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今夕何夕见良人 ...

  •   叶绮望向窗外,早开的一树秋杜鹃烈烈如焚,即使隔着重帷绡纱,那咄咄逼人的艳艳赤红仍所向披靡的透了进来。
      八月十五崔府一团和气地吃过团圆饭后,八月十六,叶青芙院上上下下便忙活起来。一只只的乌油大箱子,红漆大柜子被青丝麻绳缠缠绕绕地捆扎结实,送上了罗家前来迎亲的楼船。
      楼船高两层,涂以金粉,饰以飞虬彩鸾,船头至船尾皆缀满大红锦绸,或系为蝴蝶,或结成如意,长长的金丝流苏在弥漫着菊香的清秋飒风中徐徐飘荡。
      崔名亚暗想,罗展霖这个老滑头,这些年不知赚了朝廷多少银子,这艘楼船的气派,几乎能跟当年先帝下江南时的御船媲美了。想到那老狐狸拿到明年向内务府供应绸缎的差事时的得意,崔名亚就心中冷笑,罢了,官商结合,各取所需而已。
      
      崔阁老和刘氏穿着绛红织锦礼服,为叶绮送嫁,叶绮翩然下拜,瞬间竟有些离愁,她与舅舅舅母关系始终疏淡,然而就是这样的疏淡,也是十五年来在世上唯一可以温暖她的亲情。
      迎亲的船沿着大运河顺流而下,一路倒也顺畅,叶绮十几年来未曾出过京城,这一路走过来,也算将大江南北的风物看了个透。
      离京之时还是烟凝雾紫的三秋时节,越是南下,气候越暖,绿草如茵,芳菲犹存,竟有阳春三月的错觉。
      叶绮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江畔好景,连想象一下未来夫婿的念头都抛诸脑后了。
      
      杭城罗府的洗心居里,罗慕之正在发火。
      “三爷,求您把这衣裳穿上吧,这大喜的日子,要捅出娄子来,奴才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罗慕之的贴身小厮闰徵急得满头大汗,端着□□凤喜服,打躬作揖地求罗慕之穿上,就差磕头了,可罗慕之打定了主意,死活不从。
      “谁爱穿谁穿去!崔家欺人太甚!拿表姑娘换了姑娘嫁过来,亏他们想得出!父亲竟还就对崔名亚那个老滑头屈服了!哼,别仗着有些权势就瞧不起商家,等我来日中了进士,一样能走仕途之路,哼!还怕那些为官作宰的人不成!”罗慕之越说越生气,索性向紫檀团刻连珠纹的圈椅上一坐。
      
      琢言走过来,笑着劝道:“老爷也是为三爷好,大爷一辈子只有一个女儿,若是三爷不早早地成亲生子,林氏夫人留下的嫁妆,只怕更要被那一位惦记了!”
      林氏是罗慕之的生母,蜀州巨贾林家的小姐,当年带着百万家私嫁到罗家来,却年轻早逝,继室裴氏原是罗老爷外室,娘家寒微,见林氏两个儿子一个无子,一个另一个心思只花在读书上,她惦记林氏的嫁妆,可不是一日两日了。
      罗慕之面容似乎有些松动,闰徵一喜,正待再接再厉,哄少爷妥协,没想到一旁的琢玉忽然跳出来,愤愤不平道:“三爷说得没错,咱们少爷家世好,人品好,学问好,等来日金榜题名,中了状元,就是尚公主都使得了,凭什么娶他崔家一个不知来路的表姑娘!”
      
      闰徵见罗慕之才有些松动,琢玉这一搅和,又抵死不从起来,急得站在罗慕之背后直冲琢玉挥拳头,琢玉扬扬脸,哼,她才不怕她呢!
      闰徵只得好言道:“人家哪是来路不明的,不是都说了吗?她父亲原是羽林卫的正六品司阶,丙辰之乱里殉国了,说起来,还是忠良之后呢!”
      罗慕之站起来,凛然道:“我也并不是跟红顶白的人,只看我平日怎么对你们就知道了,我不轻视旁人,也决不许旁人轻视我,崔家的闺女出了丑事,崔阁老却以势压人,逼着我娶他家表姑娘,着实可恨!”
      “崔阁老是可恨,可咱们老爷也不是好惹的,三爷想想,为何老爷还是愿意接受崔家的表姑娘呢?”一个沉静温和的声音传来,屋里人都屈身施礼。
      
      罗慕之也恭恭敬敬作揖道:“温嬷嬷。”
      这位温嬷嬷是他的乳娘,罗慕之幼丧娘亲,是由温嬷嬷一手带大的,情同母子。她早已告老还家,今天是被特意请了来,喝罗慕之的喜酒的。
      罗慕之扶她坐在方才自己坐过的椅子上,只听温嬷嬷和蔼道:“夫人虽然去的早,可在这偌大的罗府里,人人都不敢轻慢于你,才使你年轻气盛,不知道商家的难处。”琢言端过黑油小茶盘,里头一只成窑霁红釉的小盖钟,温嬷嬷饮了一口,道,“咱们罗家,眼下看着是轰轰烈烈,可是一针一线,都是太老爷和老爷辛辛苦苦赚来的,商家的地位本来就低,不与朝廷那帮官老爷们结交,你当皇上的银子是好赚的?所谓‘民不与官斗’,咱们商家银子再多,终究是百姓。”
      
      罗慕之脸色红涨,才要张嘴反驳,温嬷嬷却早已知道他想说什么,又温然道:“你懂这些缘故,所以才不愿从商,想走科举仕途之路,你也是个争气的孩子,可你怎么不想想,若不是老爷这些年辛苦积攒的家业,你怎么能无忧无虑地一心读书?老爷事事为三爷打算,三爷也该体谅老爷才是。”
      罗慕之听了,只低头不语,洗心居静日如绵,门前一丛丛墨菊开得欣欣向荣,一团团清苦的气息萦绕于室。
      
      罗家三爷娶亲,是杭州城的盛事,罗府坐落的积庆街上,整条街都挂满各色风灯,或羊角,或戳纱,或玻璃,或绢或画,锦绣堆叠,珠宝生辉,乌漆铜钉的仪门前,挂着两只大红灯笼,书着“百年好合”。
      罗府里亦是灯花相映,连水上都凫满用白螺及各色鸢羽制成的荷花绿荇,府里除了植上名种的木樨菊花,又在春红已谢的桃杏上用彩绢扎花,粘在枝上。府里处处细乐声喧,鎏金浮雕四合如意纹大鼎里,静静地燃着百合香。
      叶绮自从在船上梳妆打扮妥当,蒙上了盖头之后,就如个提线偶人一般,旁人叫她走到哪里,她便走到哪里,让她如何做,她便如何做。
      
      精疲力竭地熬到入了洞房,坐在紫檀暗刻海水琉璃宽榻上时,她都快要累扁了。但是叶绮充满了好奇,那个与她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夫君,不知是何许人也?好奇之中又有些紧张,万一是个麻脸怎么办?
      叶绮小心肝儿扑扑直跳,以致于喜娘那一套妙语连珠的吉祥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忽然忽然一亮,罗慕之已是拿着秤杆挑起了她的龙凤双绣盖头。
      叶绮脸红了......那个......原来天上掉馅饼这种事,真的存的啊!
      十五年来,叶绮虽然长在深闺,但她见过她丰神俊郎的表兄们,年年正月十五时,上街观灯,隔了厚厚的幂首巾,她也见过不少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男子,不过还没有人,如罗慕之这样,就像她读过的话本子上说的:面如冠玉,目似点漆,唇若施脂,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想来那位如“珠玉在侧”的卫玠,也不过如此吧!
      
      叶绮庆幸的是,脸上涂了足以遮盖她流霞满颊的厚厚脂粉,担心的是,罗慕之千万别看到她的耳朵,因为叶绮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她的耳朵红得快要烧起来了。
      其实叶绮的担心是多余的,罗慕之在揭开盖头之后,根本就没打量过新娘子的容貌,就与她并排坐在榻上,由着喜娘洒红枣,洒花生,说各种吉祥话儿,后来又盛上子孙饺子来,让叶绮吃,叶绮正为自己的花痴行为羞惭不已呢,嘴里只含含糊糊地说了个“生”。
      喜娘堆上满脸的笑,说道:“三爷,该去外头敬酒了。”
      罗慕之起身便走。罗慕之才走,屋里便涌进一群莺莺燕燕,罗家的女眷都来看新娘子了。
      
      叶绮坐在一群陌生人中,只能安娴贞静的扮淑女。罗家女眷虽多,但大多是些没出阁的女孩子,大嫂孀居,这样的喜事是要回避的,算来算去,竟只有二夫人姚氏是个媳妇,姚氏爱说爱笑,可究竟孤掌难鸣,不一会儿,洞房里又沉寂下来。
      叶绮在崔府长了十五年,虽然没人剪枝裁叶地要她做大家闺秀,可毕竟近朱者赤,此时坐在这里,恰如绿波间静静开放的一株菡萏,姚氏打量了一回,转过脸去,暗暗地撇了撇嘴。
      没人说话,气氛一时尬尴起来,姚氏也觉得枯坐无趣,因笑道:“姑娘们都散了吧,三弟妹是官家小姐,可不比咱们家的孩子胡打海摔得惯了,你们再坐一会子,若有个造次的,该叫弟妹笑咱们家无礼了!”
      
      侍立一旁的依兰瞠目,这什么意思啊!明摆着的挑拨离间嘛!她有心要替叶绮讨还两句,无奈才到罗家,还摸不着深浅,她又是个丫头,叶绮虽与姚氏身份相当,却是才掀了盖头的新娘子,委实不好说话。
      依兰正在纠结着呢,叶绮四平八稳的声音如新莺出谷:“嫂嫂此言差矣,我既嫁入罗家,便是罗家之妇,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们’‘我们’!”
      姚氏以前只听说权宦人家的小姐都是温婉娴静,旁人说一句重话也要羞上几日,没想到这位新娘子却毫不怯懦,偏还说得有礼有节,一时竟叫她无处回嘴。
      叶绮穿着大红翟凤出云喜服,戴着凤冠霞帔,微微含笑地望着姚氏,屋里一时静得能拧出水来。
      
      还是其中的一位姑娘开口解了围,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道:“你们还不回去啊!我可是乏了!”
      姚氏连忙顺水推舟,讪讪地带着姑娘们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诗经?唐风?绸缪》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打分评论有红包随机相送,前排优先,小仙女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