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全家福 ...

  •   夏诺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天还没亮,再睡个回笼觉吧。
      
      然而闭上眼睛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困意,他睁着眼睛发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他现在是在游戏世界里。
      
      “阚琛先生?”
      
      并没有在周围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夏诺坐了起来,驾轻就熟地打开了游戏面板,然后就被上面的游戏点数给吓到了。
      
      我不是看错了吧?
      
      夏诺不敢置信地再数了一遍,一、二、三、四……五!确实是五位数!
      
      他看了一眼任务完成程度,支线任务探索庄园已经完成了45%,奖励结算之后他就有了2250游戏点数,然后昨天兑换动态视野,一共兑换了两个小时,花掉了600点数,所以他现在应该还剩下1650点数才对。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剩下的一万点数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张漫在这里,他会告诉他游戏里面其实还存在着一些隐藏任务,参与特殊事件可以触发,但是触发时并不会得到提示,玩家也并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完成任务,甚至有的连自己触发了隐藏任务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就把任务做完了。
      
      当然,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凤毛麟角,更多的则是因为不知道它的存在,不知不觉就把隐藏任务错过了的。也正因为隐藏任务触发和完成之难,所以奖励一般非常丰厚。
      
      张漫一开始也并不知道有隐藏任务的存在,系统也根本不会跟玩家主动提起。直到有一天他十分幸运地完成了一个隐藏任务,向系统询问的时候,才得知了它的存在。
      
      夏诺没有任何人可以咨询,不过他却发现游戏点数11650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加号,点开之后便显示出了如下内容:
      
      “欣赏歌剧《血色歌剧院》+2000……杀死罪恶者+3000……获得生命力+5000……”夏诺一字一句地将它们读了出来。
      
      看到这些点数,夏诺立刻想起昨晚在歌剧院发生的那些事,不禁拍了拍胸口,还有些后怕。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游戏失败,退出游戏了呢。他之前可是听系统说过,在游戏里死亡的话,可是会扣掉一万点数的。如果没有这么多点数,下一个游戏世界也无法补足的话,就会永远失去玩家的资格,再也不能参加逃生游戏了。
      
      不过他最后不禁没有死掉,还获得了这么多点数,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想到这里,夏诺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好。
      
      他看着250点数/分钟的视力兑换,忍不住想要奢侈一把。
      
      我就买五分……不,十分钟!他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按下了在他眼里闪烁着金光的兑换按钮。
      
      一秒钟之后,眼前的黑暗尽数褪去,一个奢华的房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身下是雪白柔软的床铺,地上铺着厚重的羊绒地毯,墙壁贴着暖黄色的壁纸,上面挂着一幅幅风景油画以及许多盏水晶壁灯。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
      
      现在已经十点钟了?
      
      夏诺只记得昨晚自己实在是太困了,最后的记忆就是他倒在了阚琛先生的身上……所以是阚琛先生在他睡着之后带他来这里的?那现在阚琛先生去哪儿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夏诺走下床,拉开了窗帘,不禁为眼前看到的景象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好美啊。”
      
      从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庄园,夏诺看到了不远处的巨大的刺绣花园,秀美的花朵与地上的砖石组成了刺绣地毯般美丽的图案,花园再向前便是一尊巨大的女神雕像,女神垂头微笑,神情温柔悲悯,清澈的泉水从她手中捧着的细长瓶子的瓶口中流淌出来,与女神像脚边的几个小喷泉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华丽的链式水体,穿越了绿色坡地,流向了目力所不能及之处。
      
      虽然天气还是阴沉沉的,没什么阳光,但是眼前的美景丝毫不因没有日光的装点而逊色,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柔和内敛的美丽。
      
      夏诺突然很可惜自己没带手机,游戏也没有开发出截图功能,否则他一定会把眼前的美景拍下来留作纪念。
      
      如果阚琛先生在这里就好了,夏诺很想让他也能欣赏到如此美丽的景色。
      
      不过阚琛先生到底去哪里了?
      
      难得他忍痛兑换了十分钟的视力,他还挺想看看阚琛先生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在他的设想里,阚琛先生的年龄大概是二十七|八岁,跟他哥哥差不多大;身材高大――这个是他亲身接触验证过的;长相的话……这个实在不好想像,不过他的声音那么好听,人应该不会长得很丑吧?
      
      他这么想着,打算离开这个房间去找他。开门的一刹那,他的眼角余光好像瞄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闪即逝的流光。
      
      那是什么?
      
      夏诺忍不住走了过去,发现刚才闪光的是一个倒扣的相框,原本就是放在床头柜上,被钟表挡住了大半部分,又是木质的,跟床头柜同样的颜色,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所以一开始他才会把它忽略了。
      
      夏诺将相框翻转了过来,露出了一张全家福的照片。如果他看到过阚琛的怀表,他会发现这张照片跟里面的那张一模一样。
      
      照片上左侧的男人是丈夫,他有着一头暗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微笑的模样十分灿烂阳光。右侧的女人是妻子,她是黑发黑眼,面容秀美,虽然也是在微笑,笑容中却藏着一份挥之不去的忧郁。站在中间的孩子大概是五六岁的年纪,黑发蓝眸,样貌可以说是结合了男人和女人所有的优点,眉眼精致,脸上还带着可爱的婴儿肥,偏偏神情又严肃又认真,只可惜放在这张可爱的小脸上反而起到了反效果,反而很想让人捏一捏他胖嘟嘟的脸蛋。
      
      夏诺忍不住笑了起来,戳了戳照片上小男孩脸蛋的位置,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道具或者是一条线索,便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轻轻地把相框拆开了。
      
      拆开相框之后,里面一张写满了字的白纸掉了出来。夏诺先不急着打开它,反而将照片翻转了过来,看到照片的背面上写着:罗尔一家于一九八五年拍摄。
      
      那上面那个孩子就是小罗尔吧。
      
      一九八五年……钟表上显示的日期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所以现在小罗尔应该是二十六岁左右……
      
      夏诺忍不住开始计算起了照片中小男孩的年龄。
      
      这个房间是小罗尔的吗?他不禁猜测到,随即又否定了这个猜测。这应该是一个女性的房间,从其中一些细节的装饰可以看得出来。与其说这是小罗尔的房间,不如说是他妈妈的房间更为让人信服。
      
      夏诺又打开了那张纸条,阅读了起来。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纸条的最上端如此写着。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十几年前,照片的那个女子伏在桌上写下了开头的那句话。因为害怕被发现,她并不敢开灯,只能点亮一只蜡烛,昏暗的烛光照亮了她憔悴的面容。
      
      “我的父亲……”写到这里,她的笔锋停了下来,或者是不知道是不是还该如此称呼那个男人,又或者是为自己即将写下的内容感到痛苦难当,“……是一个谋杀犯。”
      
      她艰难地动笔:“他谋杀了我丈夫的父亲,对外宣称他暴毙而亡,堂而皇之地占据了他的财产,成为了庄园的主人……这么多年来,这桩罪行一直无人发现。”
      
      她之前一直以为父亲反对她跟罗尔在一起,是因为他看不上罗尔的身份,又因为他们背着他私奔生子,所以才会如此恼怒。
      
      谁知道真相却是如此残酷,她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她的丈夫因为她父亲的罪行从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变成了一个马夫,而作为罪人的女儿的她却跟当年的受害者结婚生子……多么荒诞又可笑啊!
      
      她知道父亲肯定早就知晓了罗尔的身份,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们抓回来。大概他也是心虚的吧?看到罗尔跟他父亲相似的样貌,他也是会担心真相被揭露的吧?
      
      自从被抓住之后,她就一直被关在这个房间里,无论她如此哀求哭泣,父亲都不允许她跟跟丈夫和儿子见面,她甚至因此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他们还活在这个世上吗?会不会已经……不会的,父亲应该不会那么心狠的,毕竟琛琛身上也继承了他的血脉,他应该不会对他下手的……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的儿子只有五岁,还那么小,她却不能陪在他的身边,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夏诺站在一旁,完全是在用第三者的视角看完了这一幕,眼前的女人趴在桌上,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发出了哀恸的哭声。他差点忘了她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想要走上前去安慰她。
      
      不过还没等他走过去,眼前的场景就如同泡沫一般消散地干干净净。他的手中只剩下了还留着斑斑泪痕的纸条。
      
      夏诺没想到那张全家福上看上去无比幸福的一家三口,背后居然隐藏着如此悲哀的故事。
      
      或许是女人的情绪感染了他,夏诺的鼻子酸酸的,几乎也要流下眼泪来。
      
      他想的跟女人是一样的问题:二十年过去了,照片上那个可爱的小孩子还活着吗?
      
      他想起阚琛曾经说过李查理是庄园中唯一的人类,所以……
      
      不不不,或许小罗尔早就逃出去了呢!不能一开始就把事情想得这么糟糕啊!
      
      “怎么哭了?”
      
      十分钟早已结束,夏诺眼前恢复了黑暗,又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根本没有发现阚琛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他刚想回答,一个毛绒绒的东西便扑到了他的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终于不短了吧?[叉腰得意]
    谢谢小天使千玺对象的地雷,么么哒(≧3≦),以及改成晚八点更新了哦,没看到的小天使请注意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