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花园 ...

  •   “什么东西?!”夏诺被吓了一跳。
      
      那个毛绒绒的东西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夏诺感觉自己都快要抱不住它了。不过正是它的这一番动作,让夏诺摸到了它长长的耳朵。
      
      夏诺连忙兑换了动态视野,问道:“这是兔子吗?”
      
      “是,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哭了?”男人周身的气息突然变得凝重起来,“难道是有谁……欺负你了吗?”
      
      他只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就看到可爱的小宠物眼尾发红,眼睛中盈荡着满满的雾气,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阚琛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趁着他不在欺负了他的小可爱。
      
      谁会这么大胆干出这种事来?
      
      “哭了?”夏诺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果然感觉到一点湿润的痕迹,他很不好意思地解释,“没有人欺负我的,只是我看到了一个故事,感觉很悲伤罢了。”
      
      “‘看’到了一个故事?”男人挑了挑眉,流露出了些许的怀疑。
      
      小可爱,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少年的眼睛仍然是黑黝黝的,虽然美丽,但是依然印不出他的影子。
      
      “你可以看见了?”他的声音依然很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刚才可以,现在不行了。”夏诺没发现任何不对,他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我只兑换了十分钟的视力,如果你早点回来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看到你长什么样子了。”
      
      由于游戏对玩家的保护,那句“我只兑换了十分钟的视力”,传到阚琛的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堆乱码。
      
      “……”阚琛沉下了眸子。
      
      不是因为无法探究小宠物的秘密,事实上,他很早就知道少年身上隐藏着很多秘密了。这些他并不打算深究,因为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得到答案。
      
      他之所以感觉到不悦,是因为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规则对他的压制。
      
      阚琛成为庄园主是在他十二岁那年,原本的庄园主,也就是他的外祖父暴病而亡,而他的母亲也早在三年前就郁郁而终,唯一的继承人只剩下了他,所以他才被从阁楼上的小房间放了出来,第二次来到了庄园的主宅,成为了庄园的主人。
      
      又因为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他的□□死去,化身成了恶灵,成为了非人的生物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规则的存在。
      
      规则告诉他:“一,庄园可以收容想要复仇的恶灵。二,十二年后,庄园的大门开启,罪恶者将会被杀死。三,大门一旦开启,七天之后才能关闭。”
      
      当然,他并没有直接与规则对话,只是收到了冥冥中的一点感应。自此之后,大概是因为获得了规则的认可,他能感觉到自己对庄园的掌控力增强了许多,庄园也从此获得了在空间中穿梭的能力。
      
      阚琛不知道其他人面对这种情况会作何反应,表面上,规则并没有对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从那三个条件上来看,它甚至是向着他们这些恶灵的。但是阚琛却始终对它抱有一份警惕。
      
      他能感觉到,始终有一双眼睛冷漠地注视着他们,像是在评估,又像是在监视,一旦发生了什么超出掌控的事情,它便会毫不犹豫地插手干涉。
      
      ――就比如现在。
      
      他看着眼前一无所觉,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的少年,心中一片漠然:他的小宠物会跟规则有什么关系呢?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注意到夏诺说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就听到少年用兴高采烈的声音说道:“……阚琛先生,这样可以吗?”
      
      什么可以吗?阚琛的眼神里透出些微茫然。
      
      这时候那只兔子为了彰显存在感似的在夏诺的怀里扑腾起来,它在男人的身上已经感觉不到杀意,便准备迅速离开溜之大吉了。
      
      这只肥兔子足有十几斤重,它一扑腾,夏诺立刻就抱不住它了,只好任由它跳到了地上。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两只手重新腾了出来,便抓住了从刚才开始就沉默不语,对他的问题也没有作出回应的男人的手臂,重复了一遍:“我想要摸一摸你的脸,感觉一下你长什么样子,可以吗?可以吗?”
      
      虽然还可以兑换视力,用眼睛直接来看,但是夏诺总感觉这样会更有意思。
      
      阚琛没有立刻回答,他扫了想要逃跑的胖兔子一眼,成功让它停下了脚步,缩在少年的脚边瑟瑟发抖。
      
      手臂上传来的热度对于他来说烫得灼人,他下意识地抽出了手臂,看到少年因为他这一举动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脱口而出说道:“可以。”
      
      夏诺立刻忘记了要探究男人刚才躲避的动作,他尝试了一下,发现不太顺手,于是说道:“阚琛先生你低一下头,我有点够不到。”
      
      男人闻言俯下身,任由少年细白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游移。
      
      从额头开始,然后是眼睛,鼻梁,嘴巴,下巴……
      
      他保持着静止的姿势一动不动,即使细腻的指腹划过他的皮肤时带来一股细微的麻痒,即使少年的手指在足以称得上的是要害的眼睛上来回抚摸……
      
      夏诺的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孔。
      
      男人的额头饱满,眉弓高高隆起,英挺的眉毛下面是深深的眼窝。他的五官立体深邃,带着一股异域的风情。睫毛长而浓密,像是小扇子一样在他手下扇动。高挺的鼻梁下面的便是厚薄适中的唇瓣,上面生着一个小小的唇珠,这样的嘴唇,应该很适合接吻吧?
      
      “……”夏诺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顿时好像被什么烫到了一般收回手,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说道,“阚琛先生是混血儿吗?感觉五官很深邃啊。”
      
      “是,我的父亲有俄罗斯血统,不过传到我这一代的话,已经被稀释得差不多了吧。”
      “俄罗斯血统啊,听起来好厉害!”夏诺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感叹。
      
      怪不得阚琛先生生的如此高大可靠,原来他祖上是俄罗斯人!他想起曾经看过的许多俄罗斯人徒手斗熊,零下二十多度裸身冬泳的新闻,心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钦佩之情。
      
      阚琛眯起眼睛,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没什么厉害的。小时候我因为长得跟周围人不一样,根本没人愿意跟我玩,就算我主动靠近,也会被驱赶。他们还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丑八怪’。”
      
      “什么?这也太过分了吧?”夏诺义愤填膺地说道,“哪家的熊孩子这么不尊重人啊?”
      
      他安慰道:“他们的眼光绝对是有问题。你这还叫丑的话,让其他人怎么活?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希望长成你这个样子。”
      
      他摸了摸自己软嘟嘟的脸蛋,抱怨道:“像我长成这个样子,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所有人都只会夸我可爱,从来都不会说我帅气。有生之年,我也很想被人夸一句帅气啊。”
      
      阚琛听到他的孩子气的抱怨不禁哑然失笑,“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像是可着他的心意长的,没有一处不让他喜欢。
      
      夏诺叹了口气:“你这种长得帅的人是不会懂我的痛的。”
      
      “是吗?”阚琛挑了挑眉毛,虽然他并不在意自己的样貌,但是被少年夸奖了,心中还是不可避免地泛起一股愉悦来。
      
      “是啊是啊。”夏诺用力点头,想要证明自己话语的可信度。
      
      他点完头之后,突然想起了脚边的兔子,于是问道:“对了,阚琛先生,你为什么会带一只兔子回来?”
      
      男人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他:“你还记得昨晚梦到了什么吗?”
      
      “梦到了什么?”夏诺努力回忆了一下,“记不清楚了……好像梦到了很多吃的?”
      “你再想想,是什么吃的?”男人循循善诱。
      
      “……”夏诺冥思苦想,终于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有一道烤乳猪!看上去很诱人,吃起来却一点都不好吃!我吃了一口猪耳朵,根本没有味道的!”
      
      “……这样啊。”男人的声音里不知为何带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听的夏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暗自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幸好阚琛很快恢复了平静,“你昨晚说梦话,说想吃烤乳猪。可惜庄园里并没有乳猪,所以我去山林里捉了一只兔子。”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事情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
      
      庄园的背后是有一座山林的,阚琛一大早就进入了山林,凭借着乌鸦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好几窝野猪,个个都是皮糙肉厚几百斤朝上的,小猪倒是一头都没有看到。
      
      他站在那里发愁了半天,还是黑猫凯特提醒他,松树林里有一只膘肥体壮的兔子,烤兔肉味道也是不错的。他才又去捉了兔子,就是现在好像听懂了他们的话,在少年腿后瑟瑟发抖的这只。
      
      “谢谢你……”夏诺没想到男人会因为他说了一句梦话而如此大费周折,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阚琛先生对他也实在太好了吧?夏诺在感动之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了几分惶恐。
      
      这样我以后要怎么报答阚琛先生啊?他十分发愁。
      
      “不用谢。”阚琛自觉满足了少年的心愿,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成就感,“你现在饿了吧?”
      
      不提还好,一提夏诺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他才想起自己连早饭都还没吃,而现在的时间都已经到中午了,不禁点了点头。
      
      “跟我来。”阚琛提起那只兔子,带着少年走出了房间,走下了楼梯。
      
      “我们是要去厨房吗?”夏诺乖乖跟在他的身后,忍不住问道,“吃过午饭之后,我可以去花园逛一逛吗?”
      
      在窗边看到那样的美景之后,他就对花园念念不忘了。
      
      阚琛的脚步一顿,夏诺听到他用十分坚决的语气,毫无转圜余地地说道:“你绝对不能去花园。”

  • 作者有话要说:  阚琛立了一个flag~
    以及描述了一下他的长相,应该不会有小天使再说联想到厂长了吧ヽ( ̄▽ ̄)ノ
    明天就要高考啦,祝要高考的小仙女们都能超常发挥,考出好成绩,去心仪的学校哦~
    谢谢似水年华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づ ̄3 ̄)づ╭❤~
    谢谢下面小天使们的灌溉,比心心~o(* ̄3 ̄)o
    读者“阿狸”,灌溉营养液+12018-06-06 18:19:20
    读者“吖菲yo”,灌溉营养液+102018-06-05 22:10:53
    读者“苏苏”,灌溉营养液+12018-06-05 20:43:25
    读者“白术”,灌溉营养液+52018-06-05 20:36:10
    读者“鲸镜”,灌溉营养液+12018-06-05 16:25:47
    读者“阿狸”,灌溉营养液+12018-06-05 13:10:58
    读者“小毛衣”,灌溉营养液+12018-06-05 09:56:03
    读者“紫色梦”,灌溉营养液+52018-06-05 09:11:00
    读者“啊喂”,灌溉营养液+22018-06-05 07:40:07
    读者“阿狸”,灌溉营养液+12018-06-05 07:30:13
    读者“阿狸”,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22:14:36
    读者“枯糖”,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22:11:38
    读者“陌上鸾夜”,灌溉营养液+102018-06-04 20:29:50
    读者“肉馅小笼包”,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17:10:54
    读者“非酋长要开黑”,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16:59:23
    读者“小毛衣”,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13:15:14
    读者“齺曬鱺”,灌溉营养液+102018-06-04 12:29:02
    读者“桃之夭夭”,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09:24:35
    读者“啊喂”,灌溉营养液+22018-06-04 07:33:41
    读者“斯克利特兰德”,灌溉营养液+252018-06-04 04:10:43
    读者“戴九阙”,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01:49:21
    读者“肉馅小笼包”,灌溉营养液+12018-06-04 01:26:13
    读者“阿狸”,灌溉营养液+12018-06-03 23:48:3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