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鲈肥菰脆调羹美 ...

  •   叶绮看着一排丽容华服的女子鱼贯离去,张了张门口侍立的两个丫头,扬一扬脸,琢玉装作没看见,琢言便笑着走过来道:“三夫人有什么吩咐?”
      叶绮斟酌了一下,问道:“我才进门,家里的人竟都不认得......”
      琢言蕙质兰心,岂能不明白叶绮的意思,含笑道:“方才那位说乏了要回去的,是三小姐,咱们先夫人的养女。”
      林氏的养女?早就听说罗慕之的生母出身蜀州林家,她的养女都有这样的派头,也怪道那罗慕之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了。
      
      “方才的二夫人,是二爷的妻室,二爷......是裴夫人生的。”琢言别有深意的说道。
      裴氏是外室扶正的,所以她的儿女年长于罗慕之,原来如此。
      叶绮点点头,看了剑兰一眼,剑兰会意,拿出两只莲叶戏水的苏绣荷包来,各装着两只“事事如意”的小金锞子,剑兰对琢言和琢玉笑道:“两位姐姐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咱们初来乍到,还要姐姐多照应。”
      琢言接了荷包,谢过叶绮,对剑兰笑道:“好说。”把其中一只荷包塞给琢玉时,琢玉却不接。
      叶绮浑若未见,刘氏割肉给她备了一副嫁妆之后,人却是不许她再多带了,几次在她跟前嚷着“人不够使”,叶绮于是懂事地只带了四个丫头,除了依兰和剑兰,只有青果儿和梅果儿两个二等小丫头,她们两个年龄尚小,不能进屋伺候,罗慕之屋里这几个人,她能笼络住的,要尽量笼络住才行。
      
      琢言眼波流转,笑道:“三夫人换了常服罢,外头客人多,三爷这一出去敬酒不知要敬到什么时候呢?咱们家没那么大规矩,夫人不必太过拘束了!”
      叶绮低眉想了想,笑道:“不必了!”
      花烛之夜,妻子仪容端肃地等丈夫回房,也是天经地义,不过规矩大不过人情,逸琴嫁的虽是皇子,花烛之夜诚郡王也没给她立规矩,从新婚时就对逸琴爱护有加,逸棋逸书更不必说,在夫家一向威风。
      罗慕之的冷淡,她都看在眼里,她倒要看看,这位少爷究竟想干什么!
      
      罗慕之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大半个杭城的人都来罗府喝喜酒,若真要一个个敬下去,灌上三天三夜也没个完,罗老爷心疼儿子,叫罗慕之敷衍过几个重要客人便回来了。
      踏进屋来,迷蒙中只见那通身红绫的新娘子还坐在榻上,便步履凌乱地往另一侧走去,闰徵还当他醉了,一边拉扯一边道:“三爷......哎哟,爷,这边儿,这边儿啊!”
      罗慕之恍若无闻,转入茜色湘绣薄缣四美屏风后头的碧纱橱,合身一扑,抱着七香软枕就睡过去了。
      叶绮深深地阖了阖双目,吩咐依兰剑兰道:“准备热汤,我要沐浴更衣。”
      
      江南的秋天是温暖湿润的,叶绮穿着百叠千层的嫁衣撑了一天,背上早汗透了,沉重的凤冠压得她脖子酸疼,叶绮在黄杨木盆里泡了半个多时辰,加了两次玫瑰香露。脑子也越来越清醒,罗慕之冷待她的原因,叶绮多多少少能猜出来,舅舅把她嫁到这里是想要笼络罗家,她才不会脑袋发热在新婚之夜闹起来,罗慕之如果能反抗这桩婚事,叶绮就不会被抬进罗家门了,罗慕之拒绝不了的事,她能拒绝吗?
      叶绮不停地安慰自己,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一切皆有可能,这世上没有她可以诉苦避风的地方,一切都要靠自己!
      
      理清楚思绪,叶绮才换上樱红色细罗密刺梅花寝衣出来。
      疲乏散尽,饥饿的感觉立即乘虚而入,叶绮才想起她除了清晨梳妆之前用了两块点心之外,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叶绮转脸问琢言琢玉道:“还有吃得吗?”
      这回琢玉抢着答道:“喜宴都是在大厨房里准备的,小厨房里的云大嫂子已经回家去了。”
      没想到叶绮淡淡一笑,道:“不妨事。”
      
      等到叶绮换上桃红撒花褂子,葱绿撒脚裤,浅粉色软缎绣鞋,扎着双层的茧绸的围裙站在灶台前时,洗心居的丫头都大大得吃了一惊。
      不是说官家小姐个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吗?就连她们罗家这样的人家,琢言琢玉这样的大丫头也是像君子一样“远庖厨”的。
      叶绮环视了一下小厨房,很是满意。干净的灶台,锃亮的锅铲,碧绿的菜蔬码得齐齐整整地搁在桐木菜板上。最重要的是,原先在崔府时,小厨房是姑娘们共用的,叶绮每次想进去开个小灶什么的,还要百般地哄着厨娘,这洗心居的小厨房就设在正堂之后,而她叶绮以后就是这小厨房的女主人了!
      夙愿得偿啊!
      
      灶台下头一只黄澄澄的木盆里,游着两条鲈鱼,鲜龙活跳地直摆尾巴,叶绮双手捞起来,眸中一亮,如流星划过夏日暗蓝的旷野。
      琢言和琢玉好奇得跟到厨房来,琢玉只当是叶绮不信她的话,才来厨房检视的,这时含着三分得色,笑道:“早就跟夫人说过的,没有吃的了!”
      叶绮回头,举起手中的鲈鱼,嫣然笑道:“这不是吃的?”
      琢玉只当叶绮要吩咐她们做饭,立即推脱道:“我们只管在屋里伺候,可不会做厨房里的活计!”
      
      叶绮不理她,将鱼往案板上一撂,手脚麻利地杀好,掏出内脏,又拿出一支小银刀子刮了鳞,片出几片鲜活粉嫩的鱼肉来,剁成泥,和着八角、桂皮、海盐之类,揉成玲珑小巧的丸子,下到沸水中煮起来,又从盛着菜蔬的盆里拿出新鲜紫菜,一面欣喜地暗想,怪道人家都说江南富庶之地,果然连紫菜都是新鲜的,崔府的海味虽多,但多是腌过或晒干的,紫菜送进府时已是紫得发黑,哪如这些新采来的紫菜,碧沉沉绿莹莹的,看着就有食欲。
      叶绮动作麻利,水到渠成,琢言和琢玉立在门口,看得呆了。
      叶绮煮了一锅鱼丸紫菜煲,盛在几只玲珑精致的小碗里,叫依兰和剑兰端进屋,对琢言琢玉笑道:“你们也别坐着了,都忙活了一天,赶紧用些宵夜。”然后,叶绮趁丫头们埋头苦吃的机会,悄悄把方才留下的鱼血撒在白绢帕子上。
      闰徵扶了罗慕之躺下之后,不敢在屋里耽搁,一直在外头廊沿底下侍候着,叶绮叫琢言也给她端一碗过去。
      
      叶绮一转身,透过屏风看见罗慕之还躺在碧纱橱上,便叫剑兰从朱漆绘凤的大箱子里拿出一床木樨撒花被子,琢言伶俐,连忙跑过去帮罗慕之脱鞋,剑兰将被子给罗慕之搭在身上,叶绮替他掖了掖被子,忽然听见罗慕之肚子里响亮地“咕噜”一声,叶绮绷了绷,到底没绷住,扑哧笑了出来。
      罗慕之装不下去了,他也是一天没吃东西,方才敬了半日酒,连菜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叶绮做的鱼丸紫菜煲隔着老远香味就飘过来了,勾得他肠子一抽一抽的,只是不好意思起身分一杯羹。
      叶绮笑道:“三爷也用些宵夜吧。”说完,又坏心地加了一句,“我片了新鲜的鲈鱼捏的鱼丸,绿绿的紫菜搁到锅里的时候还水漉漉的呢,可好吃了!”
      
      罗慕之饿得啃咸菜的心都有了,哪还禁得住叶绮这样勾他?可他生性高傲,咬着牙不去理睬叶绮,赌气将被子一抻,蒙上头。
      叶绮越发的好笑,叫依兰拿青瓷缠藤碗盛了汤过来,放在床头,笑道:“三爷虽然疲累,可也多少吃几口,大不了一会儿喝口山楂茶,也不怕积食。”
      鱼丸紫菜煲的香味就在鼻尖上,罗慕之全线崩溃。
      
      罗慕之从小玉粒金莼享用得多了,只是从来没尝过这等新鲜的美味,鲜到骨头里去了,吃一口,就跟上了瘾似的。再看琢言和琢玉两个人,坐在小杌子上津津有味地吃完一碗,又盛一碗,往日温文尔雅的两个丫头被叶绮一碗鱼丸紫菜煲腐蚀成了俩吃货。
      罗慕之偷眼看了看叶绮,只见滟滟的烛火映薄了一室黯淡,勾勒出叶绮柔润婉约的侧影,罗慕之的心弦顿时如纤指轻拨,不知从哪里发出细细的妙音,他忙别过脸去,不看叶绮,心想,这里黑灯瞎火的,哪看得清?说不定脸上是长了麻子的!
      罗慕之埋头吃着,一边闷声道:“明儿也让琢玉给你做点心,算是还你的情!”
      叶绮愣了愣,这个罗慕之,真是......幼稚!
      叶绮莞尔道:“琢玉做的点心,可还不了我的情,这鱼丸煲是我亲手做的,三爷想还时,必得亲手做了什么吃食,才算数啊!”
      
      罗慕之差点咬掉舌头,他连菜刀都不会拿,更别说做什么吃食了。立刻后悔方才一时失言,叫叶绮抓着了把柄。
      心想不愧是崔阁老的外甥女,心奸口滑。
      罗慕之喝了三碗汤,舒舒服服地呼出一口气,叶绮道:“三爷换上寝衣睡吧。”罗慕之穿了一天的硬楞楞的喜服,也很不舒服,于是点点头,叶绮就叫琢言取出一件淡青暗竹叶纹的软罗寝衣,给他换上,又给她盖好被子,放下绣满干枝梅的冰绡帐幔,才又回紫檀榻上歇了。
      睡到半夜,叶绮就为她的馋嘴付出了代价,鱼丸紫菜煲积在胃里,如一块僵硬的石头,克化不动,叶绮忍着不舒服,一边迷迷蒙蒙地想,明儿的早膳说什么也吃不动了,要不喝口茶,净饿一阵儿,兴许还能好些。
      
      翌日,叶绮四更天就起身了,想着起来要拜见公婆,心里多少有些紧张,才要唤过依兰过来伺候梳洗,琢言见她醒了,托着一只连环洋漆小茶盘过来,茶盘里却没有盖碗,而是六七只青翠碧绿的藤条编成的碧云笼,盖子都是掀开的,琢言道:“三爷说了,昨儿晚上吃了不少东西,过会儿还要在瑞萱堂用早膳,到时候只怕更吃不下,问夫人可要喝杯茶消消食。”
      叶绮想了想,也对,见每只碧云笼里装的茶叶都不一样,心想这罗慕之活得可够精细的,喝个茶还这么多门道,她向来不在茶道上用过心,就随便指了一样茶叶叫琢言冲上了。
      
      罗慕之起得也很早,怕叶绮睡迟了起不来,还亲自走过来叫他,叶绮穿好衣裳一掀帐子,迎面撞进罗慕之乌黑深邃地眼珠里去,叶绮失了失神,很快打叠起精神,努力轻轻快快地跟罗慕之打了个招呼。
      琢言已经冲好了茶,端出来时,却是一只青花明釉卷花壶,一只净瓷填白绘芍药壶,竟是冲了两样茶。琢言为二人斟上茶,叶绮端起饮了一口,罗慕之伸着脖子闻了闻,嫌弃道:“怎么?你就喝这样的茶么?”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游《初冬绝句》:鲈肥菰脆调羹美,麦熟油新作饼香。
    叶绮最后肯定会被认回去~~不过别急,刚结婚还是要好好甜一下的
    打分评论有红包随机相送,前排优先,小仙女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