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白梨这一觉睡的是真香,鬼刹林里本来就黑,加上四周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白梨就呈个大字型躺在地上,睡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好不容易醒了一下,她睁开眼瞅了瞅乌漆嘛黑的四周,脑袋还处于浆糊状态,还很困,于是一个翻身,一闭眼,又睡了过去。
      鬼刹林里终年不见阳光,永远一片漆黑,白天也是黑,晚上也是黑,所以在这里根本不存在什么时间概念,白梨一觉睡醒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她也不清楚自己在这鬼林子里到底呆了多久。
      她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紧张的检查全身,摸摸脖子,摸摸胸口,再检查检查服装,生怕那个男鬼在她睡着的时候对她做出什么下流的事情来。
      脖子完好的,胸口没窟窿,浑身上下一点伤口都没有,一点淤青都不见,长长的裙子也是紧紧贴合着身体,除了她睡觉翻身时弄出的一点褶皱,也不见被撕扯破坏的痕迹,甚至于之前她因为受到惊吓而丢在一边的红黑色绳索此时也整齐的绕了几圈别在了她的腰间,她的手边还放着之前保命用的匕首,生怕她睡觉翻滚会被匕首割伤,那匕首刀尖上还被细心的缠上了几圈白纱,白梨自己睡的昏天黑地,神志不清,做这些事的不用想,也只有那个鬼了。
      白梨捡起地上的匕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刀尖上的白纱,仔细回想了一下和他见面以来的种种,内心一股愧疚之感油然而生。且不说今天的事情,青龙泽那次的确是他出手救了她跟持风,她非但没报答他却还划伤了他,虽然她真的是无心之举,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了,他生气消失也是情理之中,想到他那委屈难过,黯然神伤的样子,白梨第一次觉得于心有愧。
      这晦气地方如今又只剩她一个人了,那男鬼行动永远都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突然出现,又默默消失,徒留她一个人呆在鬼刹林面对那些孤魂野鬼,也算是对她的报应吧。
      白梨握着匕首,靠着桃树坐在地上,双臂环抱着膝盖,一双大眼睛警惕的四处张望,她是懒得再乱跑了,反正跑来跑去都跑不出去,浪费力气,还不如坐在地上保存体力,万一那些鬼东西过来她还有力气反抗,这鬼林子里阴嗖嗖的,白梨坐在地上将自己的身体努力蜷紧,心里还在祈祷持风那个没人性的大混蛋可以早日良心发现,进来救她脱离苦海。
      鬼刹林属于阴间管辖,来到这里的活人身体都会受到影响,身体机能消耗会特别慢,就跟死魂一样,不吃饭不喝水也不会觉得饥饿,所以白梨在这里除了觉得冷之外也没特别不舒服的地方。
      鬼刹林是那些修道修仙之人入门必来的修习之地,然而白梨不修道也不修仙,她对修习之事一窍不通,她被持风丢进来纯粹是为了练胆子,然而现在白梨靠着株桃树坐着,直接把自己坐成了块望夫石,胆子都不用练了。
      因为白梨发现,这些鬼魂根本不敢靠近她。
      为什么?白梨也不知道,明明之前那些鬼魂还敢出来抓她胳膊扯她头发,就算她手里有施过法的匕首,那些鬼魂也敢仗着人数上的优势压制欺负她,然而现在,白梨在这里坐了不知道多久了,始终没有一个鬼魂敢靠近她,偶尔她腿坐麻了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可以看到远处有游魂移动,那些鬼魂没看到她还好,看到她立马就会掉头逃跑,消失的飞快,白梨也觉得特别奇怪。
      没有活人陪她聊天,也没有鬼魂敢来陪她练刀,白梨觉得在这鬼林子里的日子忒难熬了,无聊的发慌,每时每刻只能拿着匕首哗啦着地上的沙土,把它们当持风的脑壳,千刀万剐都嫌不够。
      等到没心没肺持小风想到还有受苦受难白小梨这个人的时候,人间都过去整整10天了。寻思着鬼刹林里的小鬼灵力低微,也杀不了白梨这个大活人,顶多玩玩她,吓吓她,把她整的尿尿裤子,也没什么大事会发生,所以持风很放心的把白梨丢在那里面,自己去闭关养伤了。有师傅留下的疗伤圣药,持风的伤恢复的特别快,10天就拆了纱布神采奕奕的回到了淼淼身边。
      看到持风出关回家,淼淼特地做了他爱吃的冬瓜酿豆腐,红豆糕,清炒南瓜丝,雪白滑嫩的白豆腐切成小方块先拿菜油炸一下,炸的表面焦黄,冬瓜加水烧汤,等到水烧到半干,冬瓜也变得绵软酥烂,将绵软的冬瓜和汤一起浇到豆腐上,撒上几粒白芝麻,持风特别喜欢吃。炸过的豆腐表面焦香,咬到里面又特别滑嫩柔软,配着冬瓜清香的汤汁,持风大口大口的扒下了两大碗白米饭。
      淼淼夹起一筷子金黄的南瓜丝放到持风碗里,提醒他:“白梨进鬼刹林好几天了,你等下去接她出来吧。”
      “嗯。” 持风夹起南瓜丝喂进嘴里,一只手还不忘伸向碟子里的红豆糕,只顾着吃,连话都懒得说了。
      淼淼胃口小,吃了一小块红豆糕就吃不下了,看持风也吃的差不多了,她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顺便将碟子里没吃完的两块红豆糕重新放进蒸笼保温,免得它凉掉,淼淼边做着事边催促持风:“你吃饱了就赶紧去接白梨回来吧,刚好这里两块红豆糕留着给她吃,你动作再慢点这糕点就凉了,不好吃!”
      持风打开鬼刹林的结界准备进去,听到师妹的话,他立马回过头来开启夺食大战:“白梨那丫头给她留一块糕就够了,人姑娘吃多了怕胖,交给我,我不怕。”
      淼淼没说话,只是狠狠瞪了持风一眼,朝着持风抬起右手,扬了扬手里的筷子,持风见大事不好,师妹手里的筷子要朝脑门拍下来了,连忙脚底抹油,一溜烟钻进了鬼刹林。
      鬼刹林一如既往的又黑又冷又阴湿,持风站在门口都不想走进去,他双手环着嘴,扯开嗓子朝林子里大吼了一声:“白梨……”
      林子里出奇的安静,一点回应都没有,持风皱着眉,朝林子里走了几步,又大声的叫道:“白梨……”
      连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持风有点儿慌了,这胆小鬼莫不是真被这里的小妖小怪给活活吓死了吧,这要真给吓死了,他的罪孽可就大了。
      想到这,持风也紧张了起来,迈开大步冲进了鬼刹林。
      突然,安静的林子里发出一阵淅淅索索的声响,持风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右手边银光一闪,一把匕首从上而下,直直朝着他的脸上划去。
      持风反应迅速,连忙侧身避开,脚还没来得及站稳,匕首又从另一侧划了过来,还是朝着他的脸上砍。
      持风有点郁闷,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这厮倒好,招招朝着他的脸上招呼,是有多想毁了他这张俊脸。
      来到鬼刹林时间久了,他的视线渐渐习惯了这里昏暗的光线,可以看清林子里的情况,不再像之前那样视线模糊,只能规避伤害,眼看着一刀子又朝着他的脸上落下,他站在原地躲都不躲了,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轻轻松松接下了这一刀子,右手出掌,朝着刀子后方的雪白手背就是狠狠一巴掌。
      “哎哟……”自己右手背被持风用力拍了一巴掌,白梨痛的直接扔掉了手里的匕首,左手捧着右手痛的直跳脚,持风这厮下手一点都不留情面,一巴掌拍的又狠又重,她手背瞬间红了一大块,火辣辣的疼。
      持风斜睨着白梨,满脸的嘲讽:“哟,小老鼠来了这鬼刹林进步不小啊,都知道对我用刀子了,看来这里的幽灵鬼怪把你教育的不错啊。”
      “呸。”白梨狠狠啐了他一口咒骂道:“你特么还知道来找我啊,我看你是把我忘在这里了吧,你特么这还不如不要来找我了,把我丢这里死了算了,我要死了才好,特么天天化成厉鬼去报复你,吃你肉,喝你血,没事在还个魂去村子里找村民控诉你这垃圾除妖师的垃圾行为,把活人丢鬼林子里被鬼□□而死,让村民都知道你特么就是个禽兽,再也不来找你,让你声名扫地,遗臭万年,特么的气死我了,我特么怎么认识了你这么个渣男,你特么还不如不要来找我,看到你过来姑奶奶就气得心肝肺肾疼,哎哟,哎哟,气死我了……”
      白梨这次显然是气急了,连女孩子形象都不顾了,一口一句特么的,劈头盖脸全往持风身上招呼,骂的都不带喘气的,直接把持风骂懵了。他只不过是把这姑娘丢这里呆了10天而已,她又没缺胳膊又没断腿,至于这么生气么?
      白梨一口气骂完,站在那呼呼喘粗气,持风给她拍了拍背顺气,还小声的安慰着:“我就是把你放这里锻炼了几天而已,你至于气成这样么?这里的鬼怪灵力都不高的,杀不了你的,你看你现在还不是好端端的活着么,怎么就气成这样了呢?”
      “至于,怎么不至于……”白梨听到持风说话,一口恶气又蹭的窜上心口,她一侧身躲开了持风的手,双手撩开自己杂乱油腻的长发,一张雪白的脸正对着持风,双眼通红,血丝分明,如同厉鬼现世,她恶狠狠的瞪着持风吼道:“你特么10天不睡觉你试试。”
      “噗。”这下持风再也憋不住了,捧着肚子哈哈笑的直不起腰来
      说白梨怂她还真是怂,被关在鬼刹林里,虽然鬼怪不敢近她身,不过她还是害怕,就害怕自己一个松懈,这些鬼魂就趁机对她下手,所以她吓得连睡都不敢睡,每天每天的睁着眼,实在困的不行了就眯上一小会,很快就会清醒过来,所以连着10天她都没有好好闭上眼睡个好觉,自己把自己困成了个失心疯子。
      看到持风笑的停不下来,白梨那叫一个气啊,双眼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她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照着持风后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把你丢在这里,我认错,别气了……”自知理亏的持风也不敢对白梨还手了,连忙握住她的拳头制止她的施暴行为,并且虚心认错:“我们现在出去了好不好?出去吃点糕点泡个澡,好好睡一觉,这几天我也不要你干活了,你就躺床上睡它个10天10夜,这样你总满意了吧?别气了,生气显老……”
      “滚。”白梨气呼呼的一把推开讨好的持风
      持风又黏黏糊糊的抓上了她的手臂,继续劝说:“好啦好啦,别气了,走吧走吧,出去了……”
      白梨想着这鬼林子阴风阵阵的,还是赶紧出去为好,既然持风已经低三下四的道歉了,自己也就宽宏大量的原谅他一回算了,也算给自己个台阶下,于是抬起脚,顺从的跟着持风出了鬼刹林。
      白梨这10天过得是真的惨,连着10天没洗头没洗澡,身上衣服脏兮兮,头发也油乎乎的贴着头皮,双眼通红的如同小白兔,看的是要多惨有多惨。
      看到白梨那么狼狈的回来,淼淼又忙活开了,给她热点心,烧热水,准备干净衣服。
      白梨狼吞虎咽的吃着淼淼做的点心,那清香软糯的红豆糕,带着淡淡的甜味,唇齿留香,好吃哭了,白梨往嘴里塞了两大口红豆糕,鼓着腮帮子努力的咀嚼着。
      持风那贪吃鬼看白梨面前的碟子里还有一块红豆糕没吃,他也老实不客气的在桌边坐下,伸手就要和白梨抢糕吃。
      “你干嘛?”白梨嘴里含着糕没咽下去,说话口齿不清,却还记得要护食:“这是我的。”
      “你又吃不了那么多,我替你消灭一块。”持风可不知道怜香惜玉,在他眼里,美食可比美女重要。
      眼看着持风手里的糕要进他的嘴了,白梨也急了,她还没吃饱呢!
      白梨动作迅速,她左手一把抓住持风拿糕的右手,另外一只手直接伸上去抢糕。持风动作也快,他的右手握着糕点,身体往后一仰,左手一翻,将白梨的右手拍到桌上,并且牢牢握住。
      白梨的右手被持风握着动弹不得,那叫一个气啊,不给她睡觉现在还不给她吃饭了是吧?
      白梨气得牙痒痒,看着自己右手上持风那只咸猪手,白梨气得左手一巴掌狠狠的拍了上去吼道:“别握着我手……”
      原本白梨打持风那就跟给他挠痒痒似的,不痛不痒,所以持风连躲都懒得躲,就这么大喇喇的吃了白梨一巴掌,脸上还挂着不屑的笑。
      很可惜白梨一巴掌落下去后,持风脸上的笑就挂不住了,白梨这巴掌落在他左手上,透过双手肌肤接触,一股强劲的气流从白梨手掌心传到了持风手背,瞬间持风整个手背都麻木了,森森寒意从手背处快速蔓延开来,持风整只左手都被冻的动弹不得。
      持风抬起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白梨。
      白梨还是坐在那里,怒气冲冲的看着他,她的周身有点点荧光围绕着她,荧光只闪烁了两下就消散了,可是持风看到了。
      持风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猛的拍到白梨脸上。
      “啊……”白梨被符纸糊了一脸,连忙伸手扯着脸上的符纸,边扯边咒骂:“你干嘛啊?把我当山村老尸啊,我特么又不是鬼……”
      符纸没有燃烧,白梨的身上没有尸气,说明她是个正常的活人,并没有被鬼魂附身,持风瞬间松出一口气来。
      “你在鬼刹林里遇到谁了?”持风放下右手的红豆糕开始严肃的质问白梨
      “遇到谁?我特么遇到鬼。”对持风的白痴问题白梨真是一个大白眼都懒得丢给他了,鬼刹林里还能遇到谁,除了鬼还有谁。
      “我很严肃的在问你问题,请你也严肃的回答我……”持风一改平时嘻嘻哈哈的逗比属性,特别认真严肃的凝视着白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落在白梨身上,眼里写满了警惕和担心。
      白梨什么时候见过持风这么严肃的样子,一下子也胆怯起来,她坐在那里,不安的吞了口口水,总觉得持风突然这种态度对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她身上,想到之前那个突然消失的鬼魂,难道和他有关?
      “怎……怎么了吗?”一想到自己身上可能有问题,白梨的老鼠胆子就冒出来了。她双手不停的在身前互搅着,惴惴不安的问:“我被鬼上身了?还是我要死了吗?还是……”
      “没有。”持风摇摇头,打断白梨的胡思乱想:“你没有被鬼上身,你也不会死,只是……”
      持风顿了一下,抬起双眸看着白梨,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明明是个凡人,为什么鬼刹林回来之后,你身上突然多了几百年的修为?”
      什么?白梨彻底懵逼了,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疑惑的瞅着持风,满脸的问号。
      持风抬起左手伸到白梨眼前,他的左手背刚刚被白梨拍了一巴掌,拍的整个手背都呈现了青白色,根根血管凸起,一看就不是白梨这个彩笔可以打出来的伤害值。
      白梨忍不住轻轻伸出手指摸了摸持风的手背,手指才触到他手背就被冻的一哆嗦,持风的手背竟然还在冒寒气,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笔?
      白梨慌慌张张的拿起碟子里的红豆糕,双手捧着糕点握住,闭上眼,全身都在用力,整个肩膀都在颤抖,持风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在一边看白梨动作,看着她的身上迅速冒出点点荧光,又快速消失,白梨睁开眼,摊开手,看着手里捧着红豆糕彻底呆住了。
      原本香甜软糯的红豆糕静静的躺在她手里,如今已经结成了一块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