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墨》箬紫菡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1-18 18:18: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紫云深处晴梦泽,玥琪风扬漪澜轩。名爷爷,我背的可对?我可以吃桂花糕了吗?”粉嫩的女娃娃,嘟着小嘴儿,话是说给未名听得,可那双闪着灵动星光的大眼睛此时正直直的盯着未名手中那盘桂花糕,一瞬未曾移开。
      未名嘴角微扬,将那碟甜点置于桌上,俯身将这奶娃娃抱起,坐于自己怀中,宠溺的轻点着小女娃的鼻尖,道:“对是对的,但是鸢儿今天可不能再吃了,否则先生要罚你背诗了。”
      “可是鸢儿已经会背了呀,为什么不能吃了呢?”小女娃懵懵懂懂的年纪还不知何为拒绝,虽然坐在未名怀里,眼睛仍旧恋恋不舍的盯着桌上的吃食眼中散发着渴望的光辉。
      “罢了罢了,这个给你!但是只能吃这一块。”未名轻笑,拈起一块甜点递于小女娃,将她放在桌边的圆凳之上,看着小人儿满足的模样,思绪不禁飘回了三年前的那个清凉的深夜。
      
      当年主仆二人将那襁褓中的孩子带回漪澜轩中,如此静待了两个月的光景却一直未见有人寻来,那孩子除了眉间那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印记外,就只有悬于颈间的一只紫色的鸢尾花状的玉佩与那印记倒是般配的很,全然无从知晓这孩子的来历几何。
      “未名,着你去办的事如何了?”紫晏看着立于近前的未名,问道。
      “先生,这半年来我陆续走访各国并未听闻何宗何派的武功与那人相似,老奴也甚是惊奇。”未名回道。
      “如此,不用再查了。”紫晏听罢不语,半晌方悠悠说道。
      “那不知先生打算如何安置这孩子?”未名追问道,紫晏闻言目光直视未名,未名不再多言,然而他话中是不自觉流露的是对那孩子未来的担忧,但是想起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不禁心生欢喜之情,所以纵然多言也要为那孩子求个出路。
      “你觉得如何安置妥当?”紫晏状似随意而问,实则一直在观察未名的反应。
      “老奴不敢置喙先生的决定,但凭先生定夺。”未名神色未变,回的恭谨而淡漠。
      “你啊!这么多年了,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也只有那个娃娃能让你露出些不一样的神情来!”紫晏不禁有些好气又好笑,他这老仆一贯清冷寡言,从不肯多流露一丝过多的情绪,可是想起他过往经历,也只有感慨和无奈,遂轻叹道:“罢了罢了,这孩子讨喜的很,你这次出去就是两个月,她都已然会走了,快去看看她吧!”
      “多谢先生,那未名告退了!”仍旧无波的言语却难掩未名的喜悦,他眸眼中一瞬而过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对于那孩子能够留下的喜悦。未名转身便待离开。
      “对了!”紫晏忽然唤住未名,未名顿住脚步,复又躬身而对。“那孩子还没有名字,既然决定要教养这孩子,总要有个名字才是。紫云深处晴梦泽,玥琪风扬漪澜轩。如此,就唤她紫玥扬吧,既是鸢尾花下来,又身携鸢尾花,这闺名便唤作鸢儿,如何?”紫晏的视线越过未名,直视着厅外的那方蔚蓝晴空,手抚须髯,斟酌了片刻,便为那孩子取了名字。
      “先生取的名字自然是极好的,鸢儿,希望这孩子长大后如那轻鸢一般翱翔天际才好。”未名终是难得的微露笑意,紫晏看着未名的模样不禁讶然,这孤寂清冷了大半生的性子竟被一个孩子一攻即破也是应了那句话“缘,妙不可言!”
      
      “名爷爷,名爷爷,我还想要再吃一块。可以吗?”小人儿摇着未名的衣角,将未名的思绪自那回忆中唤出,看着眼前的奶娃娃,他不禁轻叹,这天底下怕是也只有面对这孩子时才会叫他失了冷静自持。
      “不可以再吃了,上午福婶那盘栗子酥是进了谁的肚皮?难道你晚上不想用膳了吗?你忘了上次先生因为你晚膳没有吃罚你背的那首长恨歌了吗?”未名故作严肃的板起脸来,小人儿眨眨眼睛,带着一丝半知未解的疑惑表情,问道:“就是福婶被爷爷罚不许吃饭那次吗?”
      “嗯!就是那次,你要知道,你不吃饭,受惩罚可不止是你一人。”未名正色道,他虽然宠溺这孩子,但是应有的礼教道德却是不可触及的底线问题。
      “鸢儿知道了,鸢儿也记下了,名爷爷,那这个糕点你吃好不好?福婶好辛苦才做出来的!”女娃娃懂事的将那糕点推向未名,乖巧可人的不像一个才三岁的奶娃娃。
      “嗯,鸢儿乖,把昨天老奴教你的心法背一遍来。”未名拿起一块桂花糕,轻轻咬下一口,余光只见小娃儿咽了咽口水,不禁好笑,于是故意如是说道。
      “意随神动而真气自凝,周天复转而血脉自行,动念起意如蝶翼清灵,指点疾风如蜂翅瞬鸣。”鸢儿端坐于圆凳上,小嘴儿清楚的吐出心法,认真的神情看的未名忍不住欣慰的点头。
      “先生,您何时来的?”门口的福婶原本正专注的看着屋内一老一少的互动笑弯了嘴角,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回头看去,紫晏竟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目光直视屋内,慌忙边福了福身子边惊呼道。
      “不要出声,你先下去吧!”紫晏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福婶先退下。
      “是,先生。”福婶不再多言的躬身离开,紫晏依旧站在门边静静的注视着屋内,心中慨叹,如今的未名终于是有了不一样的模样,这天底下怕是也只有这孩子能够触动他的心。想到刚刚那奶娃娃背诵的心法口诀,紫晏颇为讶异,竟是未名的师门绝学——隐蜂指,由此可见未名对这孩子的喜爱程度已难以言表,而这三岁的小娃娃也甚是出息,竟是背的一字不差,他捋着白髯,心中已暗自有了想法。
      “先生!”未名刚刚夸奖完鸢儿背诵的心法,习武之人的本能便意识到门口站着的已不是福婶,转头望去果然看到正是紫晏,于是起身恭敬的拜道。
      “嗯!坐吧!”紫晏示意未名坐下,未名却纹丝未动的默立一旁,紫晏无奈摇头,不再看他,趋步至鸢儿对面的圆凳落座,轻声问道:“鸢儿,这心法你背了多久?”
      “爷爷,鸢儿昨天听名爷爷念了两遍便记住了。”鸢儿清脆的奶音令人闻之心似雪融一般。
      “未名,你还教了她什么吗?”紫晏复又询问未名。
      “老奴也没再教她别的,只是昨天日里闲来无事便想着教教看,这娃儿背诗很快,没想到心法也是如此迅速。”未名此时内心甚为惊喜,这孩子有如此天赋,再大一点他这毕生所学便有了传承之人。
      “如此,明日起,鸢儿便随我去书房吧!”紫晏左手食指轻点着桌面,做出了决定。
      “先生要教她?”未名大感吃惊,紫晏的绘画技艺当世已然登峰造极,想要求取墨宝者不计其数,就是登门求艺者更是络绎不绝,若不是那晴梦泽的复杂水路阻住了众人的脚步,怕是这漪澜轩的大门都要被踏平了。而紫晏的书房更是禁地,除了平日里他可以进出,连福婶和一众下人都不敢靠近那里。所以当他听到要鸢儿去书房时,心中大感惊讶。
      “有何不可?”紫晏眯眸轻笑,很是受用此时未名的表情。
      “不敢,先生定夺便好!”未名快速敛起惊讶,又是那副冷静的神情。
      “你也不用惊讶,这事我考虑了有一阵子了,这孩子性格沉稳,我见过她随意的两笔便勾出了一只雀鸟也是甚为惊奇,倒真是个画画的苗子,所以不妨试上一试!”紫晏想起半月前出现在厅堂茶几之上的一幅信手涂鸦,竟是一只灵巧的夜莺模样的鸟儿,虽然笔法拙劣,却颇有神韵,唤来打扫厅堂的下人才知道竟是鸢儿所画,于是这个念头便已盘亘在他脑海中多时,只因他曾经许过故人,毕生不会收徒传艺。
      “可是先生不是不能。。”未名终是问出心中疑惑。
      “我并未说过要收她为徒,一切随缘吧!”紫晏转向鸢儿,正色道:“鸢儿,你可愿入我书房?”
      “爷爷,鸢儿愿意,鸢儿喜欢爷爷窗外的鸢尾花。”鸢儿脆声回道。
      “好!那就如此说定了!”紫晏朗声大笑,一种欣慰自心头升至眉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