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系统升级 ...

  •   但那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之后都没进来,不知道她是在害怕什么,还是在古弄玄虚。
      虞千遥和谢封尘俩人齐刷刷地看向门口,望眼欲穿,却只看见一片衣角,直到眼睛都盯的发酸了,才终于看见一名长相艳丽的女子倚在门边歪着头冲他们招手:“虞姐姐,好久不见呀!”
      
      女人声音很甜,身穿合身的新式旗袍,完美展现好身材,她怀里抱着鲜花,脸上带着温婉得体的笑容,完全是豪门贵妇的做派。
      
      她伸开胳膊想要过来拥抱,却被虞千遥无视,她尴尬地把手里的鲜花递给旁边的谢封尘:“帅哥,麻烦你。”
      
      谢封尘刚要伸手去接花,就听见虞千遥拐杖重重敲响地面的声音,他愣了一下,立即识趣地收回手,示意她放桌上。
      
      “花倾,昨晚一群鬼来我店里寻仇,是你透露的消息吧?”虞千遥走到她面前,手里的拐杖勾住她纤细的脖颈。
      
      花倾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抬着胳膊做防御状,急忙解释:“虞姐姐饶命啊!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经不起你打!”
      她原本是和虞千遥生活在同一片林子里的花妖,这些年她们之间的关系磕磕绊绊,但也勉强算是朋友。在虞千遥沉睡的五年里,花倾因为和人类结婚生子,已经修为尽失,成为真正的人类。
      
      虞千遥拿拐杖敲着她纤细的小腿,冷漠无情地说道:“说完了?你可以滚了。”
      
      花倾无措地站在原地,顿时红了眼眶,继而哭得梨花带雨:“虞姐姐,我是真心来求你帮忙。不如……我出钱请你帮忙,你就当做笔生意?”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观察虞千遥的神色。
      
      一听到有钱赚,虞千遥冰冷的神色缓了缓,但碍于面子,没有立即接话。
      
      花倾倒不在意,试探性地往前走两步,朝她伸出两根手指指说道:“二十万怎么样?”
      
      虞千遥有些心动,但还是固执地没有立刻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才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说道:“两百万,我可以考虑考虑。”
      
      果然是你!
      
      花倾默默翻个白眼,小声嘟囔:“真是狮子大开口,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但她也就犹豫那么几秒钟,立即冲到虞千遥跟前,礼貌地伸出手:“合作愉快!”
      
      “嗯。”虞千遥轻声应一句,却没有伸手。
      
      花倾开心地想要抱她,却依旧被虞千遥无情拒绝。
      “小气。”花倾把自己的小香包放在桌上,在书店里逛了起来。
      
      虞千遥不紧不慢地喝着白水,眼神却在花倾窈窕的身姿上徘徊,暗道:“穿成这样,就是来炫耀的。”
      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离不开身材和美貌。
      可惜的是,她现在就是个潦倒落魄的老太太,花倾分明就是故意来气她的。
      
      “不生气,不生气,淡定淡定,咱又不是第一回被嘲笑,怕什么?”虞千遥小声念道着。
      从前,她作为倾城美人有多得意忘形,现在就有多失意难过。
      哎!
      真是心烦!
      
      而花倾则认真地在书架前找书,她和身后的背景画卷融入,像是真的从那个时代走出来的美人一般。
      “帅哥,麻烦你,帮我拿下那本书,我不大方便。”花倾踮着脚却又得顾及旗袍的长度,只好转身求助谢封尘。
      
      “好。”谢封尘走过去帮她拿下来。
      
      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更加赏心悦目。
      
      “别在我跟前晃悠,晕肉,没什么事就赶紧走。”虞千遥站起身说道。
      
      花倾深深看了眼谢封尘,低头浅笑,转而拿着书走到虞千遥身边说道:“我又不是没男人。”
      她拿起自己的小香包,冲着虞千遥挥手告别:“明天上午我派人来接你,别起晚了哟。”
      “嗯。”虞千遥情绪不高地应一句,然后颓然地躺在沙发上。
      
      花倾离开以后,许久没动静的本命手册突然跳出来:“恭喜主人!触发隐藏任务。”
      
      ??
      什么操作?
      虞千遥突然坐直身子,一脸莫名地看着本命手册。
      片刻之后,她突然冷幽幽地问道:“小本本,咱俩好歹是一体共生,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升级?”
      
      本命手册兴奋地跳进她怀里,讨好般地说道:“活着不易,不要在乎这些细节嘛。说起来也都是为你好。以后,凡是走进书店的人,都可能是你的顾客。他们在店里读书,或者解决他们面临的难题,你就可以获得奖励哦。”
      
      虞千遥眨了眨眼,似乎不为所动。
      
      “可能会有很多钱,足以称为玻海城的首富……”
      毕竟她曾经是千金大小姐,花钱如流水,哪里过得惯穷日子。
      
      听到这句,虞千遥双眸亮了起来,稍稍动心。
      
      “还会奖励一些续命丹,除皱丸,回春丹,驻颜术之类的。”本命手册继续道。
      
      听到这里,虞千遥双眸霍然明亮起来,一只手重重拍在桌上:“这任务,我接了。”
      
      本命手册小声逼逼:其实,你不接也得接,没得选。
      
      但虞千遥好像没听到,她正沉浸在自己一天比一天年轻美貌的幻想中,无暇他顾。
      
      谢封尘站在一旁把花倾带来的鲜花插进玻璃瓶,转而轻声提醒道:“这样看来,那位邵老爷子和花倾,甚至上次那群找你报仇的恶鬼,都可能是你的顾客。”
      
      “……”
      虞千遥豁然从美梦中清醒,斜了他一眼。
      
      就算遇见仇人,她也要摒弃前嫌,以德报怨??
      想得美!
      她的仇人那么多,在这座城里遇见几个也不稀奇,她才不会大发善心。
      
      “我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就得相应地付出点代价。”虞千遥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谢封尘听。
      
      谢封尘一边整理书画,一边点头表示认同。
      
      但是,很多flag立起来就是为了打脸的。
      
      大约十分钟后,门口出现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眼巴巴地瞅着虞千遥,怯生生地问道:“您能救我妈妈吗?让我做什么都行。”
      十几岁的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倔强。
      
      “你叫什么?”
      虞千遥看见她手腕上戴的新月纹银手环,就已经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份。
      算起来她们并非朋友,但是能开口求她帮忙,就一定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我叫蓝桥。”小女孩抠着手指头,似乎是鼓足了勇气。
      
      虞千遥在店里走了两圈,最后她向窗台那盆金银花走去,剪下几片叶子,递给小女孩:“这药只能缓解病痛,不能根治。”
      
      “好,谢谢!”蓝桥拿着药鞠躬感谢,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虞千遥望着门口,背后却传来金银花的抱怨声:“浪费我的叶子!疼死我了啊啊……”
      
      “给你一块巧克力吃,缓解下伤痛怎么样?”虞千遥随手拿起一盒巧克力,向书架后的窗台走去。
      这盆金银花十分贪嘴,爱吃零食,尤其对巧克力根本无法抗拒。但它又不能吃多,多吃就会冒黑烟,流黑水,连长出来的叶子都是黑乎乎的。
      
      虞千遥还没走到跟前,就听见金银花撒娇说道:“不要你喂,我要他。”
      
      他??
      
      虞千遥呵呵两声,转头把巧克力扔给谢封尘,面无表情地说道:“点名要你来服务。”
      
      嗯?
      谢封尘一脸疑惑地接过巧克力,他听不到金银花的声音,只能按照要求把巧克力磨成粉,洒在花盆里,可怜的金银花根本没有尝到咀嚼的快乐。
      
      墙角的落地钟突然敲响,整九点。
      
      钟声刚敲完,邵老爷子就从外面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了。
      一进门就拉着虞千遥哭了起来:“我那个不孝的大儿子,要把我送去养老院自生自灭,我不去,不去……”
      
      虞千遥拿着拐杖挡住要扑过来求安慰的邵老爷子,一脸冷静地说道:“这种事,我无能为力。”
      
      但老爷子却在她耳边不断地念叨:“他从小到大,我们是操碎了心,现在他有钱有势的,竟然不想养老?人家都说养儿防老,你看他……”
      
      “防老?还不如多抹几瓶防晒霜。”虞千遥掏出防晒喷雾,随手给他喷两下。
      
      邵老爷子呆若木鸡地看着她,后知后觉地摸向自己湿乎乎的脸,皱了皱眉头。
      “那,我能在这里坐会儿吗?”他可怜巴巴地走向长凳上坐下。
      
      “您随意。”虞千遥点头,转而对谢封尘说道:“我出去逛逛。”
      不管邵老爷子是不是她的顾客,她都对别人家的琐事没什么兴趣。
      
      谢封尘低声答应着,并嘱咐道:“早些回来。”
      
      “嗯。”虞千遥拄着拐杖出门了。
      
      而邵老爷子这时候才注意到收银台前站着的谢封尘,眼中是满满的敌意,说好的要公平竞争,为什么这个谢封尘缠在她身边?
      
      邵老爷子走到谢封尘跟前,拿出长辈的威严说道:“喂!小朋友,大人的事情,不要跟着瞎搅和。你这份工作有什么好?我给你换个钱多不熬夜的工作?”
      
      谢封尘正在专心地擦杯子,抬眸看他一眼,然后礼貌地拒绝:“不用,谢谢。”
      
      邵老爷子一时语塞,觉得这家伙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也要来这里上班。”邵老爷子暗暗下了决心,“不是上班,就是来帮个忙。”
      他怎么能要工资呢,他是打算要和虞千遥长长久久的。
      
      这时候,谢封尘抬头看向窗外,正好看见门口站着的小伍,直接把手里的抹布塞给邵老爷子,笑着说道:“好,现在就开始帮忙看店吧。”
      他收起今天读的书,转而开门和邵老爷子说再见。
      
      “……”
      偌大的书店里,突然间就剩下邵老爷子一个人,他拿着抹布突然愣住。
      
      ~
      外面的天空是浅灰色,半轮弯月挂在西边儿,冷冷清清。但城市中有五光十色,灯红酒绿。
      谢封尘和小伍去了市区的仁兴医院。
      
      医院里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空荡荡的走廊里安静得可怕。
      
      谢封尘望着床上躺着的老人,睡得安详。
      “她若是活到这个年纪,也该是这个样子吧。”他坐在床边,感慨地说道。
      
      “少爷,医生说就算她醒过来,可能很多事也记不清。”小伍站在他身后小声提醒着。
      
      谢封尘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在床边坐了很久,直到她的家人进来陪护,他才带着小伍离开。
      
      外面已经是深夜,冷风阵阵,周围还有几家店亮着灯,谢封尘走到一家鲜花店门口停下脚步,透过玻璃,他的目光落在一盆艳红色的花上。
      这花儿好像叫虞美人。
      
      谢封尘走进花店里,指着那盆花问道:“老板,那盆花怎么卖?”
      即使放在最角落的地方,花叶甚至有些蔫了吧唧的,但谢封尘却觉得这花儿似乎自带光芒,让他一见倾心。
      
      老板还没来得及热情介绍店里的热卖品,就被他突然问住,只好回头看了眼那盆备受冷落的花,随口说道:“二十,就拿走。”
      显然,这盆花,摆了很久都无人问津。
      
      谢封尘才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钱,只好转身出去找小伍。
      
      但老板看他掉头就走,以为他是嫌贵了,赶紧喊道:“哎哎哎,等一下,十五给你,马上给你打包。”
      说着随手抓起塑料袋,胡乱套了下去递到他跟前。
      
      谢封尘笑着接过花,从小伍那里拿了钱给他,笑着道谢。
      “送女朋友?那要不要来束玫瑰?”老板热情地问道,大概是这个点很难逮到一个客人吧。
      
      谢封尘笑着摇头:“不用了,谢谢。”
      
      小伍看见谢封尘抱了个塑料袋出来,奇怪地问道:“少爷,您去花店买了啥?”
      
      “花啊。”谢封尘把外面包裹着的塑料袋往下扒拉一点,颇有些得意地说着。
      
      小伍看着这无精打采的花儿,没忍住笑道:“这种花儿,马路边上有的是,还值当的花钱?”
      不经意间,露出个鄙夷嫌弃的眼神。
      
      谢封尘愣了一下,然后极力挽尊道:“别瞎说,你不懂。”
      
      “哦……”小伍鼓着嘴巴,拉着长音应着。
      
      回到书店内,谢封尘刚推开门,就听见电话铃声响。
      他看了眼墙角的落地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谢封尘想起书架后玻璃柜里放着的老式电话机,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个摆设,没想到真会有电话打进来。
      
      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谢封尘小心翼翼地把怀里抱着的虞美人放在桌上,向书架后走去,但他还没走到跟前,电话就突然挂断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