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墨》箬紫菡 ^第8章^ 最新更新:2018-12-10 23:29: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七章 ...

  •   紫玥扬循着刚刚记忆中母兽的模样,以枯枝为笔,以大地为幕布,不多时便勾勒出那只母兽的样貌,又咬破食指,一滴血坠落在那画上,紫玥扬屏住呼吸,眼睛盯在画上一瞬也不敢移开,只见不多时又现记忆中那夜的景象,画中母兽低吼着自地上跃起,只是周身笼着一层雾气。
      紫玥扬此时验证了自己的想法,瞧见那母兽扑来,连忙闪身躲开,母兽一击未中,转身便待再次扑来时,一团雪白身影极速挡在紫玥扬身前,母兽生生停住了前扑的动作,只是怔愣着看着面前的紫额小兽,嗓中是低沉的嗡鸣声,小兽低垂着头靠上前去,轻蹭着母兽的脖颈,紫玥扬唇角微扬,也不去打扰牠们。
      小兽带着母兽走到紫玥扬面前,母兽上前蹭了蹭紫玥扬的裤脚,随即又将小兽顶到她身边,口中发出的叫声悲婉而轻乞。紫玥扬颔首道:“你放心,牠以后就跟着我了,我会好好照顾牠的。”母兽似是了却了心事一般,主动上前用头去蹭那带着血的左手,转瞬间化为一缕轻烟飘散于眼前,快到紫玥扬全然来不及反应。小兽呆呆的望着母兽消失的地方发狂一般上下翻找,她心中一阵感伤,上前将小兽揽入怀中,轻声哄劝道:“莫寻了,牠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牠拼尽性命护你周全便是希望你未来一切安好。”她感觉到怀中的小兽从一开始的奋力挣扎到慢慢安静下来,她轻抚着小兽雪白的毛发,感觉到心疼从心底蔓延至全身。
      “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我从小也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你还比我好些,至少是跟在母亲身边的,而我却是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紫玥扬语气中难掩落寞,怀中的小兽抬起头来,蓝色眸子中竟闪着一丝水光,牠扬首轻舔着她的下颌,微痒的触感散了紫玥扬心头的那抹烦闷,她弯眸浅笑,思忖良久,轻道:“你额间花纹与我一样,你我也是颇为有缘,如此唤你紫咪可好?”小兽闻言轻轻眨眼,自紫玥扬怀中跳出,轻巧落于地上,抖了抖雪白毛发,口中发出的叫声闻之甚是愉悦。
      “好,那就如此决定了,小咪,随我来,取了龙骨草,我带你回漪澜轩。”紫玥扬此时心情也大好起来,深深的望向那座孤坟一眼,她便走回到那片龙骨草前,紫咪率先抢到她身前,咬下几株龙骨草放在地上,紫玥扬惊奇的发现龙骨草竟然没有立时枯萎,又联想到紫咪口中那块墨云晶,猜测可能是此原因才没有使得龙骨草枯萎,见到紫咪还在采摘龙骨草,紫玥扬忙出声制止道:“小咪,不要摘了,足够了。”紫咪灵巧的回转身行到她面前,撒娇一般的轻蹭她的裤脚,惹得紫玥扬一阵轻笑,她简直认不出这是昨日那只冷峻的小兽。
      她拾起地上这七八株龙骨草,小心的包好放在储物袋中,此时方觉得有些头晕目眩,险些站立不稳,“咕噜”声自腹部传来,紫玥扬不禁苦笑,若是早知道会耽搁这么久的时间,说什么也要带些吃食才好,紫咪也听到了这声音,牠转身眨眼间便飞身出去不见了踪影,紫玥扬一阵怔楞,小咪的身形之快竟似全然不在她的轻功云梦梯之下。不多时,那抹雪白又闪身到紫玥扬面前,口中衔着一串红色如蕊珠一般大小的果实,紫玥扬接过那串红果,摘了一颗放入口中,轻轻咬合,只觉一丝清冽的甜弥散在口中,顺着喉咙滑下是说不出的舒爽和满足,更惊奇的是进到胃里又化为一股暖流,竟觉得似是食用了一桌美味佳肴一般,饥饿之感瞬间一扫而空。
      她讶异的将这红果端至眼前细细打量,却是不得头绪,只觉得这凤岐山上处处都是令人意外之事,她又摘下一颗红果递至紫咪嘴边,紫咪顺从的张嘴吞下那红果。受伤的这一人一兽于这山间倒也颇得了几分闲散和幽游。
      不觉时间如流水,转瞬间紫玥扬又发现日已西斜,她将吃剩下的那串红果收好,轻拍手掌道:“小咪,这里你比我熟悉,带我下山去吧。”
      于是紫咪在前领路,紫玥扬紧随其后,不自觉竟行至山顶,紫玥扬方知自己昨天慌不择路竟已翻越到后山之中,若不是紫咪带路,自己怕是很难能够寻到回路。此时红日西垂,少了白日里的几分烧灼,却多了几分温柔的暖,紫玥扬自山巅向下望去,入目即是整片火红的朱枫望不到边际,晚霞轻拢而微风轻拂便如同落天流火一般,不禁看痴了这个女孩。紫玥扬心中感叹,这应该就是紫晏说过的夕落朱枫,果真是美不胜收之景,她曾许多次想象过这盛景,然而却不能及她亲眼所见之万一。
      呆立半晌,紫玥扬只觉衣襟下摆被微微扯动,垂首望去发现是紫咪在拉扯着衣摆,她才恍然回神,是了,眼下最为着急之事还是尽快赶回漪澜轩。她恋恋不舍的再望了一眼这美景,收拾起心情再度上路。
      相比较来时的惊险曲折,回程的路上便顺遂了许多,只因紫玥扬有伤在身,速度却是没有来时快,是以穿过颍川原回到晴梦泽时已然是夜幕降临,她怀中抱着紫咪,踏着芦苇丛快速向前,终于月渐高悬之时,她远远的瞧见了漪澜轩的大门,然而她却心惊的发现本应紧闭的大门却是洞开的,而四下一片寂静无声更添几分诡异。
      停住疾行的步子,她缓缓靠近,看着大敞的院门,她稳下纷乱的呼吸和心跳,足尖点地,纵身跃上院墙,她伏于墙头游目望向院中,这三进三出的大院竟是层层院门大开,着实令她心下升起不详的预感。
      “小咪,留在此处等我! ”紫玥扬低声对紫咪耳语道,小兽轻眨眸子,紫玥扬旋即翻身轻巧落于院中,她身形如猫儿一般,落地无声悄然潜入,连续穿过了外面的两处院落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紫玥扬隐在内宅院门外的阴影里向里面望去,却是漆黑一片,半点烛火未见。
      这漪澜轩三层院落中,外层院落是前厅会客之用,宽敞的院落左侧是一丛矮竹,右侧则是一组嶙峋怪石,中层院落是下人们起居和轩中膳房之处,而这最里层的院落便是内宅,是紫晏的寝居之所,在这内宅后侧隐着练武场、一方花园和一间紫玥扬也未曾进入其中的暗室。
      按说平日里即便这前两层院落熄了烛火,这内宅之中却向来都会余下一两盏未熄的烛火,是以紫玥扬心中不安之感又浓上几分,她心下挂念紫晏的安危,一个滚身闪进内院,还未待起身,便只觉一道寒光闪过,紧随着便是透骨森冷的剑风而来,一柄利剑直取她颈项,紫玥扬头摆向一旁躲过了那险险的一剑,旋即翻身跃起,足尖踩在那回旋的剑锋之上,借力腾空而上,双手于这刹那之间已将墨金龙须毫和黛青凤鸣笛稳稳握于手中。
      “你是何人?”紫玥扬呵斥,衣袂摆动薄纱微扬,身形飘飘而落,长身玉立好似仙娥临世一般,持剑的黑衣人面罩黑纱并不做声,只余一双闪着阴谲的眸子森寒的注视着她,紫玥扬亦警觉的盯着黑衣人,同时小心注意着四周的动静,生怕还有埋伏之人会突然跃出。
      黑衣人率先有了动作,之间他将手中剑,剑尖朝上向空中抛去,双手食指和中指相贴,口中似默念着什么,只见一抹银光自剑身散开,利剑空中直指紫玥扬,竟以一化十,霎时十道剑芒飞射而来,紫玥扬以墨金龙须毫和黛青凤鸣笛封挡犀利剑芒,只听得短兵相接之声叮当作响,黑衣人指挥着剑芒疾似利闪一般将紫玥扬团团围住,一时之间竟是难分高下。
      “啊!”就在紫玥扬心中焦急无法脱身之时,耳畔只听得一声痛呼,那将自己密密包围的剑芒竟似乱了方寸的盲鸟一般全然没有了进攻的凌厉,她抓住时机挥笔扬笛将剑芒一一打散,最后“乒”的一声轻响,剑的真身被打落在地,她飞身到黑衣人立身之处,只见黑衣人竟捂着双眼倒在地上不断痛呼着。而身前竟是紫咪躬身低咆怒视着黑衣人。
      紫玥扬惊诧的看向紫咪,随即上前迅疾点住那人穴道,黑衣人立时昏死过去,她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按说这刚刚的打斗之声如此之大,为何却不见屋内有人出来,想到此处便更是心中忧虑,越过黑衣人便待向里冲去,怎知只听得“咚”的一声,她好似撞在无形之墙上一般被挡了回来。
      紫玥扬大惊,双手摸索着再次向前,果然触及阻挡之物,然而却不见其形,只觉触手冰寒还似液体般有粘稠感,强压下去可陷进几分却是阻力极大,她用力向里推去,渐感脱力却未能陷入多于一寸之距,且那寒凉之感渐入骨髓一般令人透骨冰寒。
      她颓然的收手,却惊讶的发现手上依旧干燥如此,全然不似触感一般自冰水中取出。左肩传来阵阵的隐痛也提醒她不能用强。她平复着紊乱的呼吸,快速思索着对策,既然院中有埋伏,想必是有备而来,自不会只有这一人,既是如此,此人应当是接应之人,定当知道如何通过这冰幕。
      紫玥扬折返黑衣人身前,蹲下身子取下那人黑色面罩,中年男子的脸庞露出,一道伤疤自左耳下至嘴角,月下看来格外显得狰狞几分,她黛眉微皱,心中只道并未见过此人,于是探手在黑衣人身上摸索,然而亦是未能有所收获,就在她沮丧的将要放弃时,紫咪凑上前来,雪白的小头轻拱着黑衣人的左臂。
      初时紫玥扬并未发觉异样,但随着紫咪的拱动,黑衣人左腕的束臂松开,微敞的袖口露出一截纹身一般的花纹,她将衣袖向上推去,心下一紧,这麒麟样式的烙印她是见过的,并且见过不止一次,到此这人的身份她也知晓了,果然又是麒枭国的铁衣卫,只是为何这次竟然如此深入了漪澜轩中呢?
      可是时间紧迫的容不得她多想,既然是铁衣卫,那爷爷和凌哥哥就危险万分了。这铁衣卫身上半分信物没有,她略一沉吟决心以这黑衣人一试,于是奋力拖拽着铁衣卫朝着冰幕而去,用力将铁衣卫挤压在冰幕之上,却还是颓然的发现半分进不得,颓然之际眼睛扫过那麒麟烙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她抓起那人左臂以麒麟烙印触之,刹那间星点光华微闪,眼前一幕不禁惊住了她,空无一物的空间渐现一层银白光幕,似冰雪消融一般,光幕扭曲着露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冰幕打开,洞中传来的打斗声和明灭的烛火光亮让紫玥扬知道自己成功了,跨过冰幕的紫玥扬极速向前掠去,院中倒在血泊里的一张张她熟悉的面孔刺痛着她的心,紫晏所居的瀚海苑门口激烈的打斗声引得她游目望去,她看到了正在和铁衣卫缠斗的晏凌,四个铁衣卫将他包围其中,此时的晏凌已渐处下风,身上多处被利剑所伤,鲜血染红了青衫,正是危难之际。紫玥扬见状飞身上前,黛青凤鸣笛先是重点左手边那人眉心,墨金龙须毫直取右侧铁衣卫左边太阳穴,两人立时闷哼一声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鸢儿!快去爷爷寝房。”晏凌忽觉压力减轻,见是紫玥扬归来,大声疾呼道。
      紫玥扬闻言也不停留,一路奔至紫晏房前,只见屋门大开,屋内有打斗声,她闪身而入,欣喜的发现未名的身影,此时未名正与两名铁衣卫打的难解难分,然而这两人要比外面的四人武功高上许多,因为紫玥扬揪心的发现未名素常惯着的玄色长衫此时数道剑伤。
      “莫要上前,你敌不过他们!快去看先生!”未名喝止住了要上前的紫玥扬,说话间又被其中一名铁衣卫划伤了右臂,紫玥扬心中此时焦急万分,左右为难,既挂念着未名也忧心着紫晏。
      “啊!””啊!”两道白光闪过,接连两声闷哼和痛呼,未名身前的两名铁衣卫竟全都栽倒在地,双手捂着眼睛不停发出痛苦的□□,紫玥扬吃惊的转头望向身后,发现仍旧是躬身低吼的紫咪。
      “飞云豹!”未名脱口惊呼,似是不敢置信一般死死的盯着紫咪。紫玥扬率先回过神来,抢身上前,快速点住两人的穴道。
      未名此时也回过神来,快步走到紫晏床前,紧随其后的紫玥扬望向床榻之上的紫晏,只见他双目紧闭,脸色铁青,嘴角一丝黑血溢出,显然是中毒之状,她紧张的又看向未名,心惊的看到未名也是眉心紧缩,苍老的脸上布满阴霾,就连颊边白色短髯都散发着清寒的冷意。
      “名爷爷?”紫玥扬小声唤道,心中忐忑难安。
      未名并未回应,他双手如风,指点紫晏全身各处大穴,又翻开他的眼睑查看,沉凝的脸色更渐阴沉。半晌才长叹一声,语气苍凉道:“先生,中的是腹涎蟒之毒,毒已入心脉,我。。。”未尽之言紫玥扬已听懂,心也似沉入谷底一般悲戚而沉痛。
      “难道赭朱续魂丹也不成?”紫玥扬不死心的追问道,想到怀中的玄黑玉瓶,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可是她那抹希冀却在看到未名摇头时被击的粉碎。
      “除非。。。”未名沉吟许久,迟疑着低声道。
      “除非什么?”紫玥扬忙追问,小脸上满是热切的期待。
      “罢了,这是绝无可能的! ”未名终是哀叹着摇头,向来笔挺的腰背此时竟是微驮着,尽显沧桑。
      “爷爷如何了?“晏凌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紫玥扬回首望去,只见晏凌伤痕累累的提着染血的长剑立身近前,瞧见未名的面沉如水的神情时脸色转白,一抹沉重浮上。
      “名爷爷,究竟需要何物能救爷爷?“紫玥扬再望了晏凌一眼,转头又问向未名,心底在抽痛着。
      “唉!除非有。。。有玉犀鳞尾兽的独角为药引,配以龙骨草方能有一线生机!但是这是断无可能的!“说罢又是一声叹气,看着紫晏的那双素常清冷的眸子此时布满了绝望。
      “也许。。。我可以!”犹豫片刻,紫玥扬轻轻说道,只觉屋内的两人目光齐齐射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是一种坚持,也许我的文字还显浅薄,却也终究是一次新的尝试,年关将近,工作繁忙,闲来能更新一章也是甚为满足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