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成痴》芸格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01 11:05: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沈家兄弟 ...

  •   沈府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个约摸着十六、七岁的少年手持碎霜银剑大步流星向里院走去。
      家仆看清来者后都急忙赶着出门侍候。
      管事的总仆殷切的随在少年身后听候差遣。
      “梁妈,以歌呢?”少年一边脱着身上的盔甲,一边随手打开各屋室的房门查看情况。“以歌,以歌?”少年几乎是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翻找。
      梁妈吩咐着手边的人去收拾着少年扔过来的盔甲衣物,又吩咐另些人将少年的马匹整顿好。然后在一旁笑着说:“少爷常年不在家中却能日日心心念念着小少爷真是难能可贵啊。”
      “可不是,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一天看不到都会想,更何况这次我可将近一年没看到这小兔崽子了,非得先抓过来揍一顿再说。”梁妈掩面又偷笑了两声,“只怕少爷看到后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下得去手呢。”
      少年故作无奈样,“梁妈,您可真会打趣我。”
      这谈了半天梁妈才终于想到正事儿。
      一拍手,“哎呦,少爷,您这次是打算回来常住?”少年真的要被梁妈说的欲哭无泪了。“您觉得呢,我这都出漠一年了还不该回来休息休息?”
      梁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粗人也不会看事儿,整日围着小少爷习惯了,突然回来个人还一时反应不过来。”少年冲梁妈翻了个白眼,“我可也是您养大的呢,你可不能这么快就忘了我吧。”“是是是。”梁妈搓了搓手,“那老爷呢?”少年已经在仆人的侍候下换上了一身素白蓝色条纹的便衣,腰间携着一个半月形翡翠,黄色的流苏也在少年的动作下有韵律的晃动着。
      “父亲军马多,行程慢,我这是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少年说着,又从仆人手中接过锦缎羽扇,扇角用金丝绣着一个“琛”字。
      “大概下午就到了。”少年持剑一年,刚拿回自己的羽扇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不知记忆通过羽扇追溯到了何方。
      “那,我先去给少爷整顿行李,点心我已经叫人去做了,小少爷在书房,那里应该还有点做好的,假如少爷着急的话就先去书房看看。”少年冲梁妈挥了挥手,“知道了,那梁妈你先忙,我去找我家小兔崽子玩去了。”梁妈也微微点头以示回应,接着便退下了。
      等到人都走后,少年展开双臂,仰头望天,深吸了一口气,“嗯,还是京城的空气好啊,爽。”随后便手持羽扇向书房走去。
      打开书房的门,却并未发现任何人影。少年轻笑一声,“还是没变啊。”信步朝一个堆积杂书的角落走去,果真在那里发现了抱着一本书籍的沈以歌。
      少年蹲下身子用手抵住下巴,盯着面前的沈以歌。沈以歌刚满八岁,一脸稚气,却又散发着一种稳重的气息,眉宇间透露出一种成熟。小嘴微启露出浅浅的一点白牙,那叫什么来着,啊对,唇红齿白,更显可爱。
      “嗯,不错。”少年点了点头以示满意,“还是可爱的。”然后熟练的伸手抱住了沈以歌,给他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让他不足以不舒服以至于醒过来。“小兔崽子。”少年抱着沈以歌,掂量着重量,少年微微皱眉:“是不是沉了不少。”然后向沈以歌的寝室走去。
      待到沈以歌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寝室里了,转头定睛一看,就发现沈以琛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哥?”沈以歌的眼睛渐渐睁大,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以琛冲他抛了个媚眼儿,“没错,就是你哥我。”
      沈以歌在确定事情的真相后,又正了正自己的小脸。“您竟然还知道回来呢,实属不易。”
      “我这不是这回没死在那边回来先给自己做套棺材。”沈以琛一字一字的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嗷?照您这么说,您做完棺材就走,那我这可就不留您了。”沈以歌依旧冷漠着脸。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最终还是沈以琛败下风来。“停。”沈以琛抬手示意。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沈以琛早就摸透了沈以歌的性子,沈以歌这小孩吃软不吃硬,两人犟嘴能犟一天,但是一听软话就也就变得服服帖帖的。
      果真,听到沈以琛这么说,沈以歌渐渐低下了头,眨巴眨巴自己的小眼。沈以琛靠近他想看看情况,却被沈以歌伸手阻止了。“你干嘛?”沈以歌的身心奶声奶气的,明显是哭了。
      沈以琛目的达成,就开始下一步计划,不顾沈以歌阻止,立马把沈以歌拥进自己的怀中,伸手拍着沈以歌后背,细声细语的说着:“我错了。”
      沈以歌埋怨道:“你哪里错了?”
      沈以琛一笑:“我不该违约,多在边漠待了九个月。”
      不对,沈以歌伸手推开他,抬脸看着沈以琛,“是九个月零十三天。”
      沈以琛又把沈以歌揽了过来,“好好好,那我按十个月算,你说我该怎么办吧。”
      沈以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低声说着:“那我要你去写一个一万字的反思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这能有什么意见,我乐意
      ,很乐意,真的。”沈以琛看着沈以歌,“行了吧,还想让我干什么,去后山摸猴子的屁股,还是去北院捅那个马蜂窝?”看着自己的糗事一件件被扒出来,沈以歌还是忍不住笑了。
      沈以歌小脸憋的通红却还是想保持一种成熟的样子,“还有完没完了,我都快饿死了。”
      “得嘞,主子。您是想我背着您出去,还是我给您端到房里来吃?”沈以琛装模作样的样子把沈以歌逗的不行。
      玩笑过后,二人之间的不愉快也就忘得差不多了。“我自己会走。”待到沈以歌穿上鞋子,二人并排朝屋外走去。
      “噫?你这是不是长个儿了?”看着搭到自己肩膀的小孩儿,沈以琛还是会想到去年雪天,一个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自己胸里挂在胸前的小孩,哭着喊着不要自己走的小孩儿还是会生出怜惜之意。
      沈以歌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更是高兴,天知道他有多想长高,长的和哥哥一样高,和哥哥一起上战场,那样就不用请求哥哥不要去远方,因为那样就可以和哥哥一起去远方。
      不过沈以歌还是选择无视了这句话,拉着沈以歌便出了寝室的门。
      午饭是沈以琛和沈以歌一起吃的,然后沈以歌就和沈以琛说着自己每天在家里和梁妈一起玩儿,自己看书,看看沈以琛留在家中的兵器,就像沈以琛以前教自己认识这些兵器一样,学着他的语气,学着他的步子,在兵器库转来转去……最后他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哥哥一起,去看看大漠的风光。
      “噗通。”沈以歌的话再次戳到了沈以琛的心,这小家伙人不大,说出的话却总会戳中人心。沈以琛低笑,微微摇头,这小家伙,可不知道长大后会便宜了谁。
      待到饭后,二人去了新收拾出来的沈以琛的寝室中去,屋内悬挂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银饰碎霜样式兵器。沈以琛环视了一下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一点儿都没变。”然后让沈以歌去床边坐着,沈以琛在一个包裹中拿出了一个小黑匣子。
      走到沈以歌身边,沈以琛打开了小匣子,里面放着的,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淡蓝色的晶花。
      “怎么样,好看吧。”沈以琛挑眉以示得意,沈以歌盯着盒子里的晶花,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是今年在边漠新开的一种花。”
      沈以琛说道:“今年和边漠的蛮族一直在打推拉战,谁都不敢说对面有多少兵,都采取按兵不动的策略。到了这年冬天,蛮族那些人按捺不住了,在一个深夜里,蛮族埋伏了我们的营地。幸亏放哨的周将军发现的及时,我们迅速的做出了反击,要不然。”沈以琛故意的看了一眼沈以歌。
      “要不然,以后就看不到你了。”沈以歌的目光从晶花上转移到了沈以琛身上,默默注视着他。
      “不过伤亡也很惨重,我军那次夜战也损伤了数千兵力。三天后,那个地方突然长出了这种冰晶花,而且越长越茂盛,当地人都说啊,拿着士兵的魂魄变成了冰晶花,它们寓意着吉祥,它们会保佑我们。然后,”沈以琛把盒子推到沈以歌怀中,“假如你喜欢听我在边漠的故事,那我以后,都讲给你听。”
      沈以歌抬头看着他,“我可以什么都不要,那你可以答应我,以后每次去边漠你都会平安的回来吗?” 沈以琛笑了笑,“小兔崽子,你说什么呢,你哥我才多大,我当然会平平安安的,然后看着你娶妻生子,阖家欢乐。”沈以琛死命揉着沈以歌的头发,看样子是想设计一个鸡窝的造型。
      “我不想要什么娶妻生子,”沈以歌抱住沈以琛,“我只想让你平安,你能答应我吗?”
      沈以琛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两秒,然后郑重其事的说着:“我答应你,以后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会活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家兄弟的糖糖,请接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