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白梨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轻声细语,一字一句的将鬼刹林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持风。
      持风原本一脸严肃的在听她陈述事情经过,听到后来他都震惊了,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白梨,一张嘴巴直接张成了个O形,满脸的不可置信。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被那鬼施了法就睡着了,后来的事情我根本记不得,醒过来就这样了……”
      说完鬼刹林里发生的一切,白梨就垂下了脑袋,眼观鼻,鼻观心,跟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正襟危坐,连大气都不敢出。
      持风听完白梨所说的一切,已经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呆愣了好半晌才恢复神智。
      他伸出右手按住下巴,用力往上一抬,将那差点惊掉了的下巴按回原处,然后又抖动了一下面部已经僵硬的肌肉,等到面部表情一切恢复正常后才开口说道:“你在鬼刹林遇到个青龙泽救过你的男鬼,你怀疑人家不安好心,二话不说砍了人家一刀,人家非但没把你剁成肉酱给鬼刹林的桃树做肥料,还以德报怨的给你传了百年的修为?”
      “我不是故意伤他的,那是意外……”听到持风的话,白梨立刻昂起头大声辩解道:“还有,你是不是天天不想我好,想着我怎么花式死啊?”
      持风看着白梨,食指扣着桌面,毫不留情的吐槽白梨:“就你那三脚猫都不如的功夫,还砍一个鬼一刀?我看你刀子刚举起来就得被人家一巴掌拍飞……”
      “呵。”白梨冷笑一声,懒得再解释了,干脆别过头发呆。
      狗持风就是看不起她武力值渣,觉得她没本事能伤人家,不过白梨也懒得跟他争,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一个老鬼竟然能被她个菜鸡弄伤。
      持风伸出手朝白梨招了招:“绳子!”
      白梨解下腰间的绳索递给了他。
      绳子被规规矩矩绕了好几圈,绳索一端还被白梨绑上了那护命用的匕首,持风挑了挑眉,一脸疑惑。
      看到持风表情,白梨连忙解释道:“我本来看到这绳子吸走了桃树的精气我就想把它扔掉的,后来想了想,那个鬼和这根绳子也没伤我性命,万一是个宝贝呢,就留下来了,怕它有问题,我就把你那辟邪的匕首和绳子绑在一起了,万一它作祟你的匕首也能镇压它,果然后来它就没发过光,怎么样?我是不是特别聪明机智?”
      这女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持风很想把她脑壳撬开来看一看,还一副自以为很聪明的模样,这东西若是邪物,又岂是自己那把匕首可以镇压的,这蠢人还真当自己那匕首是万能的了,无视掉白梨那一脸等着夸奖的傻表情,持风扯掉绳子一端的匕首,将绳子展开放在手里观察。
      一根软塌塌的绳子,看着没什么特别的,持风抱来窝里打着滚的毛球,将绳子递到毛球鼻子边,小家伙抖了抖嘴边的六根胡须,嗅了嗅绳子,立马意兴索然的跑开了。
      “不是什么邪物。”持风得出了结论:“绳子一点妖气都没有,毛球的鼻子最灵了,若是邪物制作出来必定带着妖气,就算再怎么隐藏,骗得过我们除妖师的眼睛也骗不过灵兽的鼻子。”
      “那这是什么东西啊?”白梨拿过那根绳子晃了晃说道:“我就拿这绳子抽了那里的桃树一下,那些桃树嗖的全枯死了,吓得我以为这是能吸人精气的邪物呢。”
      “桃树枯死不奇怪啊。”持风瞅着白梨说道:“那里的树本来也不是普通桃树,普通的树木哪里能在那种地方生长,那里的树大多都是没修炼成人的小妖,自身带着妖气,这绳子如果不是邪物那就是圣物,圣物能净化邪祟一点都不奇怪啊。”
      持风说的很有道理啊,普通的树哪里能在那种地方生长,当时自己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还自己吓唬自己,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怀疑人家的一片好意。
      若说之前白梨对苏言还有一丝怀疑的话,听了持风的话后,那仅剩的一点怀疑彻底荡然无存了,白梨瞅着绳子,心里只剩满满的愧疚,铺天盖地的把她淹没,如今自己算是把这忘恩负义白眼狼的罪名给坐实了,还是头不识好歹,不辨是非的白眼狼。
      “持风……”虽然觉得那个帅鬼被她误会又误伤可能已经气急攻心,不想再搭理她了,可是白梨还是觉得应该把这误会解释清楚,毕竟自己真的无心害他,她也不想在别人心里落下个恩将仇报坏人渣的形象。
      白梨双手支着下巴,挤出一个萌萌哒的表情,双眼扑闪扑闪的瞅着持风,一双眼里满是期待和恳求,对持风说话的态度都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声音甜甜软软,带着讨好和祈求:“之前啊,我在你书房看了不少书,我看到有本书上写了你们除妖师不仅可以抓鬼还能招鬼是吧?持风呐,持帅帅,你最厉害了,帮我个忙吧,把那个鬼刹林的鬼招出来呗!!!”
      此时的持风全身心都扑在那根绳子上,又是招出自己的随身佩剑,又是准备了好厚一叠火符,一副大考古家准备动手挖掘宝物背后真相的认真表情,对于白梨的请求他连头都没抬,很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把他名字给我。”
      “……”白梨又沉默了,名字?好吧,他根本没跟她交流过名讳,白梨只能尴尬的问道:“必……必须要名字才能招么?”
      “不然呢?”持风抬头白了白梨一眼说道:“你要我招魂幡一烧,把整个地府的鬼魂都给你请过来啊?”
      好吧,此路不通,白梨很失望,整张脸都垮了下来,闷闷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持风一手拿着佩剑,一手拿着绳子使劲儿勒着,想看看能不能把绳子勒断,费了半天劲,那绳子还是丝毫未损,持风丢掉了佩剑,燃起了火符,结果一沓符纸烧完了,绳子还是完完整整躺在盆里。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啊。”持风捡起绳子自言自语道:“我行走江湖那么长时间,也没听说过几个用绳索当兵器的大侠啊…”
      “诶,你拿这绳子甩两下我看看!”持风突然把手里的绳子递给白梨
      白梨狐疑的瞅了持风一眼,没拿绳子,持风又着急的催促起来:“快啊,甩两下……”
      持风连连催促,白梨只能拿起绳子,煞有介事的蹲了个马步,这绳子安安静静躺在白梨手心里,软塌塌的,一点光芒也没有,看着就和普通绳子没两样,若不是在鬼刹林里,白梨亲眼看到它发光,不然哪里能相信这鬼玩意会是个圣物。
      白梨半蹲着马步,手腕也没使多大劲,拿着绳子朝着地面轻轻挥了两下,绳索打在地面发出啪啪两声,持风显然很不满意,大声对白梨吼道:“中午没吃饭啊,大点劲啊。”
      闻言,白梨手里加大了力气,使劲抡着绳子卯足了劲的往墙面上一挥,结果这墙面没出什么问题,绳子打到墙面一个反弹,白梨用了多大劲,弹回她身上就多大劲,直接一绳子抽回了她的上小臂,她的左臂顿时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她丢了绳子捂着手臂痛的嗷嗷直叫。
      看到白梨这一顿犀利的操作,持风惊讶的瞪大了眼,半晌才开口:“行了,看你这德行,也不会是这个兵器的主人的。”
      “什么鬼?”白梨手臂痛的不行,说话口气自然也是非常不善:“说人话!”
      “好,人话。”持风难得的没跟她贫嘴,很认真的开始教育她:“这绳索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来历不凡……”
      “这还用你说,我看也知道。”白梨立刻出声打断他:“重点!”
      “这绳索应该是某人使用的兵器……”被白梨出声打断,持风也不生气,继续说:“制作绳索的材料我现在还不知晓是何物,若是知道了材料,就不难猜出这兵器主人是谁了。”
      “呐,首先这兵器没有邪气,我们排除这东西来自幽冥地府,那这玩意要么出自天庭的神仙之手,要么就是人间除妖师的所有之物。”持风继续解释:“就拿我们除妖师来说吧,我们踏入除妖师这个行当,师傅就会看我们性格习惯给我们选择适合自己的兵器,比如我的是佩剑,淼淼的兵器就是玉笛,为了让自己的兵器和自己心意相通,能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保护自己,在制作兵器的时候我们会把自己的鲜血溶于兵器里面,兵器制成之后第一个饮的血也必须是主人的,这样炼制出来的兵器才能听话,才能和主人心意相通。”
      “你什么意思?”白梨听的云里雾里
      “现在两种假设,一,你是这条绳索的主人。”持风站起身,看着白梨说道:“不过我觉得你是这绳索主人的可能性几乎为0,刚才我就说了,这种兵器制造出来就是会认主人的,它和主人心意相通,关键时刻会保护自己主人,刚看你挥舞绳索的样子,哪里和这兵器有半点共鸣,它在你手里就跟条普通绳子一模一样,而且你又是个半点灵力都没有的凡人,哪像个神仙或者除妖师……”
      虽然还是吐槽自己的话,不过白梨不得不承认持风说的很有道理,自己的确就是个凡人,跟神仙还有除妖师压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那第二种假设呢?”白梨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2,疑惑的问道
      “第二种假设,这绳索的主人是那个鬼。”持风皱着眉头看着白梨,声音都沉下来了:“如果它的主人真的是那个鬼,你就麻烦了……”
      “为什么?”白梨疑惑
      “因为这绳索没有妖气,不管它的主人出于何种想法没有投胎转世,那他没死还在人世之时不是神仙就是除妖师。”持风严肃的看着白梨说道:“若是除妖师还好说,若是神仙……”
      持风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挥刀划人家划的倒是潇洒,若他真是神仙,你这可是弑神啊,会遭天打雷劈的啊!”
      白梨一听,瞬间觉得背脊都发凉了,只觉得下一秒天上就会炸下个惊雷把自己炸糊了,她颤着声音问道:“都……都死了成鬼了还算弑神?”
      “只要一入仙籍就永远是神仙了啊,去了地府投胎地府小怪还要给他开小灶呢。”
      “那……那他会死么?”白梨紧张的瞅着持风说道:“我就把他手背划破了,没伤着他其他地方啊,他不会那么脆弱吧?”
      “说不准。”持风摇摇头:“要看他没死之前入仙籍多久,有些小神仙比较倒霉,刚入仙籍就惨遭横死,道行也不深,变成了鬼被你砍上这么一道口子,还失了百年修为,可能出了鬼刹林就魂飞魄散也说不定。”
      白梨脑袋突然嗡的一声响,仔细想想,之前绳索发出红光,的确是那个男鬼魂和自己在一起,后来鬼魂消失了,绳索就变得普普通通的系在自己腰上,那这么说来,持风的第二个假设真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我觉得很奇怪啊,如果这绳索主人是那个鬼魂,他又为什么把这宝贝放你这个凡人身上,意欲何为啊?”持风摸着下巴还在认真做着十万个为什么,完全没注意到白梨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那那个鬼魂真的有可能是个神仙?白梨双手捧住脸,高高的昂起头,现在只想狠狠抽上自己两巴掌,我滴个妈呀,弑神这个罪名她白小梨是真的担不起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