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25章^ 最新更新:2019-02-18 23:4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狗子你变了 ...

  •   沈以歌进屋时,只听见了一个孩子的嚎啕大哭和两个男人的丧心病狂。
      沈以歌一下子黑了脸,“砰”的一声推开了房门。
      只见箫颖用着不是很熟练的方法抱着李渊,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嘴里还是振振有词:“小宝贝,别哭了,哭坏了身体,影响健康发育的心情。”
      沈以琛责在一旁,满脸写着不耐烦:“你还行不行啊,连个孩子都哄不好。”
      “你行你上啊!”箫颖简直,合着千里赶来京城就是来给看孩子的?
      “我?我要是行还用你来?”沈以琛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也是一字一句吼着,才能压过这孩子的哭声。
      沈以歌黑着脸看着眼前乱成一锅粥的名场面,这要是传出去,常年出关的外使和久经沙场的将士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搞不定,怕不是又变成了人们饭后茶点的笑话了。
      要是能杀队友,我还留你们到现在?啊?
      见沈以歌回来,两人算是找到了根救命稻草:“来,大爷,这小子不听劝,还请大爷整治整治这小家伙。”箫颖面容庄重的将李渊送到了沈以歌怀中,仿佛交托了什么重大的使命。
      回到了熟悉的怀抱,李渊顺势抱住了沈以歌的脖子,还是哭个不停。
      沈以歌晃着身子,声音温柔的说着:“渊儿怎么了,可是困了?”
      李渊哭着,但是沈以歌明显的感觉到了李渊摇了摇头。
      “那渊儿可是饿了?”
      这次李渊只是撕心裂肺的哭着,眼睛哭的通红,更显委屈。然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并没有过多的反应。
      轻轻拍着李渊的后背,安抚着李渊:“渊儿不哭了,渊儿饿了,一会儿就给渊儿吃饭,昂昂,不哭了,渊儿最听话…”
      于是,两人就看着李渊渐渐哭声减弱,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沈以歌对此情形也有些许纳闷,只是没有过多的猜测,以为李渊只是被那两人气成这样的。
      于是就一边温柔的低声哄着,又帮李渊顺着气,时不时的拍两下以示安抚。
      “弟弟,厉害啊,你怎么知道他饿了呢?”箫颖看着沈以歌的眼睛仿佛闪着星星,感觉自己对小孩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沈以歌冲箫颖翻了个白眼:“心灵感应,懂不懂?不懂就别问了,问不明白。”
      “谁说我不懂?我和你哥就有心灵感应。”箫颖炫耀性的走到沈以琛身边,顺势挑了一下沈以琛的下巴。
      沈以琛:“……”
      “上次,我昏迷了好几天,刚一醒来,嗓子还是哑的说不出话来。就在我思考着如何和你哥对话时。你哥就问我‘喝水吗’,我的天,你知道我有激动吗?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箫颖一边回忆着,一边在脑子里不知道想着什么,一脸痴汉的样子。
      沈以琛砸了砸牙:“别说了。”
      “怎么,你也觉得很感动是不是?”箫颖反问道。
      别说了,丢人。
      此事李渊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了,喘息声也渐渐的弱了些。
      那嬷嬷拿来了一碗粥。
      沈以歌坐在桌旁,接过粥舀了一汤匙,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两口气,又用嘴唇试了试温度,便温柔的送到了李渊嘴边。
      李渊也不闹,依偎着沈以歌,见饭来,就乖乖的张嘴吃下去。不一会儿,便就看到了碗底。
      这流畅至极的动作可让旁边的两个男人看傻了眼。这么顺利?这么轻松?
      没有抬头,只是依旧拿汤匙在碗里转圈散热:“两位这么晚了还不走,可是要在我这里过夜?我这床榻,怕是装不了四个人。”
      “???”狗子你变了。沈以琛听闻发觉莫名伤心。以前那个一直黏在他身边的小可爱去哪里了?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箫颖听闻也不干了:“喂,我那被子可还在这里,你就为了他,你竟然就撵我出去?”箫颖指着窝在沈以歌怀里的小人,满眼都是愤懑不平的样子。
      呵,戏精。
      “?!”沈以琛一听更是不干了:“你他喵的和我弟弟同床共枕?”
      “那要不然呢,一个人睡多冷啊。”箫颖打诨,突然想起了这是一个严重的弟控。
      箫颖见事说事:“要不,今晚我和你睡?抚摸你冰冷的心?”说着,便将那手覆上了沈以琛胸膛,一直蜿蜒向上,直到触碰到喉结,沈以琛才反应过来。闷哼了一声,声音只能让箫颖听到,不由的刺激到了箫颖那兴奋的神经。
      “以琛我们出去睡吧。”箫颖拖着沈以琛就向外扯去。沈以琛突然一脸恐惧的表情睁圆了双眼,犹如萌物,眨巴着眼睛无声的向沈以歌求救。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沈以歌叫住了箫颖:“欸。”
      箫颖问道:“怎么了?”
      此时沈以琛眼睛里似乎开满了烟花,闪闪发光。
      “你那屋子,给你收拾好了。两床被子…”不等沈以歌说完,箫颖拉着沈以琛一溜烟的跑了。空中断断续续回荡着箫颖的话:“谢谢啦~啦~”
      沈以歌苦恼的揉了揉眉心:“我是怕你一床被子冷。”
      算了,怀中抱着玉人,谁还想去想别的事情。
      此时李渊呼吸声均匀,正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见着如此模样的李渊,沈以歌不自觉地在李渊脸上落下了一吻。
      晚安了,宝贝儿。
      
      此时的另一边。
      沈以琛抱着门框不撒手,说什么也不进这狼窝。箫颖废出那吃奶的劲头也没将人拉进去。
      最后,二人达成了协议,最后以箫颖进屋后连做一百个俯卧撑为结果,连哄带骗的将人拽进了屋里。
      反正,一百个俯卧撑之后,管你是人是鬼,一样虚的不成样子。
      箫颖倒也不耍赖,一连气做了一百个俯卧撑。果不其然,刚刚还一肚子坏心思的箫颖,在做完那一百个俯卧撑之后立马将自己丢进榻中,倒头就睡。
      看着箫颖的睡颜,沈以琛轻笑,原来,这人长得是如此的好看。手不自觉的碰到了箫颖的面庞,那皮肤细嫩柔软,还有些许的凉意。指尖就这样流连忘返几回,终是收回了手。
      沈以琛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偌大的床,竟然都被箫颖那四仰八叉的睡姿占了去。
      沈以琛起身俯视着这床上的人,眯起眼睛摸着下巴思索着。
      仿佛在脑子里开了一场数学系的立体几何,也未能想到什么好点子。
      罢了,只能将人往里面暴力挪挪了。
      奈何箫颖真是虽说不显肉,但身子却是这么重,推了几下,愣是没推动。将箫颖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用力将人一撑,一个没撑住,沈以琛身形一歪,又怕压到箫颖,于是胳膊又一撑,重心向后仰去。愣是坐在了箫颖屁股上。
      ……万籁俱寂,只欠东风。
      沈以琛的头瞬时炸了起来,脸瞬间变得苍白无色。箫颖却不知如何,仿佛要醒过来了,不自觉的扭了扭屁股,转身看向沈以琛:“怎么,月黑风高夜,可想来阵箫歌?”
      箫颖的挑逗让沈以琛红了脸,跨下身来,坐在床边,不再去看箫颖:“你别误会,刚刚我想将你向里面挪两分,留一席之地于我睡觉所用,不料你太重了,我没撑住…”
      见沈以琛说话隐忍,箫颖也识趣的打住了声音。咳,谁还不是个男人了?沈以琛,你就嘴硬吧。
      “噢,我占了公子的地方?抱歉啊,我一累了就是这幅德行,莫要见怪。”箫颖说着,向里面靠了许多,留出了近三分之二的位置给沈以琛。
      回头见箫颖又沉沉的睡了过去,沈以琛一脸黑线。他竟然对一个男人起反应了?满身的火气让沈以琛莫名的不爽,坐在床边扶着头沉默了一会儿,见火还是不能消,起身慢慢褪去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
      在榻里装睡的箫颖眯着猥琐的小眼睛观望着,涎水流了都没有感觉。看着那诱人的沟壑,那雪白的皮肤,那神秘的线条,都勾着箫颖的心思。
      沈以琛离开了床榻,走出屏风后。
      箫颖趁机整理了下流出来的涎水,又换了个舒服的睡姿,一会儿应该还会有更劲爆的。回想刚才那具身体,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纵横在身上的触目惊心的伤疤了。
      沈以琛心里有火,便打了桶凉水,从头顶一泼而下,浇了个通体。天还不是很暖,乍的又来了盆凉水,也冻的沈以琛一个激灵。不过,火却退了不少。
      就这样一遍一遍洗刷着身上的火气,很久之后,沈以琛才回到了榻前。虚脱至极的人刚想顺势躺下,突然发觉自己身上还是湿的。又看了看旁边熟睡的人,沈以琛又将身上擦干了之后,总算是躺在了榻上。
      熄了灯,周围一片黑乎乎的,困倦感瞬间席卷了沈以琛。于是,沈以琛就这样睡了过去。
      听着沈以琛均匀的呼吸声,箫颖猛地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明澄澈,没有半点的睡意。像似猛兽的眼睛,仿佛发着幽幽的绿光。
      伸手触碰了旁边熟睡的人,那人身子冰凉,仿佛是块凡尘间不染世俗的冷玉,身上只盖了层薄片。伸手连人带被拥进了自己怀中,用自己的温暖,温暖着怀中的人,就像,小时候一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