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缘起(一) ...

  •   最近凉凉难得的忙碌了起来,而编辑部人员的突然调动更是让她忙上加忙。
      部门的张主编听说是下班路上不小心开车发生了交通事故,被一辆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大卡车撞到,而大卡车司机已经当场死亡。
      而事发有所突然,听说人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也谈不上现在把人从医院里面拉出来交接工作,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在部门经理抱歉又不得不委以重任给她的表情中,让她看着处理。
      凉凉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查张主编留下的资料,自己交接这一系列的工作。
      虽然当初招她进来就是为了未雨绸缪,日后能够弥补这个空缺,可是凉凉一时还是有点缓不过来,倒不是因为这些工作对她来说有多难,而是闲了那么久突然要忙起来,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孙妙妙看着一头扎进资料堆里的凉凉,安慰道:“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她上次去茶水间的时候听到同事议论凉凉,便听了会儿,才发现眼前这个女孩竟然曾经在英国一家有名的杂志社做过编辑,还创下当时销量第一,话题第一的佳话,得了不少的奖。
      结果她一上网,果然凉凉的名字赫然在列。从此对安凉凉彻底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原来以为人家只是长得好看,又稍微有点才学,实际上人家不仅有真材实料,结果人家还是钢铁及的真材实料好吗?
      果然,上天不公平起来的时候,真是连道理都不讲的。
      怪不得人家进来的时候人事部就给她预定了张主编这个职位,人家实力在那摆着。
      拿她偷听的话来说,就是:“人家自己就算是开个公司,凭那资历和人脉也绰绰有余了。”
      凉凉抬起头看了妙妙一眼,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心里感叹道,这突然留下的工作真是不一般的多:“咱们中午吃咖喱鸡肉饭吧。”
      “嗯?”妙妙有些怔楞。
      “现在唯有咖喱鸡肉饭能够弥补我失去的精神头了。”
      凉凉的话音刚落下,隔壁的一个小姑娘就探出头来说道:“我知道一家的咖喱鸡肉饭,特别好吃,味道正宗,而且给的份量还足,我带你们去吧。”
      妙妙傻眼的看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然后一锤定音:“就这么定了。”
      三人到到店的时候,发现整个店连一个站的位置都没有,妙妙和凉凉同时盯着古苗,那意思不言而喻。
      古苗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跟我来。”
      看着古苗轻车熟路的带着她们俩走到二楼,然后在老板娘热情的招呼声中点了招牌,妙妙贼兮兮的问道:“你家亲戚?”
      “不是,我经常来他家吃,所以就认识了。”
      这家店的味道确实不错,而且也确实份量很足或许是因为古苗的原因,老板娘还特意赠送了份咖喱鸡肉。
      等三个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妙妙已经和古苗聊的热火成天。
      凉凉结完账后回来就听到两人嘀咕着:“听说安木最近要发表新的画作出来了。”
      “真的?”
      “真的,而且啊,据可靠消息,这次的画作跟上次的那组画是一个系列的。”
      “好期待,太期待了。”
      “我也好期待,上次的那组画就已经很震撼,很让人为那个素未蒙面的骑士心疼了。不知道这次又会怎样的让人震撼呢?太期待了。”
      “你怎么知道那是骑士,万一是个女的呢?”
      “我的天,好好看看那影子吧,那是个女的该有的身材吗?”
      古苗听着妙妙这么一说也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见说服了古苗倒在了自己这一方,妙妙才转过头看了眼在一旁凉凉问道:“凉凉,你刚从国外回来可能不知道安木这个人,我给你说.......”
      眼见着妙妙又要跟唐僧一样开始洗脑,凉凉无奈的打断道:“好了,我知道安木,那个近几年刚刚崛起的画家,以一组空洞、哀伤和爱恨两难见的画作深受当下画迷的喜爱,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刮起了一场安氏之风。作者确实将画中人物眼里面流落出的情绪都展现的淋漓尽致,是个难得画人物画的人才。”
      见凉凉跟背课文一样流利的说出这么一长串话之后,不仅妙妙,就连一旁的古苗都有些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一脸的吃惊。
      “作为一名编辑,了解当下的时事热点是作为一个编导的最基本的准则。”
      然后凉凉便接受到了两道更加热烈的的目光,见两人这种就差鼓掌了的样子。凉凉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下午的事情还有很多,想按时下班的话。”
      没等凉凉说完,两个人就回过神来拍了拍脑袋,立刻站起来:“走,走,赶紧的,好多事呢。”
      古苗的消息像是一阵风一样,风起之后果然没多久就真刮起了一阵安木新作之风,各大报社和编辑部都想第一时间报道,并且想拿到头条,作为杂志社引领潮流的一把手编辑部里,凉凉一时间忙的比上次交接工作还忙。
      因为主编的离开,而凉凉作为新主编的上任,整个编辑部现在气氛很是紧张,都在等着凉凉带领他们借这次的事情创造出一个传奇。
      毕竟眼前这位曾经凭借无数的新闻崭露头角,一举创造了数十佳话,更是在整个亚洲,甚至整个欧洲都是赫赫有名的传奇。
      会议上,凉凉将整理出来的方案让助手发送到每一人手中,见大家不解的样子开口一句一句的说道:“什么是话题?”
      “不是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是......”凉凉扫了大家一眼继续开口:“由观众、由看客、由画谜、由粉丝自己一手引领出来的话题。”
      “什么样的东西最具话题性,最能吸引大众的眼球?”
      “那就是由他们占据话语权,让他们自己创造话题。”
      “而我们,只需要给他们平台。”
      文件合起来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办公室里响起,凉凉寻着声音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双带着热切激动还有一副跃跃欲试的员工,扬眉笑了笑,清淡的声音重新响起:“你们,准备好了吗?”
      妙妙和古苗两个人挨的最近,听到凉凉的问话,两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准备好了。”
      散会后,凉凉如期接到了安博然的电话:“今天估计会加班,你不用接我。”
      电话那头却是半天没有声音,凉凉出声提醒:“哥?”
      “好,一会儿我再打给你。”
      她以为他哥把魔掌伸向他们主编是有了追求目标,那天还打算跟他哥去医院在人家面前露个面,刷刷存在感,结果她刚说起,便听到她哥问:“张主编?是谁?”
      这事情便不了了之。
      小禾病好之后,就被送回了伦敦,临走前还嘀咕着要去她家作客的事情,两只眼睛红通通的,不知道她妈对她说了什么,反正是被派来的人强制性的押回了伦敦。
      连走前还不忘交代:“要是有了安木的一手消息,一定要给她说。”
      可能连小禾都以为编辑部的应该消息最灵通,其实他们这种部门有时候还得靠记者拿回消息。
      现在不知道从哪得到安木出新的作品了的消息,打电话过来有些欣喜的问道:“凉凉姐姐,你知道安木出新的画了吗?”
      凉凉刚刚发完一个通稿,还有点晕乎乎,听到小禾这么问没有反应过来就回答道:“是的,出了新作品,预计明天就会公布,而且陆陆续续会发布一些跟作品有关的信息,这个月底会公开展览,并且有可能还会到时候进行拍卖。”
      “太棒了。”小禾有些兴高采烈,并且追问道:“安木本人这次会出现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凉凉开口叫道:“小禾?”
      “怎么了。凉凉姐姐?”
      凉凉有些头疼,她以为打电话的是同事,看了眼被自己握在在手上的自己的手机应道:“没事,安木出不出现这个不清楚,不过听说有人拍到了照片,不知道真假,明天会通过微博发布出来,你到时候关注就可以了。”
      “凉凉姐姐,我妈过段时间说是国内要举办金手指奖,所以我会过段时间回国哦。”
      “欢迎回来。”
      “大卫叔叔也会来。”小禾有点纠结,因为她在大卫和顾裴两个人身上,不知道要选哪个,两个都喜欢凉凉姐姐,可是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一个是她答应了要帮着追凉凉的,好纠结,小禾眉头紧紧的纠在一起,过了半响想到大卫叔叔要她问的,还是开口问道:“凉凉姐姐,你会欢迎大卫叔叔去做客吗?”
      凉凉不知道小禾的意思,回答道:“你们来中国,我都很欢迎。”
      “好的,那到时候见,凉凉姐姐我要睡觉了,拜拜。”想到两边的时差,凉凉也说了句:“晚安。”便挂了电话。
      打发了小禾之后,安博杰的电话也适时的打了进来。
      “下班了没有?”
      “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凉凉关掉了电脑问道:“你到了?”
      “在你们楼下。”
      对于自家亲哥这种接送上下班的事情,凉凉不止一次提出太麻烦了,但是抗议无效。而且也不知道从哪得来她要买车的消息,就联合家里人提出抵制她买车,并且一起断了她买车的念想。
      习惯性的走到副驾的位置打算开门,却见车窗缓缓降落下来,一双含笑的眸子盯着她,清亮的声音传来:“凉凉,好久不见。”
      看着眼前带着盈盈笑意,抬头看着她的人,凉凉有些微怔。
      依依看着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凉凉,这些年,她虽然常常在各大媒体新闻杂志上见到她,可是像眼前这样,她真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不由得想哭。半响她才听到凉凉有些轻颤的声音传出,像是在回应她,又像是在低喃:“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这么多年了,凉凉看着眼前的人,还是那么的阳光开朗,只不过很多年前还是短短的头发的女孩已经留起来长长的头发,有些棕色的头发上,因为喜好还别了粉色的发卡。
      微笑着的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对她的陌生,只有久别重逢的欣喜和开心,让她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
      那笑容太过于耀眼,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依依看了眼安博杰,用眼神询问着:“她是不是太过于唐突,吓到凉凉了。”
      安博杰回以眼神:“可不是吗。”
      不然他妹妹怎么连白沐宸坐到后座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发现。
      那时候凉凉习惯性的介绍自己:“你好,我叫安凉凉,凉是三点水的凉。”
      依依那时还专门查了查字典,确认没有这个字后,拿着字典去问凉凉:“你说你是三点水的凉,你能在字典里面找出来让我看吗?”
      凉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较真的女生,笑了笑回答道:“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却是没有回答依依的问题,后来还是认识了安博杰后,安博杰给依依解了惑,说那只是他妹妹的介绍语,让她不要较真。
      那时凉凉学的新闻系,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展露头角,短短几个月就展现出了她惊人的天赋,和天生对新闻和舆论的敏感。
      而她也很喜欢这个性格张扬,明媚阳光的性格开朗的女孩,她常常听着她对新闻独到的见解,每每都能让她觉得新奇。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而当年那件事情的具体经过其实连她也知道的不太清楚,在病房里,她看到的便是浑身是伤的她。
      那一双曾经灵动的眼睛里她第一次看到了灰暗。
      是,就是灰暗,就像是世界上的色彩都不再有,漫天都是黑色一样。
      她曾问过安博杰,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人,这么的狠心。
      他又怎么下的去手。
      却没有得到回答。
      或许没有人能够回答她,没有人在愿意将那段鲜血淋漓的故事和画面在回想一次。没有人想在那女孩的身上看到如此、如此色彩不明,鲜血淋漓的事情。
      一时间车上没有一人开口,有些沉闷的气氛让安博杰有些沉不住气,他到底还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从后视镜看了眼坐在那里明明存在感很高的白沐宸一眼,又看向自己的妹妹问道:“一会儿想吃什么?”
      “老地方。”凉凉不假思索的开口道。
      白沐宸看着凉凉的侧脸,见她说完后,手不自觉的握在一起,这是她矛盾的时候惯有小毛病,他知道她在跟过去做斗争,他知道那些过去的事情她是要完全想还给过去的。
      可是那又如何,他要让她一点点的接受,习惯。
      她是抛不掉的。
      闻言依依一颗悬空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她就知道,不管分开多么久,她们那么多年的友谊是不会那么轻易说没就没了的。凉凉既然都能说出老地方来,那么她的心里还是有她的。
      倒是安博杰想了好几个地方,都不会觉得凉凉会选择老地方这种地方去吃饭,不过她既然选了,他也就只好改了路线朝他们经常吃的那家菜馆开去。
      这家菜馆之所以会成为他们几个经常来的地方,一部分是因为这家菜味道确实好吃,还有一部分因为这家菜馆的菜结合了南北食谱,起初因为依依是北方人吃不惯南方的饮食,所以他们每次吃饭不是火锅就是火锅,吃的人都能吐。
      直到有一次无意间找到了这家菜馆,发现味道很赞,也能解决每个人不同的口味。于是这里就成了他们的老地方。
      依依还是很健谈,她会在不知不觉间,让人消除跟她之间的隔阂,变得亲密起来,这是很多年前凉凉就一直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就像她哥那么难搞的一个人,也在最短的时间里接受了依依的存在。
      就像现在,她以为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再次见面的时候肯定会因为时间,环境,工作的诸多因素在一起的时候会有些拘谨,可是从吃饭到现在,眼前的女孩还是笑盈盈的说着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拘束。
      看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她迁就着自己,连她不知道何时竖起来的防线都在慢慢倾塌,让她的心不知何时变的暖暖的,也让她对自己的自私第一次有了否定,凉凉握着勺子的手慢慢松开,笑了笑,问道:“你最近还好吗?”
      “啊?”对于突如其来的回应,依依长大了嘴巴,安博然吃肉的手撞了撞依依:“傻了,问你话呢。”
      “哦,我呢,最近过的很好,过段时间要结婚了,凉凉,你来当我的伴娘怎么样,你知道的,我们大学那会儿就说好的,谁先结婚谁就要当谁的伴娘的。”说着还把自己男朋友的照片翻出来让凉凉看了看。
      话匣子一旦打开,似乎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一样。
      依依吃掉最后一口肉,看着凉凉问道:“快说说你在国外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凉凉递给依依一张纸,才回答道:“过得很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公司的上司同事和老板都很照顾我。”想了想又补充道:“薪水也很高。”
      “我就知道,我家凉凉在哪都很厉害。”
      凉凉笑笑,想了些在国外的趣事,便又说了起来:“有一次跟同事一起路过一家宠物店,看到一只很可爱的小狗,就蹲下去逗了会儿,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妇人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抱起自己的狗看了我几眼就离开了。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同事说,那人还以为你要吃了她家狗,看你那一脸吃到肉的表情。”
      “哈哈哈...那人真搞笑。”
      夜幕悄然降临,微黄的灯光下,少女明媚的笑容和水润的眼眸熠熠生辉。仿佛很久都没有听到她说这么多的话,脸上的笑容的也是那么的自然,白沐宸的嘴角也微微勾起。
      卫生间里,安博杰关掉水龙头,看着拿着打火机一下一下按着的白沐宸开口问道:“这样子一步一步的逼她,我害怕她受不了。”
      “五年了,博杰,我等不及了。”这五年里,他给了她太多的时间。
      有多次他都坚持不下去了呢?太多次了,她离他那么远,让他都少次都想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哪怕是她恨他也好,最起码,她在他身边。
      可是伤横累累的她,他又怎么忍心呢。
      所以她伤害她,他也伤害着自己。
      他汲汲而营了这么久来逼她,又怎么会半途而废。
      低垂的眸子里,安博杰看不清他的情绪,只能叹了口气,最起码,现在成果好不错,不是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