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2-18 21:58: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查明 ...

  •   “连话都不让人说,不知舒妃可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沈安自始至终不曾理会身后的纷乱,只是将沈贵妃轻轻的抱到旁边的椅子上,冷冷的丢过来这样一句话。
      “不…我可有什么好心虚的…”舒妃此刻眼神不自觉得飘忽了起来。
      “皇上…”沈贵妃执意起身,李逸蹙眉:“坐着就好。”
      沈贵妃默默的坐在那里:“这玉饰本就是姐姐送我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舒妃的脸瞬间不自主的僵了起来。
      原以为沈贵妃柔柔弱弱的,现在可是想要斗个鱼死网破?
      “呵”舒妃正了正脸色:“妹妹,这话不能乱说,我送你的,可有证据?”
      沈贵妃的脸立马白了,这是问的什么话,死无对证?
      “我…我的丫头当时在屋里…”沈贵妃说的自己都没有了底气。
      “你的丫头?你若叫她去东,她可敢去西?妹妹,可不能因为我罚了你,你就这么恨姐姐我吧。”舒妃依旧不依不饶的问着。
      “……”沈贵妃说不出话来,本来这送东西的主人就在那儿,现在倒来了个死不认账?
      “屋里可还有旁人?”沈安在一旁轻轻询问:“你再想想,是谁都好。”
      她一贵妃的殿,旁人可会随便进进出出?除了自家的仆人,谁还曾会去那里?
      沈贵妃眼眶微红,默默的摇了摇头。
      沈安见状摸了摸沈贵妃的头:“别怕,你哥在这一天,她们就伤不了你。没人见证就没人见证,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听到这儿,沈贵妃更是没控制住自己的眼泪,拿丝巾抹着眼泪。
      舒妃见状笑的猖狂:“来人啊,把这犯人还有带头闹事的人待下去,稍后处置。”
      另一伙刚上来的暗卫立即提防着围住沈家这一伙人,肆机出动。
      沈以琛也是切换到了备战的状态。
      “啊…微臣叩见皇上…”魏太医刚刚在门外听候差遣,此时绕过人群来到皇上身边。
      “爱卿可有什么话想说?”李逸觉得有些不适,苍白的脸此时更是没有了血色。闭着眼用手支着头,这样分明是在死撑。
      “回皇上…微臣当日好像在安颐殿…”听到这话,李逸微微睁开了眼,看到了一丝希望。
      “别帮着沈家说话了,他们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如此护着他们?钱?权利?对啊,这些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得到的。”舒妃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态势让舒妃逐渐崩溃,几近癫狂。
      “啪”李逸怒气的一拍桌子,将在场的人都吓的一颤,都跪在了地上。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
      “接着说。”李逸的话仍是有气无力的,此时却让人感受到了威望。
      “那日是十三皇子复查时间,我重新为皇子换了药房,皇上若是不信,可去太医院察看微臣当日的行程。况且,微臣年纪大了,也值不得为一些不相干的人搭上自己这条老命。”
      “爱妃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舒妃听到这儿,忙的跪到了地下。神情又开始飘忽不定了起来。
      “皇上…皇上,我…我那几日送给妹妹们的东西太多,忘了也送给了妹妹一套…”
      “可你当日告诉我说这玉饰你就送给了我一套,还让我避免让其他姐姐们争风吃醋,不要过分张扬…”沈贵妃不说话,说话便一针见血。
      “不,你胡说!我怎会只送你一个人?”舒妃此时几乎接近疯子一般,仿佛下一刻便要吃人似的。
      “你可曾收到姐姐送的首饰?”“没有啊,姐姐何时可曾送过我们什么礼物…”一行人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话不多,却句句刺激着当事者的心。
      “皇上!皇上。”舒妃狼狈的爬了过去,抱住了李逸的腿。
      “你要信我,我不曾想过要害妹妹…不曾…”舒妃一改刚才的猖狂,畏畏缩缩的请求信任。
      “你叫朕如何信任你。”李逸也是痛心疾首。
      慌乱中,舒妃又开口道:“对了…皇上,那玉饰是我送的不假,可那毒不是我下的,那毒是嘎瓦族人特有的毒,那沈家的二公子和那噶瓦王子近日关系亲密,行踪可疑,一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想要嫁祸给臣妾!”
      “哦?你是说我?”此时箫颖站在一行人面前,换上了一身干净利落的纯白便衣,头发又高高的扎起,笑起来如沐春风,更像个不问世俗的公子。褪去了几丝阴暗,多了几分阳光。
      看见箫颖,舒妃更是身子一沉。
      “私自关了我几天…舒妃娘娘真是胆识过人啊。”箫颖边说着,边朝倚在门框旁的箫颖走过去。
      拿扇柄敲了下沈以琛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不减:“怎么样?还挺合身的。”
      沈以琛从上到下看了看箫颖,没做出评价,不过那不自觉的笑意却让箫颖尽收眼底。
      装作不经意间打开了扇子,那扇面冲沈以琛的脸扇去。
      箫颖就眼睁睁的看着沈以琛拿弓弩的手抖了一下,脸急速向后躲了去,似乎黑成了扑克脸。
      吓得箫颖差点没憋住:哈哈哈哈,操。沈以琛他喵的真怕鸡毛…哈哈哈哈。
      正了正身形,箫颖想起了自己还有要事在身。倚在了那边的门框上,拿扇子扇起了风。
      “我听说有人私自流通我们嘎瓦族的禁药,身为族长,我深感抱歉,同时也甚是痛心。”箫颖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奶|子。
      笨蛋啊,胸在左边,你他喵的摸右边干嘛!
      “对此,我查了查近期黑市私货的流通,真不巧,还真让我找到了。”
      打了个响指,棠儿带着一丫鬟进了殿。
      舒妃看见那丫鬟,脸色立刻变了:“把她带下去!杀了她!就是她想谋害臣妾!”
      “你可曾认识此人?”李逸无视舒妃那蛮横不讲理的行为,依旧语气冷冷的问道。
      “不认识…我不认识这个人…快把她拖下去杀了!”舒妃此时叫声凄厉,头发被自己抓的已不成样子。
      “娘娘,你可不能不认我!”那丫鬟年纪不大,此刻可是一直在地上向舒妃磕着响头。
      “我爹常年卧病在床,今年更是奄奄一息,是您说的,只要我能弄到药,你就会派人医治我爹的。”那丫鬟瑟缩着,被这场面吓得更是全全招来。
      
      “舒妃,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讲?”此时人证物证俱在,舒妃的罪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现在舒妃的脑袋嗡嗡的乱成了一团,周遭的声音仿佛都听不见了。
      “蓄意闹事,谋害朕,挑拨关系,这样的人,我不想再留着了。来人,拉下去斩了吧。”
      听到这话,沈安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皇上,这舒妃是舒广将军的女儿,当今舒广手中尚且握有兵权,且是忠心对朝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沈安着眼大局,全身心的为李逸盘算着后路。
      “我有你就够了。”李逸这话声音不高,却足以让沈安听见。周围的人一听这话,也是五味杂陈。
      “皇上…”沈安依旧不依不饶。
      倘若能保皇上一生安稳,沈安死不足惜。
      “皇上!皇上…臣妾知错了,此时是臣妾过分了。臣妾看不惯皇上对妹妹的宠爱,是臣妾错了啊皇上,求皇上饶了臣妾吧。”舒妃此时又跪在地上,抱住了李逸的腿。
      “放开。”李逸低声说道。
      舒妃并没有放手,只是高声哭着。
      “我叫你松开听见没有!”李逸高声呵令,吓得舒妃一激灵。
      李逸刚醒过来,加上气火攻心,李逸突然眼前一黑,弯腰捂住了胸口。
      周围的妃子见势立马围上前来,皇上皇上的叫个不停。
      李逸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就这样捂着胸口倚在椅子上。
      沈安一个箭步向前,双手握住了李逸的手。李逸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回了神。
      “此事大家也都看到了,倘若以后再去没事找事,下场我不用说。把舒妃禁足在椒房殿,其余的人按参与多少领罚,下去吧。”沈安扶着李逸走出了殿。
      在门口处,沈贵妃轻唤了声“皇上”。李逸本想回应,却发觉这一切原来都是自己的疏忽所致。眸子一冷,扫了一眼沈贵妃,便随着沈安出去了。
      在门口处,李逸看到了在一旁待命的太医院的人:“把沈贵妃医治好,若是留下疤痕,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众太医领命。
      这皇上从登基以来就是这副小孩子脾气,到现在还是没有变啊。要说是皇上没变,还是说是被那人一直宠着,怕终是让人捉摸不透了。
      
      将沈贵妃送回安颐殿,安顿好后,二人刚欲离开,沈贵妃却是伸手抓住了沈以歌的手:“渊儿…谢谢你照顾了。”
      沈以歌现在憋了一肚子火气,一时间没转过语气:“不用,我照顾渊儿是我一厢情愿。”
      沈贵妃微怔,苍白的嘴唇露出一丝笑意:“渊儿以后就拜托你了。”
      沈以歌听闻蹙眉:“姑姑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会看着渊儿长大。”
      不等沈贵妃说话,沈以歌挣脱了手,走出门去。
      待到门口时,沈以歌发觉刚刚语气不对,又默默开口道:“渊儿很好,姑姑不用担心。这两日姑姑你休息就好了,我照顾渊儿两天。渊儿他说,很想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