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被雷劈了 ...

  •   “虞千遥?”谢封尘冲着屋顶喊一声。
      他知道虞千遥的来历,自然也猜到这棵树就是她的原形,所以才尝试着喊一声。
      但这棵树明显已经没有感知,更无法回应他。
      
      谢封尘站在寒风大雨中,看着那棵树仓皇地躲避雷击,神情逐渐凝重,这样下去,虞千遥必死无疑。
      但是,他一个鬼对此束手无策。
      眼看着雷声不断,雨势加大,谢封尘只好跑回书店想办法。
      
      轰隆一声巨响,二楼的水晶吊灯掉下来,摔得粉碎,天花板列出几道缝,整座小楼摇摇欲坠。
      
      谢封尘就这样困在震荡不安的房子里,眼看着周围的墙被大树的根茎慢慢穿透,想逃都逃不出去。
      “看来,是注定有这一劫。”他这样想着,反倒镇定下来。
      
      许久之后,外面的雷雨才慢慢停止。
      大树已经收回所有根茎,不见了踪影,书店里一片狼藉,水流淌的到处都是,很多书都被打湿了。
      
      “虞千遥?虞老板?”
      谢封尘从地上爬起来,楼上楼下找了好几遍,都没找见虞千遥。
      
      不会死了吧?
      被雷劈死,不见尸骨那种?
      那也总该有一堆灰吧?
      
      这样想着,他转头正看见墙角积了一层青灰,不禁心头一惊:真的死了?
      
      谢封尘怅然若失,他每次刚寻到新的线索,就会突然断掉,这次也是一样,虞千遥没有他想的那般强大。
      谢封尘他坐下歇一会儿,才觉得口渴,随手端起一杯干净的水喝。
      
      “谢封尘?救命!啊啊啊……”
      
      他忽然听见有虚弱的声音在竭力呼救,看了一圈没见到人影,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一低头时才发现虞千遥却变成豆芽菜大小的一棵小树苗,躲在他喝水的杯子里。她浮在水面上,一边抱怨着,一边随时来个仰泳,潜泳,倒是玩得欢快。
      谢封尘吓了一跳,差点把杯子扔掉,还好及时收住手。
      
      “是不是以为我死了?”虞千遥漂在水中,小树苗慢慢长大,枝繁叶茂,最后长成一人高的小树苗,直接踢碎树根下的杯子,跳了出来。
      她的身体还是棵树,只有头和手。
      不过这张脸却很年轻,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模样。她眉眼灵动,面若桃花,纤细娇嫩的手臂露在外面,倒像是个裹了件奇怪衣裳的美女站在那里。
      其实,这是虞千遥初化人形时候的少女模样,肤如凝脂,娇艳若花,是人间女子比不得的艳丽。
      
      谢封尘一时看得痴了,愣在原地,他实在和之前老太太无法联系起来。
      
      虞千遥以为他是被吓住了,笑着安慰道:“放心,老娘才不会那么容易死。”
      千年的妖精,可没那么容易被一道雷劈死。
      
      谢封尘这才回过神来,随手拿起一条干净的毯子给她,然后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能恢复?”
      
      虞千遥突然收住得意的笑容,接过毯子批在身上,略显悲伤地说道:“被雷劈一顿,怎么也要两三天才能恢复。”
      她望着惨不忍睹的书店,不禁感叹:“老天是觉得我穷的不够彻底?非要收走我最后一点东西。不要脸!”
      “对了,麻烦你请几个朋友来帮忙修屋顶,顺便收拾房子,我会给他们烧纸钱的。”虞千遥继续说道。
      
      “好,交给我。”谢封尘含笑答应下来。
      他跟着虞千遥回来,是打算在这家书店多待一阵子的,当然得好好听话。
      
      因为二楼的卧房已经倒了一面墙,床都砸坏了,所以虞千遥不得不在楼下的沙发上凑合一晚。
      谢封尘把沙发推到窗边唯一还算干净的位置,拿薄毯子给她盖上,她大概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面对一地狼藉,谢封尘不得不脱下外套,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后半夜,书店里来了许多小鬼,帮忙修复房子,整理收拾,直到天亮才离开。
      谢封尘临走前,捡起地上的毯子给她盖上,才关上门离开。
      
      第二天,虞千遥醒来的时候,看着干净整洁的一楼大厅,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她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又不相信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书店,可从来没这么干净过。
      
      难道昨晚上这座小楼快要塌了,地上都是积水,书卷打湿地不成样子,都是幻象?
      她摇摇头,心道: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隐约记得,昨晚上谢封尘拿着拖把忙碌的模样,愣了许久之后,她突然痴痴地笑起来:“这个鬼,也是个吃苦耐劳的嘛。不过他应该是有些法力的,做这种事不在话下吧?”
      
      这时候,阳光正好照进来,花盆中干枯的枝叶重新焕发生机,迅速地发芽开花,甚至结果。
      
      一盆挂着青红相间的果子的西红柿,和一盆通体闪着银光的金银花。
      它们都是虞千遥的宝贝,养了好些年,虽然还没化成人形,但已经通晓人性,只有她能听得到它们的声音。
      
      “虞千遥,你五年没给姐们浇水,姐们差点熬不过去。”金银花晃荡着头上的绿叶子,大声控诉道。
      “不过。那个男人真好看呢,让我有种被王子唤醒的感觉。”
      
      “一大早,发什么花痴?”西红柿舒展枝叶,吐槽道。
      
      虞千遥笑了笑,因为她现在没有腿,所以只能跳到它们跟前,伸手摘下两个西红柿来吃。
      
      书架旁边的书桌上放着一壶白开水,虞千遥走过去倒一杯,温度刚刚好。
      放下杯子时,她才注意到水壶旁边的留下的便签:若是晴天,就给它们晒晒太阳。
      笔锋苍劲有力,颇有几分风骨。
      
      虞千遥低头抿唇笑了笑,暗道:是个文化人。
      她转身拿起那些摊开的书卷,放到窗户底下晒。
      
      虞千遥身体很虚弱,忙了一会儿,就觉得太累,窝在沙发上继续睡着,迷迷糊糊就过了一天。
      
      直到傍晚,书店的大门被轻轻推开,身后带着清风,谢封尘来了。
      他看着窗台前晒干的书,帮着把那些晒干的书收起来,然后分类整理好,放回书架上。
      
      虞千遥听到动静,终于睁开眼睛,看着他扔给他一把钥匙,说道:“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说罢,她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好。”谢封尘接过长长的钥匙,仔细认真地看一眼,在手里摩挲片刻才收进口袋里。
      他去书架找了本书来,在她旁边坐着看了起来。
      
      九点刚过,突然响起敲门声,在这条寂静的街上显得尤为突兀清晰。
      
      谢封尘起身去开门,就见几个人抬着个大箱子站在门口。
      “好,辛苦了。”他说着就向他们道谢,挥手。
      等那几个人影消失在街道上,他轻而易举地拎起箱子进来。
      
      虞千遥听见声音,勉力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谢封尘把大箱子放在地上,抬头对她说道:“给你定制的床,还没组装。”
      他说着就把大箱子打开,拿出工具和床板,开始组装起来。
      
      “??”虞千遥突然清醒过来,裹着毯子看着他忙碌。
      
      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去,终于组装出一张大床。
      “我搬上去。”他笑着说道,“今天不用睡沙发了。”
      
      “哦。”
      虞千遥愣了愣,后知后觉地答应着,随后小声嘀咕着:为什么不直接在二楼组装?
      搬上去多麻烦。
      
      “谢谢你。”
      虞千遥跟在他后面一蹦一跳地上楼梯。
      
      谢封尘站在门口问道:“要不要我……”
      
      虞千遥立即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她现在是原形状态,受不了别人碰它一星半点,就感觉自己是没穿衣服被摸了一样。
      
      谢封尘讪讪地收回手,站在楼梯口。
      
      “今天谢谢你。三天后再来吧,我这几天都要好好休息。”虞千遥说着就关上了门。
      
      “好。”谢封尘对着门说道,然后转身下楼。
      
      ~
      三天后的早晨,虞千遥终于长出双腿,但她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甩甩胳膊就能一满地的枯枝落叶,蓬乱干枯的头发像一堆廉价的假树叶,左手臂是半截木头,笔直而僵硬。
      她微微皱起眉头,上楼换一件长袖T恤把木胳膊藏起来,然后又找顶帽子戴上把树叶都塞进去。
      
      看着镜子里造型奇特的老太太,虞千遥露出隐忍苦涩的笑。
      
      洗漱完下了楼,虞千遥才发现一楼又添置了新的桌椅,她不禁笑了笑。
      原来那些残破的东西,确实该换一换了。
      
      “今天,就开始读书吧。”
      虞千遥坐在书桌前,拿起《小王子》翻开第一页。
      可惜的是她英语水平有限,每读一句就要翻几回词典。
      “哎……”
      书店里回荡着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直到下午,有人登门,头昏脑胀的虞千遥这才打起精神来。
      
      “可让我好找啊!”
      一位老人穿着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满面春风地走进书店,上来就抓住虞千遥的手。
      
      虞千遥面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开始调动自己近几十年来的记忆,发现没有一张和眼前这个人的脸重合。也就是说,她不认识这个人。
      她抽出自己的手,温声说:“您认错人了。”
      
      老人一脸错愕,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你被车撞那天,我就在车上。”
      
      “……??”
      当时,虞千遥的确没注意车里还坐个人。
      但如果他真的在车里,看到那样诡异的一幕,不该害怕吗?
      
      就在虞千遥暗暗思考时,老人已经开启话唠模式:“我觉得你做得对,我那儿子欠教训。他从小就不听话,什么事你不让他干偏要干,顽皮的很,还好现在懂事了,不用我再操心。我老伴儿在的时候就经常挑他的毛病,他听话的像个孙子,一个字都不敢说……其实,你和我死去的老伴长得特别像……”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眼泛泪花,含情脉脉地看着虞千遥。
      
      “??”
      虞千遥终于听到重点。
      她认真打量着眼前穿衣考究的老人,七十岁左右,但神采飞扬,没有丝毫老态。
      
      “您找错人了。”虞千遥看在他比自己还老的份上,才耐心听他唠叨个没完。
      但现在,她耐心已经耗尽。
      
      “不会错,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老爷子又上去抓她的手,却被虞千遥拂开。
      
      虞千遥无奈地拿出一支笔来,抬了抬眼皮问:“叫什么名字?家里电话多少?”
      她觉得这位老人可能神智不大清楚,需要和他家人沟通才行。
      
      原本没抓上手还在伤怀的老人突然脸上一喜,语速很快:“邵振勇,73岁,老伴儿去世三年,膝下有两儿两女,存款两百多万……”
      
      谁要听这些?
      虞千遥合上书本,冷幽幽地说:“大晚上的,我这店里闹鬼,你还是……”
      
      她抬头望向门口,果然看见一只鬼笑吟吟地望着她。
      
      谢封尘来了。
      他依旧穿着复古风的西装三件套,眉眼温柔,神情淡淡,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
      
      虞千遥冲他眨了眨眼,然后就往他走去,拉起他的手柔声说:“我喜欢年轻的。”
      
      身后跟过来的邵老爷子一时噎住,盯着谢封尘的脸看了又看,随后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你等着,你……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说完这幼稚的宣言之后,在虞千遥一再催赶下,邵老爷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这时,虞千遥默默松了口气,骤然放开抓着谢封尘的手,转头走向东南角的摇椅。她缓缓躺下,闭上眼轻轻摇着竹椅,一副惬意享受的模样。
      
      在她身后,谢封尘正在整理书架,一转头就看见躺在窗台上的那本《小王子》。他拿起书对着虞千遥的背影喊道:“虞千遥……”
      
      虞千遥转过头来看向他,认真且严肃地说道:“请叫我虞美人。”
      
      “……好。”谢封尘愣了一下,然后一脸从容地答应着。
      
      “虞美人,你打算读这本书?”谢封尘翻到第一页,接着问道。
      
      虞千遥扬了扬手里的中文版《小王子》,戴上老花镜,无奈地说:“我倒是想读那本,我,哎……”
      
      谢封尘到她身后,温声道:“我可以教你。”
      
      虞千遥拿下眼镜,怀疑地看向他:“嗯?是吗?”
      
      谢封尘随意翻开一页,读了起来:“if someone loves a flower,of which just one single blossom grows in all the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stars,it is enough to make him happy just to look at stars,he can……”
      
      他嗓音低沉,一口流利的纯正英音,语调柔和,语速不疾不徐,听得人心里莫名感动。
      
      “这……厉害了。”虞千遥惊讶地张了张嘴,朝他竖起大拇指。
      她从舒服的摇椅上起来,搬个小圆凳子给他,一脸恭敬地说:“谢先生,请多多指教。”
      
      谢封尘抿唇笑了笑,看着她说:“好。”
      
      两个人在长桌相对坐下,谢封尘把书推到虞千遥面前,说:“你先读一遍。”
      
      “我,我……”
      知道了标准答案之后,再想想自己那蹩脚的发音,更觉得丢脸,瞬间没了丝毫底气:“我,我……不会。”
      
      “没关系,试着读一下。”谢封尘耐心十足,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虞千遥只好硬着头皮读了起来:“once when i was six years old I saw a 不认识(magnificent )picture in a book,不读了!”
      她语速很慢,每一个单词的音都读得很重,充斥着满满的犹豫和不自信。
      但是才读一句,还是撂了书本。
      
      让她意外的是,谢封尘并没有露出那种鄙夷眼神,更没有不耐烦和生气。
      “嗯……”他轻敲了敲桌面,面色平静地说,“至少,单词也能认识。”
      
      虞千遥心中忐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真没在心里笑话我?”
      
      谢封尘摇摇头,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不要怕出丑,敢于开口,多读多听,才能进步。”
      然后就把她刚才读的那句,一个个单词给她讲解:“你要把每个读音都发准确,然后再求速度。once when I was six years old I saw a magnificent picture in a book ,called true stories from nature,about the primeval forest .其实,这里开头once应该这样……”
      
      他只看一眼,就完全背下来了??
      虞千遥不敢置信。
      谢封尘很有耐心,每一句都解释地很清楚,而虞千遥却盯着他那能说出好听声音的双唇,看得痴迷。
      
      “明白了?”谢封尘抬眸看向她。
      
      “嗯?嗯!”虞千遥这才回过神。
      
      外面的已经雨停了,石板路上响起突兀的高跟鞋声,随后一个浅黄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虞千遥脸上的轻松愉悦的神情突然顿住,收起面前的书本,对谢封尘说:“今天,就先到这儿。”
      
      谢封尘望向门口那抹淡黄色裙角,垂眸推了推眼镜,心中思索着,什么人能突然坏了她的心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