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蓝桥年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8-09-28 03:07: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殿下救命 ...

  •   她已经伸出手了,可她偏偏在这一刻醒了。
      
      楚知意仍闭着眼,完整的回味了一遍整个梦境后,心道了句果然只是梦。
      
      也只有在梦中钟景年才会杀舒嫔,也只有在梦中她才会对钟景年如此宽容。
      
      这不符合她的人设!
      公主殿下揉了把脸,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呆呆的看着营帐顶棚,却怎么也忘不了梦中钟景年那副狼狈的样子。到底怎么了呢,把自己弄成那样。
      
      #给你俩一人一本周公解梦好不好啊。#
      
      外面传来了桐棉的声音,楚知意应了一声,让她进来了。
      被伺候着洗漱更衣,坐在梳妆台前乖乖的由着桐棉给她梳头,楚知意觉得还是问点什么吧。
      
      不知是受梦境干扰,还是刚睡醒脑子不清醒,公主殿下张嘴来了句:“舒嫔死了吗?”
      
      桐棉姑娘震惊.jpg
      自家殿下是被夺舍了吗?殿下你是本人吗?你变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震惊过后,桐棉小心翼翼的开口:“您,您说什么?”
      
      呔!你这妖怪!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本姑娘一定打的你现原形!
      
      楚知意在话出口的一瞬间就闭上了眼,夭寿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说的是什么话啊。
      
      她只好说:“没什么。”
      
      桐棉姑娘心有揣揣,不知要不要把刚才那话装作没听到,她想了想,还是答说:“回殿下,一切如常。”
      
      大家都跟平时一样!舒嫔也是!活得好好的!
      
      楚知意:“……”
      
      她默默扶额,决定让自己静一静,甚至默念起了曾经最不爱听的经文。
      
      而钟景年真的没事吗。
      说有事也不能算有事,却也不是真没事。
      
      她现在正在跟一只鬼大眼瞪小眼。
      
      昨夜告别了楚知意,她舒舒坦坦的睡了个踏实觉。总算把感谢的话也说出口了,和楚知意也不那么剑拔弩张了,舒嫔娘娘也啥事没有,岁月静好啊岁月静好。
      感觉自己可以每天混吃等死到秋猎结束。
      
      想象很丰满,然而她一睡醒就看见营帐内多了个人。
      
      哦不,多了只鬼。
      
      “……”钟景年看着鬼不说话。
      “……”那鬼也看着她不说话。
      
      终于是钟景年先按捺不住,开口道:“请问您是?”
      
      你啥时候来的啊!!看着我睡觉干嘛!!!在这儿吓唬人有意思吗!!!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尽管内心在咆哮,但面上还是克制住了。在她问出口的时候便猜到这鬼的身份了,十有八九是阮贵人。
      
      果不其然,那鬼答道:“免贵姓阮。”
      
      钟景年此刻心里乱成了一团,该不该跑,怎么跑,就算跑了,找谁救自己?
      良妃娘娘远在皇宫,她喊破喉咙良妃娘娘也不可能知道。
      
      内心思绪万千,钟景年抱着一丝侥幸,问道:“我们认识吗?阮姑娘为何……”
      
      然而阮贵人无情的打破了她的幻想:“钟太医真是贵人多忘事,若不是你助元静姝打散了我附在舒嫔儿子身上的鬼气,你哪有今天?”
      
      救命,真是来寻仇的啊。
      QAQ她现在求饶说冤有头债有主一切都是场误会您有仇有冤都去找舒嫔娘娘有用吗?
      
      钟景年内心已经有些慌了,她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怯怯的开口:“阮贵人,百、百闻不如一见。”
      
      阮贵人嗤笑,看钟景年这副害怕的样子,也稍微放松了些,看来良妃不在,光这小姑娘一个人,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她寻了一把椅子坐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不必客套了,趁着良妃不在,为了避免你再坏我好事,本宫先解决了你如何?”
      
      钟景年:“……”
      她觉得不行。
      
      思路转的飞快,总之先转移话题再说!钟景年问道:“贵人是,要对舒嫔娘娘下手吗?”
      
      阮贵人挑挑眉:“自然,如此天赐良机,舒嫔这条命本宫要定了。”
      
      嗯?天赐良机?
      “贵人何出此言?”
      
      阮贵人可能也是死了这么长时间,没人跟她说话,憋的,见现在的钟景年也实在构不成威胁,便颇为耐心的解了她的惑。
      “皇宫龙气重,舒嫔长期呆在宫里,近几年又受宠,沾了不少。我自然是无法对她出手的,之前便只能向刚出生的小孩子下手,但你,和元静姝横插一刀坏我好事。”
      
      “不过本宫不是不讲道理,害死我孩子的是舒嫔,害死我的也是舒嫔,于情于理,我这帐都要算在舒嫔头上对不对。”
      
      钟景年想说个“对”,忍住了。
      还是别给什么反应了。
      
      阮贵人继续说:“但如今机会来了,舒嫔来了这猎场,元静姝留在了皇宫,此时不取她性命,更待何时?”
      
      钟景年很想说她保证不给您添麻烦,尽管去找舒嫔,不要在她这里晃悠。
      但转念一想,若舒嫔就这么死了,她作为芷华宫的专职太医,可有命活?
      
      她不能死,所以舒嫔绝对不能死。
      想到之前和良妃娘娘讨论过舒嫔皇帝和阮贵人之间的事,钟景年踌躇着,说道:“贵人可想过,当初舒嫔害您小产,乃陛下授意?”
      
      阮贵人脸色瞬变:“你说什么!”
      
      钟景年见有戏,继续道:“我能见鬼,鬼知道的事比人多。据我所知,当初陛下是与舒嫔娘娘私下协定过的,由舒嫔落了您的孩子,日后,陛下保舒嫔娘娘的孩子平安。”她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不知贵人可知,陛下到底是何缘由,不想要您腹中的孩子。”
      
      她此话一出,阮贵人脸色完全变了。
      她口中念叨着“不可能”“不会的”,忽而神情变得凶狠,激奋道:“即便如此,可舒嫔杀我是事实!”
      
      钟景年面不改色,问:“若也是陛下授意呢?”
      
      她不知道杀阮贵人是不是皇帝的意思,但现在她必须把舒嫔摘出来。
      
      那厢阮贵人已完全没有了一开始那般悠然自得的模样,她低着头,口中不断的重复着:“不会的”“陛下不会如此对我”此类话语。
      
      钟景年松了口气。
      她突然觉得阮贵人若是不跟她聊这么多可能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反派死于话多。#
      
      然而现在就松懈还是太早了,阮贵人在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后,突然收了声,猛然抬起头,对钟景年怒目而视:“是你骗我,这都是你的谎话!”
      
      钟景年心中一凛,阮贵人此时的状态实在说不上好,她双目赤红,发丝无风自起,脖颈泛起青筋,周身散发出煞气。
      
      这是要成恶鬼啊!
      钟景年顾不得自己还处于刚从床上爬起来,衣衫凌乱,头不梳脸不洗的状态,果断跳下床胡乱蹬了靴子就往外跑。
      
      不管去哪儿,营帐是呆不得了!
      那里面马上要出一只恶鬼啊!!
      
      玉竹姑娘刚刚从舒嫔娘娘的营帐退出来,手上还端着刚刚洗漱用过的水盆,抬头便见钟景年惊慌的从她营帐里跑出来。
      
      “钟太医……”
      “早”字还没说出来,钟景年已经跑远了,玉竹姑娘愣愣的看着她跑远的方向,奇怪的摇了摇头,这大清早的,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呢。
      
      阮贵人当然也跟着追了出来,她见钟景年跑,便越发肯定自己被她骗了,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的命。
      
      但鬼想要一个正常的大活人死,还是不容易的。
      寻常小鬼都躲着人走,大鬼也一般对人视而不见,鬼想让人死,要么以自身鬼气精华攻人心脉,要么灭人肩头命灯,就是常说的,鬼喊人名字,人一回头,鬼便趁机吹灭了人肩头的灯。
      
      晚上这么做成功率会大些,晚上阴气重,没有太阳照射,对鬼魂自身也是个优势。像良妃,红袖那样的大鬼,虽白天也可出现,但多多少少会受些影响。
      
      阮贵人自然比不上良妃娘娘,但此刻她怒火攻心,眼看有化为恶鬼的征兆,钟景年对上这样的她,不是什么好兆头。
      
      阮贵人一路追着钟景年,一面将掌中鬼气一团团向她打去,一面口中呼喊钟景年的名字,只要钟景年回头,便立刻灭了她肩头的灯。
      
      钟景年听着耳边鬼的呼声,是万万不敢回头的,阮贵人掌中的鬼气虽暂时没有击中她的心脉,但击中她胳膊,腰腹,小腿等地方,隐隐泛着疼。
      
      她脑中一片空白,心里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路跑来,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她已无暇顾及。
      
      突然见到前方的营帐中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钟景年差点热泪盈眶。
      
      是桐棉。
      
      她猛然想起了良妃娘娘开玩笑时说过的话:“你呆在七公主身边,本宫保你一个鬼影都看不见。”
      
      桐棉帮楚知意梳装好后,见自家公主闭目养神,便不做打扰默默的退了出来。
      
      殿下今天奇奇怪怪的,她从来不梳洗好后还坐着不动的。
      
      桐棉姑娘还没来得及想更多,便听见有人喊她,声音由远及近:“桐棉姑娘!!七公主呢!!求她救小臣一命啊!!”
      
      问声抬头,见是小钟太医衣衫不整的向她跑来,桐棉刚要开口说:“钟太医在此稍候,奴婢进去禀报”便见钟景年视若无睹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抬手撩开帘子进了身后的营帐。
      
      桐棉:“……”
      喂!!!你出来!!!有没有规矩!!!擅闯公主营帐!!!!
      
      楚知意其实在营帐内已经听见了外面钟景年的喊声,她睁开眼,刚想开口唤桐棉问怎么回事,便见帐帘一动,小钟大人神色慌张的闪了进来。
      
      楚知意还没把她的形象与梦中的结合在一起,便又听见眼前的人惊慌失措的声音:“殿下!!救命啊!!!”
      
      楚知意还未开口,桐棉姑娘已经跟着进了帐来,指着钟景年气势汹汹:“你!你大胆!擅闯公主营帐!!你该当何罪!!!”
      
      钟景年回头看了看桐棉,又看看营帐门口,丝毫没有阮贵人的影子,舒了口气。回过来求助的看着楚知意,刚要解释,楚知意抬手止住了她。
      
      这与梦境有些重合的场景让楚知意感觉有些难以形容,她理了理思路,终于开了口:“小钟大人,是不是想呆在本宫这里?”
      
      楚知意想,若梦境真的是什么预示,那钟景年肯定会答是。
      
      果不其然,眼前的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只一下便连忙答应:“是是是,求殿下让小臣呆在这,救小臣一命。”
      
      楚知意越发肯定,她的梦境必定预示了什么,想到梦中钟景年杀了舒嫔,她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人留在她这儿问个清楚。
      
      但看眼前人衣衫凌乱,披头散发,显然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样子,明艳动人的公主殿下坏心眼的说道:“小钟大人,洗脸了吗?”
      
      “……”猝不及防。
      钟景年扫了眼自己现在的形象,脸瞬间红了。
      
      啊,在漂亮妹妹面前出大丑了。
      
      楚知意看着眼前人的脸肉眼可见的变了颜色,笑意更甚,继续道:“小钟大人,脸怎么红了?”
      
      钟景年的脸霎时红的更甚,她憋了一口气,抻长了脖子说道:“精神焕发!”

  • 作者有话要说:  天王盖地虎!!
    这个字数太6了…不想更新打破它哈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