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缘起(三) ...

  •   对于安木本人的话题度目前已经高到了一个让凉凉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就像现在他们编辑部只是发了一个小小的推广,下面已经评论过千,点赞过万了。
      这才五分钟的时间。
      妙妙和古苗两个人凑近凉凉问道:“我们的稿子现在要发吗?”
      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凉凉的身上,好像在等一个号令,他们就会立刻实施的将领一样。
      凉凉看着大家点头道:“发吧,标题就按照昨天商讨好的,内容发刚刚重新修改好的,昨天的稿子做备用。”
      “好的。”
      时刻关注动态的王建此刻抬起头来大声道:“快,快,安木的照片。”
      “哪呢?”
      “微博热搜。”
      接着便是办公室此起彼伏的赞叹“帅,太帅了。”
      “我去,只知道人家才华横溢,却不知人家还英俊无双。”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靠才华,说的也就是这样得了吧。”
      “这要是在演艺圈,就是实力派了吧。”
      “我去,你看这双手,修长葱白,不愧是画家的手,这得值不少钱吧。”
      见陆佰的眼睛一直盯着人家的手,身旁的人出声笑道:“你小子不会看上人家那双手了吧。”
      果然不枉最近炒的热火朝天的新闻,确实噱头十足啊,妙妙啧啧两声,回过神来问道:“咱们的稿子还发吗”显然现在照片才是重头戏。
      话说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回答,妙妙狐疑的眸子向凉凉看去,就看到一向冷静自若的凉凉此刻神情有些紧绷,对,就是紧绷,俏脸上没有一丝地表情,目光落在电脑上被放大了的照片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照片中的人,穿着高端定制的纯黑色西装,黑色短发,细长的眉毛下蕴藏着一双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的身材,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白沐宸。
      凉凉的眼睛盯着照片中的人,握着鼠标的手不断收紧。
      怪不得那些画让她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次画馆里的小花,那组画里少女熟悉的眼眸。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而是因为安木就是白沐宸,白沐宸就是安木。
      来不及让凉凉细想,一阵惊呼声就从古苗的口中发出:“啊......”
      “怎么了?”妙妙从凉凉身上收回目光,回头看着一惊一乍的古苗:“知道安木长得帅,你这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不是,不是,是,是...”
      “是什么?”
      “安木的画,画出来了?”古苗尽量让自己平静起来,可是内心的激动是怎么都没有办法平静的,这画,这画太震撼了。
      如果说安木上一系列是以空洞、哀伤和爱恨两难见的情感去创作的话,那这次的画非要以一词来表达的话,古苗只能想出来一个词,那就是凄美。
      对,凄美。
      无以伦比的凄美。
      凄美的让人震撼。凄美的令人只觉得惊心动魄。
      整个办公室此刻鸦雀无声。连一向爱笑嘻嘻的陆佰此刻都没有说话,盯着安木工作室官方放出来的安木新作,久久没有回神。
      他们编辑部这群人什么画没有见过,多大的创作没有见过,写过的稿子不计其数,甚至有时候还要变着花的去夸赞一些作品。
      可此刻,却无法用言语去描述他们内心此刻的震撼。或许真如安木的画迷说的那样,他是个鬼才。他安木确实是个鬼才。
      而此刻再看了安木本人的照片之后,再去看这些画,更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仿佛上天真的很偏心,将打造的完美不可挑剔,英俊的外貌,又才华横溢,就连身材都完美的不可挑剔,更何况那只是一张路人照片就体现出来的气质和修养。
      真真是让人嫉妒,却又感叹,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感情,才能将这画画的如此让人觉得身临其境,凄美绝伦。
      而安木的工作室很会推销,引自《滕王阁序》中的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简单的两句话,配上四幅画,却是配的天衣无缝。
      随后自家工作室便立刻转发还附带:“欢迎围观安木的‘伤’自系列画作。”的话。
      原来这系列的名字是‘伤’。确实很符合这一系列的画。
      凉凉有些颤抖的手点开一幅又一幅的画,心中思绪万千,却不知道该如何。
      第一幅画中,画中少女绝望而悲伤的眼神,浑身染血却清冷的姿态,毫无血色的嘴唇丝丝血迹渗出,伸出去的手仿佛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可是黑暗中却只有一个背影。
      第二副画中,少女眉间彼岸花徐徐开之,颜色娇艳欲滴,却也不及少女嘴角那若有如无的笑意令人心神恍惚,一阵风吹来吹乱她的发丝,她自顾自的将头发别在耳后,而旁边那少年想要抓住那缕头发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中。
      第三幅画中,天边落霞与孤鹜齐飞,少女灵动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眼前少年的模样,少年执书躺在长长的椅子上,少女的眸子似乎是在看着他,又好像不是在看他,乌黑的眸子里似是有千万种情绪晃过一样,让人看不真切,又似乎最终什么都没有一样,只留下眸中清晰的属于少年的倒映。
      第四幅画中,是少女笑的最灿烂的一幕,入目白皑皑的一片,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来,落在少女乌黑的的头发上,淡粉色的大衣上,以及她伸手后,那葱白的玉手上。而那悄然从脸庞滑落下来的泪滴上,却有一团小小的影子清晰地倒映出来,是少女的回忆吗?是对她来说太过于沉重,而负担不起唯有滑落的回忆吗?泪滴以慢镜头的形式展现出来,足足十八滴,滴滴都是少年不同时刻的样子,有他怒的样子、有他严肃时候的样子、有他笑的时候的样子、也有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甚至还有他气急时无可奈何时候的样子。而画里甚至还加了两种不同的脚印,一大一小却是同一个方向。
      白沐宸,你究竟是要怎样?
      寂静的办公室里,有些压抑的声音响起,大家循着声音看向凉凉。就看到两眼通红,脸色有些苍白,还在极力压抑着自己情绪的女生薄唇开启:“一组尽快出新的方案,二组下载图去除水印,三组挑着回复粉丝的留言,四组给我四幅图每幅图的注解,我要每幅图里单一的故事。五组收集其他报社,杂志,网络营销账号,各大媒体的信息。我们要在三分钟内稳定局势,挽回点击率。”
      见凉凉有条不絮的组织着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便全部都以为刚刚可能是那几幅画让凉凉有些伤感,毕竟办公室里,好像除了男的,还没有几个女生是没有偷偷在抹眼泪的。
      这下回过神了,知道自己的任务后,立刻毫不含糊的忙了起来。
      只有离得最近的妙妙感受到了凉凉情绪上的波动,那种不是作为一个看客而产生的情绪波动,而像是,像是这些画,甚至可以说是画这幅画的人跟凉凉有着巨大的关系一样。
      她刚刚甚至在凉凉的眼里看到了跟画中少女一样的情绪和表情。
      不得不说妙妙的感觉,真的是太准了。
      不过也没有多想,她作为三组的成员,可是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应对画迷和那些留言的粉丝上去,这要是一不留意神说错了话,她可是十条命也不够这些网友玩的。
      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凉凉迅速的将四组已经传过来的几幅画的故事迅速的浏览,并加以润色,结合二组修出来的图,发出了第一幅画。来自Esa官方发出的第一幅画。
      接着便是第二幅,第三幅,第四幅。
      妙妙盯着下方的留言,一时间神采奕奕。
      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凉凉你出的主意太棒了,这会儿粉丝全部都是在咱们的网站上在一起讨论安木画作的寓意和深度呢。甚至还有人说‘安木本人不会在Esa的编辑部担任编辑吧。’”
      网上此刻却是都随着Esa的这一出跟着在一起讨论每幅画的意义和背后的故事。
      “我觉得这女孩肯定是爱那少年的。”
      “对,对,对。估计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离开的。”
      “难道不是因为女孩受伤,男的没有救而导致的吗?”
      “女孩好美。只有我觉得女孩美呆了吗?”
      “男的也很帅,好吧。”
      “安木太厉害了,那十八滴眼泪是认真的吗?”
      “哈哈哈,我也为那十八滴眼泪点赞。”
      “意境太美了,我都要沦陷了。”
      “如果因为没有救而分手,那十八滴眼泪的意义又何在?”
      “怎么办,怎么办,明明看的是画,怎么感觉跟一部小说一样让人惊心动魄。”
      “这明明是悬疑小说一样,好吧。”
      “求破解,不然晚上睡不着。”
      “凄美,太凄美了。”
      “希望这不是结局,安木一定要继续在出。将这一系列出完,还我一个圆满的大结局。不然,人家要哭晕在厕所了。”
      “上一系列的就已经很震撼了,没想到这次更爆炸,唉呀妈呀,我的少女心已经哭晕在沙发。”
      “第一,女孩是爱男孩的;第二,估计有误会;第三,安木工作室的一个小号说你在哪我就在哪,说明少年一直都在身边;第四,少女经历过痛苦放不下道不明,所以跟少年在一起有心结;第五,十八滴眼泪,滴滴珍贵,不想少年跟自己一起受委屈所以忍痛割舍;第六,少年爱而不得却还是听少女的话,情愿默默守护,不打扰的爱很深沉。”
      “少女额间的彼岸花有什么意思吗?”
      “哇,哇,上一系列只存在于影子里的男主角终于登场了,好帅的有木有。”
      “粉安木,太赞了。”
      “不愧是鬼才。”
      “这一系列的画当真是情感系列小说里面的鼻祖都当惶不让啊。”
      “不过莫名的觉得安木是在表白,呵呵。”
      “表白都表的如此有艺术,高端大气上档次,也只有安木了。”
      “怎么只有四幅画,不够看不够看。”
      “我跟男朋友一起看,竟看着看着生出了生死离别的感觉。”
      “哎,珍惜当下啊,感情这种事情真是说不尽道不明啊。”
      “女主好可怜,想抱抱。”
      “笑的最灿烂那一幕,看得我抽的肝都疼,谁能笑的那么灿烂,却回忆的那么凄凉。”
      “那个眸中却又感情却又没有什么感情那个,画的太好了,细节处理的也很赞,大爱。”
      “每一个细节处理的很好,那个脚印是认真的吗?竟然是同方向的。虽然画里面男主没有出现只有脚印,可是眼泪里的男主更让人遐想万篇,欲罢不能啊。安木最赞。”
      “为我家安木大人打Call。”
      “安木本人也帅呆了,怎么能有那么帅的人,天哪,我要将画里的男主跟安木对号入座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去,被安木帅一脸,被他的画惊呆了一脸。”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怎么觉得那男主就是安木,只有我的安木大人才能如此深情。”
      “啊,安木太帅了。”
      “求往影视方面发展。”
      “不,不,不,要把我的安木大人藏起来,他是画迷的。”
      “不能暴殄天物好吗,好的要一起欣赏。”
      “我们画迷要强势抱走我家安木大人。”
      “谁流传的照片,才一张,太少了,不够啊。”
      “对对对,求舔屏。”
      “一张已经够了好吗。”
      “莫名想起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符合人设,现在跪求与女主相似的人,求圆满。”
      看着这一众的留言 ,妙妙只觉得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不过看着留言越来越多,点击率噌噌上涨的话题,妙妙心里美滋滋的。
      哪怕后来别的媒体,杂志再用这样的招数都没有超过Esa的点击率和热搜率,以及底下的评论。毕竟市场先机已经占领,而且下方评论的粉丝那么多,肯定粉丝都会选择人多的地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