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美味 ...

  •   主宅内部装饰的富丽堂皇,即使长久无人居住,里面的装潢也不因年久失修而褪色,细节处可以看出些微的异国风情。
      
      阚琛一踏进雕花的仿古大门,主厅的水晶吊灯便倏然亮了起来,走廊上的壁灯也仿佛接收到了主人的命令,一盏接一盏地闪耀着明黄色的幽光。
      
      阚琛还记得当年他第一次来到主宅的时候,他才五岁,被强行从父母的身边带离,带到了上一任庄园主面前。
      
      当时那个老者已经六十多岁了,一头花白的头发,拄着一把文明杖,西装革履,外表看起来如同一个绅士。
      
      ――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阚琛依然记得他盯着自己时,那仿佛要把他刺穿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沉目光。
      
      他看着他,缓慢而沉重地开口:“这孩子,生的一点都不像莎莎。”
      
      他身旁的管家微微躬身:“老爷,您仔细看看,他的眉眼还是跟小姐有几分相似的。”
      
      眼前的男孩拥有一双英挺的眉毛,湛蓝色的眼睛好像一汪深湖,即使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被几个陌生人评头论足,他的眼睛里也不见丝毫的惊慌:“你是谁?我的爸爸妈妈呢?”
      
      老者看他这副模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厌恶地皱了皱眉:“真是没有礼貌,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他转过头跟管家抱怨:“都是让下等人给教坏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不懂礼数的模样跟那个马夫一模一样……”
      
      阚琛生来早慧,虽然只有五岁,却已经能明事理,懂人言,他听出眼前这人是在诋毁他的爸爸,不禁反驳道:“背后说人坏话,你跟你嘴里的下等人也没什么区别。”
      
      “什么?!”大概许久没有敢当面驳他的面子,老者先是震惊,然后便是恼怒,“我倒是没看出来,你小小年纪,倒是牙尖嘴利的。”
      
      “老赵。”他沉声吩咐道,“带他到禁闭室里,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起码要让他懂得基本的礼貌。”
      
      这一次的回忆就停留在这里了,阚琛最后对主宅的印象,便是那通明的灯光,以及掩藏在云层里的皎洁的月亮。后来回想起来,他之所以会对那幅画面印象深刻,是因为潜意识里对黑暗的抵触以及光明的渴望。
      
      因为在那之后,他就被关进了逼仄的黑屋里,屋子里不见一丝光明,也寂静的可怕,他唯一能够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这样的环境,足以逼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何况只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子?
      
      他们倒是不曾短缺过他的食物,管家会准时送来一日三餐。送餐之前,他会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问道:“小少爷,您知错了吗?”
      
      阚琛没有回答,他是个聪明的孩子,自然知道只要服软就会被放出去。然而每当管家这么问的时候,他都会紧紧地闭着嘴巴,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是他们,仗势欺人,把他关在这里想要用黑暗和孤独让他屈服。
      
      如果他比他们更强的话,他们还能强迫他低头认错吗?
      
      或许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就埋下了想要获得力量的种子了吧?
      
      阚琛想起小时候又倔强又天真的自己,不禁哑然失笑。
      
      恰好夏诺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一边咂嘴,一边含糊地嘟囔着什么,阚琛低下头凑近去听,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突然含住了他的耳朵,还轻轻咬了一口,阚琛浑身一震,差点把怀里的少年摔下去,反应过来之后又立刻收紧了手臂。
      
      同时他也听清了少年到底在说什么,他说:“猪耳朵……不好吃……”
      
      “……”
      
      阚琛心里乱糟糟的,他的耳朵红通通的,上面还带着齿痕以及湿漉漉的可疑水渍,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脸上说是面无表情不如说是因为震惊而变得一片空白,正因如此,那慢慢爬上脸颊的红晕就显得尤为明显了。
      
      夏诺睡得正香,他梦到眼前出现了一大桌的美食,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忍不住拿起刀叉,向着离他最近的烤乳猪发起了进攻。
      
      其实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在现实里的话,家人肯定不会让他吃这些虽然美味,但实在是“不太健康”的美食的。既然是在梦里,那他也就不需要克制自己了,他冲着眼前金黄油亮的猪耳朵,一口咬了下去。
      
      奇怪……怎么没有味道?
      
      夏诺用舌头舔了一口,再次确认了一遍――真的没有味道哎!
      
      怎么这样啊……
      
      他失望地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梦到一桌美食,都是他之前想吃却不能吃的,哪成想它们都是没有味道的啊。
      
      “好想吃啊……”他看着一大桌美食喃喃自语。
      
      “想吃什么?”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听起来十分熟悉的声音。
      
      虽然熟悉,但是夏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不过既然有人问他,他也就坦率地回答了:“唔……想吃烤乳猪……”
      
      他还是对吃到嘴里却没有味道的猪耳朵念念不忘。
      
      “……”
      
      阚琛得到这个回答之后沉默了一会儿,他在思考,他到底要到哪里去找一头乳猪呢?
      
      一向觉得自己虽然不是无所不能,但是这世上基本上也没什么事能难倒他的阚琛,发觉自己在遇到怀里的少年之后,发愁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多了。
      
      但是这种记挂着他人,被人一举一动牵动心绪的感觉,好像并不让人反感?正相反,他的心底正因为设想着少年的愿望被他满足之后会露出怎样惊喜的表情而泛出了甘美的滋味。
      
      或许,他的脑袋真的已经坏掉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阚琛(美滋滋地):我的脑袋坏掉了
    短小的一更奉上,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明天会稍微粗长一点的,真的_(:3」∠)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