏力无可奈何。老爷却上奏要出使边漠,声称倘若自己不能守住边漠,他将永不回京。皇上挽留过,但老爷以死相逼。沈夫人也极力挽留,但却无可奈何。就在老爷走的前几天,夫人发现自己又怀上了孩子。”梁妈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造化弄人吧,沈夫人并未告诉老爷,老爷这一走就是一年。沈夫人就是在生小少爷时难产而死。沈夫人当时呼喊着说她不喜欢这个孩子,却又死命的要把他生下来。”梁妈看着屏风内,“可就苦了小少爷了,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娘亲。”
      沈以琛睁眼起身,“梁妈,您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梁妈遵从沈以琛的安排,微微欠身,便退下了。
      沈以琛穿过屏风,沈以歌正跪在沈安床前。沈以琛走到沈以歌身边。“父亲在边漠操累许久,我们先回去吧,明早再来看父亲如何?”不等沈以歌回答,沈以琛便俯身将沈以歌抱起来,带沈以歌定身后抬头看着沈以琛,又默默地低下头,然后小手抓住沈以琛的衣角。
      沈以琛一笑,伸手将沈以歌的手拉了过来,握在了手中,拉着沈以歌朝门外走去。
      走到沈以琛门前,沈以琛俯下身子,平视着沈以歌:“怎么样,像以前一样,今天晚上和我睡?”沈以歌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沈以琛便得意的拉着沈以歌进了房门。
      兄弟二人同在一张塌上,沈以歌闭着眼抱着沈以琛:“哥,你见过母亲吗?”
      沈以琛轻轻拍着沈以歌的背:“你都问了我多少年了。”
      “那你觉得母亲漂亮吗?”沈以歌问道。
      “漂亮,据说母亲是当朝皇上的亲妹妹,因为父亲当时在边漠立下汗马功劳,皇上就把母亲许配给了父亲。
      听说啊,当时好多将侯家的公子都想娶母亲为妻,只可惜母亲心早有所属,非父亲不嫁。”沈以琛随后沉默。他想到当时母亲怀着沈以歌时种种的精神不正常,每每都拿剪刀朝自己的肚子捅去,却总是在最后放弃了。每每故意失足摔倒,却又在最后难产时口口声声都求大夫保住这个孩子。
      “可他们都说母亲不喜欢我。”
      “母亲很喜欢你的,在你还没出生时,母亲就亲手给你缝制小衣裳。每每缝制小衣裳的时候还在嘴里哼着小曲,说她想看看你穿上的样子。”
      沈以歌又将环抱着沈以琛的手紧了紧:“那哥会不会觉得是我害死了母亲,会不会不喜欢我。”
      “怎么会?”沈以琛在沈以歌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人生亦有命,谁都没有对错之分,只能说天意弄人。我会永远喜欢以歌,永远保护以歌……”
      就在沈以琛滔滔不绝得说着时,沈以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便安心地睡了。
      听着沈以歌平稳的呼吸声,沈以琛又轻轻得摸了摸沈以歌的头。“小兔崽子,怎么越来越粘人了呢,真是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好哄了。”
      沈以琛摸黑起身,去屏风后悄悄的点上了一支蜡烛,开始写早上答应小兔崽子的反思。
      亲爱的小兔崽子:
      我是您帅气的哥哥(此处略去好多字儿)……
      待到写完后,东方也已经泛起了肚白。沈以琛放下笔拿起纸来欣赏了一下自己狂傲不羁的字体,又品读了一下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文采,将信折好放进了一个精美的朱丹色的小匣子里,扣上一个带密码的花朵似的小锁头,然后将小匣子悄悄的放到了一堆兵书架的后面,想着待到沈以歌看到后会是什么表情。
      想了半晌,这才心满意足得点点头,又蹑手蹑脚得走进屏风后……
      
      

  • 作者有话要说:  骨科骨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