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缘起(二) ...

  •   有些清冷的街道,零零散散结伴而行的人,偶尔还能看到几对情侣,路过凉凉身边的时候,还能听独属于恋人之间的欢声笑语。
      路边的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凉凉的步子稍微落后了些,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惹的路过的人都会时不时的看他们几眼。
      实在是两人之间的氛围特别像是刚刚吵完架的小情侣,尤其两人的颜值都还是会特别引人瞩目的类型。
      路边有的地方落的雪因为位置比较偏僻,所以还是最初的样子,洁白的一片,让人看了有些忍不住想要动手捏一捏。
      依依因为公司突然有点事急的要走,打车不太方便,安博杰便充当了司机。所以此刻留下她跟白沐宸两个人,他们两人已经吃完饭结过帐后出门走了一段路,而说是送了人立刻会回来的安博杰,到现在都没有身影。
      打电话没有人接,估计事情处理的不太顺利,凉凉心里默默的想着。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着实不像是刚刚一起吃过饭的两个人,沉默的气氛中,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凉凉抬头,目光落在走在她前面的白沐宸身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还能看到下巴那几不可见的青色胡渣。
      几年不见,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起码以前能到他肩膀的自己现在穿着高跟鞋才勉强够得上他肩膀的位置。
      记得以前他就是这么瘦,刚认识那会儿,她看着自己的哥哥,再看看那时瘦弱的他,觉得可能她哥动动手指头都能把眼前的人放倒。
      后来见面的次数多了,熟识之后才知道他一个人住,身边常常还有那只叫凯瑞的拉布拉多犬。她在喂凯瑞的一次,发现他吃饭都是在叫外卖或者偶尔会有家政阿姨帮他做饭,而他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在国外,很少回来。那个时候她就想,如果这个瘦弱的人吃了她妈妈做的饭,就一定会长得跟她哥哥一样壮实吧。
      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她很喜欢。
      于是她家饭桌上就多了一人一狗。那时她乐此不疲的向他推荐她妈妈做的菜、煲的汤,试图将他养的跟他哥一样有气势。
      她哥有次悄悄地问她:“你不会给你带回来个童养夫吧,咱们家的门风你可是知道的,我还有爸,还有爷爷,我们这关可是不好过的。”
      她没好气的瞪着她哥哥:“你想什么呢?”
      “难道你不是看上人家的美色,然后想着拐回家?”
      她不知道他哥那双眼睛是怎么看出当时的白沐宸有美色的。
      那时候的白慕辰有些瘦小,除了那双眼睛外,皮肤都是小麦色的。而在看惯了她哥哥的美色后,她确实没有觉得他有多么的好看。
      以至于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少年成长为翩翩公子的时候,她还愣了好久。不由得对他哥竖起了拇指,他哥确实是火眼金睛、慧眼如炬。
      冷风吹过,凉凉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嘴边的笑意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时候,白沐宸回头兀自问了句:“在笑什么?”
      凉凉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抬头看到白沐宸眼里噙着笑意看着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白沐宸也没有再问,换了话题:“最近工作怎么样?”觉得这个问题从她嘴里回答,她也只会回答个还好,想了想加了句:“在忙什么?”
      “嗯,还好。”
      果然是这样的回答。
      凉凉想了想,才问道:“你知道安木吗?”
      “嗯,一个画家。”
      见他知道,凉凉便接着说了下去:“最近在忙这个,安木近期会出新的画作,所以作为Esa这种引领当下时事热点的杂志,肯定不能落伍,最近就一直在根据采集回来的信息写稿子。不过也不算忙。”
      “嗯。”见她说的多了些,白沐宸顺着话问道:“稿子订好了?”
      凉凉点头:“定好了,不过很多地方总觉得有些华而不实,不知道明天的反响会怎么样。”
      “不用太过担心,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大众也不见得不会喜欢。”
      确实,现在的读者和看客大多数都是这样,有几个人愿意抛开虚浮的外表去看清内在,往往这种虚构的东西可能更加能够满足看客的要求。
      或者说是符合大家心里的臆想。
      这也是她的想法,不过毕竟是回国后的第一仗倒是有些让她顾及了。凉凉抬起头问道:“白叔叔、白阿姨最近怎么样?身体都还好吗?”白阿姨和白叔叔只有白慕辰一个孩子,没有女儿,所以对她也是特别好的,尽管一年回国不到两三次,尤其是后来得知她跟白沐宸在一起后,次次都会将一些国外的小玩意或者新奇的东西带回来送给她,包括她出事那年,两人在国外为她找了不少的皮肤科专家。
      两个人又很和蔼,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白沐宸这种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性格的孩子。不过这长相确实遗传了白阿姨和白叔叔的好基因。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似是有些惊讶她会提起长辈来,白沐宸看了会儿才回答道:“他们身体都很好,最近应该会回国。”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凉凉被冻得有些红彤彤的脸蛋上,白沐宸开口:“前面有家咖啡店,我们进去坐坐,一会儿司机就到。”
      “嗯。”
      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因为依依的出现,所以才让她觉得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一样。以致于让她生出她从未离开过那么多年,而他们几个一直都是这样的错觉来。
      她跟他心平气和的谈话,聊天。
      她是安凉凉,她是白沐宸。她是从小叫他哥哥的安凉凉,他是她少年不知情深几许的白沐宸。
      夜晚,消雪的寒气袭来,吹乱了凉凉的头发,扰乱了她的思绪。
      “我们分手吧。”
      白沐宸低垂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响才问道:“理由。”
      “谁的分手还要理由。”
      “谁的分手不要理由。”
      半响,又放缓了些语气问道:“凉凉,你要分手总该给我个理由。”
      不想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情绪,凉凉低下头:“想要理由吗?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理由。”兀自掀开自己的胳膊,露出胳膊上蜿蜒爬横的疤痕,凉凉抬头,盯着此刻看向她的白沐宸,带了些嘲讽的语气说道:“这个理由够吗?”
      “我不在乎。”
      凉凉闭了闭眼睛,将眼里的泪花逼了回去:“你不在乎,是因为这些伤疤不在你的身上,你不在乎是因为受着疼痛和折磨的是我自己。”收回胳膊凉凉指着自己的心口:“我想问,我承受这些痛苦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想问,我被绑架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想问,我打你电话的时候你又为什么不接?我想问,我需要你救我的时候你在哪里?”
      “如果刚刚的理由不够,这样子的分手理由够了吗?我安凉凉不需要一个连自己女朋友都保护不了的男朋友,不需要。”
      “以后不会了。”安沐宸的手紧紧握住凉凉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变态苍白的手:“我保证。”
      安沐宸郑重的话回响在凉凉的耳边,让她几乎已经撑不下去的心痛,让她想要趴在他怀里寻求温暖的意志力快要崩塌,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掰开白沐宸紧紧抓住的左手,凉凉开口:“还想有下次吗?”
      有些冰冷却又出奇的平淡的声音砸在安沐宸的心上:“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凉凉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白沐宸。
      安沐宸,你走吧,我,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你今天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温润的声音里,丝毫听不出什么起伏,好像刚刚的话,只是两个人普通发生的口角一样:“明天你想吃什么,我过来的时候给你带上。”
      好像不需要回答他就知道她要吃什么,白沐宸继续说道:“前几天你说的那家的云吞面不错,可是辣椒放的太多,你现在不适合吃太辣的东西,我还知道有一家的云吞面不错,明天我带来你尝尝。”
      “要是想跟我说话,就打电话给我。除了分手的事情,你要说什么我都听着。”
      直到传来关门的声音,凉凉闭着的眼睛才慢慢睁开。此刻已经蓄满泪水的眼眶终究承载不住,一滴,两滴,三滴,直至串成一线。
      之后的那些日子,白沐宸就好像每天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一来就是一整天,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常常凉凉还有没有开口,就已经问道:“怎么样?不舒服吗?”他以为他掩饰得很好,可是就连安博杰都能看出来他的紧张。
      凉凉身上的伤,医生说没有那么快好,疤痕需要很长时间的才能慢慢消除。安家为了不让女儿留下疤痕确实请了很多的医生。也确实达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
      “你知道花为什么会枯萎吗?”
      安沐宸推着轮椅的手顿住,目光落在凉凉的头顶:“花有开自然会有谢。”
      凉凉的目光落在远处开的正艳的牡丹上,声音有些飘渺,让人听不真切:“沐宸,有开始就有结束,谁都逃不开。”
      “花开的时候是自然规律,花败的时候也是自然规律,它们过完了一生自然会败。而我们才刚刚开始,怎么会落得个结束这样的结果。”
      她想她是明白的,明白他们要结束了。
      凉凉,花开花败,可是枝干一直都在,它们明年还会开花,还会枯萎。只要我还在,我们之间永远都有开始。
      那天的阳光很暖,微风徐徐,牡丹花开的很好。
      白沐宸却没有想到,那是她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自此就了无音讯了那么多年,离开的让他防不胜防。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