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那声音白梨自然是记得的,青龙泽遇到的男鬼。
      他怎么会在这里?
      白梨的身体被他揽在怀里,他的双手轻轻扣着她的上臂,用的力气却并不大,只是虚扣着,水灵灵的桃花眼低垂,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怀里的女人,一双薄唇抿着,唇角微勾,满脸的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被个陌生男人抓着上臂扣在胸前,白梨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他那话是什么意思?这算友情问候,热情示好?
      鬼刹林里原本就不见阳光,暗无天日,林子里寒气森森,气温很低,苏言又是个千年鬼魂,周身被阴气环绕,没有半点温度,整个人就是个行走的大冰块,白梨突然被个大冰块抱了个满怀,刚开始还在发呆没啥感觉,等她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已经冷的鸡皮疙瘩冒了一身,他的手指扣在自己手臂上,隔着布料都能感到一阵阵的寒气从他指尖传来,阵阵寒意让白梨混沌的脑袋突然清醒了过来,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特么他不是人啊,鬼刹林里全是妖魔鬼怪,都想抓她个大活人,没一个安的好心,这个鬼魂来无影去无踪的突然冒出来是想干什么?难道也想让她放松警惕趁机对她下手?一个个大问号在白梨心里盘旋,疑惑越多,白梨对这个陌生男鬼就越警惕,又不敢太过用力的挣扎,怕惹恼了那个男鬼,毕竟人家比她厉害,随手一捏就能捏死自己这只菜鸡。白梨垂着脑袋,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四处瞅,绞尽脑汁的想着对策,地上的红黑色绳索静静的躺在地上,红光却越发的耀眼了,白梨瞅着绳子,那棵突然被吸尽了精气而枯死的桃树突的蹦进了她的脑袋里,这人把这能□□气的鬼绳子放自己身上,铁定没安什么好心,他肯定是算到自己被关在鬼刹林里没人保护了,才会突然出现准备拿她开刀,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持风在的时候他都没冒过泡,持风一走他就出来了。
      持风给的保命的匕首还在自己手里,白梨紧紧握住了匕首,一咬牙,不管了,这么干站着也不是办法,谁知道这鬼是歹是好,自己一定要跟他保持点距离才安全,不然这厮要是原形毕露,翻脸不认人,自己离他那么近,岂不是一刀!
      白梨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也行动了起来,她猛的用力一扯自己的右臂,挣脱开男人的钳制,右手举起锋利的匕首,又快又狠的朝着她左臂上那只雪白的手背划了过去,其实白梨也没想着自己能伤害他,她只想脱离开那个男人的怀抱,离他远一点,万一他翻脸了自己还能逃跑。
      可是苏言对白梨是一点点防备都没有的,他搂着白梨,全身心投入的感受着白梨身上暖暖的温度,嗅着她头发淡淡的清香,愉快的享受着两人独处的片刻,幸福的都快飞到天上去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白梨居然会对他动刀子,所以他就傻乎乎的站在那,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硬生生的吃下了白梨一刀子。
      那锋利的短刃直接划过他整个手背,白梨用的力气还很大,伤口割的特别深,皮肉都翻了出来,虽然没有鲜血流下来,但是看着那外翻的粉红色皮肉和他紧皱的眉头,显然疼得厉害。
      持风的匕首是施过法的,它划开了苏言的皮肉,白梨站在旁边,清楚的看到那伤口还在滋滋滋的冒着黑色的火花,黑色的火花烧灼着伤口,导致苏言的创口不能快速愈合,他皱着眉头看着手背上的伤口,原本欣喜的表情已经全部垮了下来,亮闪闪的桃花眼也失去了神采,看着白梨的眼神充满了哀怨和委屈。
      “为什么?”他问
      白梨离他远远的,手里那闪着银光的刀子依然对准着他,却没开口说话。
      苏言向白梨逼近了一大步,质问道:“你想杀我?”
      “不是不是。”白梨慌乱的摇了摇头,自己并不是想杀他的啊,这天大的误会。
      “那是我做错了什么?”苏言又靠近了白梨一步,委屈的问道:“你要对我亮刀子……”
      对于白梨对他动手这一事,苏言真是心痛如绞,以前的姐姐是很疼爱他的,就算他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白梨对他都特别宽容,宠爱,那时候他还很小,白梨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留给他,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小岛上,他每天清晨醒来,都能看到白梨笑的弯弯的眉眼,手指刮过他的鼻梁轻声的笑骂他懒鸟,那时候姐姐面对他时都是笑着的,笑的暖暖的,眉眼弯弯,她什么时候会用这么警惕戒备的目光看他,还会对他刀剑相向?
      其实手背上的伤口不算什么,就算匕首被施过法术,也要不了他这千年老鬼的性命,比起手背的疼痛,他更痛的心,就算那颗心脏早就已经停止了跳动,可是看到白梨对他完全如陌生人般的态度时,他还是感觉痛彻心扉。
      之前孟婆就说过白梨已经进了轮回,喝了孟婆汤,生前的一切她都忘得干干净净,不会再记起来了,他偏不信,他觉得他和白梨一起生活的几万年光阴岂是她说忘就能忘得,只要姐姐回来,只要他们重新在一起了,姐姐就会记起他的,可惜现实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他的姐姐的确是回来了,一样的容颜,一样的声音,一样笑起来弯弯的眉眼,只是不同的是,自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是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鬼魂,自己抱着回忆等了她那么多年,等回来的人却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苏言觉得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是在气白梨的无情还是在气自己的固执,他愤愤的抬起食指朝着白梨一划,白光一闪白梨手中的匕首直接飞了出去,白梨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出,都来不及扑身过去捡匕首,她整个人就被苏言一把抱住,连连后退,直到她的后背撞上了一棵桃树才停下来。
      白梨倚着桃树,苏言搂着她,抱的紧紧的,白梨混沌的脑袋里直接蹦出两个字,树咚,特么她这是被个男鬼树咚了?少女清白很重要的啊,人鬼殊途,她的清白不能毁在一个鬼魂手里啊。
      白梨双手握拳,双腿微曲,这鬼还不松开她,她就准备上演一场拳打脚踢的戏码,反正在这里就她和这鬼魂在,这鬼要搞死她轻而易举,死就死,就算死也不能让自己受屈辱而死。
      只不过白梨手刚刚握紧,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开始表演,她就发现身体突然跟灌了铅一样,非常沉重,一动都不能动,她张开口想质问那鬼魂对自己干了什么,可是嘴才张开却发现半个字都吐不出来,被禁言了。
      白梨愣住了,这明显是自己低估了这鬼的能力啊,人家就动了下手哗啦了一下,自己直接成了个会喘气的木乃伊了,只能干站着喘气,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任人宰割,呜呼哀哉。
      身体不能行动,白梨只能瞪大了那双杏眸,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满脸的愤怒,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毫不畏惧的瞪着苏言,无声的诉说着:你要杀就快点,别把我当玩具耍,干脆的……
      看着白梨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苏言苦笑起来,自己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做出伤害白梨的事情的,他扶着白梨的肩膀让她靠着桃树坐好,然后如同小时候一样,整个人投进白梨的怀抱,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胸口,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what?光明正大吃老娘豆腐?袭胸?渣男,色狼,禽兽,白梨心里默默咒骂着,嘴上却吐不出半个字,很是可怜,只能加重自己的喘气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姐姐……”那色狼整张脸埋在她胸口,说话声音闷闷的,带着点眷恋和不舍:“姐姐……”
      白梨对这个称呼有点纳闷,姐姐?叫她的?可是他俩这一人一鬼再怎么看也是他比她大吧,怎么她莫名其妙的就成姐姐了?
      苏言的身体倚在白梨怀里,他的身子冰的吓人,如同个大冰块散发着森森寒气,白梨冻的一个激灵,她眼眸垂了下来,看着怀里那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白梨的眼神带了点祈求的味道。
      大哥诶,要搞死我就直接点好吧,干脆点来一刀啊,你这是要冻死我吗?不带这样折磨将死之人的好不。
      视线下垂,白梨发现怀里那个人身上竟然散发出点点白光,视角问题,她看不到他的脸,可是她能看到他露在外面的手指,已经苍白到透明了,在越来越多的白光围绕下,那个男人的身体也变得愈发透明,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样,白梨看过不少电视剧,电视剧里的神啊仙啊鬼啊的,临死时候很多都会散发出这种光芒,然后如同泡沫般突然炸开,就再也看不到了。
      白梨的内心有点慌,这鬼要是直接杀了她她也没什么其他想法了,可是这鬼偏偏没对她做出些什么事来,只是如同小孩子依恋妈妈般靠着她,也不说话也不动,单薄透明的身影蜷缩在她怀里,如同被抛弃了的孩子般,弱小可怜又无助,让人心生怜悯。
      白梨看着怀里的他,白光将她整个身体也包围了起来,那光晕围绕在她身边,她突然觉得不冷了,还很温暖,温温热热的,让人感觉想睡觉。
      不好,去他娘的弱小可怜又无助,这是想等她睡着了搞死她?
      白梨眨巴眨巴眼睛,努力撑开眼皮,不许自己睡着,可是困意却越来越厉害,她实在是猜不透这鬼魂想干些什么,杀她一个凡人还不容易吗?还整那么多幺蛾子?
      算了,不想了,随便他干啥吧,睡着了再死还不用痛苦,白梨嘴唇都咬破流血了,都止不住那阵阵困意,她也干脆不挣扎放弃自我了,头一歪,靠着桃树皱着眉就睡着了。
      白梨一睡着,苏言才慢慢离开她的怀抱,站起身,贪婪的凝视着白梨的睡颜。
      鬼刹林四周安安静静,漆黑一片,苏言整个人化为一团青烟,嗖的消失在了昏暗的森林里,只有白梨一个人躺在地上,周身环绕着那温暖的散不去的白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