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衣服 ...

  •   谢封尘只好转身回来,但还没往回走几步电话又响了。
      
      一声接一声,像是暗夜幽谷中传出来的催命符,听得人心惊胆颤。
      
      他转头看着沙发上睡得正香的虞千遥,快步走过去接起电话,却是花倾打过来提醒虞千遥明天赴约。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是花倾的声音时,他心里突然松了口气。
      
      “好,我转告她。”谢封尘应道,紧接着又问一句,“刚才也是你打的电话?”
      
      那头的花倾突然沉默,等了许久才道:“这个电话刚才还响过?你接了吗?”
      从她颤抖的声音中可以肯定,那通电话绝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没来得及接。”谢封尘说道。
      
      花倾在那边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其事地提醒道:“以后这个电话再怎么响也不能接,记住了哦,除非虞姐姐同意。”
      
      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这件事的重要性,谢封尘还想再问什么,花倾却先叮嘱道:“千万记住了哦。”
      然后她就挂了电话。
      
      谢封尘把电话放回玻璃柜中,心里越发觉得奇怪,这部老式电话是民国时期的东西,按说已经无法使用,到底为什么会响?
      
      外面灰沉沉的天空覆着一层寒意,凌晨一点钟的夜晚带着几分冰冷。
      书店门口挂着一盏红纱灯,在夜风中摇摇晃晃,发出些许的暖意。
      这几日,晚上并没有什么顾客上门,大门也总是半开着。
      
      今天大概也没人会来了。
      谢封尘这样想着,就去把大门关上,从里面栓上。
      
      “阿嚏!”
      虞千遥突然抬起头打个喷嚏,低声嘟囔几句梦话,又换个姿势继续睡。
      
      “在这里吹风,那里受得了?”谢封尘走过去,打算把虞千遥抱上楼睡。
      他刚把毯子给虞千遥披上,就听见大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股浓重的寒气扑面而来,他转头望向门口,却没见人影。
      不过,他刚栓上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找我吗?”一道清亮冷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谢封尘顿时脊背发凉,他猛然转过身来,只见一人拎着酒壶倚在书架前,眼神冷冷地盯着自己。
      
      “你是谁?”谢封尘扶了扶金丝边镜框,打量着面前这个醉醺醺的酒鬼。
      他身上冒着肉眼可见的寒气,好像是从冰山里刚爬出来一般,穿着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衣裳,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
      
      “我叫玥书,是这家书店曾经的主人。”男子拎起酒壶,仰头灌下一大口。
      看他的衣着打扮,应该是作古多年。
      但一个鬼,又怎么能成为书店主人?
      
      “所以呢。”谢封尘抬眸看着他,冷静地问道。
      细细辨别,这家伙似乎并不单纯是只鬼。
      
      “我会要回来的。”玥书从书架上随手拿下一本书,走到虞千遥身边轻蔑一笑,“告诉她,那扇门即将打开,我就要回来了。”
      玥书深深看了一眼沙发上睡着的人,冷漠的脸上浮起一丝温意,然后凭空消失在谢封尘面前。
      
      谢封尘心中疑惑丛生,他不知道这个人算不算顾客,但直觉他们还会再见。
      
      虞千遥突然发出小声的□□,继而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她双手紧紧拽着身上披着的毯子,额上不断地冒着冷汗。
      “虞千遥?虞美人?虞千遥……”谢封尘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试图安抚着她。
      良久,她才慢慢安静下来。
      
      谢封尘抱着她上了楼,卧室里的水晶吊灯已经坏了,只有床头暖黄的琉璃灯还亮着,照出一圈圈光晕。
      下楼前,谢封尘留下字条给她:记得赴花倾之约。
      
      ~
      一大早醒过来,虞千遥发现自己在房间里的大床上躺着,又瞥见床头柜上便签上熟悉的字迹,知道昨晚上谢封尘回来过。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想到你我就wu……恨情不寿总于苦海囚……
      
      虞千遥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手伸向熟悉的位置,眯着眼睛看向屏幕,闭上眼按了接听键:“干嘛?”
      
      电话另一头的花倾喊道:“接你的车已经到了。”
      
      “嗯。”虞千遥挂上电话继续睡。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反复几次之后,她已经被折腾地没了睡意。
      花倾确实了解她。
      
      虞千遥起来简单洗漱之后,戴上帽子,背上帆布包出门。坐上车以后,她闭上眼补了个觉,一路睡到目的地,又让司机多转两圈醒醒神再下车。
      
      咖啡馆里,花倾一身休闲打扮,穿着舒适平底鞋,拎着宝妈双肩包,和昨日美艳贵妇的装扮截然不同。
      
      虞千遥在她对面坐下,看见她身旁放着的婴儿车,诧异地问道:“你的?”
      
      “嗯,这是Jackson。”花倾动作温柔地摸着孩子的头,满眼的母爱快要溢出来一般。
      
      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虞千遥心中却觉得很不适应。
      作为一个美艳的花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花倾竟然和人类结婚生子了?
      “说正事吧。”虞千遥端起面前的一杯白水,先喝口水压压惊。
      
      花倾这才从孩子身上收回慈爱的目光,犹豫着说道:“我之前的小助理,最近突然成了公司力捧的新人,现在还勾搭到我家任先生的头上。”
      花倾原本是娱乐圈当红的小花,自从和这位任先生结婚以后,就从荧幕前消失了,过起相夫教子的豪门贵妇生活。
      
      虞千遥微微蹙眉,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直接换个男人吧。”
      毕竟,花倾游戏人间千年,换过的男人数不胜数。
      
      但眼前的花倾却一脸为难的样子,低头沉思着什么,斟酌再三才说道:“虞姐姐,你虽然活得比我久些,但情之一字,你始终没有尝过。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要克服万难,白头偕老,甚至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生生世世?不会腻吗?”虞千遥一脸不解。
      
      “好的回忆多过坏的,就都是甜的。”花倾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虞千遥一手摩挲着自己的拐杖,一手放在桌上,温和地笑道:“令他生不如死的法子有很多,你偏偏选择原谅?”
      至少在她心里已经给这个男人判为死刑。
      女人的直觉很准,当她开始怀疑丈夫不忠时,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其实,我现在还只是怀疑阶段,并没有证据。而且我先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们感情一直很好。”花倾急切解释道,“但这个汪希梦绝对有问题,不然我也不会求你帮忙。她之前就是个唯唯诺诺的小助理,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云华娱乐力捧的新人。而且我找私家侦探去查过她,奇怪的是什么都没查到。”
      她说的有问题是指汪希梦可能借助了什么神秘的力量,才会突然间换了个人一样,
      
      “就在前几天我收到一条信息,上面说:花姐,你欠我的,他都会帮你还。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声,一下就想到了汪希梦。”花倾忧心忡忡地说着。
      
      虞千遥接过花倾给的文件袋,里面都是关于汪希梦的资料,随手翻几页之后说道:“放心,我不会和钱过不去,等我消息。”
      她把文件袋放进帆布袋中,拄着拐杖往外走。
      
      这时,花倾的孩子突然大哭起来,她慌乱地抱起孩子,一边向旁边的人道歉,一边在包里翻找安抚奶嘴。
      
      虞千遥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她,笑道:“从未想过,我们会落到这样可怜的地步。”
      一个放弃千年修行,坠入短暂无趣的婚姻生活,一个经历劫难,成为一无所有的虚弱老太太。
      
      “虞姐姐,这并不可怜,而是幸福。总有一天,你也会遇见那个让你甘心过平淡生活的人。”花倾抱起孩子,笑得得以满足。
      
      “不会。”虞千遥拄着拐杖离开咖啡馆。
      
      外面的天气很好,沐浴在阳光里,感觉很温暖,这大概是那些鬼,最渴望的事情吧。
      虞千遥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来看,完成任务确实比较困难,她需要个帮手。
      
      回到书店后,虞千遥开始研究汪希梦的资料。从她各个时期的照片来看,寡淡的五官没有太大变化。动刀子倒是没有,只是发型变了,成功甩掉土憨的气质,但是距离媒体大肆夸赞的绝世大美人,还差得很远。
      而且,拜倒在汪希梦裙下的男人个个是精英,其中就包括花倾的丈夫任先生。他们争先恐后地送花,送珠宝,甚至送房子。
      
      “一个毫不起眼的人,怎么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她?”虞千遥觉得不可思议。
      她手里拿着汪希梦的照片,抬眼看见桌上放的一盆虞美人,不禁问道:“谁买的?”
      问完之后,不禁傻笑,除了谢封尘还能是谁?
      
      窗台后的金银花懒洋洋地回道:“我家男神买的!他昨晚把你抱楼上睡的,你不知道?但是你千万不许多想,他只是看你一个老人家不方便。”
      
      虞千遥放下手中的照片,给虞美人浇了水之后才道:“看在他尽心尽责的份上,我打算送他一份厚礼。”
      
      “什么厚礼?”金银花使劲地摇着叶子。
      
      “衣服而已。”虞千遥风轻云淡地说着。
      
      “啊啊啊啊!我也要!”金银花激动地尖叫起来。
      虞千遥嫌弃地捂住耳朵,要不是其他人听不见它的声音,估计整条街都要被它的声音震聋。
      
      “给他一副躯壳,能帮我做事,你能吗?”虞千遥问道。
      
      “……偏心!你就是见色忘友!”金银花花枝乱颤,直接锁成一粒种子,钻进了土里。
      
      太阳落山,谢封尘准时出现,虞千遥也把汪希梦的资料认认真真地研究了两三遍。
      
      一进门,谢封尘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径直走到虞千遥跟前,低声道:“对不起。”
      
      嗯?
      虞千遥抬眸,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昨晚我不该擅自离开。”谢封尘说道。
      昨晚,虞千遥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出去了,门都没锁,直接把书店交给邵老爷子看管。
      后来想想,心里越发觉得自责。
      
      虞千遥却莞尔一笑,显然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指着西北角里一个小门说道:“把我的缝纫机搬出来,认识吧?”
      在他死的那个年代,不知道有没有见过缝纫机。
      
      “啊?嗯。”谢封尘好像在认真地回想,迟疑了一下才确定地点头。
      他们那个时候自然是有缝纫机,但和现在的样式应该有差异。
      
      昏暗的仓库里没有窗户,只有一盏晦暗不明的灯。谢封尘在仓库里找了许久,才在一堆杂物中间找出落满灰尘的缝纫机。
      他把缝纫机搬到她跟前,抬眸问道:“自己做衣服吗?”
      
      “给你的。”虞千遥笑着说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当然不是普通的衣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