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墨》箬紫菡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19 15:24: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草长莺飞的季节,晴梦泽一片繁茂葱葱,水泽之上升腾起一层薄薄的雾气,几只水鹭于那水畔饮罢腾空而起,远远看去这水泽分外的空灵清幽,然而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这一瞬的宁静,一个着青衫,左手持着柄短剑的年轻男子一路跌跌撞撞的向着这片水泽而来,只见他步履蹒跚,呼吸短促,鲜红的血顺着垂下的左手滴滴答答的落于他行过的绿草之上。终于行至水泽边时,那人不支竟栽入水中昏死过去,几个浮潜间被暗涌的水流带向水泽深处。
      “名爷爷,今日的功课鸢儿做好了,你教我的心法也背好了,你答应过要带我水泽边去放纸鸢的!”小鸢儿轻摇着未名的手臂,一副讨好的乖巧模样。
      “嗯!鸢儿最近确实进步不小,好吧,今日的天气不错,老奴就带你出去放纸鸢。你在这里等我回来,我去告知先生。”未名想到这孩子自小便没有什么玩伴,难免孤寂,尤其这两年紫晏将这孩子带进书房中习画,而自己又在传授她武功心法,是以她平时休息的时间都是极少的,也着实难为了她小小年纪便失了童真的趣味。
      “名爷爷,这里好美啊!鸢儿还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呢?”小鸢儿被未名抱在怀中行于这水泽岸边,莺啼雀鸣,枫似流火,水似行云。
      “上次带你出来时,这一片地方的枫叶刚刚落尽,所以你才没有看到如此的盛景,这枫莺大陆最著名的两处景致都在这晴梦泽可以一览无余,鸢儿知道都是什么吗?”未名点了点鸢儿的鼻尖,轻笑着问道。
      “鸢儿知道,爷爷告诉过鸢儿,晴梦泽西边的凤岐山上有夕落朱枫,只有在凤岐山顶才能见此盛景,而东边的落魂涧中的初旭群莺更是难见,只有行至那落魂涧中心位置的一线天处,可以远远的瞧见东边缺口处随着朝阳而起的结群夜莺。”鸢儿一边环顾着周遭的美景,一边小嘴儿中娓娓道来这枫莺二景。
      “嗯!不错,看来先生教你的,你都记住了!”未名点头赞道,脚下的步子稳稳的要行过这片芦苇,至水泽西北角的凤岐山脚下那一片平川。
      “名爷爷,这两处盛景你都见过吗?鸢儿想看!”鸢儿将头转向未名,脆声问道,凝视的眼神中满是向往和憧憬。
      “老奴只见过夕落朱枫,还是随着先生一同去的,这凤岐山和落魂涧可都不是寻常人可以去的地方,凤岐山上的玉犀鳞尾兽和落魂涧中的瘴毒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鸢儿你还小,待你日后大一些了,老奴便带你去凤岐山上瞧瞧,至于那落魂涧还是算了,那个鬼地方老奴至今也未曾去过。”未名耐心的解释着两处地方的特点和危险,鸢儿听罢乖巧的点了点头,娇声道:“鸢儿知道了!”
      一老一小惬意的享受着和风煦日的照拂,小鸢儿一路小脑瓜晃得如同拨浪鼓一般,忽然她拍了拍未名的肩头,小声说道:“名爷爷,那边好像有个人!”说罢小手指向他们左前方的那丛芦苇荡处。
      未名顺着鸢儿手指的方向瞧去,果然瞧见似乎有一个人浮在那芦苇之后,他眉头微皱,心中闪过一丝警觉,这晴梦泽可不是人人都能过来的,单是水泽中复杂多变的暗流便足以令人迷失了方向,这人究竟是如果进到这水泽深处的呢?
      他快步行至那人身前,发觉他漂浮的这片水域已然被鲜血染红,一支箭簇深深的插在那人的左背上,未名将鸢儿放下,探身将那人拖拽至岸上,未名将那人轻轻翻转过来,在见到那人的容貌时着实惊住了,心中暗道,怎么会是他,然而容不得他多想,他迅速将手伸至那人鼻下,暗暗舒了口气,还有气息,于是他自怀中取出一只玄黑玉瓶,自那瓶中倒出一粒深褐色药丸,以指力将那药丸一分为二,一半送入那人口中,他仔细观察了箭簇的位置,将掌心置于那人胸前,随着口中一声轻喝,掌心发力,那人后心处的箭簇被逼出体外,霎时血流如注,未名快速的点住他几处止血的穴位,并将另一半药丸以真气将之化为药雾覆至伤处,未名心中暗道好险,好在没有伤至心肺,否则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名爷爷,这人没事了吧!”鸢儿在未名救人时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不敢出声打扰,现在瞧着未名放松的神情,才敢出声询问。
      “嗯!性命无忧了,只是他受伤颇重,少不得要卧床休养一阵子了。鸢儿,今日怕是不能带你去放纸鸢了,老奴要带他回去见先生,下次老奴再带你出来可好?”未名心中焦急,恨不能立时赶回漪澜轩。
      “好,名爷爷,那我们回去吧!”鸢儿年纪虽小却知道事有急缓,遂点头应道。未名将地上那人背于身后以右手抓牢,左手抄起鸢儿让其坐于左臂弯中,低头对鸢儿说:“抓紧老奴的衣服!”说罢脚下虚登,平地跃起,如登云梯一般,足尖轻点着芦苇转瞬已奔出数里之外。
      一室清净,紫晏立于案前,目光如炬,他在审视案上的那副画作,空谷幽静,崖壁高耸,偶见青松于崖壁横生,那宛如一线天般的尽头是一轮初升的红日,成群的飞鸟于那晨曦中逐向远方,本应是一派生机勃勃之景,却无端的尽显苍凉之感,紫晏长叹一声,伸手将那画作揉作一团掷于案边的纸篓之中。他抬首望向书房中唯一悬着的那副画,眼中是不可错辨的悲戚和哀恸。“巽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你从不来我梦中看看我呢?你。。。还在怪我吗?”紫晏的眸中闪过一丝水光。
      “先生!”未名轻敲房门,这声响惊动了紫晏,他很快收拾起情绪,淡淡道:“进来吧!”
      未名推门而入,快步行至案前,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紫晏微微皱眉,朗声道:“出什么事情了?”他知道未名一向自持,若不是天大的事情怎会有如此表情,不禁心下一沉。
      “先生,是晏凌公子!而且他身受重伤。”未名如实回道。
      “快带我去见他!”紫晏也不多言,起身便出了书房,未名紧随其后,主仆二人赶至晏凌所处的客房时,晏凌还没有醒转过来,紫晏上前仔细打量了半晌,方问道:“可否看出何人所伤?”
      “铁衣卫的轻羽箭!”未名道。
      “如此说来,晏桓是不行了吗?”紫晏沉声冷哼,复又说道:“看来这夺嫡之争中晏东陉占了上风,我早知这代枭王荒淫无度,早已内里空虚,这改朝换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是我没有想到会让那个如他祖父一般无耻的鼠辈承了这王位。”
      “先生莫急,也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不妨待晏凌公子醒来再询问清楚。”未名劝慰着紫晏,他很少见紫晏动怒,这事就是为数不多能够触及他心头的逆鳞。
      “唔!水。”榻上的晏凌口中溢出一声痛呼,随即悠悠醒转,他虚弱的轻声呢喃,未名迅速倒来一杯清茶上前要喂给他喝,却被紫晏接过,紫晏将晏凌的头轻轻扶起,将茶杯送至他唇边,轻缓的喂给晏凌。待杯中茶饮尽,紫晏扶着他躺好,晏凌短促的呼吸着,伤处的疼痛让他不禁闭上了眼睛皱紧了眉头,半晌他睁开眼睛,头微微转向紫晏,语气苍凉道:“二王叔爷爷,枭王薨了,我父亲被晏东陉以谋逆罪处斩了,若不是。。。若不是我的随侍拼死护我,我怕是也已然命 丧铁衣卫手中了。”说罢,一滴清泪自眼角溢出流入方枕之中。
      “哎!凌儿,我早就规劝过你的父亲,那厮不是容人之人,若你们一家早早离开。。。。罢了,终是多说无益,你先安心在此休养!旁的莫要再想了。”紫晏长长叹了口气,轻拍晏凌的肩头,起身走出了客房,晏凌眼神空洞的直视着上方,未名微微摇头,随着紫晏离开了房间。
      “晚膳不需要准备我的,还有,无事莫来扰我!”紫晏沉声吩咐道,不待未名回应,已然快步朝着书房的方向而去,未名立于原处目送着紫晏离开的方向久久而不能释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