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钥匙 ...

  •   “拾小姐,这是?”顾明辉还在为稻草人最后那个眼神伤感,这种难受是怎么一回事?
      “瞒天过海。”拾抬扇半遮面,露出一双弯弯的月牙眼,眼波流转,透着一丝狡黠。灵动有趣,颇有一些恶作剧后纯真孩子的天真与得意。
      “在你身上取一些东西,做个替身,替你被他杀死,平息他的怨恨。”拾说的直白简单。
      “不过,它毁,你会假死一次,毕竟你们某种意义是同体的关系。熬过就好。哈哈。”拾拍拍他的肩膀。虽然很感谢拾的解释,可是,能不能提前吱一声,他从来都不知道,拾原来是在扎这么危险的东西。
      “哦,他的诅咒完成了?我是解放了,是自由了的意思吗?”顾明辉擦擦头上的汗。
      “还没呢!”拾一脚踹向顾明辉,力道之大,顾明辉飞出几米还要滚两个圈才停下,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而顾明辉之前站的地方被一根铁龙贯穿,深入地面好几米,如果顾明辉还在当场,五脏六腑就不是移位那么简单了。
      顾明辉大吼:“不是解决了吗?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受够了,这都什么事?什么时候才完呐!
      “我怎么知道。”
      “这玩意好像更狂暴了,你快想想办法。”顾明辉被三条铁链追得抱头鼠窜。
      “我在想着呢!”拾扇子一合,喝一句“易!”手中的扇瞬间变长,变软,变成了一条黑色的鞭子。拾将鞭子往顾明辉方向一甩,缠住那三条铁龙,一扯,和拾身后的铁龙撞到一起。暂时解了她和顾明辉的危机。
      “那是什么情况?”顾明辉喘着粗气,指着他祖宗陈文智问。
      “嗯?”拾看向陈文智。他的身上也被黑烟缠绕,以往清晰可见的面容只留下模糊的一个轮廓,黑烟越来越浓。而与此同时皮肤好像更苍白了,更枯瘦的,好像血被抽光了一样。这种变化还是进行性的,肉眼可见的快速变化,更显可怖。
      “啊,那个是诱堕!”拾一边用鞭子甩开紧追而至的黑铁龙,一边说。
      “一般来说,人们献祭品给神获得加护,而神明接受祭品,保佑信徒,为他们实现愿望,来增加神明自身的信仰力,就是道行吧。
      恶灵则不一样,他们不会真心的帮人实现愿望。因为一旦人的愿望实现了,满足无憾的魂魄就会进入轮回,只会留下肉身给恶灵。恶灵要的是魂魄和肉体,只有这两者都得到,他们才有媒介在此世作为。
      但他们会以为人实现愿望为诱饵,诱惑人,让他们出卖魂魄和肉身。
      接收魂魄和肉身的过程就叫做诱堕。他这是被恶灵接收中。”
      “对了!”拾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对顾明辉说。对拾有一定程度熟悉的顾明辉顿有一种不祥之感。
      “现在是他们融合的关键时期,好好努力活着。”拾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一股脑往陈文智方向冲过去。手腕一转,“易”鞭子又变成了黑色的古代□□。
      操着□□,拾奋勇的劈开阻碍前路的黑铁龙。就在这时,那些黑龙就像被人抄了老巢一样纷纷回笼,气势汹汹的攻向拾,顾明辉留在了真空地带,愣在当场。
      这个场地不是很宽,竭尽全力充分利用有效空间才勉强躲开那些铁龙的攻击。而现在在如此高密度的攻击中前进该是如何的艰难,如何的危险。很快,拾的手,脚,脸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几息间,就成了一个血人,雪白的雪纺衫绽放出大片大片的红梅,鲜艳欲滴,触目惊心。每每被刺中一次,拾仅仅只是皱一下眉,又很快抛之脑后,继续开路前进。
      哪怕是被刺中腿,一时跪下,仍很快就站起来,踽踽前行。她的眼睛是晶亮的,她的神情是从容淡定,她的脚伐缓慢却不动摇。
      仿佛是被拾的气势所慑,顾明辉一时忘了反应。直到被一条被甩出去的“流弹”划破手背,深入骨髓的阴冷传遍顾明辉全身,连魂魄也在颤抖!顾明辉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将头狠狠地砸向地面,企图减轻身体的万分痛苦,等他再抬头时看向铁龙的目光充满了忌惮恐惧。第一次对着那道纤细瘦弱而坚定顽强的身影产生了自卑。
      走到陈文智跟前时,拾开扇,瞬间张开结界,将她和陈文智纳入结界中。任凭外面怎么攻击都无法撼动这一方天地的安静。
      “没用的,我省出那么多的力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拾张扬的对外面乱撞的黑铁龙笑,恣意张扬。接着转过头,看着由始至终像人偶一样木着一张脸的陈文智。
      “陈文智,给你看个好东西。”拾将一个盒子打开,递到他眼前。本来还静止的眼珠子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生动起来,多了几丝人气。
      他的苍白僵硬的嘴唇微微颤动,慢慢的伸手进盒子,拿出里面的一把钥匙。顾明辉认得,那是罪魁祸首的那把钥匙!
      瘦弱的血管都清晰可见的手此刻慢慢的伸到盒子里,十分珍惜小心的拿着那把钥匙,轻轻的抚着钥匙身,微微抖动不能自已的手出卖了主人的心情。
      “你自由了。她一直都在彼世等你,守着当初那个约定。我一直都知道。”拾伸出左手,食中环三指指尖贴上陈文智的额头,轻声呢喃。
      蓦然,两行清泪滑下了他的两腮,麻木褪去,嘴角往上翘,露出了一个温柔而眷恋的笑容,一时间有股万芳竞放的惊艳!
      “黄泉引,冥舟渡,涤罪孽,寄往生,吾乃彼世渡者第十,汝,往否?”
      “是。”
      “闻矣。”
      话声一落,拾将放到陈文智额头上的三指拿开,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朵红色鲜艳夺目的曼珠沙华印记。接着,陈文智的身上笼罩上一层白色圣洁的光,将之前的黑色被涤荡的无影踪。陈文智的脸此刻是那么的满足与安详,那么的温和柔情,就像时间的一切烦恼都随风而去的恬淡虚无。让顾明辉莫名的羡慕,登仙极乐也不过如此吧?
      白光消失,一条狂暴的铁链将拾抽飞,她被狠狠的撞飞,嘭的一声撞到墙上,滑下,五脏六腑被狠狠的□□的一顿,口中一甜,殷红的血从嘴角溢出,滑到下巴。
      而陈文智,原本麻木苍白的脸上肉眼可见的出现一大块一大块尸斑,快速弥漫到手上,脚上。身上的肉一块一块脱落,浓黑色的液体随着脱落的肉块滴到地上,就算隔得远,腐烂的恶臭也直冲嗅觉。
      最后掉成一副白中带黄零星挂着几条残肉骨架,嘎嘎吱吱,骨架蜷曲,扭转,挤压成一团,黑烟再次缠绕,隐约中勉强看出像是某种凶悍残暴的生物。
      它一步一步走向他们,口中滴出浓黑恶臭的唾液,每挪一下就掉下几块腐肉,甚至有的腐肉还摇摇欲坠的挂在那畸形的身体上,一摇一摆。顾明辉忍无可忍的干呕。
      那个生物,长大“嘴巴”,吼叫一声,腥风扑面,尖锐的音波刺入灵魂,顾明辉只觉千针刺肉,万蚁噬骨。
      整个石牢震动起来,不,整个平安镇都在震动,声势浩大,天灾将至!
      围绕在它身旁的几条铁链此时疯狂的舞动着,无差别的攻击,石牢被抽出一个一个窟窿。天花板下塌,石头像雨一样下落。尘土飞扬,乱石滚滚,地面晃动,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缓过来的顾明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形容狼狈非常,他匍匐向拾的方向爬去,好几次被乱石砸中。他却无知无觉,在巨大的惊恐支配下,他忘记了疼痛,他只想爬到她身边。
      “拾小姐,怎么办?”都不知道这是今晚的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爬到她身边,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可他又不知道这时他能说些什么。他很想说一切有我,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能逃得出去吗?望着乱成一片的石室,唯一的通路被乱石堵死。
      而石室正中那个凶兽如同君临天下,威压漫天,几条铁链肆意张狂乱舞,所过之处摧枯折腐,势不可挡,它们有着绝对优势的压倒性的力量,面对这些,他只能深深的绝望。
      他颓唐的坐在拾旁边,起码,最后还能守在她身边,也算是一件乐事。
      顾明辉满足的看着拾。可是,他对上的是一双晶亮炯炯有神的眼睛,黑色深邃的瞳孔越发的黝黑,如星空的浩瀚,似乎又转动着危险的漩涡,将所有吸进去一样,带着强烈的侵蚀性,闪烁着毁天灭地的疯狂!
      她生气了!顾明辉莫名的心下咯噔,顿时遍体生寒,手脚都不能动弹。
      拾抬手,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那诡异的表现看得顾明辉怕得要命。
      “有本事,能伤我至此,好胆量,敢伤我至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