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蓝桥年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8-09-30 22:40: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坦白了吧 ...

  •   楚知意又扬起了嘴角,不过一瞬即逝。
      
      钟景年没来得及捕捉这一瞬间的风采,便听到公主殿下开口了:“那么,小钟大人解释一下吧,救你这一说,从何而来啊?”
      
      钟景年顿时安静下来。
      楚知意始终注视着她的神色,想要窥得些蛛丝马迹。
      
      饶是聪慧过人,楚知意也对这与梦境微妙的重合而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她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又觉得实在匪夷所思。
      
      她看着重新沉静下来的钟景年,希望得到一个想要的答案。
      
      而楚知意的这番期待,钟景年自然是感觉不到的,她只觉得公主殿下的目光太过锐利,如芒刺在背。
      
      虽然暂时摆脱了阮贵人的追杀,但该怎么跟楚知意解释这件事,又是一个难题。
      
      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钟景年暗叹一声,开始编新一轮的谎言。
      
      “是这样的,殿下。”她转了转眼珠,说:“小臣昨日,曾做过一个梦,在梦中,太子殿下所猎的那只白毛狐狸,突然死而复生攻击小臣,所幸殿下神射,一箭射穿了那狐狸的身子,救了小臣一命。所以,小臣觉得这是个预示,殿下能救小臣。”
      
      楚知意心想还是她的梦比较靠谱,好歹跟现实连上了,瞧瞧钟景年这个,别说那狐狸没活,就算活了,以她这个准头,呵呵,实不相瞒,救不了。
      
      她有点失望,钟景年就算要骗她,也该编个好点的谎话再来,这小骗子,实在可恶。
      
      但头天晚上刚刚对她有些改观,楚知意决定再给个机会,她挑了挑眉,说:“钟太医怕是漏了什么重点,就算本宫在你梦中救了你,那你现在为何慌慌张张的前来?”
      
      钟景年顿时噎住了。
      
      楚知意继续道:“敢问钟太医,现在是白毛狐狸还是红毛狐狸要吃你啊?”
      
      钟景年额头渐渐冒了汗。
      她知道这番话多半是糊弄不了楚知意的,没想到公主殿下还是这么一针见血。
      
      心下暗忖,若她真的据实相告,说这里有鬼,不光这有鬼,宫里更时不只一只鬼,眼前这人,能信?
      
      想到上次一言不合被绑去了刑牢,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楚知意见钟景年不出声,一副又在编瞎话的样子,微微皱了眉,语气冰冷:“再不跟本宫说实话,这次一定饶不了你。”
      
      没别的办法了,钟景年横了横心,她实在编不出能骗过楚知意的说辞了,反正横竖都是死,让你们见见世面!!
      
      于是她挺起了胸膛,抬起头直视楚知意的眼睛,开口道:“殿下,小臣接下来说的事情,或许您觉得不可思议,但请您相信,这次小臣没有骗您。”
      
      她理了理思路,继续道:“您能救小臣的命,是真的。”
      
      “实不相瞒,刚刚追杀小臣的,是只女鬼。您或许知道,她曾经也是陛下的妃子,唤作阮贵人的。”
      
      楚知意问:“是,被舒嫔杀害的阮贵人?”
      
      “???”公主殿下也这么说?
      
      钟景年先把这个小疑虑抛到一边。她见楚知意并没有对鬼魂这个说辞有什么大的反应,稍稍放下了点心,犹豫着说道:“是的吧?小臣也不清楚。”
      
      楚知意又问:“所以她为什么要杀你?”
      
      唉,这下要把老底都揭出来了。
      钟景年挠了挠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之前舒嫔娘娘的儿子不是高烧不退么,太医肯定是治不好的,那是因为阮贵人在小皇子身上附了鬼气,为了报复当初舒嫔娘娘害得她小产。”
      
      “小臣是打散了小皇子身上的那道鬼气,才使得小皇子康复的。”
      
      楚知意听了她这番说辞,心里还是颇为复杂的。
      一方面,她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钟景年果然是个不会医术的小骗子。另一方面,若她所言是真,那钟景年在某一方面来说,也不能全然算是个骗子,或许还很有用处。
      
      于是楚知意继续求证道:“所以阮贵人是记恨你坏她好事?”
      
      “是,也不是吧。”钟景年答:“阮贵人的目的,还是要舒嫔娘娘的命,追杀小臣,只是不想让小臣再横生枝节吧。”
      
      楚知意想到她刚才匆忙进帐时那副狼狈的模样,有些奇怪:“你既能救十二皇子,为何现在如此……”
      
      后面的话她没说,钟景年也明白。
      这下良妃娘娘也得抖落出来了。钟景年老老实实的答:“说来惭愧,小皇子不是小臣救的,是小臣身边一只鬼魂。”
      
      她偷偷的打量了下楚知意的神色,见没什么异样,又道:“您可能也认识,也是陛下之前的妃子,良妃娘娘。”
      
      说罢她就觉得有点别扭,楚知意别以为她还是说谎吧,遇见的鬼一个个全是陛下之前的妃子什么的,也太巧了。
      
      公主殿下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过多的表情:“本宫回宫时,良妃娘娘已逝,只是偶尔听宫女太监们提起过。”
      
      哦,忘了这事了。
      钟景年拍了拍脑门,继续说:“这次秋猎,良妃娘娘留在了宫里小皇子身边,只小臣一个跟着来了,所以,所以,小臣确实无计可施。”
      
      然而楚知意没把她这话听进耳朵里,钟景年提及良妃,她一开始确实没什么印象,可越想越觉得熟悉。
      可她前十四年里,确实未曾回过宫,偶尔母后和宸母妃来看望自己,良妃也从未随行过。
      
      等等?宸母妃?
      
      钟景年还在继续往下说,楚知意突然打断了她:“你可知,良妃的名字?”
      
      钟景年一时有点懵,她还没开口,就听楚知意接着问:“可是叫静姝?”
      
      不明白七公主为何突然问良妃娘娘的名字,钟景年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是的。”
      
      七公主闭上了眼。
      
      她回想起宸母妃逝世前,最后一次来看望自己的场景。
      
      那年她十三岁,正是暮春时节。宸母妃像往常一样,带了她爱吃的各色糕点和小玩意儿来看望她,她也像往常一样,撒娇说:“儿臣在这儿什么也不缺,过得可好了,宸母妃不要每次都这么麻烦。”
      
      宸妃娘娘温柔的笑,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说:“这儿的糕点有比我亲手做的好吃?”
      
      楚知意笑答:“那自然是比不上,别说这里,宫里的御厨也是比不上宸母妃的。”说着伸手去拿糕点吃。
      
      宸妃一边看她吃,一边看向屋檐上两只鸟儿嬉戏,淡淡的问:“知意今年十三了,明年就要回宫了吧?”
      
      “是啊是啊。”楚知意一边吃的开心,一边答:“等我回去了,一定天天都去看望宸母妃。”
      
      宸妃笑了笑,调侃她:“天天陪着我这个老人家?不去私会意中人吗?”
      
      不等楚知意红脸,继续道:“说来知意也十三了,倒是从来都没问过你可有中意的?”
      
      楚知意脸涨的通红,抢白道:“宸母妃说什么呢!我哪都不去,就陪在您和母后身边。”
      
      宸妃娘娘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煞是可爱,她忍不住掐了掐楚知意嫩的出水的小脸,笑道:“数你嘴甜。”
      
      楚知意不满的嘟嘴:“我说的是真的,就陪着您和母后。”
      
      宸妃娘娘说:“你母后有你父皇陪,我也不需要你陪,十四五岁的年纪,就该去好好和俊俏的少年郎谈情说爱啊,陪着我们像什么样子。”
      
      而善于抓重点这个技能楚知意从小就掌握的很好,她没有理会宸妃关于情爱的话,而是问:“父皇既然陪着母后,那宸母妃为何不需要我陪?那谁陪您?”
      
      宸妃娘娘一点也不意外楚知意的问话,似乎她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向楚知意透露这些事情。
      
      她再次含笑开口,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甜蜜:“自然是,宸母妃的意中人。”
      
      宸妃娘娘都这么说了,楚知意自然也明白这个“意中人”指的不是她父皇,她没有觉得震惊,也没有觉得愤怒,她好奇的问:“不知那人是谁?”
      
      宸妃娘娘好笑的看着她:“你竟不替你父皇生气吗?”
      
      楚知意低下头,眨了眨眼:“父皇待我好,我知道。父皇对母后情深,我也知道。那自然对宸母妃,对后宫诸多嫔妃多有忽视的,若是别人对父皇不忠,我可能会不满,可您是宸母妃,知意不会的。”
      
      宸妃温柔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楚知意抬起头,眼神亮亮的,带着少女的天真,问:“所以宸母妃的意中人是谁?”
      
      宸妃轻轻的开口:“她叫,静姝。”
      
      楚知意自然的接口:“嗯嗯,好名字,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而后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个姑娘名字吗?”
      
      宸妃看着楚知意睁大的双眼,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笑意更暖:“是啊。”
      
      楚知意有一个不愿意相信的直觉,她缓缓的问道:“不会也是,哪宫娘娘吧?”
      宸妃娘娘还是笑,楚知意见状还能不明白?
      
      她不禁有些为宸妃娘娘担心:“宸母妃,您这,知意没有要阻拦您的意思,但是您二位的身份,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啊。”
      
      见小姑娘是真的为自己考虑,宸妃娘娘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说:“你就别担心啦,母妃已经有主意了。”
      
      她温柔的看着楚知意,说:“等你回宫,母妃大概就不在宫里了。”
      
      “宸母妃要走?”
      
      “嗯。”宸妃娘娘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窗外,眼神里充满着对未来的期许,说:“天大地大,总不会没有我们容身之所的。”
      
      楚知意呆呆的看着宸妃的侧脸,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似乎全身充满着自由、希望,像笼上了一层微光,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拂起她的发丝,带着说不出的洒脱味道。
      
      那时候她说:“大燕有千里江山,无数好景可赏。知意愿宸母妃以后,平安喜乐。”
      
      等她再回宫时,得来的便是宸妃娘娘的死讯。
      
      当时她以为定是宸妃假死,和她的意中人逃出宫去了。可后来无数人告诉她,紫华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绝无逃生的可能。
      
      可后来得知,是陛下发现宸妃与人有染,一怒之下赐死还不足以泄愤,命人放火烧紫华宫,她才终于肯相信,宸妃真的死了。
      
      后来好久,她也不愿意去知道,与宸妃有染的是谁。
      
      如今看来,是这位良妃娘娘没错了。
      
      突然,楚知意上前两步,拉近了与钟景年的距离,一字一顿的开口:“你上次说,进了紫华宫,可有半句谎话。”
      
      钟景年没由来的觉得楚知意现在情绪很不好,她坚定的开口:“小臣,绝不欺瞒殿下。”
      
      楚知意声音有些颤抖:“可有,见到什么人?”
      
      钟景年眼神飘忽了一下,想起那位白衣小姐姐。她只说不许对良妃娘娘提,那对七公主,应该是可以说的吧?
      
      她只犹豫了这么一瞬,楚知意便迫不及待:“说实话!”
      
      钟景年不知道为什么楚知意情绪显得有些失控,她只好用轻柔但坚定的语气回答,仿佛这样就能够稍微安抚下她似的。
      
      “小臣,曾见过一白衣女子。”
      
      楚知意藏在袖子里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宸妃娘娘生前,每次来看她都爱穿一身白衣,又肤白胜雪,仿佛天女下凡。
      
      “她颈侧,可有一颗朱砂痣。”
      
      钟景年回忆了一下,确实是有,于是老老实实的俯首弯腰,让自己显得更加真诚,答说:“回殿下,有。”
      
      一抬头便见眼前明艳动人的七公主此刻,竟是泪流满面。
      

  •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报了个班上课。
    可能依然不会太勤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